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裕州大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裕州大捷


  桃逐虎、桃逐鹿与魏琼楼在与兰子义他们分别后便驱赶马群掉头向南,

  三人本以为贼寇溃散,沿途不会有什么抵抗,令他们头痛的是这么多马匹该放在什么地方安置。

  几千人驱赶近十万匹马,哪怕以桃逐虎与桃逐鹿这种长于边关的汉子驱赶起来也非常费劲,顺路还将之前扔下的器械收回,

  将士们比起驱赶马匹外逃的贼寇当然多得多,分散在马群四周还是显得人手不够用。

  桃逐虎他们将马匹赶出裕州西北的山林后,看到城中火势渐小,三人都认为应当先将马匹驱赶到城下,等到天明。

  但众人赶马往城下走了没多远就发现城东北角附近有贼寇在与官军交战,

  黑灯瞎火,月光又被乌云挡住,只是看着觉得那边贼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桃逐虎他们三人短暂的讨论一番后认为这伙贼寇与官军战况明显处于僵持中,官军则处于进攻状态,贼寇后方看上去彻底亮出来让给了桃逐虎他们,

  按理来说贼寇已被击溃,这伙人在城下负隅顽抗肯定是被追上了做困兽之斗,

  这时如果驱赶马群冲过去踩都能把这伙贼寇踩死,

  于是三人便赶着马群朝东南方向奔去,

  没想到的是跑到一半埋伏在半路的贼寇突然点燃火把拦住去路,马群南边也突然冒出来贼寇从右侧逼了上来。

  桃逐虎他们中了埋伏虽然吃惊,但也不算太意外,他们原想直接赶着马群碾过去,反正自己这边马多,

  可没想到贼寇却在阵前支起各种长杆,长枪什么的,末端还绑上火把,伸出阵外有两人多高。

  火把扎的非常密集,看上去好似火墙,

  桃逐虎他们的马群见着火把都被吓住,无论如何抽打驱赶都不敢向再向前冲,停了下来。

  马群刚刚慢下来,埋伏在桃逐虎他们西侧的贼寇伸出火把从马群后面追上来,

  桃逐虎他们三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三面合围,贼寇刚才的交战只是诱敌之计,

  但现在马群已经止步,再想动起来谈何容易。

  桃逐虎本以为合围的贼寇将要动手杀马,可让桃逐虎高兴的是贼寇只是动手套马,马匹认生,又怕火,贼寇又没有套马的经验,局面一时陷入僵持之中。

  桃逐虎他们想要让马群掉头却被自己的马匹堵住,贼寇逐步进逼,留给桃逐虎他们的空间又越来越小,远处又有贼寇奔驰想要把桃逐虎他们北边逃跑的缺口也给封住,情况紧急。

  这时刚才桃逐虎他们奔出的西北面山林中突然奔出数百精骑,直冲北面合围过来的贼寇,击穿之后又绕到北边再次冲阵,

  这刚好打乱了贼寇布置兵力的节奏,桃逐虎、桃逐鹿与魏琼楼趁机代人穿过马群来到北边,四面辑虎营将士用力驱赶,终于将马群驱动,近十万匹马在桃逐虎他们的带领下直冲贼寇北边军镇而来,所向披靡,贼寇未成行列不过散兵游勇,敢挡在马群前面的全都被踩到在地碾做肉泥。

  冲入贼阵后桃逐虎发现兰子义率领的两百骑士被贼寇围在阵中,自家三弟刚刚被一贼中勇士斩落马下,

  桃逐虎与桃逐鹿大怒,取弓便射,魏琼楼挺起长槊直刺而去。

  这贼寇骁勇,一众骑兵费了老大功夫才将其斩杀,

  北边贼寇都以这勇士为胆,此人被斩杀后贼寇彻底丧失作战的勇气,在马群的践踏中四散奔逃,

  可身后就是奔驰的马群,不行的贼寇能往哪里逃?

  短短的时间内这将近一万人的贼寇全被踩在马群脚下,一多半人被踩死踩伤。

  兰子义与手下辑虎营将士本被贼将所阻,困在阵中,要不是桃逐虎他们及时赶到绝对就要命丧于此。

  桃逐兔与其他落地将士赶紧换马,与桃逐虎他们合兵一处,带着马匹一路突围而出。

  兰子义见桃逐兔上马,遥声问道:

  “逐兔将军,有没有受伤?”

  桃逐兔在马上简单包扎了腿上的伤口,答道:

  “皮外伤,没事的。”

  桃逐虎策马来到桃逐兔身旁,查看伤口没事后对兰子义说:

  “卫侯,以后别再这么干了,太危险。”

  兰子义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说道:

  “以后绝不再以身犯险了,刚才逐兔将军差点丧命。”

  然后兰子义问道:

  “你们是怎么把马赶出来的?”

  桃逐虎把自己大致经过讲了一遍,

  一旁魏琼楼伏在马上,刚从落马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

  “多亏了卫侯扰乱贼寇,要不我们今天还不知道怎么出来呢。“

  这时辑虎营诸多将士已经将马群赶出包围圈,

  贼寇三面合围的兵力费了半天劲根本没有套住几匹马,等到马群跑起来后,套住的那几匹也都跟着一起跑了,可谓出力不讨好。

  见到兰子义他们将马匹赶走,除过在东南面阻击进军的贼寇外,三面贼寇合成一条线从南边追了上来,

  兰子义回头望见紧逼在后的贼寇下令道:

  “众军加速,我们跑出去。”

  但没想到麾下马群却没有明显增速,兰子义恼怒的问:

  “为何停滞不前?在这么慢吞吞的就要被贼寇赶上了。”

  一旁桃逐鹿看了看自己的战马,有回头看了看马群,说道:

  “卫侯,马匹已经跑了一宿,刚才又连续两次冲击,踩死了将近一万人,已经跑不动了。“

  听桃逐鹿这么说,兰子义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战马,

  自己的马儿连跑这么长时间,刚才还冲入贼阵拼杀了好几轮,现在已经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眼看着随时都有倒地不起的可能。

  兰子义皱着眉头咬了下嘴唇,问道:

  “要不我们掉头再冲贼寇一次,这么多马匹绝对可以将贼寇踩死大半。”

  桃逐虎说道:

  “这么多匹马很难掉头,等我们费尽让马掉头,再加速冲起来,贼寇早就撵上我们了。”

  后面还有辑虎营将士喊道:

  “贼寇还用长兵器绑住火把树火墙,我们掉头也讨不到好处。”

  魏琼楼插话说道:

  “好在贼寇只是想抓马,我们就这么溜着,我就不信贼寇跑不累。”

  这时有眼尖的军士指着西边说道:

  “快看,那边有贼寇过来了。”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好几骑贼寇护卫着一人从西边兰子义他们来的路上冲下山林,直奔贼寇阵中而去,

  当中被护的那人只穿着单衣,裹着披风御寒,可以看到这人肩头还绑着绷带,整个左臂被吊在胸前。

  兰子义吃惊的说:

  “雷有德!”

  桃逐兔看着咬牙切齿的说:

  “没想到这厮不回去养伤,还有胆子过来。”

  魏琼楼问道:

  “你们刚才不是过去追杀他了吗?”

  兰子义简单的将刚才追杀的过程还有赶回来解救魏琼楼他们的事情说了一下,心想这雷有德果然是贼中栋梁,硬顶着居然上来了,

  然后兰子义说道:

  “这下不妙了。”

  魏琼楼问道:

  “卫侯何出此言。”

  兰子义正想回答,后面就有辑虎营将士喊道:

  “贼寇放箭了。”

  回头望去贼寇虽然还在追击,但却换出了弓弩和投矛,无差别的攻击马匹,跑在后面的马匹和辑虎营将士好些中招。

  兰子义见状大吼:

  “快走,快赶马。“

  话音刚落城墙上面突然传来打雷的声音,可城墙上怎么会传出打雷的声音呢?

  不,这不是雷声,这是炮声。

  想到这兰子义赶忙回头望向城墙,

  果然,城墙上面点点闪光过后便燃气硝烟,

  当时戚荣勋与兰子义在城西与兰子义分头后便带队到禁军驻扎密集的地方巡逻去了,

  本来准备找几个不长眼的杀鸡儆猴,没想到城中突然到处起火,西门大开,涌入不少贼寇,

  戚荣勋赶紧组织乱哄哄的禁军抵抗,

  好在贼寇入城人数不多,在戚荣勋手下鸟枪手的支援下,组织起来的禁军很快夺回西门,将贼寇赶出城外,

  戚荣勋登城之后鸟瞰全城动静,记下城里闹得最凶的地方,便一面安排亲信重整混乱的禁军主力,一面带着刚刚被组织起来的禁军在城中灭火,平叛,

  后来与北门、东门留守的禁军接头后才知道城外战况,

  这时驻扎在城南的禁军已经被重新集结了起来,神机营也找到了戚荣勋,

  于是戚荣勋命禁军步兵自西门出城,向北驰援,

  神机营将弗朗机与红衣大炮抗上城墙,向北支援。

  十几个辑虎营将士同扛一座红衣炮,喊着整齐的号子奋力向前,还有军士背着火药、炮弹跟在他们身后,众人拼着跑脱力向北城门赶去,

  刚到城北就看到兰子义他们驱赶的马群要被赶上,于是在城墙垛口上架起红衣大炮对准贼寇便开火。

  炮弹呼啸而出落入贼寇密集处再弹起,连跳好几次在贼寇阵中击杀出一条血路。

  贼寇本来就害怕炮击,这次新启用的红衣炮威力又比弗朗机大了许多,一炮开出肢体四溅。

  贼寇已经被击溃一次,现在又战了许久,体力透支眼中,眼看着就要崩溃,

  贼将雷有德眼见大势已去,连马都杀不了了,

  于是在贼寇阵中拼命指挥,勉强带人向西撤退,

  这时城西征鼓声至,禁军步兵主力排着整齐的队形,长枪林立,弓弩齐发朝贼寇而来。

  这成了压垮贼寇的最后一块秤砣,

  贼寇在这样的压力下终于崩溃,全军溃散,

  兰子义他们也终于可以将马群停下驻足欣赏贼寇被围杀的壮观景象。

  这一仗总算是赢了。

  ====================

  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对我的鼓励,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