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裕州宴

第一百三十二章 裕州宴


  在辑虎营将士的护送下,兰子义与解宣明有说有笑的来到府衙,

  到府衙后解宣明与熊敬宗辞别兰子义现行入府准备,要招待兰子义,

  辑虎营将士们来到府衙后便各自散开回营去,

  桃逐兔立在兰子义一旁,看完解宣明那副样子,不服气地说道:

  “明明我们是主,怎么就轮到他来招待我们了?”

  桃逐鹿说道:

  “粮在人家手中,兵在人家手中,主客易位,已成定局,不用再说这些了。”

  桃逐虎凑到兰子义跟前问道:

  “这饭太硬,恐怕会咽到人,我看咱们还是算了吧。”

  兰子义没有答话,身后仇孝直上前说道:

  “院墙之外就是辑虎营,桃将军难道还信不过魏琼楼。

  今天不进去,刚才争过来的气就全泄了。”

  桃逐虎想了想,回头答道:

  “辑虎营我信得过,可比起满城禁军那就是寡不敌众,我怎能不担心。”

  这时仇文若跨前一步说道:

  “卫侯一军主帅,解宣明要想拿你必须要有根据,

  以卫侯战功只有所谓弃军出逃的借口还能沾上边,可就这个借口刚才也已经被卫侯驳倒,

  现在解宣明想要抓人已经没有借口,硬上他又不敢,否则刚才何必废话,以他带的人足够碾压我们。

  今天这顿饭说险当然险,但也是机会,还请卫侯斟酌。“

  兰子义默默地听着众人说话,一边听一边慢慢抬头,看着眼前府衙大门,只觉得上梁下坎好似虎口,去路幽幽犹如咽喉,

  然后兰子义轻轻叹了一声,说道:

  “量他解宣明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我们去,今天好好吃上一顿。“

  说罢掀起前襟,大步流星迈入府衙中。

  身后桃家兄弟与仇家父子互相瞅了瞅,也都跟着兰子义一起迈入府中。

  在京城戍军的带领下兰子义他们绕过前面审案的大堂来到后厅,

  解宣明与熊敬宗两人已经入座,面前是满满一桌酒席,戚荣勋与魏琼楼分别坐在两人身旁,

  看到魏琼楼在座,兰子义心里多少有些安稳,

  看到兰子义进来,坐在一侧的戚荣勋面红耳赤,羞愧的将头扭到一边,魏琼楼则赶紧起身,想要给兰子义让座。

  兰子义上前一把摁住魏琼楼,自己坐在了魏琼楼下边,剩下桃逐虎他们依次坐在兰子义下面。

  等到众人都入座后,解宣明举起酒杯说道:

  “下官不才,略尽地主之谊,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兰子义听着解宣明的话,笑了笑,把酒杯拿在手中轻轻把玩,说道:

  “我为一军统帅,驻扎裕州,解郎中送粮来此理应由我设宴迎接,怎么现在成了郎中迎接我?“

  解宣明见兰子义没有举杯,自己也放下酒杯,扬着嘴角看着兰子义,说道:

  “大军云集,来此平叛,依惯例文官应当出城劳军,本地州府懈怠此事,未能为卫侯摆宴,现在裕州城里官职最高的文职就我和熊大人,代为摆宴,合情合理。”

  兰子义听着笑了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兰子义已经风餐露宿了好几天,见着这满桌佳肴也没客气,举起筷子就给自己盘子里夹满菜,还一边招呼跟来的自己人赶紧动手,一边撕下一只鸡大腿,大口嚼着对解宣明说:

  “那是地方官的事情,解郎中这么干不仅自降身份,还越俎代庖。我看可是一点也不合理。”

  解宣明笑着回道:

  “我只是尽自己本分,招待卫侯,有没有罢了卫侯主帅的职位,卫侯反应不必过激。

  再说了,就算卫侯想要招待我,有粮拿出来吗?“

  解宣明说话期间兰子义正在桌上大快朵颐,也没管解宣明拿粮草的事情压他,等解宣明把话说完后,兰子义抬头说道:

  “既然如此解郎中就把禁军还给我吧。”

  解宣明不解的问道:

  “卫侯何出此言?禁军一直都由戚侯与卫侯指挥,有什么还不还的?”

  兰子义笑着问道:

  “既然如此解郎中为何把我委派的将军从军营里赶出来?“

  解宣明些许吃了些菜,说道:

  “卫侯刚才说过,四方军镇不得干预禁军,我也只是遵守祖宗法度而已。“

  兰子义又问:

  “那为何解郎中安排手下文官入营带军?“

  解宣明答道:

  “高祖皇帝遗训,文官可以治军,武官不得干政,军中无主我只好代劳,况且入营的都是兵部官员,带兵无妨。“

  兰子义说道:

  “文官参军确有其事,但解郎中只是过来送粮而已,有什么资格变动人事?“

  解宣明答道:

  “圣旨中自有安排。“

  听到圣旨二字,兰子义抬头看了解宣明一会,然后说道:

  “我还没有接旨。“

  解宣明笑了笑,说道:

  “卫侯怀疑我?那就让卫侯看清楚。“

  说罢便向身后人示意,不一会一个戍军就抱着明黄封盒而来,

  解宣明起身接过封盒,取出里面黄榜双手托起,递给兰子义道:

  “已经宣过一次,就不必再宣了,卫侯可以仔细看看。“

  兰子义赶忙上前,跪地领过圣旨,叩谢皇恩,

  打开一看,圣旨是让解宣明与熊敬宗二人宣慰前军,但中间还写道,前军损耗,无人调拨,二人可酌情增益人员。

  兰子义看着圣旨微微皱眉,起身将圣旨还给解宣明。

  解宣明接过圣旨,放入匣中,笑着说:

  “卫侯可看清楚了。“

  兰子义回到座上,接着吃菜,说道:

  “圣旨之说两位大人酌情增补人员,可没说二位指挥全军。”

  解宣明说道:

  “卫侯一直都是军中军帅,我从未干涉过卫侯指挥全军。”

  兰子义说道:

  “既然如此为何我今天入营被拦住?手下将佐不听我指挥?”

  解宣明笑道:

  “那就是卫侯自己指挥无妨,御下无能,我怎么管得了?”

  兰子义听到这句眼中划过一道利光,笑着说道:

  “解郎中说的对,是我管教无方啊。”

  然后扭头对桃逐虎他们说道:

  “都听见了?赶快吃,吃完了回营整肃军纪,解大人都看不过去了,我等为军怎能作出这种事情来?”

  身旁桃家兄弟与仇家父子闻言微笑,点头应诺,然后放开手脚大口吃肉。

  解宣明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话说错了,但一言既出又怎么最回来。

  解宣明脸上抽出了几下,说道:

  “卫侯已经治军无方,回去能有什么用处.......”

  兰子义打断解宣明说:

  “此事我自会向皇上、德王那边请罪,当然我也没法阻止解大人向朝廷禀报此事,那可是解大人的本职工作。”

  说着兰子义停下筷子,抬头给解宣明抛了个媚眼。

  解宣明坐在桌前脸涨得通红,说道:

  “祖宗遗训,镇军不得干涉禁军事务。”

  兰子义说道:

  “我可是朝廷任命的出征先锋,不是镇军将领。”

  解宣明将目光挪到兰子义身旁桃家兄弟身上,说道:

  “你不是,他们是。”

  兰子义塞的满嘴东西,扭头看了眼桃家三位郎君,接着埋头猛吃,说道:

  “这三位里除了桃逐虎将军曾经在北军任职,其他两人都没有入北镇行伍,即使是逐虎将军入京之前也已经解去北镇军职,他们都是我的护卫而已。

  难道生在北方的都算是北镇军了?解郎中为何不仔细查查禁军之中北方人有多少,为避嫌疑最好全都赶走。”

  既然已经找到突破口,兰子义可不会轻易放过,进门之前还觉得险,现在看来这顿饭可是真香。

  解宣明脸上红的发紫,想说话又不知从何说起,

  兰子义没等解宣明再开口,就答道:

  “不过我兰子义家中身份在那里放着,做事一定要小心,

  既然解大人看不惯我安排我自然不敢在安排,本来还为军中将领的缺失发愁呢,解大人倒是替我补上了,我得说声谢谢才行。“

  解宣明棋差一招,被堵住话语,听到兰子义说不会再安插桃家兄弟入军,也不会裁撤自己安排的将领,他也就再没多说,坐会椅子上喝闷酒去了。

  兰子义抢回主动,一番连消带打居然还把军权给夺了回来,只等吃完饭赶紧回营收拾烂摊子。

  这时熊敬宗突然举杯说道:

  “各位将军都是朝廷鹰犬,当世豪杰,我与解大人来此当然不是为了吃喝的,现在贼寇就在跟前,诸位将军打算怎么办啊?”

  经熊敬宗这么提醒兰子义才想起来还有这种要紧事,

  现在粮草充裕,兵士精锐,当然是该发动进攻了,

  兰子义本想开口回答,但想了想还是把话收住,转眼看向戚荣勋,

  戚荣勋坐在一旁一直一个人喝闷酒,这时兰子义一带头,熊敬宗也跟着看向戚荣勋,这样一来全桌除了解宣明外都把目光投到了戚荣勋处,

  戚荣勋发现气氛不对,抬头看了看大家,然后放下酒杯,清清嗓子说道:

  “几日前裕州北门外已经歼灭的贼寇一半精锐,我军损失尚可接受,之前缺粮,现在粮草也已经补充齐备,

  近几日斥候探报,贼寇营中一日数乱,欲站不能,欲退不得,

  营外家眷愚民也已经闹起饥荒,虚弱无比,

  敌弱我强,而且妖贼畏惧我军大炮,依我之见,现在应当尽快出击,一举歼灭妖贼。“

  熊敬宗听着点点头,然后看向兰子义,

  兰子义心想该说的都说了,也用不着自己再开口,对着熊敬宗点点头,说道:

  “戚候所言极是。”

  熊敬宗捋了捋胡子,说道:

  “既然英雄所见略同,那我们今天休息好,明天出城灭贼。“

  然后熊敬宗看向解宣明,问道:

  “解大人以为如何?”

  解宣明没有说话,只是给自己满上喝酒。

  众人换了颜色,决定了这项计划,大家正要散场,门外突然有戍军跑进来说道:

  “报告诸位大人,城门守军捉到了贼寇派来的使者。”

  解宣明听着放下酒杯,赶紧追问道:

  “贼寇使者?干甚来的?”

  戍军答道:

  “请降!”

  ---------------------------

  谢谢大家,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