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四十章 尔虞我诈

第一百四十章 尔虞我诈


  桃逐兔当晚便将话带给了驻扎在府衙的解宣明,说了贼寇如何声势浩大,如何人数众多,如何缺衣少粮,如何派甲士围出来迎接,又是如何口出狂言,

  桃逐兔说的绘声绘色,把贼寇外强中干的样子说的活灵活现,又把兰子义说的英明神武,气贯长河。

  解宣明当然听得直皱眉头,但无论他怎么盘问桃逐兔都说不漏,话还是那样的话,嘴里兰子义还是态度强硬,但是战是和却模棱两可。

  桃逐兔说完后便回营去了,据桃逐兔所说熊敬宗与戚荣勋听说贼寇开出的条件后都力主出战,

  解宣明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也眉头紧皱,不再提和谈的事情。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兰子义对这结果还算满意,接下来的几天当中只在营里厉兵祙马,狠抓人事,只等着府衙里解宣明请他过去商量出战的事情。

  可等了几天府衙那边都没有动静,反倒是听说贼寇营中又派使者过来商谈招安的事情,

  这次贼寇的确是说要商讨招安,可是前几天贼寇谈话的口径还是要“和谈”,

  难道贼寇这么快就想明白事情,弄清自己身份了?

  兰子义总觉得这不太可能,转变的太快了,一点回还的余地都没有,

  能发生如此剧烈的转折要么是贼寇内部发生权利更迭,要么就是有诈,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发生现在都不是闲坐的时候,已经吃过敌情不明的亏了,君子不贰过,没有必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兰子义立马命令帐下令兵去请桃逐鹿,

  虽然兰子义与桃逐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但小时候只觉得二哥只是不怎么喜欢说话,以前还真没发现他在情报搜集和情报人员构建方面的天赋,难怪他被选为隼子营后备呢。

  此时晚饭刚过,天已漆黑,将士们都已经吃过晚饭回到自己帐篷里,玩玩骰子,赌赌钱,桃逐兔吃过晚饭后也问兰子义要了些碎银子,屁颠屁颠的跑去赌钱了,

  大帐四面都有喧嚣声,将士们兴致高昂,欢啸呼号,

  巡营的将士排着队列穿梭在营间道路中,哪怕是在吵闹的营中还是踩出了沙沙的响声。

  一队将士刚从门前经过,门口便传来桃逐鹿的声音

  “卫候,你找我。”

  兰子义说道:

  “逐鹿将军请进。”

  桃逐鹿轻轻的进入大帐,立在帐中向兰子义行礼,

  兰子义示意桃逐鹿坐下,

  桃逐鹿看兰子义满桌文书仍的乱七八糟,问道:

  “卫候又在忙公文?”

  兰子义笑道:

  “无非是粮草调拨,赏罚安排,一些琐事,什么时候都能处理。

  比起这些,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兰子义抬头看向桃逐鹿,问道:

  “我听说最近又有贼寇使者过来。“

  桃逐鹿听兰子义这么问,并没有及时回答,而是慢慢扭过头去,一寸一寸地仔细观察帐篷帆布,

  兰子义知道桃逐鹿怕隔墙有耳,如果桃逐鹿如此担心,那就说明接下来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了。

  桃逐鹿仔细看了一边帐外,确定没有人之后说道:

  “这也正是我今晚赶过来的原因。”

  桃逐鹿再次张望四周后说道:

  “今天解宣明刚从贼寇营中回来。”

  兰子义听到这消吃了一惊,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解宣明这是要干什么?投敌?不可能。谈判?干嘛自己亲自去?贼寇到底开出来怎样的条件,竟然能让解宣明亲自过去。

  兰子义慢慢坐回椅子上,他现在满脑袋都是问题,不知道从何问起,

  定了定神后,兰子义问道:

  “这件事情为什么没有通知我。“

  桃逐鹿说道:

  “不仅没有通知卫候,城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也没几个。“

  兰子义深吸一口气,微微闭上眼,把身子靠到身后靠背上,略作休息,

  虽然兰子义对桃逐鹿的能力非常放心,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逐鹿将军确定?“

  桃逐鹿说道:

  “解宣明全程行动隐秘,我们在贼寇那边的人也只是知道官军有人过去,级别还不低,我再整理城中各处搜集的情报,尤其是府衙那边的情报,两下对比才断定去的人是解宣明。“

  兰子义问道:

  “可他为什么要去贼寇大营?“

  桃逐鹿说道:

  “表面上讲是去招安的。“

  廷桃逐鹿这么说,兰子义皱着眉头问道:

  “表面上讲?“

  桃逐鹿点点头,说道:

  “至少解宣明是这么认为的,府衙里接待这件事情的都说是去招安,但贼寇那边情况却不一样。“

  兰子义看着桃逐鹿,说道:

  “继续。“

  桃逐鹿说道:

  “上次我们去贼营,我提到的那个小子是贼寇天王的近卫,他告诉我这次接待解宣明没有再选用甲士,大营里也没有专门收拾干净布置新帐篷,相反,这次从大营外解宣明一行到来开始,沿途布置的都是老弱病残,精装全被藏了起来。

  我在贼营外买通的人,和安插的眼线也给了我类似的情报,贼寇将精锐藏了起来。“

  兰子义听着想了想,说道:

  “上次我去是在夸强,这次是在示弱。“

  桃逐鹿说道:

  “还有更狠的,

  那小子告诉我说他偷听到了几句天王与解宣明的对话,虽然只有只言片语但透露出的信息却非常惊人。贼寇天王求解宣明饶他不死,只要官军肯留他一条性命,他愿意立刻卸甲投降。“

  兰子义听着直皱眉头,说道:

  “这和我上次去接洽的差别也太大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桃逐鹿说道:

  “这就是今天另外一条重要情报了。“

  兰子义着急地追问道:

  “快说。“

  桃逐鹿向前微微倾身,说道:

  “卫候那天刚走,贼寇天王就把雷有德放出来了。“

  兰子义听说雷有德被放了出来,彻底坐不住了,跳起来问道:

  “这种事情逐鹿将军为何现在才说?“

  桃逐鹿起身抱拳说道:

  “消息不灵是属下失误,但这也是我刚刚得到的消息。”

  兰子义叹了口气,示意桃逐鹿坐下,然互问道:

  “也就是说贼寇是在故意隐瞒雷有德的消息?

  给你消息的那小子会不会是反间?“

  桃逐鹿摇摇头,说道:

  “如果他是反间,雷有德复出的消息他就应该一直藏着,不该说出来,但他今天还是告诉了我,

  而且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向我提供情报,都是真的,

  我更倾向于认为他确实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

  兰子义点点头,闭着眼睛想了想,说道:

  “如果雷有德复出,那事情就能说的通了,这手法的确和雷有德之前干的非常相似。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想干什么?“

  桃逐鹿说道:

  “我也没有想明白雷有德为何要这么干,但我总觉得这事情是冲着卫候来的,要不干嘛解宣明去贼营的事情要保密。”

  兰子义点点头,靠在椅子上许久没有说话,他想了半天,突然睁开眼睛,对桃逐鹿说道:

  “快,逐鹿将军,快去请仇家两位先生。”

  桃逐鹿点点头,正要起身出门,门口却传来着急的脚步声,有军士走到门口说道:

  “启禀卫候,解宣明大人求见。”

  听到这消息兰子义与桃逐鹿对视一眼,都吃了一惊。

  兰子义说道:

  “不见!

  营门已闭,怎能随便打开?告诉解大人,有事明天再说。“

  那军士听上去有些慌乱,说道:

  “可是,可是侯爷,解大人已经进来了。”

  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传了过来,解宣明领着两个兵部主事大步流星走入帐中,

  见着景象兰子义也知道解宣明是怎么进来的了,于是对桃逐鹿悄悄说道:

  “快去请两位先生,跟他们简单说一下。”

  桃逐鹿领命出去。

  接着兰子义换上笑脸对解宣明说道:

  “解大人深夜闯营必定是有要事相商吧。”

  解宣明一脸怒容,看着兰子义说道:

  “兰子义,你为了自己的军功真是什么谎都敢撒。”

  兰子义不明所以被解宣明批头盖脸一通骂,心里恼火,说道:

  “解大人把话说清楚,我什么地方撒谎了?”

  解宣明双手叉腰看着兰子义,说道:

  “你说贼寇要求得三公,领礼部尚书才肯投降?”

  兰子义正色答道:

  “正是。”

  解宣明又问:

  “你说贼寇专挑精甲武士出来迎接?”

  兰子义答道:

  “正是。”

  解宣明问道:

  “那你是怎么和贼寇谈的?”

  兰子义答道:

  “当然是宣我天威,寸土不让。

  贼寇提出这种条件怎能答应。

  倒是解大人,你倒是跟我说清楚我是则么个撒谎方法?“

  解宣明还在气头上,对兰子义说道:

  “我今天刚从贼寇大营回来,贼寇头领向我哭诉,当日卫候你去贼寇营中时他苦苦哀求,只要肯留他性命他便肯投降,卫候你却非要他们全部自杀,将人头奉上才肯让其他人投降,还威胁说要大兴兵马将贼寇踏平。

  卫候就是这么宣我皇威的?“

  兰子义听到解宣明这话,本有一种头皮炸裂的感觉,但与之相伴的不是心跳加速,却是心中锚定的感觉,原来雷有德玩的是这一出。

  兰子义厉声说道:

  “贼寇这是胡说八道。”

  =======================

  祝各位读者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感谢你们对我一直以来的支持,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对我的鼓励,谢谢你们!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