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守孤城

第一百四十九章 守孤城


  第一百四十九章守孤城

  兰子义伸手叫住高延宗道:

  “高大人留步,我来陪你一起守城。”

  高延宗听闻兰子义不打算守城,火的再也不想看见兰子义,步子迈得飞快,

  此时兰子义说愿意留下一战,高延宗立刻停步,刚才的愤怒瞬间烟消云散,

  高延宗转身朝兰子义走回来,朗声大笑,回来捉住兰子义的手,说道:

  “下官就知道敢在裕州城外血战的兰卫侯是绝不是临阵退缩的。“

  高延宗手劲还是那么大,抓的兰子义两手生疼,

  兰子义强忍着痛楚想挤出来一个微笑,最后却变成了一阵抽搐。

  高延宗看到兰子义难受的面容和额头渗出的,意识到自己又失礼了,赶忙松开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卫侯别见怪,我是高兴地过头了。”

  兰子义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说道:

  “高大人性情中人,你人如此爽快,子义又有什么不高兴的呢?”

  然后兰子义问道:

  “高大人刚才说城中有裕州逃出来的官军?”

  高延宗说道:

  “正是,我都在县衙里安排着,先让大家休息休息。”

  兰子义说道:

  “高大人有从他们那里了解过情况吗?”

  高延宗答道:

  “具体的情况我没有主动问过,毕竟两边互不统属,官军们不说,我也不打算问。”

  兰子义说道:

  “那还请高大人先带我过去,我有话要问他们。”

  高延宗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说道:

  “卫侯这边请。“

  说罢便在前面带路。

  等高延宗走开后桃逐兔凑到兰子义耳边说: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一会恨得咬牙切齿,一会又跟人亲如兄弟。”

  兰子义笑道:

  “我倒是信他那句话,是个性情中人嘛。

  这人好打交道,不用担心。“

  然后兰子义也跟上高延宗的步伐,一起向县衙那边走去。

  这时桃逐虎走到兰子义身旁说:

  “卫侯,虽然我同意坚守项城,但是这里很有可能要被贼寇围攻,一旦打起来情况太危险,卫侯你还是问完话后先往凤阳道撤吧。”

  兰子义问道:

  “既然危险逐虎将军为何不撤?”

  桃逐虎说道:

  “我打了那么多仗,这些已经习惯了。”

  兰子义说道:

  “等我打完那么多仗,我也会习惯的。”

  然后兰子义转头对上桃逐虎殷切的目光,说道:

  “我是一军统帅,我要是让手下弟兄守城,自己反倒逃到后方,那还怎么服众?“

  桃逐虎说道:

  “正因为卫侯是一军统帅,所以不该以身犯险,往后退一退不会有事的。”

  兰子义摇头说道:

  “逐虎将军不必多说,我既然已经决定守城,就绝不会临阵脱逃。

  所谓的不要以身犯险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除非不带兵,否则只要带兵时就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

  再说这里还有城墙呢,和城外比不是要安全的多吗?而且就算再危险不是还有逐虎将军在吗?我不会有事的。“

  兰子义看着直叹气的桃逐虎,还想再安慰他两句,却听到前方桃逐鹿与高延宗的对话。

  桃逐鹿问道:

  “高县令是军户出身吗?还是说是立功之后补缺补出来的呢?”

  高延宗听到这问题“咦”了一声,然后说道:

  “逐鹿将军为什么要这么问?我是殿试三甲赐同进士出身,补出来的县令,家里不过是乡绅而已,没有参过军。逐鹿将军又何来此问?“

  桃逐鹿尴尬的笑了笑,说:

  “高县令给我的感觉,与其他读书人的不太一样,所以我才有这样的问题。”

  高延宗听完哈哈大笑,说道:

  “逐鹿将军若是说我性格,那是人各有志,所为质胜文则野,我就是这样的了。

  如果逐鹿将军说的是我守城这件事情,鄙人不才,但也知道忠孝仁义该是怎么回事,我既然是这项城县令,对皇上就要尽安抚一方之忠,对百姓就要尽哺育收养之诚,应当做的事情,没什么特别的。“

  兰子义听到高延宗这么说,问道:

  “那高县令在项城筑成固守是接到罗应民的命令呢,还是自己这么打算呢?“

  高延宗说道:

  “罗大人是有发文书通知过下官,裕州城破的消息我就是从他那里知道的。

  但罗大人只命令各城紧闭城门,不得与贼寇交战,我现在挖壕备战其实已经违背了太守的命令。“

  兰子义问道:

  “那么其他各城情况如何?“

  高延宗答道:

  “据我所知即使是白天,旧都城门都整日关闭,其他各城也差不多,

  有谣传说贼寇北攻许县,但明显是假消息,我前几天还接待了许县那边过来的差役。“

  兰子义问道:

  “既然罗应民并未下令你与贼寇接战肯定也不会给你提供工具物料,那你现在修城用的这些东西从何而来?”

  高延宗摸着头笑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个被人发现自己小秘密的孩子,他说道:

  “说来不好意思,我虽然进士出身,但自小喜欢读史书,读兵书,每每读到古人力挽狂澜,坚守孤城救天下于水火,或是守死善道,杀身成仁的故事都有一种与古人神交的感觉,私底下总设想着如果我也能遇到与古人同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做,

  没做县令时我在家中就喜欢摆弄棍棒,当了县令后我终于有机会试试古人城守攻战是什么感觉了,所以从刚开始上任时我就到积攒滚油,火石,木材什么的,还使劲修缮城墙和库里存放的弓矢,每到农闲还组织猎户、农民演练战阵。“

  兰子义听着笑了起来,这位高县令可真是单纯,当了官就来完成自己儿时的心愿,想干什么干什么,

  兰子义问道:

  “要说高大人这么干,用不务正业来评价都有些轻,这些事情看起来都已经有谋反的嫌疑了。难道朝廷没说什么吗?“

  高延宗听到“谋反“二字并没有生气,倒是脸变得通红,好像是私塾里的学生被先生戳破谎言了一样,

  高延宗说道:

  “哪能没有呢,我就这么干了不久,府衙、旧都还有朝廷,都派人来查我,要我赶紧停手,别再置办武备,听说朝廷还有御史弹劾我,要拿我杀头,

  不过我高延宗命人没有亏心事,不怕鬼……应该是就不怕朝廷查,我这可是在增强项城守备,利国利民的事情。我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

  后来也就没人管我了,我按时把县里的税租交了就成,又不碍事。

  只是……“

  兰子义追问道:

  “只是什么?“

  高延宗笑道:

  “只是也升不了官,吏部选官都已经过了两回了,我还是这项城县令。

  也罢,这样以来我就可以尽情的干我想干的事情了。“

  众人听高延宗这么说都跟着一块笑了起来,好一个耿直的汉子。

  这时高延宗已经将兰子义领导县衙,伸手请道:

  “卫侯请吧,入城禁军都在这附近,几位领军都在后衙歇着。“

  走到衙门前的街道时兰子义就看到附近三三两两有禁军官兵坐在街旁晒太阳,

  有人看到兰子义走来,只对周围喊了一声

  “卫爵爷回来了!”

  附近禁军都赶了过来,立在路旁抱拳行礼,

  等兰子义走过禁军们都交头接耳的说

  “卫侯回来了,太好了!“

  “这下可好了,我们终于能打胜仗了。“

  “要是卫侯在裕州城怎么可能输成那样。“

  不少将士都在暗中抽泣,抬手擦眼泪。

  兰子义看着这些军士,感到大家都很眼熟,

  一旁桃逐鹿凑上前来说道:

  “都是禁军骑兵。”

  兰子义点点头,看到将士们这样的状态,兰子义心里更踏实了,这仗能打。

  高延宗也听到了将士们的讨论,于是在兰子义进衙门时一脸欣赏的说道:

  “卫侯在军中威信颇高啊。”

  兰子义客气了一下:

  “不过虚名而已。“

  高延宗说:

  “卫侯可千万别是虚名,这项城可就靠卫侯了。“

  兰子义扭头看了看高延宗,然后报以一个微笑。

  一行人进入府衙走了不久,就听一人从后援匆匆赶来迎接,来到兰子义面前抱拳作揖,埋头说道:

  “卫侯可算回来了!末将有罪,愧对卫侯!“

  兰子义一看来者是李广忠,赶忙扶起,两人就这么捉住手臂,久久说不出话来。

  虽然相隔不过几天,但再次看见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兰子义看着眼中瀛着泪花的李广忠,自己也经不住红了眼睛。

  一旁高延宗说道:

  “各位将军,站在门口像什么话,有什么咱进屋说。”

  说着就拉兰子义与李广忠进后衙屋里,桃家兄弟与仇家父子也一块进屋,众人做好后兰子义问李光忠:

  “李将军你何时入城?”

  李广忠答道:

  “我入城不过三天而已,本来打算继续向东撤,但高县令立志守城,我又是败军之将,幸亏高县令收留才缓回一口气,看到高县令一介文臣都愿死守城池,我若是丢下他再撤实在无颜苟活人世。”

  兰子义问道:

  “你说再撤就会丢下高县令,也就是说你确定贼寇要从项城过路?”

  李广忠点头答道:

  “不错。

  大军在裕州虽然被打散,但我撤退时还是带队走的,虽然一路上人员有遗失,但对贼寇的侦查从来没有放松,贼寇虽然再向好几个方向同时进攻,但主力的确是在向东走。“

  虽然兰子义基本上已经猜到裕州城是怎么被攻破的,但还是问道:

  “那裕州城是怎么败的?”

  李广忠仰起头,长叹一口气,说道:

  “内有叛徒,我们被出卖了。”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谢谢你们,更要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