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土山

第一百六十六章 土山


  兰子义与桃逐鹿摸着黑找到城墙,多亏了桃逐鹿带路,两人总算是回到了刚才下来的城墙附近。

  桃逐鹿在城下猫着腰,按照约定的暗号学田鼠叫,

  声音刚落城头便降下一条绳索和一个竹筐,

  兰子义坐进竹筐里,很快就被拉上城头,一只臂膀从墙内伸出,兰子义接住力,顺势登上城墙,刚想说句谢谢全看到面前是铁青着脸的桃逐虎,拉兰子义上来的就是他。

  身后桃逐鹿刚刚顺着绳索爬上城墙,嘴里还在调侃刚才在贼营里惊险的事情,一抬头却看见站在面前的桃逐虎和缩在一旁的桃逐兔。

  没想到事情居然被桃逐虎知道了,怎么露馅的?

  兰子义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免不了要挨上一顿骂,接着兰子义开口说道:

  “逐虎将军这么晚了怎么还......”

  兰子义话还没说完桃逐虎便开口吼道:

  “卫侯可还记得自己是一军统帅?可还知道这项城里面还有数万军士和比这更多的百姓?你就这样深入敌营,以身犯险,身上还有一点统帅的觉悟吗?“

  兰子义听着桃逐虎的怒骂也只是嘿嘿笑了笑,低头不回嘴。

  接着桃逐虎扭头就骂桃逐鹿:

  “少爷没轻没重你也不知道轻重?出去打探敌情是你长处,自己去就是了,少爷说去你就让他去?你脑袋进水了?要是少爷有个三长两短把你斩首一百次都偿不了命。”

  然后桃逐虎转身骂桃逐兔:

  “让你跟在少爷身边是为了让你保护少爷安全,不是让隐藏少爷行踪的。你以为这里是哪里?是京城的烟花柳巷?今晚要是少爷没回来你怎么办?”

  桃逐虎明显是动了真怒,这一通臭骂骂的城墙上的所有人连头都抬不起来,

  桃逐鹿与桃逐兔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把桃逐虎激怒惹出更大的麻烦来。

  桃逐虎就这么一直开骂,骂了老半天有些骂累了,口干舌燥,嗓音嘶哑,

  兰子义见机会来了,赶忙说:

  “大哥你就不要责备二哥和三哥了,今晚要出去是我要求的,二哥、三哥本来是不同意的。”

  桃逐虎听到“不同意”三个字火气又涌上来,对着桃逐鹿与桃逐兔骂道:

  “不同意还不拦住?少爷去了贼营还不通报我?

  要不是我晚上带队巡城走到这里,今晚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兰子义见桃逐虎又发火,赶忙走过去伸手安抚,说道:

  “大哥息怒,火气这么大伤着身子多不好。

  我出城也是想要亲眼看看贼寇现在情况如何,正因为我是一军统帅才更要了解这些情况。“

  桃逐虎还在气头上,一把挥开兰子义伸出来的手,说道:

  “军情让二郎去搜集,少爷你在城中就能听到,

  你与贼寇交战多次,还亲自去贼营见过贼寇天王,这样过去不就被人认出来了吗?你今天能活着回来已经的谢天谢地了。“

  桃逐虎这一下挥的用力,打了兰子义一个趔趄,还牵动了他身上的淤青,疼的兰子义叫了出来。

  桃逐虎听出兰子义身上带上,吓了一跳,火气也没了,赶忙上前问道:

  “少爷你受伤了?”

  兰子义笑了笑,将刚才在贼营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桃逐鹿见自家大哥火气消了下去,也跟着一并补充。

  听完兰子义所说,尤其是听完桃逐鹿与兰子义上演的苦肉计,桃逐虎狠狠的踹了桃逐鹿一脚,

  兰子义赶忙拦住桃逐虎,说道:

  “大哥使不得,二哥也是为了我脱身。”

  桃逐虎被兰子义拦住,对着桃逐鹿骂道

  “再敢打少爷我打断你的腿!

  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发生想别的办法,用什么苦肉计。”

  然后对兰子义说道:

  “少爷你看,你这样羊入虎口,最后还免不了要受一顿皮肉之苦,这还是万幸,你好好的回来了,要是被贼寇抓住那还得了。“

  兰子义笑了笑,安慰桃逐虎道:

  “大哥不要生气了,我这不是没事吗。

  虽然二哥能搜集到详尽的情报,也能准确的洞察贼寇的细节,但我还是要亲眼去看才能切身的体会贼寇到底是什么样子。“

  桃逐虎叹了口气,带着剩余的恼怒问道:

  “有什么可体会的?卫侯你体会到了什么?“

  兰子义笑了笑,搂着桃逐虎的肩膀向城门楼走去,边走边说:

  “比如这次下城我就感觉到妖贼对百姓的蛊惑......”

  ++++++++++++++++++++++++++++++++

  如果不是内急兰子义绝对不会醒过来,

  城门楼外天已经亮了,城墙上的士兵们都紧张的忙碌着,他们的号子声和叫喊声都渐渐的传入了兰子义的脑海里。

  说来也奇怪,在京城里时每天锦衣玉食,睡觉有流苏有熏香都会被哪怕是一丁点声音吵醒,现在这城墙上乱糟糟的兰子义却睡的香甜,看来自己真是个贱骨头啊。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的兰子义刚想翻身坐起,却感到浑身上下每一处肌肉都在疼痛。

  他撸起袖子,看到手臂上的淤青,青了好大一块,估计身上其他部位也不会比这好到那里去。

  不过青归青,淤血的地方却没有肿起来,桃逐鹿下手的分寸掌握可真是恰到好处,只是被踹了还是会疼的。

  “要是二哥用其他法子就好了,我也不必遭这种罪。”

  兰子义心里这么想着,人还是从地上铺着的兽皮上坐了起来,定了定神后兰子义起身,找到便桶方便过后推门出去。

  来到城墙上首先映入兰子义眼帘的就是城墙外围女墙后面竖起了一排密集的尖头木栅,就像是野战时军营立起来的木墙一样,虽然没有那样密集,但也树立的如同篱笆,贼寇就算爬上城墙也无处落脚,必须先翻过这道木栅才行。

  兰子义走向指挥军士们忙碌的高延宗,

  昨夜回城之后兰子义与向桃逐虎说过了出城得到的情报,桃逐虎觉得有必要做出针对性的措施,连夜联系仇文若与仇孝直,还告诉了高延宗,城墙内连夜换上预备的人员忙碌起来。

  桃逐虎本想让兰子义回到府衙中去,别再上城墙,但兰子义执意不从,

  最后没有办法还是让兰子义来到西门高延宗这里,这么做倒不是因为怕高延宗文官不习军务,反而是因为高延宗悍勇无畏,城墙上不用兰子义和桃逐兔太操心,可以让桃逐兔全心保护兰子义,

  而且因为高延宗打起来太冲动,兰子义与桃逐虎商量后怕高延宗下一次一头扎入贼阵然后为国捐躯,西门无将,让兰子义到西城门来也可以以防万一。

  兰子义走到高延宗旁边问道:

  “高大人,这些木栅是做什么用的?”

  高延宗见兰子义过来,笑着打了招呼,然后说道:

  “卫侯昨夜不是说贼寇要用堆土山吗,城外堆土山无非是起一个向城内射箭压制的作用,我们顶盾就好,不用担心。”

  兰子义点点头,又问道:

  “既然如此高大人树栅栏干什么呢?我们已经有城墙了。”

  高延宗答道:

  “土山射箭终究只是辅助,不过压制城内守军罢了,贼寇若想拿下城池,最终还是要靠登城肉搏才行。

  没有土山的箭矢,我军可以像上次一样,在城墙上放心大胆的阻拦贼寇;可要是贼寇有了土山射箭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城上军士忙着躲避箭矢,一分神就不能专心对付登城贼寇,这时只要我们竖起这道木栅,贼寇想登城就得先想法翻过来,他们翻栅栏的时间就是我们军士反击的时间,如此一来贼寇土山压制的效果也就被抵消了。“

  兰子义听着直点头,这高延宗还真是妙思连连。

  兰子义夸奖高延宗道:

  “高大人是怎么想出这个法子的。”

  高延宗憨厚的笑道:

  “昨晚卫侯带回情报来,我就与仇家两位先生探讨如何加固城防的事情,

  树木栅的想法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是与仇文若先生讨论出来的。

  整座项城城墙上都连夜围了一圈。城西那边本是冬季校场,文若先生还抽出人手来连夜在校场堆起土山,用来和贼寇对射。“

  兰子义听着点点头,然后问道:

  “既然如此为何不在城内都堆起土山来防御贼寇?”

  高延宗答道:

  “这么做一来工程量太大,城里没有那么多人手,二来除了西门有空地,其他城墙后面都是民居,就算百姓们情愿我也不忍把百姓的房子连片推平。”

  兰子义听着没在继续说这件事情。

  倒是高延宗调侃道:

  “卫侯真是有勇有谋,昨夜深入敌营安然而归,下官很是钦佩。”

  兰子义笑了笑,想起了一件事,又问道:

  “高大人只顾着防贼寇土山,那么贼寇地道呢?高大人就不管了吗?”

  高延宗一听哈哈大笑,说道:

  “贼寇若是想挖就让他挖,

  项城外有护城河,最浅的地方都有一丈深,哪怕被贼寇添了那也是一滩烂泥,每个半个月根本干不了,贼寇想挖到城墙下只要一挖到护城河就塌,再挖的深又找不到城墙。

  更何况我在沿着墙内挖了一圈井,就是用来听地下动静的,贼寇敢挖我这就能听到,挖出水来还能放火,一举两得。

  所以要是贼寇想土攻就让他攻,我不怕。“

  兰子义听着直点头,说道:

  “我还纳闷高大人城墙里挖的井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可算明白了。”

  这时城外贼寇再次出营围着项城排好阵势,攻击就要开始。

  看着城外景象高延宗说道:

  “来了!”

  与昨日相同,最先冲向项城的是背着土包的贼寇百姓,兰子义与高延宗对此嗤之以鼻,早就提防土山了嘛,让他堆。

  可贼寇的百姓并没有在城外对山的打算,而是冒着城上箭矢冲到城墙脚下,将土包堆在城墙下,

  乍一看兰子义与高延宗都大为不解,等贼寇将土越堆越高,兰子义才恍然大悟,叫到:

  “糟了,贼寇要堆的不是我们想的土山,他们是要把城墙堆平!”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对我不懈的鼓励,谢谢

  如果你喜欢本书,记得向周围的朋友和同学推荐,让我们一起遨游在故事的海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