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转进如风

第一百七十三章 转进如风


  将士们挥舞马刀杀入尚未列阵的贼寇队伍,前排将士们齐齐用刀施展海底捞月,斩得贼寇人仰马翻,

  后排跟进的军士找到了在贼阵中声嘶力竭地叫嚷着试图重组贼寇的贼寇头领,两名战士合力将其击杀,

  辑虎营的将士们借着现在的高速度一路碾压,马刀挥砍之中这些试图螳臂当车的贼寇只在骑兵身影晃过的一个瞬间便被斩杀殆尽,将士们很快冲破眼前障碍来到城墙西南角,只要调转马头,沿着城墙再冲锋一次就可以回到城中,西面城墙也可以解围。

  可是出乎兰子义意料的是贼寇在眼前的抵抗是如此的薄弱以至于兰子义他们已经冲到了城墙脚下的土坡处,前面再冲两步就是攻城的贼寇,而贼寇见到兰子义他们的辑虎营冲了过来也都慌乱的四散奔逃开来。

  桃逐兔刚刚侧过身子扬刀斩杀了一名逃跑的贼寇,抬头看了看眼下的环境后说道:

  “卫侯,我们离城墙太近了。”

  桃逐兔说的不错,他们冲的的确太近,此处城墙跟下地方狭窄,前有土坡,后有追兵,左后方就是之前贼寇遏止退兵的督战队,已经掉头准备迎击辑虎营,现在兰子义他们的情况可以说是身陷重围如果就此停顿、掉头恐怕会被贼寇追上,到时候可就不妙了。

  兰子义抬头张望了下,指着右边贼寇城南的围城部队说道:

  “向南冲!”

  桃逐兔问道:

  “我们不是要沿城墙冲击,给城头将士争取埋火药的时间吗?

  现在已经到了西南城墙角,再向南就冲出城去了。卫侯难道是要听我的......“

  兰子义可不能让桃逐兔把话讲完,他怒吼道:

  “向北冲有贼寇的重甲督战队,我敢保证那些家伙都是身经百战的贼寇精锐,哪怕是正在转向也不是那么好冲的,更何况我们向西南城墙冲锋的行动早被他们收入眼底,在我们砍杀眼前这伙贼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我军现在被困死地,速度减慢,冲锋压根占不到便宜,

  向南冲,那边贼寇还没有动作,冲出一段地方来掉头,然后我们才能硬拼贼寇督战队!“

  众将士闻言又是一阵齐声呐喊,催促着已经减慢速度的战马掉头右转,直冲向贼寇南边围城部队。

  将士们一路斩杀四散奔逃的贼寇,城墙上此段的守军压力也顿时减小,开始给城下呐喊助威,辑虎营的将士们借此威势越战越猛,不费吹灰之力的冲杀出了好一段距离,

  可是向前冲了不久后,兰子义发现周围的贼寇竟然开始回避辑虎营战士,这些人并不是被兰子义驱散的贼寇,他们没有逃跑;这些人也不像其他攻城或是从后方赶来的贼寇那样前来围攻辑虎营将士,他们只是在回避与辑虎营作战,

  而兰子义手下的辑虎营将士们也收敛了手中的军刀,有些人则相互窃窃私语。

  兰子义察觉到了异常,开口问道:

  “为何不杀敌?这里的贼寇是你们的故人吗?”

  临近兰子义的战士面面相觑,然后有人说道:

  “回卫侯,的确是故人,这些人是裕州的禁军......”

  一听这话兰子义明白了过来,赶忙定睛仔细观察眼前避战的那些贼寇,果然都看着眼熟,

  这么说来眼前就是投降贼寇的那个禁军营,而那个投敌的孬种就在附近。

  看着眼前这些有意回避辑虎营的前禁军,兰子义敏锐的察觉到这些人并非是真心依附贼寇,于是兰子义开口喊话道:

  “我问你们,你们本是朝廷官军?为何投贼?”

  兰子义问的声音极大,外围冲锋的辑虎营将士在兰子义说完后也都跟着把话重复了一遍,周围的贼寇都听见了,但面前让开辑虎营冲路的人并没有做出回答,这些人里不少都把头扭到一边,兰子义看到很多人听到问话后都脸红了。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兰子义怎能轻易放过,于是兰子义用尽全力喊话道:

  “你们本是良家子弟,都是为国效力的忠良,一朝不慎叛国,你们举家都要蒙羞,如果为贼战死,死后又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

  回来吧,弟兄们!你们本就是官军,快随我一道杀贼!你们呆在贼寇当中也不可能变为贼寇,妖贼们只是那你们做炮灰,用你们训练妖贼的嫡系部队,等到你们的用处没了妖贼岂能容下你们?

  快随我一起回来吧!为国尽忠死了也是壮烈,若最后莫名其妙的被贼寇坑杀死了也丢人啊!“

  兰子义此番陈词有理有据,颇让周围这些前禁军骚动了起来,而从这些人表现出的情绪来看,贼寇与投降的官军之见的确有嫌隙。

  这时贼寇后方传来一阵叫骂道:

  “你们为何不上除魔?能杀正妖则可全家登仙难道你们忘了天王教诲吗?“

  原来说话的就是那个投降贼寇的孬种,

  那孬种见手下将士们并没有听他的命令,着急的说道:

  “你们现在已经是转生道众,信了正道又在裕州城里斩魔无数,现在还想投降正妖只能下十八层地狱,

  而且正妖还肯要你们吗?正妖会容下你们这些叛徒吗?再投正妖你们就是找死!“

  听到这话那些犹豫不决的前禁军又开始有了动作,这些动作都被兰子义看在眼里,兰子义又怎能容得那孬种得逞,于是喊话道:

  “各位兄弟不要受那叛徒蛊惑,我知道你们只是被迫协同而已,裕州之事与你们没有半分关系。

  皇上圣明,只会诛杀首恶,其余不问,弟兄们放心就好,

  你们要是同我一道杀敌,不仅可以重拾忠义之名,还能同享荣华富贵。你们还在等什么?“

  一旁桃逐兔也没闲着,一听到那孬种喊话便锁定了他的位置,角弓在手立刻便是一箭放出。

  那个孬种的确是没胆,哪怕现在为贼寇做事也是远远的躲着,周围全是自己精心挑选的卫士还有贼寇的甲士将他保护起来,

  桃逐兔这箭放的与之前偷袭贼将的冷箭不相上下,角度刁钻不说,射出去的路径还看看绕过了众多护卫,

  不过那孬种拼命的本事没有,保命的本事却是一绝,眼看着箭羽飞来,连忙侧身避开,可这就苦了他旁边督战的妖贼真人,飞过的箭矢擦过孬种后正中那真人心口,

  妖贼的神棍当然不熟悉军务,身上穿的五颜六色就是没有披甲,一箭射来直接带走了他的性命。

  桃逐兔看到误中副车,愤恨的拍打自己的大腿,大骂道:

  “真可惜!”

  然后桃逐兔对兰子义说道:

  “少爷,再冲我们就要冲到那边贼寇堆里了!”

  兰子义也觉得刚才桃逐兔一箭射偏,颇为可惜,但此时再不掉头可就晚了,于是下令众将士后军作前军,掉头向回冲,然后兰子义转过身子遥声对那个投敌的孬种喊道:

  “将军莫忘此心!”

  说着指了指自己心口,有指了指那孬种心口。

  话一说完辑虎营将士们又开始入了新一轮冲锋,多亏这里的那些前禁军让开通路,辑虎营将士们掉头和重新加速都没有遇到多大麻烦,

  桃逐兔听着兰子义对孬种喊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不解的问道:

  “少爷为什么要说那话?难道少爷和那贼寇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兰子义微微一笑,并没有回答桃逐兔,而是挥剑指着前面吼道:

  “弟兄们,自出京城以来你们就随我一路杀贼,妖贼乌合之众根本不可能匹敌官军,贼中战力不过这些铁粽子而已,

  今天就让我们将这些王八蛋斩于城下,为官军涨气势,替贼寇灭风头!“

  说话间辑虎营的将士们已经扬起马刀冲向贼寇督战队,

  这些重甲贼寇在兰子义他们向南折返之后就一直列队跟上,现在见兰子义率队朝自己冲来,立即停下脚步,他们当中的长枪手跨前一步弯腰将长枪插在脚下,修长的枪身组成了一道松散的枪阵,枪口则被轻轻抬起,指向迎面冲来的辑虎营,

  在长枪重甲兵之后的则是那些刀斧手们,他们手中或长或短的武器都已经准备就绪,只等辑虎营将士冲来,

  而刀斧手身后的弓弩手们更是早早挽弓上弦,闪耀的箭头直至冲过来的战士。

  贼寇督战队人数并不多,但以他们的装备要想过去也不如意,如果辑虎营再次陷入苦战可就真是前功尽弃了。

  兰子义当然不希望迎头撞上贼寇如此整齐的阵型,赶忙下令让辑虎营将士们放箭,但贼寇全身披甲,弓箭打在他们身上只能叮当敲出响声,偶尔有箭矢射中贼寇裸露在外的要害也是侥幸,

  好在这时城墙西南角上的守军助了兰子义一臂之力,

  刚才辑虎营替他们冲散土坡下登城的贼寇后他们的压力骤减,现在贼寇重甲战士又走到城墙下,守军怎么可能放过这机会,刚才贼寇行进时守军一直耐着性子没有出手,就是为了让贼寇放松警惕,离城墙更近一些,

  现在辑虎营冲锋,正是攻击的时机,于是在守军白户的命令下一个个火油瓶子从天而降砸在了这些重甲贼寇的头上,没等贼寇反应过来,紧随其后的火箭便从城墙上高高跃起,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后落地,

  在落地的那一刹那,业火拔地而起,就像是从地府里伸出的鬼爪牢牢的抓住了踩在火油上的贼寇,将那些贼寇烧得尖叫,叫声凄厉的不像人声。

  兰子义见状举剑高喊到:

  “弟兄们!随我冲!”

  ================================

  感谢各位读者的支持,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