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亡命贼

第一百七十四章 亡命贼


  西南城墙角上的守军在投掷出火油瓶子以后,一名城墙上的弓手点燃火箭向贼寇督战队射出,

  明亮的火箭从城墙上高高跃起,到达最高点后掉头下落,犹如一刻急速下降的流星,直飞贼寇阵中。

  贼寇们刚刚被从天而降的火油瓶子砸中,本来贼寇还以为是什么攻城利器,结果这些瓶子砸在铠甲上除了打出点声响没有造成一丝伤害,只是味道难闻点,

  贼寇们很是松了一口气,又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即将冲来的辑虎营身上,

  有贼寇闻着味道很不对劲,反应过来这是火油,惊声尖叫起来,但这毫无用处,因为从守军扔完油瓶之后就射出了火箭,贼寇哪怕一开始就四散奔逃也来不及。

  火箭落地,就像是投入湖面的一颗石子,砸出了整片涟漪,

  火焰组成的波浪以箭头落地处为圆心散开,沿着火油蔓延的路径急速突进,吞噬着路过的一切,只一眨眼那些列队阻挡辑虎营的贼寇甲士便化作一个个被点燃的火把,惨叫着在烈火中扭动身体,

  兰子义正面的压力顿时减轻,挥剑高呼道:

  “弟兄们,冲过去!”

  话音未落将士们已经挥舞着马刀冲入贼寇阵中,

  站在贼寇第一排抵御兰子义的重甲长枪手们因为烈焰焚身的缘故正在尖叫着从身上卸甲,用来阻止骑兵冲击的长枪早已被丢在地上,

  辑虎营的将士们呐喊着冲入贼寇之中,不用挥刀,只用马匹冲撞就能将这些贼寇全部撞到地上,

  只这么一会的功夫,火焰已经缠遍贼寇全身,被辑虎营的马匹冲撞之后这些贼寇再也爬不起来,只能在地上打滚,还有贼寇徒劳地想要把点燃的铁甲从身上卸去,但火油早已钻进了铠甲中,皮革已经被点燃,烧红的甲片也已经和点燃的皮肤包裹在了一起,这时就算有人帮忙都已经不可能把铠甲脱下,更何况仅凭自己一己之力,

  踩过满地打滚的贼寇长枪甲士,辑虎营的将士们装上了贼寇后面排列密集的重甲战士,

  这些贼寇原本为了对抗辑虎营都排成了密集的队形,被火油引燃之后虽然也丧失了继续结阵作战的能力,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散开,三千辑虎营战士一拥而上几乎是撞在了一堵火墙上面,

  本来以现在贼寇被点着之后四散奔逃的状态是无法阻拦兰子义他们急速的冲击的,但无奈马匹怕火,冲进了被点燃的贼寇群中之后就受惊停了下来,好几个冲在前面的战士都被马匹掀翻到了地上。

  前锋被火焰喝止停住,兰子义挤在中间也被迫停下,

  这时的兰子义他们刚冲到城墙脚下不远处,身后贼寇城南的攻城部队正在调集人手赶来,而之前城西的贼将更是调集了大批人马从西边包围过来,辑虎营如果在这里停下脚步必死无疑,

  兰子义坐镇阵中急的大声喊道:

  “不要停,继续前进,这里不能停!”

  将士们听到命令后都夹紧催促马匹前行,可前排被火势吓住的马匹这时都在原地跳动不止,骑手费了好大功夫才把马匹稳住,

  与此同时那些散落在辑虎营将士们周围的着火贼寇也发现了身边就是辑虎营将士,这些能被挑选出来做督战队的贼寇肯定是被妖法蛊惑最深的,也一定是贼寇天王最为信任的人,否则怎么可能被选出来督战,被大火点燃当然令他们痛不欲生,但让他们身陷火海的仇人就在身边,他们又怎能就此放过?

  有一个全身已被火焰引燃,连面孔都看不清楚的贼寇从胸腔中发出叫喊,高喊着“正妖纳命来!”便扑向了离他最近的辑虎营骑士,

  那战士还在费力地驾驭马匹,哪里有心思去管别的事情,而且旁边的这些贼寇都已经烧成了火把,怎么可能再动弹,现在这样突如其来的猛扑过来,战士都已经分不清眼前到底是人是鬼,胆一怯手底下章法就全乱了,来不及抽刀格挡就被贼寇抓住拖落马下,

  那个浑身大火的贼寇死死抱住落马的辑虎营战士,一身大火很快就把两个人都给点燃,落马的辑虎营战士惨叫着被一起烧死,

  骑在马上的其他辑虎营将士看的心惊胆战,而周围着火的贼寇则纷纷加入了这种拖人下马的攻击中,那些身上火势略小的贼寇也顾不上扑灭自身的火焰,拿起武器一起加入对辑虎营的围攻。

  前排的辑虎营将士们落马好几人后终于不再发愣,连忙挥刀劈砍,

  贼寇的重甲在火焰的加热下不再坚韧,马刀奋力砍下已经可以将贼寇四肢带走,

  可人一旦将生死置之度外便会变得异常可怕,此时的贼寇已经是被大火夺取性命的死人了,他们脑中唯一的念头实在自己最后一口气被烧光之前拖一个官军点背,

  辑虎营将士的马刀落下虽然可以斩断他们伸出的手臂,但断口已经不会往出喷血,只剩一团被重新点燃的火焰,贼寇扑来的力度依旧不减,一旦抓住马上的辑虎营将士,贼寇就会用出生命中最后的也是最大的一股力量,中招的将士罕有不落马者。

  这样的亡命攻势让战士们受的了极大的惊吓,就连兰子义身旁都有点燃的贼寇发起攻势,出城之后辑虎营一往无前的勇气几乎快要被贼寇的业火烧尽,城墙上观战的守军见状都急的喊叫起来。

  正在这危急关头有前排将士在身旁战友都被缠住的同时停住压力,马刀左劈右砍为身旁的两位战友解围,自己则终于稳下马匹,前面已无贼寇阻拦,这战士大喊一声催马冲出,

  他身旁的战友在他的帮助下摆脱了贼寇的纠缠,随他一起冲出缺口,身旁尚在苦战的战士们的前路终于被这三人冲开,在稳下马匹之后这些战士们也跟随三个领头战士一道冲锋而出,

  就这样前排战士在恶战之后终于带头冲开血路,

  后排将士马匹本来没有受惊,只是被前方友军堵住去路,而且渗透在后排的贼寇本来就少,将士们密集的马刀将那些试图拖人下马的贼寇乱刀砍死后后跟着前军一起重新发动攻势,

  终于马匹再次跑动起来,密集的骑兵方阵将挡路的一切撞倒,然后踩碎在铁蹄之下,

  兰子义坐镇阵中,举起佩剑高声呐喊,也催促这胯下战马跟随前排将士一并冲锋,

  贼寇已被点燃,本就不堪一击,这时只要马匹加速冲起来就势不可挡,贼寇根本不可能再拦住他们,

  可就在这时兰子义不知从哪面前突然站出一贼寇,这人身上火势并不猛烈,所以可以熟练操作手中长枪而不至于被火焰烧得难以控制身体,这贼寇盯着兰子义,两眼喷射出无穷的怒火,只等着对兰子义倾泻出来,

  那贼高呼到:

  “正妖拿命来!”

  说着就挺起长枪朝兰子义面门刺来。

  兰子义马匹冲的迅猛,贼寇又举枪来刺,一个半呼吸之间枪尖已来到了兰子义面前,

  此时此刻的兰子义觉得万籁俱寂,他耳中只有自己的心跳声,眼前一片漆黑,唯有这柄向自己刺来的长枪枪尖的反光。

  就在兰子义觉得命绝于此时,他左边的战士一刀挥出斩断贼寇枪身,右边的桃逐兔挽弓放箭,一箭射中贼寇眉心,

  接着兰子义的马匹跟上将已经动弹不得的贼寇撞倒,而后踩在马下。

  死力逃生的兰子义冲出去好一段时间才又回国神来,这可真是捡了一条命啊,

  一旁桃逐兔高声问道:

  “少爷!没事吧?”

  兰子义摇摇头答道:

  “我没事。”

  接着仰头高声向城墙上喊道:

  “还不快下来埋设火药!”

  辑虎营将士们终于冲出一条血路,在强大的求生意志驱使下马刀越挥越狠,将士们各个凶神恶煞,凡是挡路的贼寇都被斩得身首异处,

  城墙脚下还在组织从土坡登城的贼寇本以为重甲督战队足以与辑虎营一战,现在看到督战队被活活烧死,辑虎营将士们如同群狼一般嗜血而来士气大跌,在兰子义他们冲到时组织防御缓慢,最后惨遭密集的骑兵方阵碾压,这些攻城的贼寇一个接着一个的被辑虎营将士们的马刀驱散,屋里再战。

  城上的守军压力骤减,这才将火药运送到西面城墙各处,民夫们在守军将士的掩护下下坡挖坑埋设火药。

  但南边埋设火药比起北段城墙来要困难的多,因为贼寇为了追击辑虎营已经调集大军而来,现在城墙上有人下城埋设火药贼寇怎么可能放过,全都登坡与守军血战。

  在兰子义最先冲过的西南城墙角那边将士们先用火药桶滚下开路,剧烈的爆炸在辑虎营身后接连发生,震的撼天动地,然后守军将士顶着长刀大盾从城墙上冲下在突破脚下附近驻扎,

  将士们刚刚站稳贼寇便从硝烟中跃出,死命的冲撞在了守军将士们的大盾上,一时之间刀剑相交,鲜血飞溅,双方将士都拼尽全力的想要把对方赶回去,这是决定西面攻城战鹿死谁手的决定性时刻,对两边而言都不容有失。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感谢千纸鹤钟梦见你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谢谢你们,你们的阅读是我创作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