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后小宴

第一百七十八章 战后小宴


  远处的地平线在缓缓落下的夕阳中被描绘成了一抹艳丽的红色彩带,

  无尽的平原一直通往那远方的半轮鲜红之中,

  斜阳西垂,山河葳蕤,项城里的住户人家都燃起了锅灶,袅袅炊烟悠闲的飘向空中,随风西去,去追赶即将沉入大地的夕阳,去追赶属于自己的往昔。

  多么美丽的一副田园牧歌之景,如果没有城外支离破碎的尸体,没有烧得只剩一点火星的残骸,相信很多的人都会沉浸在黄昏的美景中无法自拔。

  但现实是残酷的,现实是无情的,再美的景色也只是将战争的血腥凸显的跟清晰而已。

  兰子义作战时间虽短,但他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极力克制自己不再张望逝去的夕阳,以免自己被那种不切实际的景色毒害,沉沦到温柔乡中无法自拔。

  兰子义站在府衙门口,闭上眼微微扬起下巴深吸一口气,炊烟的柴火味充满了他的肺部让他的心静了下来,他任由微风吹拂面孔,这种久违的惬意让他陶醉,但这中惬意也是一种与当下格格不入的毒,打赢吧,等到打赢了贼寇之后一定纵马在原野上好好的享受清风的快感。

  兰子义这么想着,身后却传来了军士的声音:

  “卫侯,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各位大人都等您过去。“

  兰子义被军士的传话拉回了现实,“嗯”了一声后转身随军士向后衙走去。

  没有了清风夕阳的滋润,兰子义又感到了身体各处传来的酸痛。

  今日虽然只是战了一天但兰子义却觉得过了有一年,他与桃逐兔率部冲出西门拼杀一番之后又带人冲出南门支援魏琼楼,

  贼寇围攻项城的三面土山被炸毁之后就将所有人都移动到了南边,不过战了一天贼寇欧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兰子义与城墙守军相互配合,骑兵还为冲入贼寇阵中贼寇士气就已经跌落大半,桃逐兔在西门一夫当关的壮举也传遍了贼寇全军,也吓得贼寇不轻,所以今天最后的战斗打的还算轻松,魏琼楼在城中各地赶来的守军支援下也顺利炸掉了土山。

  城南土山被炸时候贼寇便彻底停止了攻势退军,兰子义他们也退入城中,

  等到将城墙上烧毁的木栅清理干净,掩埋尸体,收回伤员之后也就已经到了黄昏,忙了一天的守军这才想起来今天一天居然只吃了一顿饭,肚子立马叫了起来,于是城中各处都忙着烧火做饭,兰子义也趁着府衙里做饭的当口出来散散心,看看美景放松一下。

  现在饭既然已经做好了,那兰子义也该和自己手下的这些将领们好好聊聊了。

  兰子义与军士刚走到后衙客堂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桃逐虎爽朗的笑声

  “三弟你今天可真是风头出尽啊!”

  然后就听到桃逐兔说道:

  “我看高县令一介文官砍起人来都比我们勇猛,心里实在是不甘啊,要是再不露两手这风头就都被高县令一人拿走了。”

  这话说罢众人都是一阵大笑,然后就听见高延宗说道:

  “三郎难道以为你今天能把我的功劳给抢了?

  笑话,我可比你骁勇多了。“

  高延宗这话说罢又传来桃逐兔的声音:

  “高大人不服明天我们再比比,看看我们到底谁更骁勇善战。”

  兰子义听到屋里的人都兴高采烈,自己也被感染,让带路的军士退下后自己便推开屋门说道:

  “逐兔将军何必等到明天,大丈夫言出必行,要比就在今天比,等那么久做什么。”

  众人见兰子义进屋纷纷抱拳行礼,

  兰子义进屋后将屋门掩上,接着向众人回礼。

  项城里统军的将领都已经在屋里了,加上高延宗一共九人,

  可这么多人围在桌前,桌上的菜肴却不多,只有一条鱼,一只鸡,一只鸭还有一个猪肘,剩下的就是没人每个人面前的干粮馒头,比起在做众人的身份来讲这些菜真是有些寒酸。

  兰子义看了看桌上的鱼肉微微皱眉,问道:

  “将士们今晚吃什么?有肉吗?为什么我们上这么多?”

  大家你望我我望你互相瞅了瞅,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是高延宗哈哈大笑先开口道:

  “卫侯真是爱兵如子,这等寒酸饭菜都要先想着手下将士。”

  兰子义说道:

  “弟兄们每天都要听着我的命令去送死,结果到最后连饭都吃不上,我有什么脸面能吃下眼前的酒肉?

  就算我厚着脸皮吃下了我将来又有什么资格再去指挥将士们出生入死?

  我只想知道将士们今晚有没有就肉吃?“

  这时仇文若答道:

  “回卫侯,城中补给还够吃几天,今天打了胜仗,将士们都有腊肉吃。”

  兰子义听后说道:

  “只有腊肉?那就是没肉了?“

  接着兰子义大声对门外喊道:

  “来人!将这桌上的酒肉送到营中去,端给今天冲锋在前又负了伤的兄弟们,就说这是我兰子义对弟兄们的心意。

  给我们把腊肉咸菜换上来,营中弟兄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门外衙役听到命令后开门进来,为难的看着兰子义,又看了看高延宗。

  高延宗笑了笑,说道:

  “卫侯又吩咐就赶紧照办吧。”

  接着高延宗有对兰子义说道:

  “可惜我今天想和卫侯好好庆功,结果酒肉就这么没了。”

  兰子义对高延宗作揖说道:

  “高大人一番好意我心领了,但军情紧急绝不是我们享乐的时候,等仗打完了我做东,请高大人好好吃一顿,到时候再庆大功。

  自己今天驳了高大人面子,多有得罪,还请高大人见谅。“

  高延宗笑道:

  “哪里话,卫侯一心为军才让延宗佩服呢。”

  两人行礼过后兰子义终于来到给他留着的主座上坐下,等到衙役们把菜上齐,水填满之后兰子义举杯说道:

  “刚才是我坏了大家兴致,现在我给大家赔不是,就让我以水代酒,自罚三杯。”

  兰子义说罢正要喝水一旁桃逐兔把他拉住,桃逐兔说道:

  “少......卫侯喝水也叫罚?一点诚意都没有。

  既然庆功可以等到仗打完,那么罚酒也能等到,卫侯你别急着现在喝水,等到将来有的是时候罚你。“

  此话一出在座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气氛一下子又回到了刚才那种热烈程度上。

  兰子义自己也被桃逐兔抖得大笑,不过他发现魏琼楼一直坐在一旁只是符合,笑声中带着忧郁,可能是今天守城作战不顺利的缘故吧,

  这并不怪魏琼楼,白天的时候是兰子义冲入南边贼阵把贼寇注意力吸引过去的,兰子义并不会拿这件事情来拿魏琼楼治罪,但作为军人打仗不利多少都会丢面子,兰子义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安慰他,所以就先等等再说吧。

  一番嬉笑过后在做众人都毫不客气的拿起桌上的馒头狼吞虎咽起来,战了一天实在是饿的不行了。

  兰子义自己也塞得满嘴都是,他一边吃一边问旁边仇文若道:

  “文若先生刚才说城里的粮草够吃几天,到底是够吃几天?开战前备战时就一直说粮草不足,现在还能坚持多久?”

  仇文若一口咽下嘴里的东西后说道:

  “粮草顶多支持一旬,

  现在我们用的都是高县令积攒下来的粮草,高县令当时只是按照城中百姓和他招募的三万民兵的限额准备了粮草,粮草够吃两个月,

  但后来入城的官军也有三万余人,这中间还有七千匹战马,项城之前根本没有存草料,贼寇围城之前还能出城割草,贼寇围城之后喂马用的都是糠掺杂着粮食,马匹胃口比人打多了,又不能饿着,这种吃法要不了多久就会把项城吃空。“

  兰子义听着放慢了吃饭的动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们要尽快击败贼寇。”

  桃逐兔听着说道:

  “卫侯是有什么好主意么?刚才卫侯进门时就让我不要等明天,今天就和高大人比个高下,难道说卫侯打算今晚出战?”

  兰子义说道:

  “正是,我打算今夜出去劫营。”

  在做众人听到这话都停下了筷子盯着兰子义看了起来,过了好一会桃逐虎才说道:

  “少爷想法是好可贼寇人数有我们几十倍多,哪怕晚上出去劫营我们也最多讨些彩头,根本不可能将贼寇击溃的。“

  兰子义说道:

  “要是想靠杀贼把贼寇全部击溃那我们怎么都打不赢。

  但如果是斩首呢?如果我们趁晚上出去将贼寇天王击杀,那么贼寇就会不战自溃,这可是四两拨千斤的好机会。“

  听到这话高延宗说道:

  “能够斩首当然好,但我们怎么知道贼寇天王在哪呢?城外贼寇连营十几里地这可不好找啊。”

  兰子义说道:

  “这个可就要听逐鹿将军怎么说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将目光投向桃逐鹿,

  桃逐鹿倒是不慌不忙,慢慢悠悠的咽下馒头说道:

  “据我所知贼寇天王每晚都会更换驻地,行止飘忽不定,很难抓住。”

  众人听到这话都略显可惜地叹了口气,

  桃逐鹿见诸位都被他吊住了胃口,话锋一转说道:

  “但是我知道那天王今晚在哪。”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一直以来对我的鼓励,你们的支持是对我最大的鼓励,谢谢你们如有兴趣想与我讨论,请加书友群29982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