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零七章 覆军杀将 下

第二百零七章 覆军杀将 下


  烧营造成的大火搅动着天空,螺旋状的火龙到达上升的极限后开始下降,

  炙热的空气形成了潮水般涌出的热浪奔向项城四面,

  这股滚滚热浪奔涌在冲锋的辑虎营将士身后,催发着将士们心中的野性和斗志,狂风铁蹄势要把贼寇撕成碎片,

  但贼寇并没有被眼前的狂风巨浪吓到,这些人不愧是雷有德精挑细选出来敢死勇士,在铁蹄践踏出的命运即将降临到自己头上时,这些似乎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人弯下腰挺刀跨前,无视马匹的冲击力和头顶辑虎营挥舞过来的马刀,只将自己的身体和手中的铡刀送到马蹄下,手起刀落将马儿两只前腿从膝盖处斩断。

  战马狂奔如流星,冲到贼阵前根本停不下来,这样的冲击力下马腿一旦被砍断,无论是战马还是人都只能摔在地上,滑着出去

  滑着出去并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人被巨大的冲力扔到地上已经被摔得半死,运气不好的就得断胳膊断腿,再向前滑又是是贼寇人群之中,不等站起来就是数不清的刀尖透过铠甲缝隙刺入肉中。

  虽然人马加在一起好几百斤的冲力会将贼寇阵型冲散,但摔倒的人和马对贼寇的杀伤力就要打好几折了,哪怕是齐装列阵的将士冲来也都只能陈排成排的倒下,更何况现的官军是一群乱糟糟飞来的苍蝇。

  冲在第一排的将士们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的措手不及,口中骂着娘摔倒在地,接着叫骂声就在贼寇们挥舞的刀剑中变成了惨叫声,

  前排的贼寇被撞在阵线上的官军骑兵冲出了缺口,后面的贼寇迅速补上,这些手持短兵的贼寇始终保持着一道人墙面对面的冲向疾驰而来的官军骑兵,铡刀所及恰如排山倒海迎上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

  辑虎营将士们冲的太猛太快,后排将士们也没法停下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装上贼寇敢死队,然后跌入贼寇人群之中丢掉性命。

  兰子义立在己方阵后,看着眼前将士们送死心急如焚,不过他也庆幸自己一直保持冷静,刚才没有冲动率部冲击贼寇,否则现在想退都没法退。

  本来是被兰子义派出去从两翼包抄贼寇的桃逐虎和桃逐鹿见到前线惨烈的战事也都放弃了包抄贼寇的计划,而是带领将士们调转马头向排墙而进的贼寇敢死队左右两翼冲了过去,想要从侧面截断贼寇阵型,

  桃逐虎和桃逐鹿不敢再学魏琼楼那样托大,冲锋途中便下令手下将士取出弓箭射击贼阵,

  本来刚才魏琼楼他们稀稀拉拉射击时贼寇一点还击都没有,桃逐虎与桃逐鹿以为贼寇只有这些敢死队,没有其他人,

  可当桃逐虎与桃逐鹿率领手下军士放箭时才发现事情不对,这次贼寇被射击后立马放箭还击,而且贼寇所放的全是短矢力道大的弩箭,这么近的距离好多都击穿将士们身上的铠甲击中了身体,

  桃逐虎见势头不好赶忙命令一起冲锋的将士们放慢速度,另一面桃逐鹿也做出了同样的命令,

  桃家兄弟二人的谨慎救了他们和手下将士们的性命,他们刚刚率领将士们马下来就看到在漆黑一片的贼寇阵后冲出一群长矛手补上了贼寇敢死队看似无人防守的侧翼,这些长矛手的空隙中还夹杂着那些手持铡刀的敢死队,幸好桃逐虎与桃逐鹿及时让将士们减速,要是还以全速冲锋,这时肯定和魏琼楼一样撞到了贼寇长矛阵上被人砍马腿了,

  原来贼寇刚才一直都是在故意漏破绽引诱将士们发动冲击,可贼寇是怎么算到官军会从正面猪突的呢?要是当时官军小心一点贼寇的计划都得泡汤。这样看来那些上前斩马腿的贼寇还真是敢死勇士,雷有德的确是不想与官军再战,卖出这么大的破绽让官军侦查,只可惜魏琼楼求战心切,落入了圈套。

  桃逐虎与桃逐鹿见到长矛手知道不能继续再冲,刚忙下令手下已经减速停下的将士们掉头回撤,在贼寇逼上前来之前脱离了战线。

  这时的贼寇已经像一把拍子一样将跟随魏琼楼一起冲锋的辑虎营将士全部拍倒在地,贼寇的敢死队将那五百多辑虎营将士全部淹没,贼寇阵中只剩下了各自为战成一团又一团的肉搏战,

  落马的辑虎营将士虽然还在英勇的与贼寇血战,但被围的官军无论在人数,阵型甚至是士气上都已经输给了贼寇,零散在贼阵四面八方的将士们陆续被贼寇放倒,铡刀砍在脖子上只会造成身首异处。

  高延宗与魏琼楼冲的最靠前,早在大多数冲锋将士被贼寇砍翻马腿落马之前他们两人就已经跌落贼阵中了。

  高延宗依旧延续了在项城作战时的身手矫健,这时挺着一把关王刀在贼寇人群中活生生杀出了一片天地,刀刃挥舞之处触者即忘,绝无能撑一个回合之人,

  不过魏琼楼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一瘸一拐的用左手拿着刀贴在高延宗背后,只是帮着高延宗呐喊助威,却不见他出去砍人,明显是落马时手脚受了伤,这阵只能硬撑着站起来。

  兰子义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惨烈而短暂的战事,说短暂是因为在贼阵中厮杀如点点星火一般的将士们已经一个又一个的陨落了。

  一旁桃逐兔着急的问兰子义道:

  “少爷,被围的那些弟兄们怎么办?”

  兰子义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到被围在阵中的魏琼楼呐喊道:

  “卫侯快走!不要学我害了手下弟兄们的性命!”

  紧贴着魏琼楼的高延宗闻言一边舞刀一边高声喊道:

  “魏将军这么着急死干嘛?还没有为躺在这里的弟兄们报仇呢,怎么能轻易就死?”

  说罢高延宗胆色愈壮,手中的关王刀舞得更盛。

  但兰子义知道高延宗这已经是最后一口气了,今天白天高延宗损耗真元甚大,肩膀上还中了一箭,晚上又没怎么休息,哪能坚持许久?

  看着旁边桃逐兔和将士们殷切的眼神,兰子义脑海里飞快的思考该怎么办,

  前面冲锋的将士们已经被贼寇淹没,分散的比冲锋时还要散乱,这时冲入贼阵去救难度跟着就一起涨了起来,

  但贼寇这时把官军包围了起来,他们的敢死队也就不再排列成密集的人墙专注砍马腿,等于说贼寇正面抵御骑兵的防线已经没有这正好是骑兵冲锋的好机会。

  虽然贼寇人数远远多于兰子义带出城的辑虎营将士,但现在贼寇阵后的黑暗中已经不再浮现后续的援军,雷有德留在这里等候的人估计只有这么多,剩下的都是隐藏在黑暗中的弓箭手,

  这就让兰子义心里有底,可以发动进攻,万一兰子义算错,贼寇后面的黑暗中还有数不清的援军等着进攻,那也没办法,只能算自己倒霉了。

  于是兰子义拔出佩剑,大声说道:

  “友军有难岂能见死不救?

  贼寇已经把屁股漏给我们了,都跟我冲!救出自家弟兄来!“

  辑虎营将士们早就已经握刀在手,听到兰子义的命令立马扬鞭催马,一起冲向贼寇。

  隐藏在黑暗中的贼寇弓箭手这次没有半点犹豫,

  辑虎营将士们先是挽弓放箭,兰子义他们刚一进入射程中,后面的贼寇就越过前面激战的友军放箭,弩箭直扑兰子义率领冲锋的官军,射倒了好些人,兰子义身边不远处就有一人中箭落马。

  但辑虎营将士们也不是善茬,冲锋途中就用手中角弓还击,等冲到跟前变抽出马刀准备肉搏,身后项城那边被点燃的贼寇营寨已经烧成了巨大的篝火,红光泛着黑烟照耀着将士们的刀刃,下一刻就让眼前的贼寇鲜血飞溅。

  桃逐鹿见兰子义率部冲锋便在调整好己方人马后绕着贼寇外围骑射放箭,寻找机会突击,

  桃逐虎则更加玩命,不顾黑暗中是否还有贼寇埋伏,就绕远路绕开保护贼寇敢死队侧翼的长矛手,向贼寇阵后插去,一阵贴提声后两军都看不到桃逐虎与他手下的将士们在哪了。

  兰子义率领的将士们在贼寇敢死队阵型散乱之后冲入贼阵,终于又显现出了骑兵冲击步兵时恐怖的战力,没有排列成人墙的贼寇哪怕想砍马腿也没有了机会,在兰子义他们急速狂飙,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就将沿途尚在战斗的将士们解救出来,拉上自己马匹,

  接着兰子义他们一路冲散贼寇,来到被围在中央的高延宗与魏琼楼旁边,

  兰子义冲开贼寇包围后便对两人喊道:

  “快上马!”

  然后便指挥将士们勒马调转马头,

  高延宗闻言气喘吁吁扔掉手中大刀,找了一个比较瘦弱的辑虎营将士那边,翻身上了将士的马匹,

  魏琼楼腿被摔断,没那么身手矫健,只好将身上甲胄解开扔掉,加速来到一名辑虎营战士马前准备上马,

  可没想到在这混乱之中竟有一个贼寇盯上了魏琼楼,等魏琼楼弃甲之后尾随魏琼楼而来,在他翻身上马的一瞬间用刀戳入魏琼楼腹中,

  魏琼楼中刀惨叫一声,接应他上马的辑虎营战士赶忙挥刀斩了那个偷袭的贼寇,伸手将魏琼楼拉到马上,喊道:

  “将军!”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平凡才是福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祝大家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