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纷纷扰扰

第二百一十一章 纷纷扰扰


  仇孝直的手顺着地图上的河道东走,最后指在一处说道:

  “南北交汇便在寿春,想攻庐州必攻寿春,寿春不保则庐州藩篱尽失。”

  兰子义看着地图问道:

  “那么寿春的情况如何?有没有守军?”

  这个问题真是问到了众人的难处,大家伙又是一阵大眼瞪小眼,然后仇文若说道:

  “卫侯,我们被围了三天,这三天与外界的联系全是断决的,寿春如何现在还不知道。”

  兰子义又问桃逐鹿道:

  “二哥也没有寿春的消息么?”

  桃逐鹿抱拳答道:

  “回卫侯,我今早也只是率部出去大概察看项城外情况而已,并没有遇到东边郡县来的信使。”

  兰子义听着叹了口气,回头抓起高延宗的手说道:

  “国难思良将,要是我大正各地守、令都想高大人一样文武双全那我也不用担心各地防务了。”

  高延宗微微颔首答道:

  “卫侯过誉了,下官哪有那本事。”

  然后兰子义回到椅子上坐下,其他人也都陆续从地图周围撤回来,

  仇孝直不等坐下便说:

  “卫侯,我们不能再等了,情况如此,再不入援可就是不忠了。”

  桃逐虎说道:

  “可是孝直先生,如果我们不等援军,就现在手下这些人追击贼寇那可不是入援,那是送死。”

  仇孝直听桃逐虎还是打算等待后援,颇为恼怒,说道:

  “入援战死是死,被朝廷降诏诛灭也是死,要死就死的忠烈,畏敌不前死的窝囊。”

  仇孝直言辞甚是激烈,桃逐虎也不吃素,他一个赳赳武夫,听着当场就发火,

  桃逐虎说道:

  “事有所谓有所不为,眼看着去送死还要上,要是当了烈士能把贼寇挡下那我去死也罢,现在我人去死了贼寇还是要进逼京城,我死有什么意义?”

  仇孝直看着桃逐虎,人被气的脑门油光澄亮,本就不多的头发都快从脑袋上竖起来,

  仇孝直说道:

  “逐虎将军拥兵不前难道是想做柳仲礼?现在的朝廷当政的可不是萧衍老匹夫,你敢迟疑不进,一旦惹得朝廷怀疑,我们都得掉脑袋。”

  桃逐虎虎目圆瞪,看着仇孝直还想顶回去,

  这时兰子义悠悠的说道:

  “够了!”

  兰子义话音虽然轻,语素也不快,但中气十足,气象万千,正在争执的两人闻言看了看兰子义,都坐回椅子上,不敢再多说,想不到兰子义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出城带兵带了不多几日居然像模像样的有些虎踞龙盘的样子,真是令人惊讶。

  兰子义揉着眉头看着两人坐下,然后慢慢说道:

  “当今圣上绝非萧衍,我一个白身将军也没资格去当箫铎,大哥就更谈不上什么柳仲礼了,

  在座各位都是忠心耿耿,都是一心为公,没人会坐看京城被围,大哥他只是从军人的角度看战局罢了。“

  然后兰子义放下手,把头扭向桃逐虎说道:

  “大哥,我们确实不能再等了,寿春、庐州没有驻兵,京城已经暴露在贼寇面前,我们出去哪怕不战,只要跟着贼寇也好过留在这里畏敌不前。”

  桃逐虎闻言不敢多说,只是点头说道:

  “全听少爷吩咐!”

  接着兰子义心情沉重的看向天花板,瞅了一眼又把目光投向仇家父子,语气沉重的说道:

  “而且我觉得,朝廷不太可能让北镇兵南下到京城附近。”

  仇孝直与仇文若闻言也叹了口气,摇着头不说话。

  桃逐兔没听明白,问道:

  “少爷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北镇健儿不是已经南下了吗?而且我们的人来是为了灭贼,朝廷凭什么不让北镇兵靠近京城?”

  兰子义长叹道:

  “大河以北……以北援助北军的禁军几乎都南下来剿匪,北边只剩北军,这时候再放人南下,是不是有一点胡马窥江的味道?”

  桃逐兔闻言不服气的说:

  “我等都是大正子民,怎么就成胡马窥江了呢?

  要说没有禁军监视我们,东军这边更没人监视,而且离京城还特别近,这怎么不说?“

  兰子义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桃逐兔忘记了一点,北镇兵的前身是建国时南下投降的塞外胡人鞑子,虽然作战勇猛,但一直以来朝中士大夫都对北军颇有微词,而且现在北镇军声势正盛,按照朝廷以往的传统,强藩必削,要是放任北军南下剿匪,一旦击败贼寇到时候北军可就裹挟北伐南征两胜的声势,功高震主了。

  兰子义想着这些烦心事,说道:

  “东军怎么样那是戚家父子与朝廷的事情,我说不上,

  但北军如何我多少还是了解的。“

  兰子义把话说完,屋里气氛顿时显得沉重,大家都不说话,只是拿起茶杯喝起茶来。

  兰子义缓了缓,然后说道:

  “出城,我们要尾随贼寇而去。

  高大人。“

  高延宗听到兰子义突然发话,连忙问道:

  “卫侯有何吩咐?“

  兰子义起身抱拳说道:

  “我这次向东出城肯定不能指望京城来补给我,

  河**去年向北供给粮草,这段日子又被贼寇烧杀劫掠,已经满目疮痍,不可能向我提供粮草,只有高大人这里可以做我的后方,还劳请高大人相助。“

  高延宗立马起身,扶着兰子义坐下,然后说道:

  “卫侯说得什么话?我高延宗一心为国,你是出去灭贼,我供你粮草天经地义,这还要请我助什么?

  这事情卫侯不必担心,卫侯只管东进讨贼,城里粮草我给你运过去。“

  仇文若也说道:

  “只要贼寇不再围城,项城的粮草就可以从其他地方运进来,城里积攒的粮草是能够供给前军一部分。“

  兰子义与高延宗都听着点头,在座其他人也都知道该要出发,各个都准备起身出去收拾行礼,这时门外却有衙役突然进来说道:

  “各位大人,李广忠将军回来。“

  兰子义已经起身,闻言说道:

  “回来的正是时候,我们这就可以出发了。“

  衙役说道:

  “可是李将军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派人来说戚荣勋戚侯爷带兵与他一起来了。“

  兰子义听到这话手中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屋里众人也都大眼瞪小眼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无所适从,只有高延宗高兴地说道:

  “援军已经来了?这不正好吗?卫侯正可以与戚侯合兵一处,共力灭贼。“

  看到兰子义和他的幕僚们脸色都很奇怪,高延宗也意识到两军可能有龌龊,于是说:

  “我去为大家备马。“

  然后就要出屋。

  兰子义叫住高延宗问道:

  “高大人不用着急,戚侯亲来,我们一起去迎接戚侯。“

  然后兰子义又问衙役道:

  “戚侯带来多少人马?“

  衙役说道:

  “李将军派人来说约有两万人。“

  兰子义听着点点头,对衙役说道:

  “你出去为我们备马吧,顺便通知后厨做好准备,搞不好得吃了饭再走。”

  衙役领命而去,兰子义则招呼众人一并外出。

  走在出衙门的路上,桃逐虎非常有默契的与高延宗一路攀谈,走在前面开路

  仇孝直与仇文若两人则趁机凑到兰子义跟前,

  仇孝直低声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戚荣勋远道来此,带兵又多,要是和他合军一处恐怕会受制于人。”

  兰子义问道:

  “那文若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先走一步,不管后面戚荣勋了?”

  桃逐鹿这时在一旁说道:

  “不可,

  高延宗这样子是真的一心为公,并非是谁的人,无论谁来,只要是为了灭贼他高延宗都会尽力相助,

  我们先走一步就等于将项城留给戚荣勋,他的两万人过来我们哪里还有粮食吃?到时候不还是会受制于人?“

  兰子义听闻此言看了看高延宗,没有反驳,

  这时仇孝直说道:

  “我并非要让卫侯躲开戚荣勋,戚荣勋带队已经到勒城外,现在想躲都躲不开。

  但戚荣勋带兵,带的也不是他的人,说到底他手下除了神机营听他的,剩下的全是禁军,而他戚荣勋治军软弱,这些收拢的禁军老爷听不听他的还得另说。“

  兰子义听仇孝直这话里还有意思,于是问道:

  “那孝直先生是什么打算?”

  仇孝直看了一眼周围人,看到没人注意这边后撮手成刀,一边斩下手刀一边斩钉截铁地说:

  “我劝卫侯快刀斩乱麻,学解宣明军中夺权,待会接回戚荣勋后,趁他吃饭的当口派人到他营中将那些禁军拉拢过来,

  神机营与戚荣勋关系密切我们不管也罢,但只要禁军过来了,我们就能掌握全军。“

  兰子义旁边桃逐兔听到这话,嘴里小声说道:

  “鸿门宴。”

  兰子义没有说话,不过仇文若对自己父亲的计策却非常不满,

  仇文若凑近兰子义,压低声音,语气激烈的说道:

  “父亲用计太险!

  戚荣勋虽然治军松散,但卫侯在禁军中时日也短,恩信不行,那些禁军不停戚荣勋的又凭什么会听卫侯的?

  而且在一顿饭的时间里想要将一万多人拉拢过来光想想都不容易,怎么去操作?难道二郎在那些禁军中也布有眼线吗?就算是有又怎么可能在一顿饭时间里联系上还要拉动兵变?

  戚荣勋虽然与卫侯有利益之争,背后还有东、北两大藩镇的明争暗斗,但从之前当阳血战和裕州之战来看,戚荣勋只是一员武将,并非是有心搞阴谋的人,卫侯哪怕不争我想戚荣勋也不会掣肘卫侯的行动的。“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平凡才是福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欢迎大家加入读者交流群,我们一起讨论一起交流

  qq群号:29982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