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螳螂捕蝉

第一百一十五章 螳螂捕蝉


  辑虎营的游骑在城中寻找了许久才找到了几个躲藏起来的百姓,

  这些百姓已经被连日的暴乱和屠杀吓得精神失常,连正常的语言都无法组织起来,兰子义费了好大功夫才从听明白这些百姓再说什么,

  百姓们终于见到不是来杀自己的官军后,嘴里一遍又一遍的在向外人诉说着这几天汝阴城中地狱般的场景,

  先是流民作乱,经过一阵短暂的冲突后城内城外的流民汇合在了一起,夺去了汝阴的控制权,接着就是暗无天日的劫掠,暴乱,抢劫,强奸,流民将这些天来的恶气全部发泄到了汝阴居民的身上,除了那些在暴乱之前就逃走的幸运儿,城里的每一户人家都遭到了不止一次的扫荡,

  但这只是噩梦的开始,因为贼寇马上就赶来了,

  在贼寇短暂的进攻之后,守城的流民很快投降,贼寇入城后先是清剿那些不被信任的流民,然后重新抓壮丁补充军队,四处搜刮粮食,这中间又夹杂着数不清的抢劫和搜刮,等到贼寇劫掠过后,百姓们连身上的衣服都没剩下几件。

  当然除了听这些有命残存下来百姓诉苦外,兰子义还从他们这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情报,其中最关键的一条情报就是贼寇组建了船队。

  汝阴本来就是由陆路入水路的交通枢纽,城内码头商船无数,贼寇入城之前是有一些商船已经逃走,但由于突如其来的流民暴乱,大部分停靠在码头的船只都在混乱中来不及走开,等到贼寇入城之后这些船全都被贼寇占据,

  然后贼寇强迫城内百姓用贼寇带来的木材没日没夜的制造船舰,部分老弱妇孺全部都泡在水中造船,造船的同时有没有东西吃,有没有水喝,有人逃亡当场就会被杀死,

  贼寇在兰子义他们入城前一天乘船顺流而下,而汝阴城的人经历了连日的混战和没日没夜不停歇的劳作最后都变成了河上漂浮的死尸。

  等到百姓们说完戚荣勋率领的大队人马也都已经陆续入城,

  兰子义命人将百姓们带下去休息,然后立即去会见戚荣勋,两人交换过了情报之后下令将士们在城内扎营,

  将士们扎营后还以为强贼在前,大军只会在汝阴城里稍作休息,没想到这一驻扎就是三天。

  兰子义已经忘了梦的开头是什么样子,他甚至连梦的过程都已经记不起来,但他清楚地记得在最后自己是从悬崖上跳下才结束了这场噩梦,为此他冒出了一身热汗,躺在床上气喘吁吁。

  “夜长梦多,果不其然。”兰子义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这样想着。

  其实夜并不长,这三天来兰子义一直忙于各种事情,向外派遣斥候,布置岗哨,做好防御防止贼寇再杀回来,设法与其他各路援军取得联系,还需要搜集粮草。

  种种烦心的事情让兰子义每天都得到深夜才能入睡,疲惫不堪的入睡又让噩梦充斥在整个睡梦中,睡觉本身也因此成了噩梦的一部分,

  兰子义长吸一口气,慢慢从床上做起来,

  天还没有亮,可兰子义已经不想再睡了,

  屋里里并没有掌灯,好在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进来还不至于让兰子义什么也看不见。

  兰子义住在某个不知名的人家里,

  兰子义当然想将大帐安排在汝阴府衙里,但贼寇早已经把府衙烧了,也不只是流民烧的还是贼寇烧得,反正这些反贼在一开始就点了一把火把衙门烧掉了。

  这间屋子有幸没有被烧,但屋里的家具都被一扫而空,门板和大块木料也被拆走,想必是被贼寇拿来造船了吧。

  现在的屋子,门只挂了一个门帘,窗户则是找了几张纸糊上,勉强可以堵住疯。

  夜深人静,兰子义只能听到外面偶尔狼嚎,

  除过尖锐的,可以撕破人耳朵的狼嚎,兰子义听得最清楚的是屋外院子里将士们的鼾声。

  兰子义住的地方当然是有巡夜的守卫的,但也没有必要让所有人都不睡觉,

  这鼾声当中就有桃逐兔的,这些天来他累坏了。

  兰子义借着月光点亮了桌上的烛台,

  烛台周围散落着各种新的旧的文书,其中一份是高延宗发来的,他在信中说道西去逃难的流民越来越多,项城的粮草却越来越少,能够送给兰子义他们的粮草只能减少,而项城中必须募集更多的民兵维持治安,如果项城在发生民变,兰子义他们就没有后方了。

  兰子义在睡前回函高延宗,让他不要再向汝阴运送粮草,先供应难民才是要紧事,至于项城的守军,兰子义很后悔当时让高延宗撤防,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高延宗尽快将民兵团练召集起来兰子义没有任何意见。

  没有项城的粮草供应的确会让兰子义这里三万人本意捉襟见肘的补给雪上加霜,但兰子义已经联系上了凤阳道北部的诸多州县,贼寇东进是沿着河道,在凤阳道南部流窜,北部的州县没有受到妖贼的劫掠,这些州县都同意会向汝阴运送粮草,这个时候支持官军就是保护自己,州县的各位大人都不敢再把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藏起来。

  兰子义想着这些正在出神,门外却传来了一阵急促但轻盈的脚步声,

  守门的卫兵刚放声想要盘问,却突然压低了声音问好。

  兰子义知道是桃逐鹿回来了。

  驻扎的这三天兰子义一直让桃逐鹿率领斥候接近贼寇,

  雷有德当众杀了那个地将之后,兰子义从贼寇那里获得高级别情报的途径就被断掉了,而贼寇走的又非常匆忙,兰子义暂时失去了与之前桃逐鹿在贼寇当中初步建立的情报网之间的联系。

  必须尽快得到贼寇内部的情报,也快越好,

  贼寇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兰子义所率领的官军,甚至可以说是远远超过,如果再没有贼寇的情报,那兰子义就和瞎了眼跟人打架没区别了。

  桃逐鹿特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是一种如猫一样隐蔽行踪却毫不做作的敏捷动作,只是在兰子义跟前才会放下戒备与伪装,让人听到。

  桃逐鹿来到屋门口,在门帘外礼仪性的敲了几下墙,然后推帘入内,问道:

  “少爷还没睡吗?”

  兰子义已经起身给桃逐鹿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然后又给桃逐鹿倒了杯水,

  等到两人都坐下后,兰子义开口说道:

  “当然睡了,我只是睡醒了而已。”

  桃逐鹿闻言接着火光看了看兰子义发黑的眼袋,心疼的说:

  “少爷你这样身体怎么吃得消?”

  兰子义说道:

  “要是身子垮了能把贼寇灭掉,垮了也值。”

  桃逐鹿说道:

  “少爷不要胡说,这样咒自己要是成真了怎么办?”

  兰子义闻言笑了笑,说道:

  “唉,二哥你真是不会开玩笑。”

  然后兰子义话锋一转,问道:

  “今夜谁在值班守城?”

  桃逐鹿答道:

  “是李广忠,还有戚荣勋那边跳出来的一个人,

  自从少爷给他许下辑虎营营将的位置之后,李广忠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精神特别足。“

  兰子义说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个可以理解。“

  说完这句兰子义表情凝重的看着桃逐鹿,然后又瞄了瞄窗外,

  桃逐鹿静静地聆听了一会,然后说道:

  “少爷放心,屋外没人。”

  兰子义这才放心的点点头,问道:

  “二哥你和贼寇哪里的眼线联系上了吗?”

  桃逐鹿说道:

  “联系上了,今晚刚刚接通了和贼寇那边的联系,所以我连夜赶来向少爷通报。”

  兰子义一听眼中放光,问道:

  “我们布下的情报网有没有被撕毁?”

  桃逐鹿说道:

  “在雷有德营中的细作损失惨重,地将一死,很多人都被牵连了出来,

  不过在其他营中的还好,尤其是在贼寇百姓当中布置的人几乎都保留了下来。“

  兰子义听完桃逐鹿所说,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向桃逐鹿,问道:

  “那贼寇那边有什么消息?”

  桃逐鹿听兰子义发问,也把身子倾向兰子义,最后几乎是咬着兰子义耳朵小声说道:

  “寿春、钟离都已经失守了。”

  兰子义听到这消息眯起了眼睛,他并没有被这个坏消息惊得叫出声来,虽然这个消息很糟糕,但其实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在坏消息到来之前兰子义还提心吊胆,现在终于听到了,反倒是没那么紧张了,这或许就是破罐子破摔吧。

  想了想后,兰子义问道:

  “怎么失守的?和汝阴城一样吗?”

  桃逐鹿答道:

  “是的,和汝阴类似,都是因为流民搞乱了两座城,贼寇过去就毫无阻力。

  不过与汝阴不同的是贼寇更有实力了。“

  兰子义闻言说道:

  “你是说贼寇人数增多了?”

  桃逐鹿答道:

  “不只是人数,贼寇还有大大小小数不清的船只沿河攻城,据说已经达到了遮蔽河道的地步。”

  兰子义问道:

  “二哥你亲眼看到了吗?”

  桃逐鹿答道:

  “我都是趁天黑进入贼营的,河上具体的样子看不清楚,但从河上密集的灯火判断,遮蔽河道好不夸张。

  贼寇数十万人,还有裹挟的百姓,全都在船上。“

  兰子义听完深吸一口气,默不作声,

  这时桃逐鹿说道:

  “也不全是坏消息,还是有好消息的。”

  兰子义一听连忙追问:

  “还有好消息?什么好消息?”

  桃逐鹿下意识的瞥了一眼窗外,然后说道:

  “贼寇天王要和雷有德火拼。”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平凡才是福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最近形式困难,但正是因为有诸位热心读者的鼎力支持,我才能坚持不断的创作,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