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螳螂捕蝉 5

第一百二十一章 螳螂捕蝉 5


  桃逐兔听到话语声,回头说道:

  “大哥!”

  原来是桃逐虎骑马过来,

  桃逐虎先在马上对兰子义抱拳行礼,然后催马来到两人跟前,对着桃逐兔脑袋就是一敲,嘴里还说到:

  “你是越来越放肆了,对少爷也敢这么无礼!”

  桃逐虎下手不轻,桃逐兔头上的头盔被敲的叮咚一声,头盔下还传来另外一声闷响,

  虽然兰子义知道桃逐虎不是真动手,但他还是赶忙抬手制止桃逐虎,

  兰子义说道:

  “大哥不要这样,三哥的疑惑也是将士们的疑惑,三哥只是替弟兄们把话问了出来。“

  因为兰子义出面解围,桃逐虎没有继续收拾桃逐兔,

  桃逐兔也识相的退到一边,不敢再吱声。

  兰子义又问桃逐虎道:

  “人都齐了吗?”

  桃逐虎答道:

  “骑兵将士们都召集了起来,按照少爷你的要求全部编入了辑虎营,现在都已经准备完毕,就在前面不远处等候,李广忠已经在那了,少爷什么时候想出发,我们随时都可以动身。“

  兰子义听着点了点头,对桃逐虎说道:

  “大哥你先去军前带队吧,我等一等后面戚候和仇家两位先生,跟他们碰过头之后我就过去。“

  桃逐虎听到命令再次抱拳,扬鞭抽马便向前赶去,临走之前桃逐虎不忘回头叮嘱桃逐兔道:

  “给我护卫好少爷,再敢没大没小我打断你的腿!”

  说着桃逐虎便与桃逐鹿策马而去,

  等到两骑绝尘去后,桃逐兔凑到兰子义跟前问道:

  “少爷,我是不是真的失礼了?”

  兰子义笑着答道:

  “三哥你说的尽是玩笑话,自己兄弟哪里有什么失礼的?”

  桃逐兔听到兰子义这话欣慰的露出了一个憨厚的微笑,接着桃逐兔又问道:

  “少爷你要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可为什么在京城里时我要是少叫少爷你一声卫侯你都要大发雷霆,出外打了几场仗之后少爷却又回到了在落雁关时的那种朴实上去了呢?“

  兰子义没有回答桃逐兔的这个问题,

  他看着眼前不断出城的将士,心中疑惑这些将士们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是说他们只是人云亦云,

  若说是人云亦云,兰子义在京城里醉生梦死的那几天又何尝不是人云亦云?这么想来桃逐兔的问题还真是尖锐,难怪刺的自己心痛不已,不想面对。

  见兰子义没有回答,桃逐兔也意识到自己问错了话,不再追问,抬头观察周围的情况去了。

  倒是兰子义按捺不住心中的疑虑,问起路上行军的将士道:

  “这位弟兄,寿春贼寇众多,此去凶多吉少,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去回不来怎么办?“

  被问话的那个军士开口答道:

  “只凭着侯爷你叫我们兄弟,我就是死也值了。”

  这名军士身后的一名军士答道:

  “这些日子与妖贼作战,死了那么多弟兄,我已经赚到了,侯爷不用为我操心。”

  又有军士答道:

  “侯爷神机妙算,带兵打仗又身先士卒,俺信你,前面就是绝境侯爷也会带我们杀出条血路的。”

  几个军士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答着话向前走去,眨眼之间已经走到前头,不见踪影。

  兰子义目送着将士们远去,缓缓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将士们很是信任兰子义,可兰子义真的值得他们信任吗?

  起初兰子义是相信自己的,相信自己有本事为国平叛,建功立业,但是现在,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兰子义对自己已经有些不信任了。

  城门里传来的马蹄声让刚刚陷入沉思的兰子义回过神来,

  来的正是戚荣勋,跟在他马后的四骑分别是桃逐鹿、仇家父子和神机营营将,那个营将兰子义之前见过,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几人来到兰子义马前停下,兰子义与戚荣勋相互行礼,然后戚荣勋说道:

  “我以为卫侯已经率队先走,没想到还在这里等我。”

  兰子义笑道:

  “行军之前总得与戚候商量几句,要不然这么长的队伍遇袭怎么办。”

  戚荣勋说道:

  “贼寇忙于内讧,短时间内肯定没有精力来对付我们。”

  兰子义听到戚荣勋的答话,看着戚荣勋信心十足的脸,心里有些空虚。

  这时仇文若说道:

  “贼寇主力是在内讧,但如果贼寇行军时在沿途留下斥候,亦或是内讧时有人不满,结队离开,还有没有加入贼寇的流民游军,都会对我军造成威胁,戚候还是小心为妙。”

  戚荣勋听到仇文若说话,脸上表情转为不屑,头都没回的说道:

  “文若先生管理钱粮,处理文书乃是一把好手,做军中主簙当之无愧,

  至于行军打仗的事情这是我们这些武夫的事情,你个书生就不要多嘴了。“

  仇文若听到戚荣勋这话稍稍把马向后靠了靠,不再多说。

  兰子义听戚荣勋这话心中又喜又怒,仔细想来喜要大于怒,

  怒当然是因为戚荣勋蛮横无理,不给面子,羞辱仇文若也不管兰子义在旁边

  喜则是因为戚荣勋这么一骂彻底暴露他的见识短浅和毫无城府的性格,

  戚荣勋把仇家父子两人都看扁了可是一件好事,说到底戚荣勋都是章鸣岳的人,要是把仇家父子为人谋主的事情传出去,那就要花功夫放着不要有人暗箭中伤仇家父子了,虽然仇家父子的作用估计早就有人传了出去。

  那个神机营营将听着戚荣勋说话不对,赶忙插话道:

  “其实文若先生说的很有道理,我和戚候会在路上小心的。”

  戚荣勋正想开口反驳那营将,仇孝直却说道:

  “卫侯,戚候已经派人通知海陵东军西进,支援作战了。”

  兰子义听到这话心里磕腾了一下,没有说话。

  听到仇孝直提醒,戚荣勋也回头对兰子义说道:

  “正是,卫侯这下可以放心,我们的胜算又大了一分。”

  神机营营将闻言皱着眉头说道:

  “调兵遣将是兵部的事情,少将军为何要私自调兵?这可是朝廷大忌。

  我还是觉得应当召回信使,上书朝廷,等候朝廷发落。“

  兰子义闻言低头说道:

  “其实戚候可以不用......”

  话还没说完仇孝直就抢先说道:

  “兵贵神速,等到朝廷下旨前线血战都已经打完了,现在我们能团结一份力量就多一分胜算,将军就不要在计较这些细节了。”

  戚荣勋点点头说道:

  “正是,

  我意已决,无需多言,这种事情打完仗我自然会向朝廷解释,只要能将贼寇剿灭,我不怕受罚。“

  兰子义听到戚荣勋这豪情万丈的话语,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竟是自己在京城那次驱马闯御桥的事情,只是当时自己是被害的猎物,而现在自己是害人的豺狼。

  兰子义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抬头问道:

  “我们要走几天才能到寿春?”

  仇孝直答道:

  “长则三日,短则两天。”

  兰子义皱着眉头说道:

  “还是太慢。”

  仇孝直答道:

  “强行军一日一夜可以到寿春城下,但那样一来将士们就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我才卫侯昨夜没有率领骑兵先行也是担心急行军赶过去将士们体力不支吧。“

  兰子义没有回答,也没有点头,但他还是很佩服仇孝直精准的判断。

  倒是戚荣勋说道:

  “卞庄刺虎,待其两伤,此所谓坐山观虎斗也。

  如果卫侯你们的情报不错,那么贼寇这次内讧规模一定非常巨大,我们慢点走也可以等着贼寇拼个两败俱伤嘛。“

  兰子义心说你这么想完全是因为你不了解雷有德,内讧的结果只会让雷有德做大,让剩下的贼寇更加难缠,不会有什么两败俱伤,难道裕州时让你戚荣勋吃亏的不是雷有德吗?

  不过现在也不是为了这些琐碎事拌嘴的时候,兰子义又问道:

  “德王到底到没到庐州?能不能联系上京军主力?

  三军在哪里会师?“

  桃逐鹿闻言答道:

  “我已经派人绕过贼寇南下庐州,相信不日便有消息。”

  戚荣勋也说道:

  “我已经下令让西进的援军与我们在寿春汇合了,贼寇在寿春内讧,当然应当推进到他们城下去了。”

  说完这话戚荣勋便催马向队伍前面走去,他向兰子义说道:

  “时候不早了,卫侯也赶紧动身指挥前面的辑虎营将士吧,骑兵斥候撒出去,主力大军才能安全啊。

  我先随大军行军去了。“

  说着戚荣勋催马进发,神机营营将紧随其后。

  兰子义听到戚荣勋这句心里有安稳了下来,这戚荣勋虽然轻敌,但他统兵的手腕还是值得信任的,广布斥候,侦查军情都不荒废,那遇到敌袭也肯定不会措手不及。

  等戚荣勋前脚刚一走,仇孝直就凑到兰子义跟前说道:

  “卫侯切不可有妇人之仁,章鸣岳可不会有卫侯你这好心肠。”

  兰子义知道仇孝直是在说刚才自己差点组织戚荣勋调兵的事情,他并没有直接回答仇孝直,只是问桃逐鹿道:

  “神机营营将与戚荣勋什么关系?为何要称戚荣勋为少将军?”

  桃逐鹿答道:

  “东军火器使用频繁,那营将是从东军提拔上来统领神机营的。”

  兰子义听后没有说话,他看着行军的队伍,过了会后说道:

  “大家快些出发吧,我们可没有多少时间了。”

  说着带头催马,向军前奔去。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平凡才是福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近日为本书贡献粉丝值的热心读者越来越多,我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与鼓励,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认可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