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入寿春 上

第一百二十五章 入寿春 上


  兰子义挥鞭前指,手下将士立刻散开队形补到前面斥候身后,

  大批人马勒马立住,连成一线,角弓在手,弓弦画圆,

  接着大家极具默契的一起放箭,短时间内一阵箭雨便扑向了前面的黑暗中,

  随着箭羽破空的呼啸声停止,黑暗中传来好些闷哼的声音,还有如沙袋落地的声音,

  桃逐兔一边熟练的从箭囊中抽出箭矢,一边对兰子义说道:

  “贼寇落马了。”

  兰子义点点头,说道:

  “将士们不用号令就能齐射一轮,真是默契啊。”

  桃逐鹿这时已经拉开弓,正要放第二轮,闻言附和道:

  “跟贼寇打了这么久,弟兄们怎么也该适应了。”

  这时骑兵将士们都已经挽好弓箭,准备第二轮齐射,刚才的斥候突然说道:

  “快看!贼寇要走了。”

  兰子义的眼睛这时也适应了眼前的黑暗,远远看去那些模糊的身影的确在驱赶着向相反的方向奔去,

  桃逐兔见状问道:

  “少爷,怎么办?”

  兰子义把剑说道:

  “不能让他们走了,我要抓活的问话。“

  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兰子义催马前出阵前好远,大声对贼寇吼道:

  “妖贼!我便是兰子义本人,不来杀我还往哪里走?“

  兰子义身后众将士大吃一惊,前出这么远可是贼寇的活靶子。

  兰子义自己也知道这样做是将自己至于险境,但兰子义不想把眼前这些贼寇放走,

  按照刚才营中飞骑来报,兰子义本来以为贼寇各个城门逃走的应当是城内战败的天王残部,但如果真是那样,贼寇在见到兰子义他们之后怎么也都该溃不成军了,可兰子义眼前的这一伙斥候居然在几千人的齐射下还能保持士气不崩溃,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值得怀疑了。

  这伙贼寇斥候举止反常,而且士气旺盛,他们在贼寇军中的身份一定不低,如果能抓住活口,那么盘问出来的消息一定不少。

  兰子义前出阵外,打得就是以身饲虎的注意,哪怕贼寇不过来去他姓名,能够拖住贼寇一阵,让从两翼包围过去的桃逐虎与李广忠走的更远一些也是好事。

  但是令兰子义惊讶的是,前面的那图案黑影听到兰子义自己报名,不仅没有反身来杀他这个白袍鬼,反倒是快马加鞭,溜得更快了,

  兰子义见状大惊,叫骂一声就催马冲了上去,

  身后桃逐兔桃逐鹿在刚才兰子义放声的时候就反应了过来,赶紧催马上去想要保护兰子义,可是架不住兰子义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前出阵外这么远,

  好在兰子义发力之后,在他身后的辑虎营主力也都催马跟上,刚才悄悄地从两翼包围上去的桃逐虎与李广忠见到包围不成,也带领手下将士发力追赶贼寇,三面围杀之下,那几十个贼寇像是被老虎追赶的兔子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葬身户口。

  这种情况下贼寇不可能对兰子义早晨威胁的,

  兰子义也是这么想的。

  但当人们认为一件事情理所当然的时候一般也就是出问题的时候,这一点在兰子义身上体现的犹为突出,他从出京以来每一次吃暗亏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兰子义宝剑在手,正加速骑在马上追赶贼寇,突然间他觉得自己胸口一悸,好像有一个巨人一把把他的心脏捏住,与此同时身后传来桃逐鹿与桃逐兔一起出口的提醒

  “少爷小心!“

  声音上一刻出口,下一刻映入兰子义眼帘的就是贼寇队伍中好些骑手回身,他们的手中已经拉满了角弓,兰子义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离他最近的那个贼寇骑手眼中的杀气和他指尖拨动的箭头,银光粼粼的箭头好像已经没入了兰子义的身体一样。

  此时的兰子义都来不及吃惊,他连俯身卧倒的时间都没有,便迎面撞上了贼寇箭矢,

  贼寇箭矢来的又冷又快,不过万幸的是贼寇的骑射本事还是保持了一直的低水平,这些扑向兰子义的箭矢当中有一半都与兰子义擦肩而过,剩下的箭矢中大部分都被兰子义的一身亮银明光铠给弹飞,只有两支对兰子义造成了威胁,一只命中了兰子义的头盔,击打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一支本来扑向了兰子义咽喉偏右的地方,却被脖颈处的甲片阻挡,给兰子义脖子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后飞到一旁。

  箭矢命中兰子义之前桃逐鹿与桃逐兔就已经放箭,那两个准头最好的贼寇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射死,然后后面跟进的辑虎营众将士赶忙将兰子义围了起来。

  桃逐兔催马来到兰子义身边,伸长脖子检查兰子义脖子上的伤口,问道:

  “少爷,你还好吗?“

  兰子义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全身毛孔集体打开,冷汗立即浸透了衣服,

  兰子义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从右侧传来,

  兰子义看着手上殷红的鲜血,脸上本来追杀贼寇的红光刹那褪尽,变成了渗人的惨白。

  桃逐鹿在兰子义马旁,语气几乎严厉的说道:

  “卫侯!你不要命了?你死了手下弟兄们怎么办?“

  兰子义这时总算把冷汗发了出来,右手抖个不停,不过精神已经恢复过来,

  兰子义笑道:

  “几乎命丧于此!“

  刚才贼寇的还击差点要了兰子义的命,三面围攻的将士见状都卖命的放箭还击,这么眨眼的功夫,贼寇已经被射翻大半。

  兰子义见状立刻高声吼道:

  “留活口!我要抓活的问话!”

  辑虎营将士们这才收起弓矢,只是催马驱赶贼寇,除了定点射杀那些想要回身放箭的贼寇外,将士们再不放箭。

  剩下的贼寇很快就发现了官军的意图,这些人只是死命地抽打马屁股,拼命逃跑,

  两股人就这样你追我赶,在苍茫的大地上竞相驱驰。

  将士们虽然努力缩短与贼寇的距离,但两边马匹相差无几,怎么追也还是追不上。

  就这样,这伙贼寇一路将兰子义他们带到寿春城下,一伙人狂奔不止,冲入城中,

  兰子义则在寿春城门口下大声喝道:

  “停下!”

  众将士在看到城墙时就已经有放缓速度的趋势,听到兰子义命令,众将士赶忙停了下来。

  兰子义抬头望着寿春城高大的城墙,

  门洞里的大门已经被贼寇烧成了焦黑,城门楼虽然还算完好,但看着死气沉沉,

  城墙之后就是城内,城内却只有烟尘升起,远处好像还有破败的快要没落的火光,但那已经不再重要,

  透过城门可以看到瓮城中烟雾缭绕,再往里就什么也都看不到了。

  桃逐虎与李广忠带队与兰子义合兵一处,桃逐虎骑马靠到兰子义身边,严厉的说道:

  “卫侯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你身为一军统帅怎能如此?”

  李广忠上前看了看兰子义脖子上的伤口,没有多说什么,他问道:

  “卫侯,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进城?”

  一旁桃逐鹿说道:

  “局势不明,小心有诈。”

  桃逐兔也说道:

  “刚才追的那几十个贼寇跑路跑的非常诡异,说不定是在勾引我们上钩。”

  兰子义默默地听着几人说话,他的目光一直都投在瓮城的烟雾中,想要在厚厚的烟雾上撕开一条通道,进入城里头去。

  等几人说完,沉默了一会后,兰子义问道:

  “刚才那个回来报信的军士在哪?“

  众人闻言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没人答得上来,桃逐鹿则小声提醒兰子义道:

  “少爷你忘了,你让他去找戚荣勋后留在营中休息,不用跟来。“

  兰子义想起确实有这么回事,

  然后又问:

  “那么之前出来侦查的军士可有跟来的?“

  这回军士们终于可以回答兰子义,有几个将士催着马匹从人群中挤到兰子义跟前,说道:

  “卫侯有何吩咐?“

  兰子义问道:

  “你们看到有船离开?“

  军士们抱拳答道:

  “千真万确,从这里向北走到河边就能看到河面的情况,

  当时我们虽然离得远,但是我们还是看到河面上的船只离去。“

  这时桃逐鹿问道:

  “要不要现在派人过去再看看?“

  兰子义抬手止住桃逐鹿,他说道:

  “来不及了,等到来去一趟,城里又得跑掉不少人,

  贼寇打得城都被烧光了,现在却连声狗叫都听不见,可见贼寇已经撤走,我们不能再多等。“

  说罢兰子义用缓慢但坚定的口气说道:

  “城上无人,城内无声,斥候已亲眼见到贼寇乘船撤离,城里一定是做空城!

  雷有德不是诸葛亮,我也不是司马仲达,不会被这么座空城吓到。“

  说着兰子义指着桃逐鹿道:

  “二哥,你带上那几个斥候进城看看,可得看仔细了。”

  桃逐鹿闻言只是抱拳点头,然后带领刚才答话的那几个斥候冲入烟尘之中。

  城外兰子义与众人看着桃逐鹿他们的马蹄没入烟雾,声音渐行渐远,然后也像一刻石子一样沉入了寂静之中,

  大家都屏气凝神,静静地听着城里的动静,兰子义紧张的咽下一口吐沫,

  片刻但又漫长的让人窒息的沉默过后,一阵疾驰的马蹄声从城内穿出,桃逐鹿撕开烟雾冲到城门口停住,大声说道:

  “大家快来!城里没有埋伏!那伙贼寇都快逃走了!”

  兰子义终于松了一口起,举起佩剑喊道:

  “众将士随我来!”

  接着将士们齐声呐喊,跟随兰子义涌入城们。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月夜星雨1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