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转机

第二百三十九章 转机


  得到命令的军士立刻催马奔向不远处的衙门,

  桃逐虎则开口询问兰子义道:

  “少爷打算怎么办?“

  虽然兰子义脑袋里面已经规划了好几套攻击方案,但这些都方案都很模糊,桃逐虎现在突然问起来兰子义一时不好答复,

  按照李广忠所说,现在有一半的辑虎营将士驻扎在街道上,刚才贼寇围攻时,兰子义他们的驻地四面都受到了进攻,这样说来驻扎在街道边上了辑虎营应该也已经遭到了贼寇的攻击,

  兰子义的驻地离西、南两边主干道都不远,这半天工夫没见有败兵溃退过来就说明这一半辑虎营将士并没有被贼寇击溃,

  可没有被贼寇击溃也有很多种情况,现在的辑虎营是在与贼寇混战还是已经将贼寇击溃?如果是混战那么战况如何?

  兰子义脑中飞转,想了半天最后说道:

  “辑虎营肯定在与贼寇交战,但战况不明,

  我们先到街上与援兵汇合,看看情况在决定如何支援。“

  桃逐虎闻言点头,不再说话,

  将士们催着马匹在狭窄的巷子里默默突进,不一会就听到了左前方交战的声音,

  兰子义转头与桃逐虎换了个眼神,两人示意将士们压低声音,不要惊动贼寇

  然后这十几个骑兵将士小心翼翼的绕开可能交战的区域,前出到西边大街上,

  刚上街来兰子义便庆幸自己的幸运,就在兰子义他们左手不远处便有贼寇在和辑虎营军士们混战,还在抢夺马匹,刚才要是稍稍向左边走一点就冲到乱军堆里了,

  如果没有贼寇的话,大街上一定都是一字排开的马匹沿着街道向西走去,

  可是现在,马匹随在,马间却都是混战在一起的两边战士,

  辑虎营将士们披着铠甲拿着马刀,看来刚才兰子义下令拔营这些将士都遵照命令执行,但他们行动还是慢了一步,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和贼寇战成一团互相抢夺马匹

  贼寇们人数并没有辑虎营将士多,还有不少人身上有血迹,看来是刚才被兰子义击溃的贼寇重新加入了围攻之中,看着这些刚刚被击溃就又重新加入战斗的贼寇,兰子义在佩服贼寇士气恢复神速的同时还在考虑雷有德兵变对贼寇军中早晨的影响,

  这些贼寇对击杀披甲的辑虎营并没有太大兴趣,那可是那可是难啃的骨头,贼寇们的注意力都在马匹上,

  在兰子义眼前就能看到一名贼寇趁旁边两军混战,没人管他的时候想去解开马匹缰绳,但解到一半就被一名辑虎营将士盯上,那将士高声呐喊着举刀就看了过来,

  贼寇反应还算及时收手躲开了贼寇刀刃,军士的刀砍在贼寇胸前甲兜上留下了一道痕迹,却没有伤到贼寇分毫,

  贼寇趁机挺刀便刺,这一刀力道够足,捅的也正,直奔将士胸下心口而去,

  可因为这一刀太正,刀刃猛力刺刀甲片上后便卷了刃,刀身也被弹开到一边去,贼寇自己更是冲击了军士怀中,

  军士被一刀照面捅来,本来以为此命休矣,结果最后却和贼寇抱在一起,想要挥刀有找不到挥刀的空间,只好端起刀把照着贼寇头盔一顿猛敲,

  不仅是这一对互相厮杀的兵士将战斗变成了互殴,满大街交战的军士多数都成了这个样子,交战的两军都身着重甲,手中的武器又尽是腰刀马刀,没有相当的技术靠两条臂膀还真就谁也奈何不了谁,就算有技术,能找到贼寇甲胄间的缝隙,这里狭窄的地方也没有空间给高手闪转腾挪。

  兰子义与桃逐虎在辑虎营与贼寇混战没有发现一股新军进入战场之际带领手下将士抢先在街上列队排开,

  在兰子义列队之际,混战中有眼尖的发现了在街上掉头的骑兵,高声喊叫了起来,

  桃逐虎见喊话的是个贼寇,二话不说搭弦就是一箭,飞矢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从混乱的人群中穿过,正中贼寇眼窝,

  那贼寇大叫着倒地打滚,剩下交战的众人也被桃逐虎这一箭吸引过来,一瞬间大街上交战的两边将士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立在当场,好些人刀锋相抵,正在角力要拼个你死我活都停下手来回头张望,

  发现自己被好几千人注视,兰子义直咬嘴唇,兰子义他们这十几骑在一个奇妙的时刻踏入了战场引发了奇妙的反应,事情将来会变成怎样兰子义不知道,但兰子义知道要是处理不好这件事情,全军士气都会受到影响。

  时间不多,兰子义必须立刻做出决定,此时的他恨不得把嘴唇给要穿了,最后兰子义狠下心来高举马鞭,使劲抽打马屁股,顺着街道催马前冲,嘴里则大声喊道

  “辑虎营全营在此,尔等妖贼还敢阻我天威?”

  桃逐虎见兰子义一人冲出刚想开口把人叫住,转念一想明白了兰子义的意图,兰子义是想趁着贼寇不明所以的时候恐吓贼寇,让贼寇以为大军前来,将贼寇吓跑,

  于是桃逐虎两腿猛夹马腹,催马跟上兰子义,然后双腿蹬力,胯离马鞍,手中取出七八只箭矢,搭弦瞄准,对这乱军高声吼道:

  “我乃北阵桃逐虎,项城门外那个十箭定乾坤的桃三郎就是我弟弟,不怕死的就继续站在原地!”

  说罢便将手中箭矢连珠放出,这几只箭矢箭无虚发,一箭杀一人,箭箭封喉,

  追随兰子义而来的那十几个将士见状也飞马跟上,手中也是搭弓放箭,便冲击边射击,就像是在营中靶场里练习一样,

  混战中的辑虎营将士听到兰子义“辑虎营全军在此”后,也不知是真的信了府衙援军已到还是明白了兰子义想要虚张声势的意图,反正是齐声呐喊,狂呼酣战,

  贼寇黑夜中看不清来者多少,只是看到有人骑马冲过,然后飞矢连连,接着身边就有友军倒地,当下大惊,再加上桃逐兔那日在项城西门外名声已经在贼寇当中叫响,桃逐虎现在自报名号,又连珠放箭,贼寇都被吓得心神不守,刚才还在与官军角力的贼寇手腕立马软了下来,

  其实贼寇完全可以通过马蹄声的稀疏和来者的身影判断来人多少,但贼寇是散兵云集,没有统一的指挥,事情来得突然自然就没有了判断力,

  兰子义与桃逐虎带领着手下骑士一路冲锋,冲到哪里哪里的贼寇便被射得士气崩溃,成了一盘散沙,

  到混战队伍的末端倒是有贼寇看出了兰子义来人不多,但为时已晚,他们完全无法组织全军的溃散,只得跟着旁人一起溃逃。

  混战在一起的辑虎营将士成绩挥刀砍杀逃跑的贼寇,不过更多的人还是赶紧去拉自己的马匹,要不是兰子义及时赶到,这些马匹可不知要被贼寇放跑多少。

  兰子义纵马狂奔到辑虎营驻地末端才勒马停了下来,后面随同兰子义一路骑射而来的将士也随之逐渐停下脚步,

  兰子义一路冲来,既没有直冲敌阵,也没有怎么杀伤贼寇,兰子义本人连佩剑都没有拔出来,

  但这次冲击的效果却超乎寻常,这十几骑骑兵冲击所到之处贼寇士气无不崩塌,未有见兰子义疾驰而来还能坚持作战之人,

  兰子义停下脚步,调转马头查看刚刚一路冲杀出来的战果,

  桃逐虎也在兰子义跟前一起掉过头来,对着兰子义大声笑道:

  “少爷好胆色!狭路相逢勇者胜,这次我们只用跑马就把贼寇赶跑了,真是智取啊!”

  兰子义看着四散奔逃的贼寇,心里总算是放松下来,听到桃逐虎夸奖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我还以为大哥要批评我以身犯险呢。”

  桃逐虎闻言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他说道:

  “一码归一码,少爷不管自己姓名,闭着眼睛就冲锋当然要批评,今后再有动作一定要先跟身边守卫说清楚,要是刚才我们后面人没有反应过来,少爷岂不是要被贼寇出阵截杀?太危险了。”

  兰子义听着摇头苦笑,嘴里说道:

  “大哥你还真是得来不饶人啊。”

  刚才与辑虎营一起交战的贼寇伤亡并不算大,主要是因为兰子义的冲击让贼寇以为官军骑兵主力赶来,士气崩溃才逃走的,

  这些逃跑的贼寇当中有不少人都穿过街道向北逃窜,辑虎营将士们只是将眼前的贼寇砍杀了一番就赶紧寻找自己的马匹,也没有时间去管逃走的贼寇,

  但那些向北逃窜的贼寇在穿过街道之后并未向城区深处逃窜太远,很快这些贼寇便停下脚步,转身开始重新列队,

  兰子义与桃逐虎都发现了这一状况,两人顿时没了说笑的心情,都皱着眉头注视着这些贼寇想要一探究竟,不过让他们两人探得敌情的并非是他们的眼睛,而是他们的耳朵,因为杂乱的脚步声已经从街道北边的黑暗之中传来了。

  兰子义再次咬紧了嘴唇,他不愿去看从黑暗中涌出的贼寇甲士,只好回头看看手下辑虎营将士,

  这些将士刚刚摆脱了纠缠不清的贼寇,正忙解开缰绳上马,按照这个速度,贼寇冲过街道过来砍人时将士们都还没有准备完毕,而兰子义这十几骑已经被贼寇看的清楚,兰子义不可能在虚张声势了,

  桃逐虎对着准备中的辑虎营战士怒吼着,让他们加速上马,搭弦准备放箭,

  兰子义心中则在焦虑,到底该怎么办。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月夜星雨1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最近是一个困难的时期,多亏了各位热心读者对我的支持我才能够继续创作,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