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心杀贼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有心杀贼


  兰子义循声望去,见一骑飞奔而来,离得近一些才发现这人就是刚才兰子义派去府衙调兵的那一骑,

  桃逐虎见来的是自己人,高呼友军不要放箭

  那将士手持马刀狂奔而来,刀刃上染有血迹,走到近处映衬着火把的光线可以看到刀刃上崩裂的缺口,除过刀刃那将士马上背着的三个箭囊已经空了一个,可见这军士是经过一番厮杀才跑出来的,

  那军士来到兰子义面前,气喘吁吁,他说道:

  “卫侯,我刚才去府衙那边传令,碰到贼寇围攻,拼了命才杀出条路来,没有联系上里面的弟兄,

  卫侯,那边情况紧急,您快带人过去支援吧!“

  兰子义看着军士一身血污,等他说完后转头对桃逐虎说道:

  “我本来以为府衙将士相对集中,能指望着他们过来支援这头,没想到现在反过来了。”

  桃逐虎听兰子义说得点了点头,然后问军士道:

  “府衙那边情况如何?还能不能守得住?”

  奔来的军士接过友军递上的水囊喝了一口,抹了一把嘴说道:

  “我看府衙里的将士都登墙据守,弓箭中间夹杂这长槊,贼寇攀墙不得,府衙大门也防守的紧紧,一时应该失守不了。“

  桃逐虎又问:

  “那有没有马匹离散到府衙外面?“

  军士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没见贼寇有马,也没见地上有马匹尸体。“

  兰子义听军士说完,摸着下巴总结道:

  “这样说来贼寇只是把辑虎营给堵到了府衙里出不来,要说贼寇能攻进去也不可能。“

  桃逐虎点点头说道:

  “应当是这样。

  可府衙那么一点点地方是怎么塞下一千多人和马的?“

  兰子义说道:

  “所以我们的将士堵在里面出不来嘛。“

  桃逐虎想了想又问军士道:

  “贼寇大概多少人?”

  军士答道:

  “我没来得及细看,但从贼寇攻势来看贼寇的人手完全能把府衙包围起来。”

  桃逐虎听着点点头,然后又问:

  “那贼寇有援兵吗?”

  军士听了摇了摇头,答道:

  “只见贼寇围攻,未见贼寇有援。”

  桃逐虎听完示意军士可以入列,然后他对兰子义说道:

  “贼寇如此围攻,想必和之前我们遭遇的这两次贼寇一样,都不过是听到号声如鸟兽云集,并没有严格的组织规划,

  现在我们已经将一半的辑虎营将士给组织起来,对付那些乌合之众绰绰有余,现在这条街直通府衙正门,我们只需列队冲过去就能给府里面的将士们冲开出路来。“

  兰子义看着已经上马,开始列队的辑虎营将士,又顺着脚下青砖看向道路尽头无尽的黑暗,

  刚才的号角声已经落下许久,但城中的喊杀声却此起彼伏,刚才兰子义一直忙于眼前事情,精神紧张,没有注意这些叫喊声,现在则因为寂静无人烟的空城衬托听得格外清楚,尤其是城东北边,那里似乎还有火光燃起,难道说戚荣勋那边遭遇了什么麻烦?

  既然情况如此,城里的贼寇当然是杀的越多越好,要不然就算把所有人都集结起来,清剿城中贼寇余孽也是个麻烦事,

  于是兰子义问桃逐虎道:

  “按照大哥的做法当然可以把府衙里面的弟兄解救出来,但我们要做的可不能仅限于此,要是能多杀些贼寇,我们将来无论是呆在城里还是驻扎城外都更有利,

  现在我们已经有一半辑虎营将士在手,那我们就不要光想着怎么驱赶贼寇,要想想怎么灭了这波贼寇。

  府衙四面不全都是街吗?有没有其他路可以分兵冲过去,我们围杀这伙贼寇?“

  桃逐虎听后回头看了看其他人,军士们也都在小声互相讨论,最后有军士答道:

  “回卫侯的话,府衙四面虽然都是街道,但东西两面与其说叫街,不如说叫巷子,人马虽然能通过,但是很难转身,现在又有贼寇站立起见,依我之见这两条路是没法用的。”

  兰子义听军士这么一说,也隐约想起这两天路过府衙时似乎看到巷子的确狭窄。

  桃逐虎接着说:

  “府衙后门的路倒是稍微宽一点,但并不是主街,最多只能容两马并排过去,不像这条街,能过四匹马,要是想在后门前面冲起来,也非常困难。“

  兰子义想了想后说道:

  “贼寇能把府衙围住,说明人数不少,我觉得我们一次冲击不太可能把贼寇冲散,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兵分两路,我帅主力在前门与贼寇合战,等到后门的贼寇被吸引过来时大哥你再帅人沿街道突袭,打贼寇一个措手不及,如何?“

  桃逐虎听后说道:

  “少爷,这么做太危险了,你带着人在街上混战,但街道狭窄,贼寇混容易就能摸到少爷旁边,要是少爷有个三场连段那就得不偿失了。“

  兰子义摇头说道:

  “大哥多虑了,府衙里就有辑虎营将士,只要我率领将士们冲过去,告诉府衙里的弟兄们援兵已到,那么里面的弟兄肯定会出来与我一起作战,到时候贼寇肯定进不得我身。“

  这时有军士问道:

  “要真是这样贼寇肯定在卫侯冲过去后不久就逃跑了,逐虎将军率队绕后门又有怎么能抓住向前门支援的贼寇呢?”

  兰子义说道:

  “若是如此大哥只需要等道后门的贼寇自己崩溃之后上来收拾残局就可以,

  我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在贼寇集中起来的时候杀伤贼寇,不要让贼寇流窜城中,现在的寿春城空城一座,贼寇想要藏起来简直太简单,要是贼寇藏起来那我们就夜不能寐了,我们可不能给贼寇这个机会。“

  桃逐虎抿着嘴唇听完兰子义所说,想了想后转头对军士们吼道:

  “准备好了就给我列队!不要磨磨蹭蹭的!”

  兰子义知道桃逐虎同意了自己的计划,于是催马靠到街边屋旁,抬头对站在房上布置兵力的李广忠说道:

  “李将军!你就从这里带队沿沿街向西走,掩护仇先生他们右翼安全。”

  李广忠闻言有些犹豫,问道:

  “那卫侯你呢?你们既然要去解围用步兵更方便,我带队过去支援岂不更好?”

  兰子义摇头说道:

  “我与大哥带领骑兵,来去如风,一旦情况不对我们可以突围而走,若是带步兵过去万一有什么大变故步兵想走可是来不及。”

  李广忠又说道:

  “但我是辑虎营营将,就这么独自离队还怎么做一军之将?”

  兰子义稍微眯起眼睛看着李广忠,李广忠这话说的非常有趣,辑虎营乃是京营,现在只是因为情况所迫暂时委任李广忠而已,虽然兰子义给李广忠许下了营将的位置,但能不能委任还是兵部说了算,朝廷说了算,

  现在李广忠已经以辑虎营营将自诩,当然看得出李广忠野心不小,想要借机往上爬。李广忠的野心对兰子义而言时好时坏一时还不好说,但李广忠这种太过积极的态度多少还是让兰子义有些不悦,兰子义并不喜欢这种欲求不满的人。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兰子义当然需要笼络李广忠,于是兰子义说道:

  “现在仇家两位先生孤身处在营中,他们二人从来没有带兵经验,军中士兵会不会听他们的可不好说,

  李将军你是禁军出身,虽然是骑将带步兵,但多少还是能震慑住手下一班赳赳武夫,我若是让大哥回去他一个北镇将带禁军本来就违反了朝廷规矩,让李将军去也是迫不得已。

  李将军但去无妨,有李将军刚才那句话辑虎营众将士就已经知道了将军同生共死的意愿,只不过情况不许,弟兄们可以理解的。等到剿灭贼寇我与代公一定会全力保举李将军管带辑虎营,李将军放心就好。“

  兰子义苦口婆心说了这么许多总算是说服了李广忠,李广忠虽然还有些不舍,但还是下令手下将士沿街向南,同时注意与中军联络,走之前李广忠对兰子义抱拳说道:

  “那卫侯小心!”

  兰子义回答道:

  “李将军可要护卫好两位先生。”

  兰子义目送着李广忠和他的队伍消失在栋宇房梁间,然后勒马来到已经集结起来的队伍当中。

  桃逐虎已经将人手点起,给兰子义分了一千余人,自己只带了剩下几百骑,

  桃逐虎对兰子义说道:

  “这次卫侯身边没有二郎、三郎护卫,只有自己一人,千万不可冒失突进,一定要呆在中军阵中。”

  兰子义对桃逐虎点点头说道:

  ”大哥放心我就好,你去后巷狭窄,当真需要小心。“

  桃逐虎点了点头作为应答,接着吼道

  “出发!”

  一种将士立刻挥舞马鞭,催马沿街进发,

  一千多将士的马蹄重重的敲打在石板垒砌的街道上,那声势似乎想要把黑夜撕破,但听上去却又有一种困兽犹斗的无奈感,

  等到了奋进的路口处桃逐虎对兰子义说了一句

  “少爷小心!”

  便带队左拐,向北分流去了,

  兰子义则从腰间拔出佩剑,指前高呼道:

  “随我杀!”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月夜星雨1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虽然没有新的读者增加,但是有你们对我的支持我是不会辜负你们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