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解救府衙

第二百四十二章 解救府衙


  兰子义高声呐喊着率领手下一众将士沿街狂奔,寿春府衙门就在他们眼前,

  首先映入兰子义眼帘的是拥堵在街上的贼寇,

  贼寇们手持短刀熙熙攘攘的簇拥在府衙外,正门前的大街上堵得全是人,

  冲的最靠前的贼寇脚底下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同伴尸体,而贼寇也不是不长脑子用人去砌梯子入府,兰子义赶来时贼寇已经拆了周围房屋的木板,还不只从哪搞了许多梯子搭在府衙周围的墙上,冒死冲到府衙墙角下的贼寇都顺着梯子爬上围墙,想要突围进去,

  除此之外兰子义还看到贼寇已经在府衙大门口堆起了柴火,有贼寇正操着火把想要把木柴引燃,

  府衙里的辑虎营守军当然不会看着贼寇登上围墙,就像刚才回来的军士汇报的那样,将士们把围墙守得严严实实,墙头上的军士不知在围墙里踩着什么东西,都只露出半个身子在外面,大家伙长兵短兵交错布置,中间还夹杂着弓箭手,弓箭手寻找贼群中那些显眼的目标射杀,长槊则给予墙角贼寇巨大杀伤,若是还有漏网贼寇沿着梯子爬上围墙自有短兵器教贼寇做人,反正没有一个贼寇能够登上墙头,

  守卫府衙的军士们当然也看到了稍门的贼寇,兰子义可以看到有人招呼墙内人递上水桶,但衙门口有门廊挡着,将士们没有办法将水泼下去,

  幸好这时兰子义率队杀了过来,骑行的辑虎营将士们都看到了贼寇想要点火,不用兰子义命令,大家已经一鼓作气冲向贼寇,

  将士们士气高昂当然是一件好事,但街道实在是太窄了,兰子义他们四马并行都要消息不要碰撞到周围骑手,如果街道上有什么东西摆放的凸出来都会给兰子义添上不小的麻烦,这边主街道已经如此狭窄,真不知道桃逐虎在后门要怎么展开攻击,难怪刚才大家都只是想把贼寇赶走了事,

  不过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兰子义也顾不得许多了,

  在骑行的辑虎营将士们的高声呐喊之下,将士们堵住了街道一头,像一杆刺入老鼠洞的尖刀一样插入了贼寇人群之中,

  下一刻肌肉与金属的碰撞便纠缠在了一起,战马坚实有力的胸肌将裹在铁甲里面的贼寇撞翻在地,将士们的马刀借助马匹的巨大冲力劈开铁甲切入贼寇血肉之中,喊杀声与呐喊声此起彼伏,兴奋的战吼与临死的惨叫汇聚成一片汪洋,将所有人淹没其中,

  贼寇们没有统一的指挥,哪怕有人看到了沿街冲来官军也无法组织起来有效的防守,兰子义的这次突击完全达到了突然地效果,将士们仅仅一次冲击便冲垮了半条街的贼寇,铁蹄践踏下的金属扭曲声成了当街贼寇耳中最后听到的声音,催发着他们内心深处最绝望的恐惧撕破他们的喉咙喷涌而出,

  围在府衙门前准备烧门的贼寇见兰子义冲来,赶紧把火把丢在柴堆上,持刀转身投入混战中,

  而兰子义他们这时也因为冲击力耗尽被贼寇堵在了府衙门前,骑行的战士不得不在马上与贼寇展开肉搏,而后面的骑士们则只能干看着前排将士厮杀,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一切正像桃逐虎之前设想的那样陷入了僵局之中,这里的地形对兰子义非常不利,兰子义这时已经有些后悔刚才固执的想要发起进攻了,

  虽然兰子义并没有冲在第一排,但他的位置还是比较靠前,虽然情况不利,但刚才的那一轮冲击还是堪称完美,贼寇虽然还在战斗,但节奏已经被打乱,而且兰子义来之前贼寇锐气已经不见多少,

  现在兰子义只能拼死力战,争取将参与围攻的贼寇都吸引过来,或是将他们打到崩溃,这样桃逐虎在后门展开的冲锋就会安全得多,

  将士们骑在马上居高临下,马刀挥舞下去有不少都能透过贼寇甲胄给予贼寇杀伤,

  但贼寇披甲,刀刃对他们到底还是作用有限,好些贼寇都已经挤进人群中与骑兵将士们战成一团,

  兰子义持剑在手焦急的观察着周围,忽然兰子义听到马前一阵呐喊,虽然没有看见但是听着声音就知道这是冲着自己来的,于是兰子义下意识的掉头伸手,出剑挺刺,刚扭过去头兰子义就看到一贼寇在自己马下挺着刀向自己刺了过来,

  兰子义在马上姿势受到限制,人有没有专门习练过马山格斗,手当然没有贼寇在马下伸的长,于是见势不妙的兰子义半途将直刺该做上挑,想把贼寇刀锋给拨开,

  兰子义的想法当然不错,但问题是半途变招力道至少损失一半,就算是兰子义力道不损失他个书生也拨不开贼寇势大力沉的突刺,

  果然,两刃交锋,贼寇直刺的刀锋生生撞开兰子义的剑刃冲了过来,不过兰子义的剑并非全无用处,贼寇本来直取兰子义裆下大腿根部的刀刃还是被弹得上挑,刀锋割在兰子义腿面的甲裙上,刀刃则刺中了兰子义护腰,被里面包裹的山文甲片挡了下来,

  贼寇刀锋抵在兰子义甲胄上刺入不进半分,回过神来的兰子义和吃惊的贼寇同时抬头,四目相交两人居然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不过兰子义旁边的军士可没有这么迷茫,这些护卫兰子义的军士们的任务就是在桃家兄弟不再时保护兰子义的安全,他们的装备即使是在辑虎营中也是相当精良的,

  在兰子义马旁的一个辑虎营将士刚刚解决掉自己手边一个贼寇,回头一看兰子义被贼寇突袭,当下大怒,缓过沾染着脑浆的骨朵,照着兰子义面前的贼寇天灵盖就锤了下去,

  兰子义与那贼寇本来四目相望,兰子义眼睛都没来的及眨就看到眼前贼寇面部被下压挤成变形,头顶上的鉄盔镶嵌进了头骨中,一颗眼珠在强大的压力下喷出眼眶撞到了兰子义的嘴上,

  兰子义被这一下吓得手中宝剑差点脱手,连忙伸手擦自己嘴唇,紧接着胃里就是一阵翻江倒海,没有忍住一口把晚上吃过的东西全都碰到了前面将士的马屁股上,

  那个用骨朵击杀贼寇的将士回头不好意的问兰子义道:

  “侯爷没事吧?”

  兰子义心想这小子真是实在,他兰子义都成被贼寇一刀刺中,半天命都没了,现在贼寇的眼珠子又差点落到自己嘴里,另外半条命也都吓没了,这还能叫做没事?

  不过这时众军混战,兰子义要是像个婆娘一样哭哭啼啼诉苦一番不仅没用还会降低士气,就算不降低士气他兰子义也丢不起那人,

  于是兰子义吐完之后抹了抹嘴,回答道:

  “没事!”

  话刚说完兰子义嘴里就尝到了一股咸湿滑腻的腥味,该死的,眼珠子的味道还是进嘴里了。

  问话的军士当然也看出了兰子义的狼狈,脸一下子就红了,这名军士又说道:

  “卫侯,刚才是我不好没有能保护好你,这下我知道了,肯定把你护的好好的,刚才的事你可千万别和桃将军讲起来,那样我会挨鞭子的。”

  兰子义另一边的军士也在解决到马前贼寇后扭头过来说道:

  “就是侯爷,你可千万别跟桃将军讲起来,桃将军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好生看护你,结果还是放了贼寇过来伤你,这我可担待不起。”

  兰子义听着两人说的又好气又好笑,只得笑骂道:

  “你们护卫我护卫成这个样子,别说我家几位哥哥了,我都想让你们挨鞭子!

  行了,要是今天贼寇灭了我只罚你们赏钱,要是贼寇灭不了我到了阴曹地府再抽你们也不迟!“

  在兰子义说话的同时府衙大门处传来了吱吱的响动,原来是府里的将士把门打开了,

  将士们见到门外援军拼死奋战,于是打开大门想要冲出来助上一臂之力,只是贼寇门前已经点起大火,这个时候烧得正旺,

  门里的辑虎营将士高声呐喊着让把水送过来,但几桶水完全浇不灭门口燃气的熊熊大火,

  最后府里将士实在忍耐不住,也不再灭火,掂着家伙便从活力跳了出来,

  黑暗之中一团人形的黑影从火焰中穿出,没被点着身上也都裹着浓烟,这些人完全不顾火焰对自己的伤害,嚎叫着就冲向了当面之敌,贼寇一眼看到这幅景象当场就被夺气,被两边官军夹攻的正门贼寇瞬间没了刚才的气势,兰子义自己也不再受贼寇威胁,

  这时兰子义站在马鞍上来回观察,

  在他身后有军士在与侧面小巷子里挤出来的贼寇交战,而在前方也能看到有贼寇从巷子里涌了出来,看来兰子义引蛇出洞的计划实施的还算成功,

  观察了一小会兰子义就发现从后方运来的贼寇逐渐变得惊慌起来,这些人不像是来支援反倒像是逃跑到了这里,

  而府衙城墙上守军的欢呼声则告诉了兰子义答案,

  有军士吼道:

  “是桃逐虎将军,逐虎将军把后门的贼寇也冲散了!”

  兰子义听到这话坐回了马鞍上,长长的出了一口,说道:

  “赢了!”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月夜星雨1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虽然没有新的读者增加,但是有你们对我的支持我是不会辜负你们的,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