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四十九章 突破贼寇

第二百四十九章 突破贼寇


  那个兰子义委任出来带队的辑虎营军官指挥着手下将士冲入贼寇阵中,

  这一次冲击势大力沉,又赶上贼寇阵型混乱,冲击的非常完美,一众骑兵将士们直接冲到了之前有马匹尸体的地方,这肯定是上一次将士们趁敌不备时冲击出来的距离,

  不久以前将士们冲击到这么远,但还是被贼寇杀退,可见贼寇战力彪悍,

  但上一次贼寇可以击退官军并不代表这一次也可以击退官军,这次兰子义还在东边给贼寇阵型施加巨大的压力,南边官军冲杀这么远就意味着贼寇阵线崩溃。

  贼寇在路口的兵力只是紧急召集起来用来堵截辑虎营骑兵将士的,刚才两头围攻已经让这些贼寇承受了巨大压力,他们勉强支撑才维持阵线不至于崩溃。

  可是兰子义的拼命猛攻打破了贼寇苦心维持的阵型平衡,贼寇头目不得不调动另一个方向上的守军来加强防守,这就给了南线守军攻击的机会,

  纵马奔腾的骑兵将士们直接杀入贼寇阵型核心,刚才还在兰子义眼前的那个贼寇头目和他身旁的射手一眨眼就淹没在了混乱的人群中。

  只可惜那个辑虎营军官,在冲击贼寇阵线的那一刻被房顶上落下的流矢击中了要害,落马淹没在马蹄之下。

  兰子义见到军官被击落马下,心想这人也正是命薄,刚刚想要提拔他,结果就送命,

  然后兰子义大声呵斥军士道:

  “不要慌张,众军士听我号令,继续冲锋!”

  南边冲来的军士们已经进入冲锋了状态,哪怕这时候指挥官殒命也不可能阻止急速运动的,将士们见到军官倒地甚至都没有显得多么惊讶,他们依旧挥舞着马刀冲锋陷阵,劈砍着当面之敌。

  这些将士们已经冲杀到了贼寇中心,听到兰子义的命令后更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们人马一体的冲击力将当面贼寇撞倒在地,践踏在马蹄之下,那些没有被击倒的贼寇则被夹在了两股骑兵中间,哪怕他们紧密的阵型并不输于当面之敌,但他们的后方已经完全丢给了敌人。

  兰子义看到在他面前不远处的前排将士们还在艰难的挥刀与贼寇对砍,一名将士左手勒紧马缰绳,右手高举挥刀劈下,却被眼前贼寇用刀接下,而在他左侧则有贼寇趁机举刀想要攻击军士左手,

  只是那名贼寇没有想到他的手刚刚举起来就被身后风一样略过的骑兵战士一刀砍下手臂,断臂的疼痛还没有传到贼寇大脑,但视觉的血腥冲击已经占据了他的眼睛,贼寇扭头盯着自己的断臂刚想张嘴大叫就有另一个军士上前一刀砍中了他的后脑勺,战士的刀锋弹在了贼寇头盔的下缘,整个刀刃前段从贼寇由脖颈切近了贼寇左肩,贼寇大半个脖子被砍断,鲜血喷溅闷声倒地。

  其他还在奋战的贼寇也听到了身后的响动,回头一看发现背后的友军已经被踩在马下,侥幸活命的人则丢盔弃甲向后方逃去。

  这些贼寇还没来得及咒骂自己的友军抛弃自己逃跑,回头就要迎接眼前当面接战的辑虎营将士们愤怒的刀剑,

  兰子义率领的辑虎营将士们刚才被堵在路口,进不得进,退不得退,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贼寇当中开路,死伤惨重,现在终于给自己的友军争取到了攻击机会,士气怎能不旺盛,

  旺盛的士气再加上复仇的怒火,将士们的刀法似乎都变得更加犀利,拦路的贼寇不再是一堵难以逾越的高墙,而是变成了刀下被切削的瓜果,只能被辑虎营将士们乱刀收割。

  兰子义呐喊着给将士们助威,同时命令手下将士继续跟上进攻。

  兰子义抬头看着刚才上房顶的贼寇,其实刚才那个辑虎营军官在冲锋之前没有说的一点是,只要冲锋成功,与贼寇混在一起,贼寇派往屋顶的弓箭手们就会投鼠忌器,不敢继续放箭,而现在的情况正是如此,贼寇的弓弩手们在辑虎营冲进贼寇阵中之后就全在屋顶上发呆,不敢再随意放箭。

  将士们杀得兴起,恨不得将现在被围住的贼寇剁成肉泥,但兰子义心里清楚他和他带来的辑虎营将士不能停在这里,因为一旦这里的贼寇被消灭干净,贼寇占据高地的弓箭手就会继续放箭,而贼寇其他方向的援军会再次组织人手堵截他的骑兵,到那个时候兰子义就很难再为自己争取到另一次冲锋的机会了。

  兰子义看着两军刚刚合兵一处,立刻高声下令道:

  “向前冲,向西边冲,去冲击贼寇登岸的队伍。”

  兰子义他们与贼寇交战的这个十字路口是码头与城里相连的一个重要枢纽,东西向的这条大街向西直通戚荣勋据守的仓库库房,入城贼寇登岸之后都是先向南来到这个路口,然后折向西面。

  刚才贼寇守军堵住兰子义他们的进攻后,贼寇的援军还在继续通过这个路口支援前面围攻戚荣勋的战斗,现在兰子义击穿了贼寇的防线,贼寇的行军队伍就暴露栽了兰子义眼前。

  于是兰子义一声令下,将士们勒着缰绳调转马头,想要列队冲击贼寇队伍。

  兰子义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又看到那些正在行军的贼寇已经转向试图列阵防御兰子义他们的进攻,赶忙命令道:

  “不要管阵型,给我冲出去,要和贼寇冲在一块,要快!”

  骑兵将士们闻言,也不敢再犹豫,冲在队伍外围的辑虎营将士们也不管有没有友军支援,率先发动突袭奔向贼寇,

  随着这些将士带头冲了出去,后面挤作一团的其他辑虎营将士们也都开始跟着一块冲锋,将士们虽然混乱但并非没有章法,他们行为或许不统一,但他们的想法是一致的,那就是击杀贼寇,而兰子义则是想要利用突破贼寇防线带来的有利形势趁势扩大战果。这时的辑虎营就像是一窝被点燃的马蜂,看似是个体四面出击,实际上却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发动的噬人进攻。

  将士们顺着街道加速冲击起来,贼寇为了行军方便保持的疏散队形给了将士们足够的施展空间。

  辑虎营的骑士们奔驰在街道上,开始时只是一个两个,但慢慢的,人越来越多,最开始听到身后不对的行军贼寇还没有排列起来密集的防守阵型就被辑虎营的将士们从人与人之间的间隙处穿梭而过,然后就被后面跟上的其他辑虎营战士撞到,之后就是漫天翻飞的马刀,

  没有阵型保护的步兵在已经奔驰起来的骑兵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这时的步兵只是一个又一个的散兵,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肉身做骑兵战士们跑马场里训练用的移动靶子,

  辑虎营的将士们几乎陷入了追击战中,奔驰的骏马击穿了贼寇试图建立的防线后就向西奔驰,行进中的贼寇听到了背后传来的马蹄声,掉头张望的时候就会被迎面扑来的马刀砍做两节,贼寇的行军在辑虎营将士的驱赶之下变成了溃逃,短短的一段街道就这么变成了黄泉路,催着脚步慢的贼寇成为孤魂野鬼

  站在房顶上的贼寇起初还害怕误伤,不敢放箭,

  但在贼寇头目的大声命令下,这些弓箭手们最后还是对着街道疯狂倾泻自己囊中的箭矢,

  流失自天而降,哪怕放箭的人最开始时是瞄准官军放箭,等到簇头扎进肉体中时就就极有可能成了路上狂奔的己方友军,辑虎营将士们身上披挂的重甲和他们奔驰的速度让箭矢的作用降到了最低,而攻入城中的贼寇并不是全身重甲的精锐,

  兰子义看着这势如破竹的攻势,有那么一刻他都幻想着自己可以凭借手下这两千人,如果还有两千人的话,冲垮前面围攻戚荣勋的贼寇,为弟兄们开出一条血路来,

  但前方不远处贼寇迅速组织起来的防线打碎了兰子义的美梦,

  围攻戚荣勋的贼寇见到有人沿街攻来,立马在头领的指挥下从围攻的队伍中抽调出来人手堵在借口,

  这些堵路的军士手持长枪,队伍相对疏散,刚好可以让逃回来的贼寇步兵撤回枪阵后面去,并没有让撤退回来的友军冲击己方阵线,而在这些长枪贼寇身后,又有好些抽调出来的弓弩手已经就位,

  贼寇反应如此迅速,说明来者不善,哪怕兰子义可以突破这层枪阵,后面的贼寇也会快速投入战斗,所以如果兰子义敢在这时冲击贼寇防线,那么他只能碰掉自己的门牙,在贼寇防线面前折戟沉沙,而在兰子义屁股后面还有源源不断入城的贼寇大军,

  于是兰子义当机立断,命令将士们勒马掉头,同时拿出弓箭来射击从高处放箭的贼寇弓箭手,

  被兰子义手下辑虎营冲击的街道上,贼寇已经失去了组织能力,他们已经不可能阻止兰子义的人掉头,

  可是兰子义此次进攻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在街道上来回冲杀一阵,他是要吸引贼寇注意力,让贼寇把兵力投入到他这边来好让桃逐虎那边有机会发动攻击。

  兰子义回头看着一动不动的贼寇阵线,发现就连那些贼寇长枪手都没有主动追击。

  有军士一箭放出,击中房顶上的一名贼寇,然后问兰子义道:

  “卫侯,贼寇不上钩,怎么办?”

  ======================

  感谢官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月夜星雨1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虽然没有新的读者增加,但是有你们对我的支持我是不会辜负你们的,谢谢大家

  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坚持到今天,谢谢你们!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