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折戟沉沙

第二百六十四章 折戟沉沙


  空气划破的呼啸声由远及近,这声音听上去很慢,慢的像是小孩玩的沙包一样被使劲抛向空中,到达顶点后任由他自己落下,

  这么慢的速度让人听上去觉得就算有什么东西从空中落下也不可能砸到人,

  但凡事就怕自己觉得如此,当你觉得本应如此时就等于将自己的眼睛主动遮住,任凭种种迹象摆在眼前而置若罔闻,熟视无睹,最终错失良机。

  兰子义只觉得贼寇的弓箭够不着自己,所以就放心大胆的在河岸边上与贼寇一起散步,等斗大的的石块飞到自己眼前时,想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兰子义的话刚刚喊出口,贼寇舰船上投掷而来的东西就命中了地面,

  贼寇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去精确瞄准行进间的骑兵队列,反正船和人是并行的,河面上的船只多的数不清,贼寇只需要闭上眼睛对着岸上狂轰滥炸就可以了,

  贼寇就是这么做的,大部分的石块和其他抛出来的什么瓶瓶罐罐都砸到了空地上,但只要又一发命中辑虎营将士们的队伍,那杀伤力便叫人心颤,

  兰子义亲眼所见他身后的数名军士被贼寇抛石机命中,处于石弹边缘的军士被直接砸下马去,中弹的身体部位毫无疑问的被撕扯下去,而挡在石弹中心那名军士则连人带马一起被砸成了肉饼,

  辑虎营的将士们虽然分作若干独立的队伍沿河前进,但是各队都排列的是密集阵型,这就和刚才贼寇方阵冲击戚荣勋的神机营时发生的情况一样,用密集的队伍去冲击对方的火网,下场当然很惨,

  被攻击之后兰子义赶忙用力勒马掉头,战马在急速中被兰子义拉扯,当下就人立起来,这差点把兰子义掀翻下马,但兰子义顾不得这些,待马儿调整好平衡之后他赶紧调马回去,逆着队伍声嘶力竭的命令全军离开河岸,但这根本起不了作用,将士们被突如其来的石块砸中,人马都受到了惊吓,人被吓到了还好说,可是马被吓到之后就不听使唤了,

  兰子义一路跑过去,听他命令向岸上撤离的寥寥无几,那些马匹受惊之后四散奔逃的还算好,至少他们可以摆脱河上贼寇的攻击,但大部分的将士都被迫停在原地调整自己的战马动弹不得,

  兰子义见自己的命令没有用,便驻马停在一队将士旁边,他冲着将士们吼道:

  “为什么不向岸上撤?你们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

  军士们着急的拉缰绳抽马屁股,但无论他们怎么驱赶马匹就是不动弹,因为不停的有石块和其他杂物从天而降,落在他们周围,

  有军士在忙乱中对着兰子义咆哮道:

  “侯爷!我们也想撤,可是马被贼寇的抛石机给吓住了,不听使唤啊!”

  兰子义大骂道:

  “什么马不听使唤?我的马为什么就能跑着炮火跑过来?”

  兰子义话音刚落便有东西从河床飞来,听声音是朝这边来的,

  在兰子义身后的桃逐虎远远地对兰子义喊道:

  “少爷快走开!危险!”

  接着便有东西砸中了兰子义面前的一个军士,

  一声清脆的响声后,那个被贼寇扔过来的东西便在将士身上撞了个粉碎,被击中的将士应声落马,而周围的军士则被里面飞溅出来的东西粘的满身都是,就连兰子义胳膊上都糊上了,

  见到友军落马,旁边的军士赶紧下马去检查那人伤情,兰子义勒着马原地转圈,高声问道:

  “人怎么样?”

  下去检查那人回答道:

  “只是晕了过去,还有气!”

  然后那人骂道:

  “贼寇这他妈扔过来的是什么东西?黏了吧唧的糊的人满身都是。”

  还在马上的人忙着设法将马重新控制住,听到声音也骂道:

  “就是,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军士摸了一把脸,把手上揩下来的东西放到鼻子旁边闻了闻,然后说道:

  “这东西闻着像是火油啊,咱在项城里面是不就用过这玩意吗?”

  众军士一听恍然大悟,但他们立刻就抽了一口凉气,兰子义闻言也明白了贼寇有什么打算,再向左右看去,兰子义发现整个队伍前后都已经被贼寇扔来的火油给铺满了,

  刚才兰子义策马向回奔跑,给全军下命令时,贼寇船上的石块投的越来越稀疏,

  开始兰子义还以为贼寇是要停下来准备登岸,但等兰子义听到河面上新一轮的“砰砰”声响时他才明白,贼寇根本没有停火的打算,他们是在准备第二轮的进攻,

  这一次伴随着声音出现在兰子义视野中的还有从船上升起的一颗颗璀璨耀眼的火流星,那是贼寇投射的第二轮火石,在前一轮火油浇筑的基础上这些火石一旦落下便会将整条河岸化作火海,

  这明明是带来死亡的流星火雨,但在贼寇开火的那一刻,岸上的所有人包括兰子义在内都被那从河面上升起的摄人美景震撼到了,那种美轮美奂的死亡之火足以让所有围观的人为止动容,他们欣赏着这致命的美景,全然忘掉自己即将殒命,

  兰子义没有听到任何声音,虽然他可以看见面前的将士们在说话,在咆哮,在吼叫,他可以看到空中划过弧线袭来的火石,但他就是无法听到声音,兰子义都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直到一发火石命中在了他的面前,外界的嘈杂声音又像洪水一样从自己的耳中涌入,只是这一次涌向兰子义不仅仅是噪音,

  石块裹着火焰击中了兰子义面前的那队辑虎营将士,剧烈燃烧的火油和石块的冲击力合成了爆炸,将兰子义的马匹掀翻,热浪冲击着周围,兰子义在落马之前就被气浪掀出去老远,他的背部撞击到了地面上,他不由自主的在地上翻滚追后停在河岸外的地上,

  在兰子义面前是一片火海,刚才还在说话的军士这时成为了火焰中扭动的人影和伴随着火焰燃烧的撕心裂肺的叫声,那匹刚刚还在兰子义胯下的战马现在则倒在地上,身上冒着浓烟发散出一股烤焦的肉味。

  兰子义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茫然,他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是全军的指挥官,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什么,他本应该指挥全军撤退,可现在他的全军却在他眼前被烧成灰烬。

  忽然兰子义想起了是谁下达命令让弟兄们沿河而走,当想起是自己的命令造成了将士们的死难之后,兰子义感到自己的心里被割开了一刀伤口,痛的不停的向外流血。

  刚才兰子义掉头的时候桃逐虎一直紧随兰子义身后,但却一直追不上兰子义的马

  刚刚的爆炸实在是太过危险,桃逐虎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恨不得长上翅膀过去把兰子义护住,不幸中之万幸是刚才贼寇的炮弹把兰子义炸飞了,这让兰子义免受烈火的焚烧,

  桃逐虎赶忙来到兰子义跟前,他下马将地上的兰子义扶起来,然后发现兰子义左边小臂上的衣物和铠甲已经被火点燃而兰子义自己却毫无反应,

  桃逐虎拔出腰间小刀给兰子义袖子上切出口子,然后一把扯下兰子义正在燃烧的衣物扔到一边,

  衣服虽然被点燃但还好发现的及时,兰子义左臂只有手背略微有些烧伤,

  桃逐虎又匆忙检查了一边兰子义全身上下,发现没有其他伤口之后桃逐虎摇着兰子义说道:

  “少爷!少爷!你快醒醒!这个时候不能懵啊!”

  说着就伸手照兰子义脸上拍了两下,

  兰子义感到脸上传来的打击感,笼罩在心间的那种迷雾一样的悲伤与内疚被桃逐虎的几下拍打震碎,落进心底,暂时无法出来打扰兰子义,

  兰子义这才又重新感到了自己的身体,他深吸一口气,抓着桃逐虎的肩膀放声大哭道:

  “大哥!都怪我啊!都怪我啊!是我害死了弟兄们啊!”

  桃逐虎被兰子义激动地情绪吓住,问道:

  “少爷你害了兄弟们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兰子义已经泣不成声,他发自内心的痛哭道:

  “是我命令军士们沿河而进的,是我漏算了贼寇会有抛石机,是我害的弟兄们葬身火海啊!”

  桃逐虎算是听明白了兰子义在说什么,可是现在桃逐虎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开到兰子义,他只能架起兰子义的肩膀把他扶起来,观察周围的情况看能不能找到马匹,在这当下的空档才开口说道:

  “少爷你胡说什么?谁能未卜先知,谁能想到贼寇不过几天就将舰船做成了战船,你刚才的安排是合理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如果真的是说是刚才的命令害了将士们,那不单是少爷的错,我也有份。”

  兰子义根本听不进去桃逐虎的话,他还是哭道:

  “可我应该想到的,我是全军统帅,三军司命,怎能漏算?是我害了弟兄们!”

  桃逐虎闻言再也忍不住了,失利带来的挫败感和兰子义的婆婆妈妈让桃逐虎怒火中烧,他推开已经站起来的兰子义,大骂道:

  “少爷你清醒一点!打仗就会死人,哪怕武神下凡也不可能百战百胜,你现在这副样子怎么指挥剩下的军士作战?要是你没法指挥作战弟兄们岂不是白死了!”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绯雨画城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

  虽然没有新的读者增加,但是有你们对我的支持我是不会辜负你们的,谢谢大家

  有了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坚持到今天,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