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夜战树林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夜战树林


  林外来人的消息就像是滴入湖面的水滴,将林中的军士全部都吸引了过来,大家非常有默契的闭嘴收声,延展到整个林中的军士在一瞬间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林外的动静上面。

  兰子义慢慢地马扎上起来,在桃家兄弟的护卫下他小心翼翼的踩着脚步来到阵型边缘,注视着树林外。

  雨还在继续下,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在地面上,积在水洼里的水位被不断补充进来的雨水抬高,一点一点挤占路面,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在地面上铺开了一层水,雨点敲击其上那声音像是落在汪洋之中。

  这汪洋的尽头,北边路上那看不到头的黑暗中有一阵密集又激烈的脚步在急速向这边靠近,那声音听着劲头十足,水花四溅,来的这群人像是卯足了劲要把水洼里的积水全部都从坑里挤出来一样。

  脚步声越来越近,阴影之中慢慢的浮现出了比夜幕更暗的黑影,黑影在旷野上练成一片却又参差不齐,那不是一整片完整的东西,那是由不同的个体构聚集在一起连成的黑暗,而那参差不齐又上下摆动的顶部则是攒动的人头。

  这来的便是妖贼。

  妖贼们穿着铠甲,外裹蓑衣,他们当中许多人身上还背负着瓶瓶罐罐,那应当是火油,妖贼若要劫营必然要用到火攻,可在现在这种潮湿的,霪雨连绵不绝的情况下想放火谈何容易?要是保管不好连怀里的火折子都得灭。

  这些妖贼练成一片顺着大路前行,他们并没有向官军赶夜路那样含枚行军,所以他们出了脚底穿出的水花声,还有嘴里呼吸吐出来的喘气声。这么多人据在一起喘气那热腾腾的蒸汽几乎都能在众人头顶上重新结成云彩下起雨来。

  行走的众人急匆匆的埋头苦行,他们既没有在四周广布斥候,也没有在大队人马前方布置探路的先锋,这么多人一股脑的来到树林边,却在林前空旷的大地上见到了一根孤零零伫立着的…..黑影。

  是的,是黑影,对贼寇而言当他们能看到东西的时候出现在他们视野里的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影子。

  走在贼寇大军前面的妖贼头目见状立即停了下来,他张开双臂像是母鸡护住小鸡一样拦住身旁以及身后的众多贼寇,顿时一整片黑影像是撞在了一堵透明的墙上停了下来。

  后面不明真相的贼寇被这突如其来的停止弄得头晕,不断有人发问为何停下。不过当前面的贼寇将路上有东西的消息传回后方以后,整个贼寇队伍又很快的安静了下来。

  带头的妖贼头目伏着身子把手推向两边,他身后的妖贼便从大路上慢慢向两侧散开,接着那头目掉头指了指身旁一人,被指到那人咽了口唾沫,绷紧肌肉猫着腰,提着刀朝前方的黑影那边走去。在走了一段距离后那妖贼发现面前东西居然在不断的蠕动,这可把妖贼吓坏了,他立刻停下脚步蹲在地上,想要把面前蠕动着的黑影看清楚。

  在他后面大队人马当中的贼寇头目见到前面出去探路的人突然听了下来,立刻压低声音问道:

  “怎么了?为什么停下来?”

  前面出去那贼回头对头目说道:

  “那东西在动!”

  这话不光头目听见了,连同头目在内的其他妖贼也都听见了。一听说那东西在动,妖贼群中一阵骚动,这大半夜的又是漆黑一片,路中间搁这么一个来回乱晃悠的“影子”,谁能不害怕?

  就有贼寇在这时对头目说道:

  “我看这东西邪门,地煞将军,咱还是撤了吧。”

  那头目骂道:

  “雷至尊派我们来斩除正妖,全营的兄弟老小都指望着我们呢,怎么能撤?

  再说你怕什么?我们自有真神保佑,任他什么妖魔鬼怪又能如何奈我?“

  说话那贼寇又说道:

  “地煞将军,真神我倒是信,可连天王都被正妖杀了,那可是真神的亲儿子呀,真神那都不管,咱他能管吗?”

  头目听到这话回头恶狠狠的瞪了说话的小贼一眼,那小贼赶忙收声,不敢接着说下去。等压下了人群中的反对意见后,贼寇头目对着孤零零在前那个探路妖贼说道:

  “过去,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蹲在路中的贼寇一直回头观望着后面的动静,这时听到自己的头目发来的命令他觉得自个头发整个都竖起来了。这贼寇心里把自个头目自个的头目臭骂了一通,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上面的命令,不得不做呀。

  这贼把自己身子压得比刚才还低,一步一步的向那个蠕动的阴影前进。开始时他还提心吊胆,可随着他逐渐接近,眼前的黑影轮廓也越来越明显,那个正在蠕动的东西分明是个人。

  发现了这一点后那个被派出来探路的贼寇起身加快步伐,他跑到被绑在木桩上的申府家丁身旁,将人上下打量一番,之后他回头对着自己的那边队伍大声喊道:

  “地煞将军,这里绑着的十个人。”

  然后这个贼寇发现绑在木桩上的人嘴被捂住了,便伸手将那人嘴里的布条扯下。

  贼寇本想问那人为何被绑在这里,可那人嘴里布条刚被撤掉便喊出声来:

  “官军在树林里埋伏!”

  那人话音刚落他身后的整片树林便亮起了火把,从北到南,从西到东,整片树林都被火把点亮,从林外看上去林中埋伏的人简直望不到头。

  兰子义在妖贼那边派人过去接触申府家丁的时候就已经上马准备,林中的众多西辑虎营将士也都踩蹬跨马,马刀在手。

  兰子义看向旁边贺温玉,本想换个颜色叮嘱几句,可出乎意料的是兰子义看到贺温玉面色惨白,一头大汗,他抓着缰绳的手都在发抖。

  兰子义再怎么也是从死人堆里进进出出好几次的人了,见到这模样就知道贺温玉今天要掉链子。

  在申府家丁喊出声来之后,整个树林里的辑虎营将士按照之前安排将树立里做疑兵的火把全部点亮,顿时林中的光亮就有了他们人数两倍还多。接着被兰子义安排在四面八方的锣鼓号角在一时间全部响了起来,再加上分布在广阔两翼的西辑虎营战士们声嘶力竭的呐喊,不明底细的人绝对会觉得林中有好几万人。

  兰子义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听到号角声了,这时雨中响起的战吼声一下就点燃了他血管中的热血。兰子义再看贺温玉,刚要跟他说话,那贺温玉却在这时一下跌落马下,顺便大叫一声:

  “哎呦!我摔伤了!“

  兰子义在心里大骂这贺温玉贪生怕死,他那摔落的动作瞎子都能看出来是装得,现在五千将士即将冲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贺温玉这么干可是在动摇军心。

  兰子义没有直接把贺温玉给劈了已经是菩萨心肠,他也不管别人如何,自己直接高举佩剑,大声喊道:

  “我乃卫亭侯兰子义,都他妈跟我冲!哪个王八蛋敢有逗留我就斩了他!“

  说着一马当先冲出树林,桃家三兄弟各执兵器紧随其后。

  西辑虎营的将士们见到兰子义的战前安排奏效,这个时候都士气高涨,等着冲锋,没想到自己主帅却在冲击开始前落马了。本来在主帅周围的那些将士们都吃了一惊,觉得这时凶兆,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兰子义就已经带头冲了出去,四面八方其他军士也都跟着兰子义往外冲,剩下贺温玉周围的军士见此情景也都觉得主将落马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于是全军上下出了贺温玉这个营将之外,其他人列队杀出,直扑面前妖贼队伍。

  走在申府家丁旁边的那贼见到那家丁一嗓子吼出来茫茫多的官军骑兵,气急败坏,他举刀骂道:

  “好你个奸贼,竟然敢算计我!“

  说罢便一刀斩落那个试图辩解的申府家丁人头。

  而这贼寇刚刚斩了眼前人,兰子义就已经驱马来到他身边。经历了这么多次马战,兰子义已经不再是那个刚上战场的白面书生。兰子义现在虽说不能破甲斩人,但他已经可以在急速奔驰的马上劈砍出去不至于砍空。兰子义一箭斩下那贼斗笠,在他旁边的桃逐兔则横斩一刀将妖贼人头割下,顺道将头摘了收入囊中。

  留守在后方的妖贼头目在前面探路那贼喊出声来的时候就打算开口骂他暴露位置,可随后从树林里杀出来的官军骑兵却硬生生将他的话给怼回肚子里面去。这个时候的贼寇头目悔恨的想把自己给掐死,大半夜路中间绑个人,怎么看都有埋伏,刚刚自己为什么不下令撤退?事到如今说什么都迟了,如狼似虎的官军骑兵这头目领教过多次,平时都跑不了,在这种明显对方有所准备的时候想跑更是不可能。反正今晚来到江这边他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现在只不过早死一步罢了。

  那贼寇头目站起来一把掀掉身上蓑衣,持刀大喊道:

  “斩妖除魔,一步登天!跟我灭妖去!“

  说着这头目就带着手底下起身呐喊的贼寇军士,想着滚滚而来的铁蹄冲锋过去。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绯雨画城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