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二十三章 遭遇战 下

第三百二十三章 遭遇战 下


  兰子义调转马头,举起佩剑冲入林中。

  说是冲入其实也就是小跑,这样泥泞湿化的地面能跑成这样已经不易,而且在兰子义进入林中的一刹那,茂密的的枝叶差点就把他迎面从马上打下来。

  兰子义抱着马脖子躲过这一劫,回头再看被刮得乱晃的树枝,心想这张偃武果然是游山玩水把这里吃透的人,该走哪里不该走哪知道的清清楚楚,刚才兰子义自己差点就要掉下去摔断腿了。

  不过现在形式紧迫,既然人还在马上腿也没事,那兰子义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去管后面的树枝是什么样子了。

  兰子义压低身子伏在马背上,对这前面桃逐鹿喊道:

  “二哥!来了多少妖贼?”

  桃逐鹿此时已经没入前面林中,从兰子义这边看去只能从树梢之间看到些许斑驳的声音,在一声熟悉的铁刃交鸣声后,惨叫声响彻林间,然后兰子义听到桃逐鹿的声音

  “回少爷的话,除去刚才这个,就只剩七个了。”

  兰子义一边赶马向前,一边问道:

  “妖贼向那边去了?“

  树林深处另一边桃逐兔远远地喊道:

  “妖贼就在我们前面,向西边去了!”

  兰子义这时穿过树林来到桃逐鹿身边,只见妖贼左侧脖颈被豁开一个大口子趴倒在地,桃逐鹿自己半边身子都被肩满了血。

  以桃逐鹿的身手,若在平日马上砍人就是家常便饭,砍完一个便会去追下一个,可是在这树林之中桃逐鹿用尽全力也只能驾驭马儿小跑,砍掉眼前这贼之后人马就全都停了下来,兰子义来时桃逐鹿正忙着将被鲜血吓到的马儿安抚下来,一时之间根本无法追击。

  兰子义再看前面树林,树枝婆娑扰动,虽然看不到人影但人的喘气声却听得清清楚楚。

  兰子义猛地催马,大喝一声“驾!”便追了上去,同时兰子义在林中下令道:

  “都给我追,一个妖贼也别放过。”

  另一头桃逐兔刚才发话那边又传来一声惨叫,接着桃逐兔说话道:

  “我也想赶紧追,可是少爷,这林子里我的马跑不起来呀!”

  兰子义刚才已经见过了桃逐鹿困在林间的窘迫样子,知道手下将士们在林子里动不起来,但兰子义也不会让来这边侦查的妖贼退回去,因为贼寇军势庞大,兰子义若想救下前线八里营四寨的同时全身而退那他就必须出敌不意,保证发动攻击时的突然性。现在自己行踪被妖贼发现,若是让这几个妖贼斥候跑回去兰子义前功尽弃不说,山里这种地形引来妖贼大军西辑虎营这几千人连跑都跑不了。

  想到这里兰子义咬着牙说道:

  “跑的起来要上,跑步起来也要上!绝不能把妖贼放走!”

  然后兰子义掉头问后面桃逐鹿道:

  “二哥!你点了多少人过来?”

  桃逐鹿从后面答道:

  “我点了二十个,人再多林子里盛不下!”

  兰子义听后吼道:

  “二十个砍七个,哦不,是六个,怎么都能砍得了。

  追!给我追!今天一定不能放过这群妖贼!“

  茂密的树林阻挡着视线,兰子义看不清楚周围人,但马蹄声和军士喘气声告诉兰子义西辑虎营将士就在周围。在听到兰子义的命令后众军士高声唱喏,对妖贼紧追不舍。

  战马在将士们的驱赶下用力把脚下的草地踩得踢踏作响,偶尔折断的树枝听上去闷得就像是人的肋骨被凭空击碎,令人不寒而栗。西辑虎营将士们发出的声音就和他们本身一样指向明确,而被这人马连同铁蹄声一起驱赶着的妖贼斥候则脚步凌乱,呼吸急促。本来在林间他们这些不行的战士完全可以跑过后面笨重的骑兵,但现在这几个在林中乱窜的妖贼已经完全被后面来取性命的辑虎营骑士吓破了胆,他们慌乱的犹如躲猫的老鼠,完全失了方寸,只求活命而已。

  兰子义周围的林中不断的传来惨叫声和将士们邀功的喊声,将士们按照顺序一个又一个的报数,而林中还在逃窜的妖贼则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等到周围邀功的将士们声音停止后,林中剩下的贼寇就只剩下兰子义追赶的那个了。

  兰子义从桃逐鹿那边开始就一直咬住这个妖贼不放,但眼前那人并没有被后面的追兵吓到,他步伐稳健,他健步如飞,他闪转腾挪,他形如游鱼,兰子义觉得自己追的不是个人而是一条泥鳅,将士们都已经把剩下的贼寇砍光了,而他兰子义却连眼前这人都收拾不了,这让兰子义甚是羞愧。

  兰子义左手控马,右手持剑,催马加速追击,有好几次都看到了妖贼的背影,但很快就被妖贼躲掉。

  兰子义追的恼火,真恨不得长上翅膀飞过去把妖贼脑袋斩了。这时兰子义身后马蹄声想起,半天没露面的张偃武嘲笑兰子义道:

  “一看卫侯手上那动作就知道卫侯不是练家子,卫侯是在落雁关里光顾着和姑娘睡觉了吧?啊?”

  兰子义被张偃武说得满脸通红,可他的确没有砍人的本事,想反驳都找不到理由。

  张偃武笑罢面色转冷,抽出弓箭说道:

  “你闪开,看我的!”

  兰子义心中纳闷自己手下几千将士弓都用不了,他张偃武的弓箭怎么就拉得开?接着就见到张偃武勒马侧闪,一晃身出现在了妖贼正后方。

  张偃武踩着马镫猫腰立起身子,手上用力将弓拉圆,眼睛则将全身精力都投送到前面妖贼身上,接着爆喝一声:

  “中!”

  兰子义见张偃武这挽弓搭箭的身手颇为熟练,眼神凌厉,心想妖贼这一箭是逃不了了,可玩玩没想到的是就在张偃武角弓拉满的当口,他那边却传来“彭“的一声响,接着就是一声叫骂。

  兰子义听过这声音,今早桃逐兔为自己挡刀的时候把弓弦拉断就是这声音。

  兰子义回头扭头望去,只见张偃武一把扔掉坏弓,用左手捞起右臂放在怀中,张口骂道:

  “什么破玩意!还没用几下就开胶了!“

  兰子义说道:

  “弓箭泡水后会开胶,你不知道?”

  张偃武抱着胳膊骂道:

  “怎么之前就没人告……”

  话还没说完兰子义便叫道:

  “张参军,小心头顶!”

  可兰子义的提醒的太迟,已经来不及让张偃武躲开前面突然冒出来的树枝,再加上张偃武抱着胳膊没有抓缰绳,马背上的张偃武被战马载着一脑门撞上了前面的树枝,当即落马。

  翻了个跟头掉到地上的张偃武叫骂道:

  “真他妈倒霉!”

  为了躲避刚才张偃武的追击,前面还在逃跑的那个妖贼侧身划入旁边的逃跑路线,这样一来正好就到了兰子义的马前,兰子义听到张偃武的声音知道他人没大事便没再去管他,催着战马一个加速,直接用马将妖贼撞了出去。

  追了半天的兰子义刚才一直觉得前面的林子好像越来越薄,结果现在这一撞刚好突破面前树林,来到了一条小路上。

  兰子义可没有料到这山林里居然还有一条小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条小路上居然有一队百人的妖贼队伍一字排开盘踞在路上。

  兰子义看着面前一百来号妖贼头皮发麻,妖贼则在树林深处传来响动之后突然看到了官军骑兵,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两边人马都怔怔的看着对方,不知道该干什么。

  被兰子义撞飞的妖贼翻着身准备爬起来往妖贼队伍那边去,他凸出嘴里吃进去的泥巴喊道:

  “弟兄们,快……”

  兰子义勒马人立而起,然后前蹄落下踩碎了这个妖贼的后背。眼前妖贼没有准备迎击骑兵说明他们并没有听清树林刚才的喊话,而地上被撞倒的这家伙又清楚兰子义他们其实只有二十个人,无论这个妖贼想要说什么兰子义都绝不能让他开口说出来。

  被马蹄踩中的妖贼满口吐血,挣扎了一下咽气死去,而兰子义则堆着妖贼队伍率先发难,他举起佩剑高声喊道:

  “林立的将士们听着,妖贼在这边,枭兽带回去都是赏钱!”说罢便催马冲入还没反应过来的妖贼人群中。

  兰子义先是撞倒面前那个,然后猛地挥剑砍向右侧妖贼面门,那贼见兰子义来时凶猛,下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但人肉怎能挡住刀剑,利刃之下妖贼手指瞬间便被系数斩落。

  兰子义不管右边那贼惨叫,收剑回来,举剑便向左侧马旁妖贼的咽喉刺去。此时妖贼已经回过神来,站在兰子义马左的那贼见利刃扑面而来赶紧用刀将剑刃拨开。

  这一拨把兰子义力道带偏,虽然兰子义及时收手,但整个人左半身还是向妖贼全部打开了。

  妖贼见有机会,拉回刀来就向兰子义咽喉挥去,眼见刀刃已抵兰子义咽喉,妖贼身后的同伴却被战马撞飞,桃逐兔及时从左侧林中杀出后冲入妖贼群中为兰子义解围,借着冲来的有利位置桃逐兔手起刀落一刀斩下威胁兰子义的妖贼脑袋。而与此同时后面跟来的桃逐鹿则从兰子义右侧杀出,撞翻一人,砍死一人,将兰子义护了起来。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