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战险胜 中

第三百五十九章 大战险胜 中


  那些点火射击的炮手们看到了眼前这幅场景自己都惊呆了,他们平时只在靶场射击,从来没有见过实弹打在人身上是什么效果,今天不仅见到了,还用各型火炮取得了这么大的杀伤,这些炮手们完完全全的被手中火炮惊人的威力震慑住了,有炮手就看着面前不远处的一地血肉喃喃自语道:

  “乖乖哟,我还从来没想到霰弹贴到脸上会是这个样子,简直就和地里割麦子一样。”

  还在战场上疾驰的妖贼其他各部也发现了情况不对,他们听从了命令在那三个方阵发起进攻之时继续加速前进,想要威胁官军主力后方。对于妖贼而言派三个方阵发动进攻都已经可以用人数淹没这些挡路的官军,哪怕官军再能打也不过是坚持的时间长一点而已。可现在妖贼们回头惊讶的发现那三个方阵只在一瞬间就全军覆没,官军已经将一字排开发动冲击的妖贼阵线切成了两段。

  戚荣勋和他手下的将士对于这样的战果是惊讶的,而妖贼对此则是绝望的,他们在前天过江时已经让大量家小妇孺沉入了江中,昨天又苦战一天不能攻破官军大寨,今天两军野战,妖贼坐拥庞大的人数本是志在必得,可甫一接战妖贼的前线就雪崩了,溃退的妖贼冲垮了所有人和人心中的信心。

  但妖贼们还是相信雷有德的,毕竟雷有德在之前带领着他们赢得了一场有一场胜利,这次也会,所以当雷有德竖起大旗在林中重新召集人马的时候,刚刚逃出生天的妖贼就全都汇聚了过去,他们相信雷有德会带领绝处逢生,反败为胜。

  可是眼前的景象太令妖贼绝望了,这是什么?这叫什么事?这么多的人,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就全没了,除了骨头啥都没剩,就连骨头都已经碎成了渣子。眼前的官军只有两千多人,连这两千多人都吃不掉,官军真的可以战胜吗?

  被震惊之后的妖贼陷入了沉默,这种沉默并非全军上下齐心协力作战时无余力发声的那种沉默,这是全军即将骚乱之前死寂。这样的妖贼连近在眼前,全无防守之力的官军伤兵都没有心思去打,可见他们的士气已经跌落到了何种程度。妖贼们当然不知道其实他们现在面临的压力并不大,因为官军自己都没有料到能有这样的战果,而且现在官军的炮兵已经来不及再次掉头重新开炮,只要妖贼再抽出人来从后面捅上一刀戚荣勋和他的炮兵必败无疑。

  雷有德的脑袋还是清醒的,已经冲到前面去的妖贼很快就开始转向打算合围戚荣勋,或许是因为刚才官军炮兵的威力太过惊人,这次整个被戚荣勋切断的小半个右翼妖贼方阵全部都掉头开始进行包围行动,这些妖贼加起来将近有一万人。雷有德用他三分之一的兵力过来碾压戚荣勋,换取了剩下的人继续向官军挺进,如果雷有德的部队能够抵近官军后方发动攻击的话,情况对他们还是相当有利的。

  但就像大多数的垂死挣扎都伴随着侥幸一样,雷有德的攻势也好像是赌徒一样拼上了身家性命去博取胜利,哪怕这胜利已经离雷有德越来越远。对此正在催马接近后方交锋战场的兰子义体会的最为清楚。今日之战从最开始时官军危如累卵到之前形式逆转,再到刚才炮声大作,这中间的变化作为冲锋在第一线的兰子义体会的最为清楚,而雷有德的绝望和侥幸也只有他兰子义这个老对手品味的最为清晰。兰子义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刚才一轮炮击杀敌无数而官军却是无伤的,只这一击今天的战斗的结果就已经被定下了,无论雷有德还有多少人都无法改变这结果。

  兰子义和他手下剩下的将士们正在策马徐行,这么做一来是为了稍稍恢复一下已经跑了全场的战马体力,二来也是在刚才并未发现可以发起进攻的好机会。至于现在,兰子义哪怕手底下只有残兵也有信心将妖贼冲垮。

  催马走在兰子义一旁的张偃武表情也同兰子义一样随着戚荣勋那边的战况由衰转喜,此时的他已经马刀在手,挺直了身子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没成想今日居然是你我立功封侯之日啊!”

  张偃武此话一出周围军士全都笑了起来,张偃武也反应过来自己因为太兴奋,已经忘了兰子义封侯的身份。

  兰子义笑道:

  “君子成人之美,今天这封侯的功劳我就让给你了。”

  兰子义说罢周围人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全然没了刚才一击兵败之后的颓废惊恐模样。

  兰子义接着又问道:

  “张参军,依你之见我们该怎么打?”

  张偃武举刀直指包抄攻向戚荣勋的妖贼右翼说道:

  “这不明摆着嘛,妖贼急速转向,阵型已散,此时不攻还等何时?破此妖贼之后那个什么王八蛋雷有德的右屁股就露给我们了,我等再与戚侯并力南向,妖贼破矣!”

  众军士闻言齐声高呼,大声唱和,桃逐虎更是欣喜地说道: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去把妖贼踏平吧!”

  说罢桃逐虎便夹着马腹催促战马加速前进,其他战士见状也紧随桃逐虎催马而去。

  正如张偃武所说,从侧后包抄而来的妖贼在转向过程中由于内外两侧速度不同,方阵外侧的步兵全部走的散乱,而内侧的妖贼则互相挤压在一起,显得臃肿异常。

  这些妖贼一掉过头去便对上了后面正在转移的官军伤员,士气低落的妖贼终于找到了替罪羔羊,他们吼叫着冲上前去要拿这些受伤的官军开刀,也因此妖贼们的阵型彻底垮掉变成了一窝乱兵。

  一名妖贼追上了落在后面一瘸一拐逃跑的官军,上去便是一刀将人砍伤在地,接着妖贼高举腰刀,凶神恶煞的吼道:

  “正妖!纳命来!”

  可没想到本来惊慌失措的官军战士翻过身来后躺在地上却变得喜笑颜开,难道说这正妖被妖贼手里的刀吓傻了?妖贼正欲开口发问却听见身后传来珍珍铁蹄声,心里嗑腾一下的妖贼赶忙回头却只能听到风声从自己耳旁掠过,然后他的脑袋便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

  原来是桃逐虎一马当先,加速冲了过来,横刀先把此贼脑袋斩落。紧随桃逐虎之后的便是其他那些铁浮屠将士,胜败在此一举,众人也不再管马力如何,放开手脚一路狂奔。

  分散在大地上的妖贼们原本是在向戚荣勋登军发动进攻,可在兰子义他们赶来之后这些妖贼就变成了飘零的黄叶任风吹打,不到五百的御林军重甲骑兵就好像寒冬时节西北高原刮来的凛冽寒风,将漫天的黄叶吹得七零八落,然后化身为化身为龙,变换成蛇,在空中来回飞舞搅得天翻地覆。

  妖贼露给铁浮屠的背部是松散而又无组织的扇面,铁骑一来这些妖贼的进攻就变成了溃退,他们没再能组织起来便朝着与战场相反的方向溃逃而去。在人群的深处是刚才转弯时挤压在一起的妖贼军阵,密集的人群一时之间无法分开,铁浮屠们正好将这些妖贼撞了个正着。

  马匹胸前的铁甲碰撞在妖贼身上将战马与骑手身上强大的冲力传递给了眼前挡路的妖贼,被撞倒的妖贼受不了着巨大的冲力,宛如牵线被剪断一样飞了出去,每一个被撞飞的妖贼都会再次撞倒数人,一匹战马的冲击便可以杀开一条血路。除过战马的撞击,行走于妖贼之见的骑兵马刀也夺命利器,骑手们用自己精湛的刀法劈砍着妖贼喉咙处没有护驾保护的脆弱部位,每一刀落下都会闪出一道红光。纵使有人失手无法用刀刃伤人他也会用厚重的刀背击打妖贼,把马刀当做棍棒来用,借着马力也能杀出个样子来。

  背对着官军骑兵的妖贼现在为他们的莽撞付出了代价,他们没能发现铁骑袭来,也无法临时做出有效的变动来防御进攻,这个时候只能落成官军刀下鱼肉,妖贼的攻势再也无法维持,只能全军溃退。

  可妖贼们原本是来进攻戚荣勋的,他们被铁骑驱赶地只能向前可在他们前方则是长槊林立,尖刀成墙的戚荣勋方阵。撞在这方阵之上的妖贼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洞穿,被刺杀,被劈砍,剩下的妖贼绕开了步兵方阵向两边逃去再也不敢回头。

  兰子义跟着其他将士一路杀来,浑身上下全是鲜血,他驻马停在步兵阵前,遥声对戚荣勋说道:

  “戚候今日气色不错呀。”

  阵中戚荣勋刚刚一刀斩了一贼,闻言挺刀立身,一边擦拭刃上鲜血一边说道:

  “卫侯也还行嘛。”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