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六十八掌战场小憩 下

第三百六十八掌战场小憩 下


  兰子义站在原地拱手作揖,目送张望远去。那些跟随张望的军士们护卫在张望左右,持仪仗的持仪仗,执军械的执军械,众军士人数随少但阵型完备好似仙鹤展翅,翱翔于天地之间。

  在众人走开之后仇孝直来到兰子义跟前说道:

  “太尉真乃治军奇才,这些将士随着太尉苦战一日,现在这么走去居然还是精神抖擞,战意高昂,一点也看不出疲惫的样子。”

  正望着走去的太尉一行人出神的兰子义闻言不住的点头,出声称赞道:

  “太尉神态自若,风骨卓绝,手下将士严整,神如雄鹿假寐,静而不木,不愧是当朝一品大员,走出这等仪仗来真是厉害。”

  然后兰子义问道:

  “这些军士是太尉从京城里带来的仪仗队?”

  来到兰子义旁边的仇文若闻言答道:

  “张太尉自应诏入京之后就在没有碰过军队,这些侍卫全都是京营当中的军士,今天临时组成了太尉本阵,结果一仗过后将士们就全都变了样。”

  兰子义闻言又是一阵嗟叹,然后他转身问仇家父子道:

  “看两位先生今天这样子怕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吧?”

  仇文若对着兰子义略微欠身作揖,答道:

  “谈不上吃什么苦头,和太尉比起来我与家父简直就一直是被护在众军士身后。”

  兰子义问道:

  “这么说来太尉今日是冲在第一线了?”

  仇孝直这时答道:

  “何止是冲在第一线,简直是身先士卒,就差让他骑马冲入贼阵了。卫侯前脚刚刚撕裂妖贼阵线,太尉后手就带领着众军士掩杀过去了。”

  兰子义闻言笑道:

  “看来今天发生的事情很多嘛。走走走,太尉让我打扫战场,我们就边走边聊,不要耽误了正事。”

  说着兰子义便带头上马,其他桃家两兄弟与仇家父子也都跟着兰子义一同上马,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跟着兰子义巡视战场。

  巡视途中仇家父子一直在向兰子义介绍今天他们步兵阵中的战况。兰子义本以为今天步兵这边只用一线萍推,还是向前追杀,应当没有什么麻烦事情,结果听了仇家父子介绍后才知道今日步战也是惊险不断,先是妖贼太多,攻势受阻,全军上下士气波动,张太尉力挽狂澜督军奋战,保持阵线完整,继续与妖贼血战,当妖贼从树林中杀出再次威胁官军侧翼的时候太尉在第一时间抽调兵力组成游军前去支援战斗,最后当雷有德率领甲士从后方杀来时太尉与手下已经筋疲力尽,而妖贼发现自己退无可退,官军人数又少,于是便掉头准备重组反击,当此时节张太尉还硬是抽调出来三分之一的兵力在后面重新结阵抵御雷有德可能的进攻。按照仇文若所说,太尉压根没有考虑兰子义与戚荣勋击溃雷有德的情况,按照张太尉的计划他将于手下三万将士直面妖贼两面夹击,不成功便成仁。

  听完仇家父子所说的战况后桃逐兔第一个表示不满,他不服气的说道:

  “今天我家少爷破阵杀敌,立了头功,结果张太尉对此视而不见,还要靠一己之力去硬顶前后夹击,我看张太尉也是莽夫一个,完全没有你们说得那么神嘛。”

  仇文若说道:

  “三郎此言差矣,太尉是按照最坏的情况准备所以才那样安排的,胜负未分之时战局千变万化,若是太尉孤注一掷把希望寄托在卫侯身上,万一卫侯这边有闪失那岂不是要全军雪崩?太尉这样安排人手准备血战才是老蒋风范。“

  桃逐鹿闻言则说道:

  “文若先生说得当然有道理,但我看张太尉这样安排也有对神机营火器不了解的原因在里面。今天能够击败妖贼,神机营居功至伟,要是太尉早知道神机营大炮一轮便能轰飞一阵妖贼,我觉得太尉也不会在拼命的当口从前线抽人下来。“

  仇孝直并不同意桃逐鹿的说法,他说道:

  “太尉今日布阵明显是以火器为中心安排军力的,开头戚荣勋在前血战,然后神机营从两翼开炮,打开缺口之后再让铁浮屠破阵,能有这种安排不可能对火炮威力不了解,我看太尉真正没有料到的是雷有德会重新集结兵力从后面杀来反扑,所以他才会将伤员连同没有近战能力的神机营参军留在后面。但刚一发现后方有贼太尉便抽调兵力重新布阵,同时能保持对妖贼溃军的压力,就这应变能力也非常人所及。“

  桃逐兔听到仇家父子一个劲的说太尉好话很是不高兴,他挑着眼睛瞪了仇家父子两人一眼,然后说道:

  “你们父子两人跟了太尉一圈就替太尉说好话,今天能打赢明明是我家少爷……“

  兰子义这时打断了桃逐兔,他清了清嗓子说道:

  “三哥不必多言,今天这仗能赢太尉绝对居功至伟。太尉从前天遇贼之后就开始布局,加上昨天防守大营,连续两天磨掉了妖贼进攻的锐气,等到今日决战太尉又专门选择这种有利地形制造优势,抵消了妖贼人数上的优势。此等缜密的心思,此等疏而不漏,一环套一环的安排,若没有经年累月的作战经验积累是绝对不可能像这样信手拈来的。

  仇家两位先生说得不错,说得也详细,多听这样的故事就能多给我将来带兵搭把手,我求着听还听不到呢,哪里有三哥你说的那样是在替人说好话。“

  听闻此言的桃逐鹿扬着眉头笑了笑,转而调侃兰子义道:

  “少爷你之前不是一直都说你要读书科举,决不带兵打仗当武夫吗?刚刚怎么又说今后带兵打仗呢?“

  众人听到这话都哈哈笑了起来,兰子义也红着脸笑了笑,摇头没有作答。

  待众人笑罢后仇孝直脸色转冷说道:

  “刚才三郎说今天卫侯军功第一,嗯,这个……今天全军能够大胜的确是由骑兵将士,尤其是卫侯与铁浮屠拼死力争来的。但这并不是说功劳就能记在卫侯头上。“

  桃逐兔可是一直看不惯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每天神神叨叨的给兰子义出鬼主意的,现在仇孝直这样说,桃逐兔听着可是不爽,他立刻质问道:

  “孝直先生既然说军功记不到少爷头上,那你倒是说说军功会记在谁头上?“

  仇孝直被桃逐兔质问只是嘿嘿笑了笑,他没有正面去反驳桃逐兔,而是扭过脸看着兰子义问道:

  “卫侯,我听人说今日铁浮屠折损甚大?“

  这事可是问道兰子义的痛处,不过刚才已经被张望刺激过一会,现在被仇孝直问起也没有那么扎心,兰子义答道:

  “不错,我带领铁浮屠众将士冲击树林里面的妖贼,结果中了埋伏,全军上下折损过半。“

  仇孝直闻言点了点头。这时桃逐兔不高兴的问道:

  “孝直先生你干嘛去戳我家少爷的痛处,大胜之时这么败兴的事情何必提出来?“

  仇孝直看着桃逐兔没有第一时间回话,他那样子似乎是在考虑自己的措辞,倒是仇文若抢先自己父亲一步开口答道:

  “今天铁浮屠的确立功不小,但卫侯自己指挥失误也折了不少人马,功过相抵最后有多少功劳记下还不好说。但在铁浮屠军中的将领不止卫侯一人,还有张偃武在做卫侯的副手,据我所知他是反对卫侯硬冲树林的。张偃武随卫侯一道参与了今天整场战斗,那他就有今天全胜的功劳,同时他又没有指挥失误,不用去担这份过失,既然如此我倒想问问三郎,这功劳应当怎么算?“

  桃逐鹿与桃逐兔闻言同时色变,兰子义则骑在马上低着头阴着脸不发一语。

  桃逐兔先是惊讶无比,然后义愤填膺的骂道: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出力最多的反倒落下罪过来了?这太不公平了!“

  仇孝直捏着下巴上那几根稀稀落落的胡须,含着嘴角似笑非笑,也不知是悲是怒。他结果桃逐兔的话茬答道:

  “三郎尚没有多少军中经历,自然觉得此事不公。但人嘛,要担责任的时候各个如同撞鬼,要抢功劳的时候又全都像是见到了亲娘,我猜大郎在军中是见过这种场面的,只是现在他不在而已。“

  桃逐兔被仇家父子这番话说得心里憋屈,他转脸关切的看了看兰子义,然后又问仇孝直道:

  “孝直先生你莫要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仇孝直答道:

  “在最终封赏下来之前我这样猜测的确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现在已有的蛛丝马迹却明白无误的指出张太尉在战前就已经想到了后面争军功的事情,戚荣勋领着神机营血战一番之后居然被留在了后面看守伤员,要知道到戚荣勋是东军出来的步兵将领,让他道前线去帮张望一把岂不是更好,干嘛扔到后面晾着?“

  兰子义听着仇孝直的分析,心里像是被人打翻了厨房灶台,盐啊醋啊撒了一地,心里是又酸又咸还憋屈,好不难受。他想了想后伸手制止了仇孝直继续说下去,他说道:

  “我觉得太尉不像这种人。“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