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换将 下

第三百六十九章 换将 下


  张望没有停下,他紧接上言继续说道:

  “天下富庶之地莫出江东,江东每年产的税赋、稻谷支撑着半个大正的开销,除此之外江东的生丝、茶叶、瓷器是我大正与海外蛮夷贸易的大宗商品,每年由此获利亦不在小。现在你们出去是能够轻松捉拿雷有德,可那之后呢?漫山遍野的妖贼你们抓的完吗?没了雷有德统辖的妖贼四处流窜,占山为王,到时候江东岂得安宁?

  去年代公北伐已经掏空了国库,如今章首辅税改,再加上妖贼折腾,朝廷财政只会雪上加霜,天下安定全靠江东物产,这时候要是把妖贼打散成土匪,这大正江山可就亡了!“

  众人听到这里渐渐明白了张望的意思,张望想要全歼妖贼,但全歼贼寇谈何容易,当下便有人问道:

  “太尉所言甚是,但按照太尉所说,想要全歼妖贼就要等妖贼重新聚拢,等但妖贼重新聚拢之后固然是可以与他们决一死战,可今天我们与妖贼交战已经用上了吃奶的力气,就这能打赢还多亏侥幸。若是等妖贼重聚我们再打可就不比现在痛打落水狗这么轻松了。”

  此言一出帐下有不少人都出身附和。张望被人反驳后并没有生气,他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反问道:

  “你说将来打得不轻松,那我问你,若是再会战你能不能打赢?”

  刚才说话那人想了想后答道:

  “能是能,但……”

  张望立刻接过话茬说道:

  “但很吃力,对吧?”

  说罢张望用凌厉的目光扫视了一遍帐中诸人,之后说道:

  “你们现在出击是轻松,是痛打落水狗,打完之后便可回京呆着吃喝玩乐,可是之后呢?江东流寇横行,互不统一,你们回京之后睡不了几个安稳觉就要出来继续剿匪,而那些能和你们打得不相上下的土匪都盘踞在各个山头之上,你们拔掉一个还有另一个,剿了这处还有另一处,整天疲于奔命,不得休息。这还不算江东乱了之后你们粮饷再无保障,本地

  恶少年和地痞还会源源不断为妖贼提供血液,你们怎么打?你们打得赢吗?“

  这一回帐下无人再出言反对张望,相反众人到这个时候已经被张望说服都点头对张望表示同意。

  张望继续说道:

  “弟兄们,长痛不如短痛,你们一时辛苦换来的是天下太平。妖贼百万大军,投鞭断江,过江只一战便损失过半,我才不信妖贼还有勇气再与我军堂堂阵战,再加上东镇援军已近,我们两军合击之下妖贼必死无疑。

  妖贼起兵为过两月已经凿穿了半个大正,若是我等在京城脚下还不能将其全歼今后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再见父老乡亲?都听我的,养精蓄锐,我们与妖贼战上他娘的一场,拼了!“

  张望的豪言壮语把整个帐篷将士们的情绪都点燃了,将士们嚎叫着张望提出的口号,决心与妖贼决一死战,就连兰子义都被气氛引燃,投身到呐喊之中。就在此时,帐外有军士喊道:

  “鱼公公到!”

  张望闻言大喜,笑哈哈的前往帐门前迎接。帐门被台城卫从外掀开,张望看也没看便开口说道:

  “公公来的正好,我正在和将士们安排军务呢!“

  与火急火燎的张望不同,鱼公公是吟着笑慢慢悠悠的走进帐中的。鱼公公并没有被大帐中热烈的气氛所感染,在他的身上透着一股阴气,虽然鱼公公平时身上就带着寒风,但这次与平时不一样,这次的鱼公公心里怀着什么事情。

  兰子义看着鱼公公那笑吟吟的脸感觉不太妙,与此同时鱼公公则开口对张望说道:

  “太尉带兵自然是雷厉风行,老夫领教过的。老夫这么快从京城赶回大营是带来了皇上的手敕。“

  张望闻言便要跪地接旨,不过被鱼公公拦了下来,鱼公公笑道:

  “太尉不用着急,手敕可以慢慢接,意思到了就好。“

  此时的张望也感觉到了些许异样,他看着鱼公公,而鱼公公则笑道:

  “太尉不必担心,是好消息,皇上钦点,你的宝贝孙子封侯了。“

  张望闻言哈哈笑了出来,张偃武闻言也上前准备领旨谢恩,可鱼公公接下来的话却让在场众人的心全凉了下来,只听鱼公公说道:

  “皇上还有旨意,命太尉你立即动身回京述职。”

  张望听到这话还没有反应过来,他问道:

  “我回去了大军怎么办?”

  鱼公公笑道:

  “太尉你说笑了,大军本就是在德王麾下,太尉走了自然有德王亲自统兵剿贼。“

  +++++++++++++++++++++++++

  大捷之后已经过去了五天,这五天来那该死的雨不停的在下,哪怕是白天也是阴沉沉的暗无天日,兰子义感觉张望走了之后雨就越下越大,都快赶上刚出京那会兰子义在江城病倒的时候了。

  提起江城兰子义便想到了当时那副烂摊子,而打了这么长时间,到头来居然又成了相似的局面,这不得不让兰子义觉得自己身处轮回无处可逃,是不是该找个大觉宗的出家人算算命了?

  这时兰子义所在的帐篷被掀开,桃逐鹿与桃逐兔一身蓑衣从门外走进来,仇家父子紧随其后一起进到屋里。桃逐兔刚一进来连蓑衣都来不及脱便掩着鼻子说道:

  “少爷,你这帐篷里一股霉味难道你闻不到吗?出去透透气吧,再不出去你都要长成蘑菇了。“

  说着桃逐兔指了指帐篷一角不知从何时开始长出来的那一坨菌菇。

  兰子义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权当答话。大家都知道兰子义心里不爽,因为张望走了后第二天一大早,醉醺醺的德王便拿了兰子义的军权,将铁浮屠与西辑虎营全都收到了自己手下直接掌控,对此德王没有给出任何理由,只是多给了兰子义两顶帐篷,而兰子义也知道个中缘由,所以他不多言只是闷闷不乐的每天坐在帐篷里。

  见到身后进来的桃逐鹿,兰子义又向后看了看,然后问道:

  “大哥呢?为什么没和你们回来?“

  桃逐鹿脱了蓑衣,正在甩干手中的斗笠,他答道:

  “大哥还在妖贼营外盯着呢,他说他在盯一会,让我们先回来。“

  兰子义闻言又叹了一口气,他说道:

  “辛苦大哥了。“

  然后兰子义起身招呼其他入座,然后他问道:

  “妖贼那边情况怎么样?“

  桃逐兔答道:

  “把营扎起来之后就没什么大动作了,我今天连樵采的人都没看见。“

  桃逐鹿则说道:

  “与前几天大哥刚发现的时候比起来,妖贼大营明显静了下来,不再骚动了。“

  这时仇孝直叹气道:

  “唉,太尉的确出了一条妙计,但这条妙计也是用在前些天的,要是刚发现妖贼重新扎营之后我们就全军压上,那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回京受赏了。“

  桃逐兔闻言骂道:

  “还不是因为那个狗屁德王,接了全军之后就知道每天吃喝玩乐,谁能想到他居然把京中妓女都给引入大营。“

  桃逐兔骂过之后众人全都叹气不言,帐篷里一旦静下来就能听到远处大帐传来的歌声、舞声还有嬉笑怒骂声。

  仇文若又叹了口气后说道:

  “卫侯再去见见鱼公公吧,求鱼公公赶快发兵,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在这么下去我军与妖贼的士气可就要逆转了。“

  兰子义咬着嘴唇听完仇文若的抱怨,然后无力的说道:

  “文若先生,我这几天哪天没去找过鱼公公?鱼公公哪次没有听我的?公公是很给我面子了,但德王压根没有出兵的打算,鱼公公之前和德王闹得也很不愉快,若是干涉太多鱼公公自己也会有麻烦。”

  桃逐兔这时发作道:

  “所以公公就让德王把妓女乐工也都引到营中来?这像话吗?”

  桃逐兔此话一出帐中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久仇孝直才打破沉默道:

  “隆公公那边并没有将卫侯求救的事情告诉鱼公公,这也算是不幸中之万幸吧。”

  兰子义闻言问桃逐鹿道:

  “二哥,你那日入京的确没被鱼公公看出破绽来吧?”

  桃逐鹿答道:

  “少爷放心,那日我快马加鞭入京之后求见了隆公公,隆公公接了表后嘱咐我转告少爷放心,不要为此事担惊受怕,然后专门派人引我从偏门出宫离京,一路没有碰到鱼公公。”

  仇文若补充道:

  “鱼公公为人轻悍,要是真的知道二郎入宫,那入营之后怎么也都得找卫侯的麻烦的。”

  兰子义听着点了点头,但他不解的是为何隆公公要替他掩饰此事,皇上若是真的宠溺德王要传位德王那他又为什么会轻易放过兰子义?

  这件事情兰子义觉得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但现在妖贼未灭,还不是被这些杂事分心的时候,兰子义便又问道:

  “军中粮食可还够吃?”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