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片刻安息

第三百九十八章 片刻安息


  桃逐虎与桃逐兔护送着兰子义退回安全地带,其他将士也都一起退到四周去。

  现在突入营门的妖贼已经被全歼,营门也已经被牢牢关上,混乱的军营终于有了稳定下来的迹象。

  妖贼薄营的消息已经在营内传开,四面八方的将士正源源不断的向这边赶来,他们集中在西门内的这个十字路口处却不知道这时该干什么。恰好此时兰子义在桃家兄弟二人的护送下退了下来,正好遇到了据记载一起的人群。

  桃逐兔见已经退到了妖贼攻击范围之外便要收刀,可刚一抬手就被旁边人给碰到了。桃逐兔转身一看被周围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将士吓了一跳,然后便问兰子义道:

  “少爷,这么多人怎么办?”

  兰子义答道:

  “带兵打仗人自然是多多益善!人不来我才发愁呢!”

  接着兰子义顺手抓住旁边一个军士问道:

  “你是哪个营的?”

  这些军士们都是听到动静出来杀贼的,现在却被堵在路上动弹不得,心里自然不痛快,这个时候突然被人抓住问话,给谁谁都不会舒服。

  被问的那个军士一把甩开兰子义,扬起下巴瞟了兰子义一眼问道:

  “你算老几?有什么资格问我?老子有必要回答你么?”

  兰子义被顶了一句后自是火旺,但看到这军士那副横行无忌的样子兰子义又感到滑稽,兰子义冷哼一声笑道:

  “我是兰子义,你说我有什么资格问你?”

  那军士刚盯着兰子义看了一眼便觉得此人眼熟,动手甩开兰子义后有看到桃逐虎与桃逐兔两人露刃挺身,站在兰子义旁边,那架势就差动手。等兰子义说话时,这个军士也想起来面前此人是谁了,于是乎这军士一个哆嗦之后赶忙跪地拜道: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您这一脸泥巴我真没有认出……”

  兰子义不等这人跪下便一把把人拎住,说道:

  “行了,我不缺你这点礼数。说!你是哪个营的?”

  那军士被拎起来后毕恭毕敬的说道:

  “回卫侯的话,小人是先登北营的。”

  兰子义听到这话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两圈后小声嘀咕道:

  “北先登营,那在南边驻扎呀。”

  不过兰子义这么说也就只是感慨军中将士来的迅速,他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味道,却还没有辨别清楚哪里不对劲。

  对兰子义来说当下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他对着这军士吼道:

  “你赶紧把和你一个营的军士都挑出来,弓弩手在前,刀盾手在后,长毛长枪最后,排列好了就往墙上去!”

  那军士闻言忧郁的说道:

  “可是,可是卫侯,小人只是个小兵,连伍长都不是。”

  兰子义闻言说道:

  “那你就当我的传令兵,先去把人给我排出来,等到军官来后在传我军令!反正不能让人像群猪一样都给我挤在这里!”

  那军士闻言大喝一声道:“领命!”便掉头走了。

  围在兰子义周围的军士们在兰子义问话伊始便被吸引过来,到这时也都听到了兰子义的命令。兰子义在和那军士说完话后便向四周为的其他军士大声喊道:

  “照我刚才说得,各自找到各自行伍,重整,列队,上营墙灭贼,不要堵在这里!”

  兰子义的威望可是有他历次作战积累的军功做基础的,哪怕他现在只是挂个虚衔,他在军中的威望却一点不虚。

  众将士听到兰子义的话后赶忙各自寻找伙伴,列队分组,桃逐虎与桃逐兔则帮助兰子义居中高声呐喊,不时用手将挤在一起的将士掰开、分流,、送到另一边去。场面虽然混乱,但在混乱之中慢慢地则出现了各个队伍的轮廓。

  就在此时,最开始被兰子义问话的那个军士远远的向兰子义喊道:

  “卫侯!我们的先登营已经找到了,可是我们排在那边,旁边还有其他营呢!”

  兰子义头也不回的大声喊道:

  “各营按照各营驻扎的东西南北顺序排列队伍,先排好的先上墙去!”

  兰子义这话一吼出,其他将士们也都有样学样的开始分化站位。张望立营,营中帐篷安排,道路设计本来就考虑了行军的要求,营中大小路段本来就可以行军。要不是刚才事起仓促,再加上连日下雨导致道路泥泞,将士们本可以不用这么混乱的。

  营中将士到底是训练有序的京城精锐,在兰子义下达命令之后不过些许时间,将士们就按照各自营属排列成行,并且按照兰子义的要求各兵种分开配置,弓箭手在前。已经有好几列的将士登上墙头与武库营的将士并肩作战了。

  总算是安排的有些眉目之后兰子义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他额头上的伤口结了一个巨大的茄,被雨水泡了这么久之后有些开裂,兰子义没注意摸上去只觉额头生疼。

  这时桃逐虎望着各行行进的队伍嘀咕道:

  “好奇怪呀。“

  兰子义问道:

  “大哥觉得哪里不妥?难道营中还有细作?”

  桃逐虎道:

  “有没有细作我看不出来,那是逐鹿的本事。我觉得奇怪的是各营将士都在此处,为何他们的营将副将全都不在?我看各营带队的,官最大的也不过是校尉。要是有各营营将带队刚才也不会这么乱。”

  “那是因为各位将军们都回京见妻小去了。”

  突然出现的声音惹得兰子义回头望去,只见戚荣勋带领着神机营和部分御林军长刀手从西边款步走来,全无刚才其他众军的杂乱无章,那些一人高的长刀森寒凛冽,那些神机营的鸟枪手们则裹了好几层蓑衣,鸟枪上用帆布裹得严严实实。

  兰子义见戚荣勋过来点点头算是行礼,兰子义见御林军过来以为是张偃武去大营通报后那边来的援兵,于是问道:

  “是大营那边让戚侯来的?”

  戚荣勋冷笑道:

  “德王要有让我来援的脑子我们早就能灭贼了。”

  兰子义又问道:

  “既然如此戚侯你身边的御林军是哪里来的?“

  戚荣勋答道:

  “营中鸣锣示警,我身为营将自然要来支援,这些御林军的刀手们驻扎的离我近我便一起叫过来了。“

  御林军可是在鱼公公麾下专司皇宫守备的精锐之士,他戚荣勋没有调令,没有鱼公公同意居然说拉出来就拉出来,这么嚣张兰子义不得不为之侧目。

  与兰子义不同,桃逐兔主要关注的是其他事情,他开口问道:

  “戚荣勋,你说各营主将都回家抱孩子去了,这是怎么回事?“

  桃逐兔直呼戚荣勋其名,很是无礼,不过戚荣勋并没有发火,或许是因为大家并肩作战许久,有袍泽之情的缘故吧。戚荣勋闻声只是转过头看了看桃逐兔,然后便答道:

  “连日不战无所事事,诸位将军家小又都在京中,他们回京去看看也是人之常情。“

  兰子义听到这话很是生气,他说道:

  “大敌当前他们身为营将不在营中待命还能回京去?这还要算是人之常情?这些家伙该斩!“

  戚荣勋看着兰子义不置可否的说道:

  “斩不斩要看德王,就像战不战一样。诸位将军不回家抱孩子难道要在营中和德王怄气不成?“

  兰子义听出戚荣勋话里有话,于是问道:

  “戚侯的意思是诸位将军是被德王给气走的?“

  戚荣勋摇头答道:

  “唉!何止是气走啊。太尉在时各位将军能够各尽其力,各施所长,带兵打仗自然有劲,可太尉走了之后营里成什么?成了个妓院?全营上下是个人都知道该主动出击追击妖贼,但实际呢?丘八挨饿,德王玩乐,这怎么打仗?“

  兰子义闻言眯着眼向前欠了欠身子,问道:

  “各营将军看不这个就回京去了?全都走?这也太巧了吧?“

  戚荣勋听到这话又是一声长叹,说道:

  “都走是因为诸位将军每天都道德王帐前请战,全被德王驳了回去。几位将军觉得一个一个去势单力孤没有影响力,于是今早便结伴集体去德王帐前,结果扰了德王美梦。德王是想把众将军拖出去斩了,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众将军便被勒令回京去了。“

  兰子义闻言大惊,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戚荣勋苦笑道:

  “我也不知道,是刚才带着御林军将士出来才知道。“

  然后戚荣勋小声对兰子义说道:

  “这事传出去会动摇军心,被鱼公公给压了下来。“

  兰子义闻言回头看了一眼桃逐虎与桃逐兔,三人互相一看,脸上写得全是无奈。

  兰子义说道:

  “好嘛,现在倒是不用动摇军心了,妖贼攻营,军中无将,我们可以直接完蛋了,真是他妈的痛快。“

  众人说完话都默默地盘算怎么应对当下恶劣的情况,忽有一人逆着人流而来,远远地便对着兰子义喊道:

  “卫侯!卫侯!别再让军士们上营墙了!“

  兰子义寻声望去,却见到仇孝直挤过人群向他这边走了过来。兰子义问道:

  “孝直先生不是在墙上指挥将士御贼吗?为何突然下来了?“

  仇孝直来到兰子义旁边,拄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那边有吾儿领着,暂时无恙。卫侯,敌情有变,我怕门外现在来的是佯攻!“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