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守东门

第三百九十九章 守东门


  兰子义闻言走起眉头,问道:

  “先生何出此言?”

  仇孝直深吸两口气后咽了口吐沫,然后抓住兰子义的手说道:

  “卫侯,刚才妖贼冲门时可是全线压上,完全不顾自己死活,我与将士们站在墙头见那气势都被吓得腿软,可自打刚才门被关上之后妖贼便从门前退了回去,现在只留下几个人在门外瞎晃。

  妖贼今天前脚骗开门,后脚就来支援,准备如此充分绝不可能因为门被关上就会退去。妖贼已经被我们逼到绝路上了,他们若是向我们一样没有作为自己很快就会完蛋,雷有德有勇有谋,不可能看不出来这一点。以他手下数倍于我军的兵力,完全可以四面围攻,干嘛非得去攻西门?这是佯攻啊卫侯,这是声东击西!“

  仇孝直这一番剖析已经相当透彻,兰子义听罢便回头去看周围其他诸将。众人都是年轻有为的将领,情急之下或许会有想不到的遗漏之处,但绝对不会作缩头乌龟,假装看不见周围。在与兰子义交换过眼神后众人都点头表示同意仇孝直的看法。

  仇孝直接着说道:

  “卫侯,西门墙上人已经站满了,不必再让将士们登墙。赶紧把人撤下来去守其他营门吧。“

  兰子义看了看周围刚刚充足完毕,队列整齐的各营军士,摇头答道:

  “军中刚才乱成一片,好不容易收拢全军,现在总算可以让将士们列队登墙,怎能半途将人撤下来?倒是吼命令一下,一进一退,全军又将大乱,妖贼攻来我们就彻底没得可守了。“

  仇孝直道:

  “就然如此,那怎么办?“

  兰子义说道:

  “简单,太尉当日搭营时四面营墙都是修通的,已经走到墙下的将士不用停,接着上墙,上去之后沿墙向南北走。没上墙的将士从中间分开,后排按原路退回,按照离南北门远近,去南北两门登墙。“

  接着兰子义对戚荣勋说道:

  “声东击西,声东击西,打一边自然会主攻另一边,我看东门前面必有恶战,劳驾戚侯随我辛苦一趟可好?“

  戚荣勋闻言笑道:

  “我在军中就是为了干这个,何来辛苦一说?“

  兰子义闻言点头,然后嘱咐仇孝直道:

  “孝直先生已在西门前指挥许久,了解这边情况,那你便在这里继续坚守。你帮我带话给令郎,让他下来之后组织众军分流去南、北门,待到事情安排妥当他便去北门指挥守军。“

  兰子义头一转又对桃逐虎说道:

  “大哥!南门就交给你了!“

  桃逐虎闻言抱拳唱到:

  “逐虎得令!少爷放心就好!“

  这时仇孝直不解的问道:

  “卫侯,我刚才在城头指挥将士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营中各营自有营将,我与我儿一介布衣,怎能越俎代庖?“

  兰子义咋了下舌头,然后一手按住仇孝直的肩膀说道:

  “先生,一言难尽,但现在营中只有我们几个带兵的了,你就别再推辞了!“

  仇孝直听到这话非常吃惊,但他旋即冷静下来,冷冷的答了声“是“便掉头去往西门那边去了。

  一切都安顿好后兰子义便对这戚荣勋点了点头,两人并肩从神机营将士中间穿过,桃逐虎则从另一个方向遥声对桃逐兔喊道:

  “三郎!保护好少爷,别再让少爷犯险了!“

  桃逐兔回头对桃逐虎喊了声“大哥放心“然后两兄弟便分别被不同去想的人群簇拥着消失在人海中。

  兰子义与戚荣勋两人带队一路急行,有将士为兰子义与桃逐兔拿来所以披上。在路上兰子义看着那些神机营的鸟枪手问戚荣勋道:

  “神机营的鸟枪手把枪裹得这么紧,待会怎么点火开枪?“

  戚荣勋闻言指着一杆鸟枪说道:

  “卫侯你再仔细看看。“

  兰子义听着么戚荣勋这么说便又仔细去看那杆枪,只见帆布虽严,但在火药池和火绳那里却搭起了一个小帐篷用来防雨,而且将士们拿枪拿得也很小心,争取不让雨水倒灌进枪里。

  见此情景,兰子义对戚荣勋竖起了大拇指,他说道:

  “戚侯安排真是妥当。“

  众人行走的快,用了不一会便穿过大半个军营,一路上兰子义与戚荣勋两人还不停的收拢落在后面的各营军士,等到东门外时两人已经聚集起了一直人数不少的队伍。

  雨越下越大,虽然是白天,却看不见阳光,兰子义都在纳闷是不是天黑了。

  营里的将士都被刚才西门的锣鼓声引去,现在的东门前大雨倾盆,昏天黑地,两旁帐篷空无一人,凌乱不堪,看来将士们走的很是匆忙。

  望着既没人又没敌如同鬼域的东门,桃逐兔小声对兰子义说道:

  “少爷,我怎么感觉这门口这么邪乎呢?“

  兰子义答道:

  “三哥你旁边就有上千血性男儿,就算有鬼蹦出来又有什么可怕的?“

  这时戚荣勋仰头对这门旁岗楼喊道:

  “上面还有没有人?“

  戚荣勋喊话过后岗楼当中便都弹出脑袋来,其中一个将士说道:

  “将军!都有人呢!我们来站岗的不敢乱跑!“

  兰子义闻言点了点头,京营将士的素质还是让人放心的。戚荣勋则接着问道:

  “门外可有妖贼来犯?“

  楼上将士答道:

  “这位将军,妖贼不是在攻西门吗?怎么会突然跑到东门来?这么大的雨十步开外就看不清东西了,妖贼想来也得先找到路不是?我们并未发现有妖贼过来,将军放心就好!“

  戚荣勋问完话低头与兰子义换了个眼神,他给旁边将士打了个手势,然后说道:

  “妖贼没来,难道去攻其他营门了?“

  兰子义说道:

  “南门离妖贼也近,说不定是去打那里了。不过现在各个门口都有将士过去,我看问题不大,要是真是有问题那我们无论哪个门都有问题。“

  戚荣勋说道:

  “雨这么大,妖贼也没来,我们还是先进帐篷避避雨吧。“

  兰子义笑道:

  “戚侯这么做可不厚道,将士们都在外面淋雨,你这让将士们怎么想?“

  戚荣勋也笑道:

  “卫侯爱兵如子我不反对,但你既然没本事上营墙去和妖贼拼命,就老老实实的进帐篷里躲一会,你身子骨可没其他将士们硬,这雨淋下来搞不好就病倒了。“

  在戚荣勋与兰子义说话的当口,跟随而来的众将士则顺着梯子慢慢登上营墙。有一御林军长刀手登墙后沿着营墙带头在前行军。

  雨滴如同倾泻一般劈头盖脸的砸在军士身上,哪怕他身上有蓑衣也无法阻止从缝隙渗透进来的雨水染湿身上的衣物。

  这军士便走便骂道:

  “前些日子还没这么大雨,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天爷是想把我们全都淹死?什么鬼天气!

  这天气我们该点火把你说是不是?“

  后面那军士闻言说道:

  “这么大的雨你能点着火把?你能点着我输你一两银子你信不?“

  这军士话刚说完便一头撞到前面人背上,后面人则又撞到了这军士背上,整支队伍当中一片骂声。

  被撞的鼻子生疼的军士骂道:

  “前面的怎么不走了?后面人还等着上来呢!“

  可带头的那个军士不为众人所动,他站在原地,弓起身子,绷紧肌肉,原本拎在手中的长刀现在已经被端在手中。那军士大声吼道:

  “前面的是什么人?”

  众军闻言大惊,当下可是战时,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将士们不会不明白。跟在后面的将士立马兵器在手,开始向墙外张望。

  怒吼过后正面墙上一片死寂,排在后面的人看不到前面的景象,墙外的地面又漆黑无比,官军将士们现在就是睁眼瞎,完全不知道周围到底是什么样子。

  众人都在紧张的等待着,可却再没有动静发生,跟在长刀手后面的那个军士是在等不及了,干咽了一口涂抹之后问那长刀手道:

  “我说,你到底看到.......”

  话还没说完他前面那如铁塔一般静止的着的长刀手便爆喝一声向前扑去,问话那军士惊得眨眼,再睁开眼时长刀手已经砍出了漫天血雨。

  这军士刚想说那长刀手不要斩错人,墙外的黑暗中便飞出一道绳索将站在墙上的长刀手套住,接着长刀手一声惨叫被绳索拉下营墙,消失进了黑暗之中。

  一起上墙的其他军士大惊,他们正考虑如何反应时墙外便飞来许多绳索,还有好些只手从墙头探出,那些还没站稳的军士被这突如其来的拉扯拽住,跟着刚才那长刀手被拖进前外的黑暗中。

  这黑暗好似噬人的地狱,吃人不吐骨头,将士们被突然吓到顿时尖叫起来。有将士喊道:

  “见鬼啦!”

  旁边一老兵立刻骂道:

  “见你妈的鬼!这肯定是妖贼,不还击你叫什么?”

  不用人指挥,将士们已经开始大杀特杀,上墙的鸟枪手们对着黑暗中有声响的地方便开枪,可开枪的火花照亮的景象却将众人压得喘不过起来。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