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零四章 千疮百孔 下

第四百零四章 千疮百孔 下


  那军士“唉哟”一声之后说道:

  “卫侯,我们上去的时候是一对人,现在还在上面站着的连半队都没有,怎么顶啊?鸟枪手都被撤走了,妖贼砍掉一个又长出来一个,我们顶不住啊!”

  兰子义闻言咬牙看着周围,那些躺在泥地里任由泥水浸染伤口的军士们有气无力的在地上呻吟,泥泞的地面好似变成了沼泽地,战士们置身其上根本得不到休息,他们只会被暴雨埋没,在大地上越陷越深,最终沉入地底。

  可现在的兰子义也没有办法,他手下唯一能增援上墙的只有他了桃逐兔两人,桃逐兔倒是个战力,可他兰子义上去能干什么?

  无奈之下兰子义只得对着军士吼道:

  “顶不住?顶不住也得顶!西门没了全营也就没了!”

  下来传话的那个军士是个御林军,看他使长刀的那架势应当是东军出身。东军出身的御林军,论情谊他自然会听戚家父子的军令,论层级他当听的是鱼公公和台城卫的命令。现在他下墙来向兰子义求援却被兰子义出言顶撞,当下就不痛快了,卫亭侯那点身份给兰子义加的光环荡然无存。只听这羽林军对兰子义骂道:

  “顶不住也得顶?你给我上去顶着试试?死的又不是你!德王都要跑路了,鱼公公都要走了,我们还留在这里守这个破营有什么意义?守得住吗?

  老子是在宫里好端端吃皇粮的,不是跟你这个鞑子在这里等死的,老子不干了!“

  兰子义闻言大怒,骂道:

  “谁告诉你鱼公公要跑的?”

  军士回骂道:

  “刚才在这里你自己说得德王要走。怎么你不认账了?”

  这羽林军说话时怒目圆瞪,长刀高举,若不是桃逐兔举刀护在兰子义跟前,这军士搞不好就要砍兰子义了。

  兰子义看到军士这番模样才反应过来,东军出身的御林军与他兰子义不仅无恩还有龌龊,而且御林军本身就是皇帝近卫,整天趾高气昂,谁都不鸟,他兰子义是不可能想之前吼其他那些军士们那样吼住这些家伙的,能吼住这些家伙的只有戚荣勋和鱼公公。

  军士骂完话转身就要走,兰子义无奈只得伸手抓住军士哀求道:

  “这位兄弟,只需片刻,只要再有片刻时间援军就来这了,再坚持坚持,再坚持一会,今天这一仗不止于此的,不止于此,我们这仗本是必胜的一仗,不该打成这样的。“

  那军士一挥手甩开兰子义骂道:

  “不该打成这样那为什么成了这样?我们是宫里的御林军,和他们台城卫是平级的,凭什么台城卫就是亲娘养的跟着德王一起走,我们就要留在这里等死?还是要被你个煞星带着送死!

  走!弟兄们!我们不打了。这破门留给他兰鞑子自己守!“

  城门上的将士除了御林军就是不拿火气的神机营,他们在戚荣勋带队走后就已经人心浮动了,借着往墙下送伤员的机会,守军大部已经撤下营墙,现在都堵在营门口出工不出力地观望。等到有人带头呼喊要走后,这些家伙跟着便走。

  兰子义站在路中间展开双臂拦截众人,他高声呼喊道:

  “援军片刻便到,你们为何不能撑这最后一会呢?你们现在走的话,刚才损失的那些兄弟不就白死了吗?

  无论大军主帅如何,你们是军中将士,你们是过来把手营门的,若是营门丢了你们难道以为自己能逃脱军法处置吗?“

  兰子义话刚说完桃逐兔便提刀在手挡在前面,对着面前即将溃走的军士们高声吼道:

  “临阵脱逃者,斩!“

  桃逐兔最后这个斩字声音又沉,音调又长,不仅如此结尾那调收的还干脆异常。他们桃家三兄弟各个虎背熊腰,杀气腾腾,吼出声来全是虎啸山林,桃逐兔这一嗓子还真就把那些要走的人给吼住了。

  兰子义见众军企稳,赶忙劝道:

  “各位兄弟,你们是皇上的兵,是戚准将军带出来的兵,我兰子义无德无能,少信寡恩,完全没有资格指挥诸位兄弟。但是弟兄们啊,刚才你们都看的清楚,西门都被妖贼攻进来了我们营中都硬生生守住,坐拥地利我们是没有可能输得。

  你们不愿听我的,可以。但是大家为了你们身后其他还在营中的兄弟,撑上这最后一把吧,我们守得住的。“

  众将士被兰子义一通言语劝说,心中冲动也都减轻不少,大家都是有骨气的官军将士,怎么可能跟妖贼一样说逃就逃。

  但众将士已经让出了营墙,妖贼也从外面如潮水般涌入,现在想要再杀回去非常恐难。

  就在众将士犹豫的时候,大营西门突然传来了阵阵闷响,伴随着响声门也开始剧烈晃动。兰子义皱着眉头正要问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有军士叫道:

  “不好,是妖贼的攻城木驴!“

  这话迅速在军士当中传开,刚刚被兰子义劝说犹豫的官军将士至此彻底士气瓦解,人群就像是汇聚起来的雨水一样汇流成河,无可阻拦。

  其实妖贼虽然得以登墙,但他们碍于这些将士刚才惊人的战力并不敢前逼。妖贼虽然在用木驴攻门,但还没有能把营门撞开,现在将士们若是回去拼命还是很有胜算的。

  但兵败如山倒,士气崩溃的军士和漫山遍野的羊群没什么区别,不,准确的来讲溃逃的军队是受了惊的兽群,完全不受控制,还会将挡路的所有东西踩平碾碎,现在的兰子义就被这些乱军包围,身处险境。

  但兰子义并没有因为自己随时可能被踩倒而惊慌失措,他还没有接受“手下”将士崩溃的现实,兰子义之前所遭遇的两次溃逃都是在将士们力战不敌,实力完全无法想抗的情况下发生的,现在明明坚守营门的将士尚有余力,可他们却溃逃了,兰子义觉得这件事情简直无法想象。而且,

  “为什么妖贼的攻城木驴能绕这么远的路,来这么快?”

  不过现实就是现实,无论兰子义怎么不愿意,他都必须接受,兰子义这才算是领教了什么叫做军队哗变。

  兰子义反应过来时身边的军士已经狂奔入流,接踵而过将士不断撞击兰子义的肩膀,几乎要把他撞倒。营门在没有人管理的情况下没撑多久就被木驴里面放置的硕大原木撞开,堵在门外的妖贼面前终于再无障碍,他们嚎叫着冲进营门。

  兰子义知道此时不跑就再没有机会可跑,虽然不甘心,但他还是立刻掉头,混在人群中想要跟着一起逃跑。可当兰子义掉头之后他才发现桃逐兔居然还在拎刀乱斩,试图阻止溃逃的队伍。

  兰子义见状大喊道:

  “三哥住手,快跑,别在这里久留!”

  但为时已晚,桃逐兔忤逆众人的行为已经引起了旁边人的注意,溃逃的官军发现如果不除掉桃逐兔这个拦路虎就要跑不利索。

  于是当桃逐虎再次伸手去拉人的时候,这人挥刀反抗了。桃逐兔愤怒的举刀格挡想要更进一步把这个逃兵斩了,但他身后的其他官军在这个时候同时发力,数把长刀短兵砍向桃逐兔。

  桃逐兔感觉到身后的挥来的刀剑后立刻架开面前那逃兵,跳到一旁,他一个人不可能格挡这么多把刀。但他没弄清楚的是他桃逐兔此时已经犯了众怒,周围完全没有他能落脚的地方,在他刚刚跳到一旁想要重整步伐继续进攻的时候,一个逃兵扑到他身后,照着他的肋下捅了过去。

  这个逃兵用得是把小刀,这么短的兵器,又是出其不意,桃逐兔根本没有时间反应便被击中,他被这一击刺的生疼,愤怒的叫了一声之后一肘将身后那逃兵打翻在地。但这已是桃逐兔的回光返照,他这一击用尽了最后的力量,之后便脱力扔到跪到地上去了。

  等候在一旁的其他逃兵见状全都涌了上去,对受伤的桃逐兔拳打脚踢,完全不留手。这些溃军边打边骂道:

  “叫你拦我,叫你拦!你个北边来的鞑子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拦老子。”

  桃逐兔肋侧中了一刀,现在又挨人拳脚,当下吐血,连抱头守护要害的力气都没了。

  兰子义看到自己三哥这幅模样,又气又急又无可奈何,他想要冲进人群里去却被人堵住,最后只能趴在地上钻过众人的裤裆冲到桃逐兔那里去。

  好不容易爬到桃逐兔跟前的兰子义立刻扑在桃逐兔身上替他挨拳脚,同时兰子义喊道:

  “你们别再打了!妖贼都已经入营了,你们再打就没时间跑了!”

  那些对着桃逐兔拳打脚踢的军士或许是见现在正在揍的是兰子义害怕了,或许是真的觉得妖贼冲进来威胁到了他们,反正兰子义喊完话后这些人便扔下桃逐兔,继续逃跑。

  兰子义又盖住桃逐兔爬了一会,确定没人继续打他们后他才起身跪在桃逐兔旁边。

  此时的桃逐兔眼神已经涣散,嘴里一口一口的往出呕血,肋下的伤口哪怕不断被雨水冲刷依然还有偏偏殷红渗出。

  =====================

  感谢广大读者对我的支持,谢谢依云流氓兔对我的鼓励,谢谢千纸鹤钟梦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