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二百一十七章 乍暖还寒

第二百一十七章 乍暖还寒


  随着兰子义放手离去,那个禁军便仆倒在地,他在兰子义脑海中留下的最后印象是他从眼睛里流出的两行泪,但那泪是恨还是悔,兰子义就说不上了。

  随着兰子义动手,那一排站在禁军身后的台城卫也是手起刀落,这群宫里的近卫同时举刀,同时挥斩,虽然刀下人各个不同,但同时被斩断的脖颈却是相同的。一排人头齐刷刷落地就和树上的果子被同时敲打下来一样,那种壮观场面很多人一辈子都见不上一回。

  那些跟着兰子义一起逃来的京军见到这些乱兵被斩首,全都吓得两股战战,这些家伙当中一多半刚才都当了逃兵,鱼公公要是再歹毒上一点现在在场的这些人都得人头落地。不过鱼公公明显没有那个意思,他的意图已经达到了。只见鱼公公指着那些刚刚落地,还滚来滚去的死人头大声吼道:

  “今日之败就是因为这些孬种,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混蛋临阵脱逃才造成的!今后作战再敢给我逃跑便是这个下场!都听明白了没有?”

  那群走来的败兵一整天来又累又饿,心惊胆战,现在又亲眼目睹了这种集体屠杀的场面,哪个还敢说不,当场就齐声叫道:

  “小人再也不敢!”

  鱼公公看着点了点头,然后给旁边的台城卫递了个眼色,守在大营门口的台城卫便导引着这些败兵入营去了。

  兰子义觉得自己脚底发软,脑袋发晕,难道是杀来了个人把自己惊吓到了?这不应该,他兰子义可不是第一次杀人。

  鱼公公在招呼完门口的败兵之后转头便对兰子义说:

  “卫侯这才像个北镇健儿嘛,比起之前弱不禁风的样子来可好多了。”

  兰子义做了个揖后将刀递还给鱼公公,然后说道:

  “我北镇健儿又不是嗜血的恶鬼,怎么我动手杀人就成了真正的北镇健儿呢?公公这话说得未免让人心寒。”

  鱼公公刚才一掉头便发现了兰子义身上现出来的虚弱,他没有太在意兰子义话里带的刺,反而关心的问道:

  “卫侯杀人中邪了?”

  兰子义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我觉得不是。”

  这时桃逐虎上前一步对鱼公公说道:

  “公公,我家少爷今日从头战到尾,脚底还落了一处伤,人能撑到现在来见公公已经很不容易了。”

  鱼公公听到桃逐虎的解释赞许的点了点头,兰子义听着则是另一番滋味,尤其是那句“从头战到尾”对他刺激很大。于是兰子义情不自禁的说道:

  “哪里是从头战到尾?我是战了一半,逃了一半。”

  兰子义的小声嘟囔自然没有逃脱鱼公公的耳朵,鱼公公掉头问道:

  “卫侯说什么?”

  兰子义被鱼公公一言惊醒,发现自己说漏了嘴,理了理思绪后答道:

  “我在西门军变之后就开始逃跑,路上遇到一位老兵,他扶了我半路,最后舍命替我挡下了妖贼。”

  接着兰子义对桃逐虎说道:

  “大哥,那位替我送了命的兄长是北先登营的徐三黑,家中还有老母妻儿,回京之后大哥抽时间把他们一家接来我处吧,我欠这兄长一条命。”

  桃逐虎闻言点头,鱼公公则说道:

  “卫侯你在德王府中住,能这样说接人进去就接人进去吗?”

  兰子义感觉现在头晕眼花,精神无法集中,他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在听到鱼公公的提醒后也觉得刚才自己说得好似不妥,于是他重新对桃逐虎说道:

  “那大哥就把在京城找出寨子,把他们一家接过来好生安置了,若是他们不愿搬家也行,今后每月为他家里人送音量过去,我回京之后也得亲自过去看看。”

  桃逐虎闻言点头领命。

  此时鱼公公拉着兰子义说道:

  “我们何必在这里站着说话,我们去大帐里说吧。”

  说着就拉着兰子义往营中走。鱼公公边走边说:

  “卫侯今日在营中率部苦战,虽败尤荣,待到战胜回京这件功劳我一定亲自向皇上去请。”

  兰子义头重脚轻,一瘸一拐的跟着鱼公公,闻言说道:

  “公公如此看重子义,子义经受不起啊。”

  鱼公公笑道:

  “有什么经受不起的,你和你爹一直都是我的心头肉,我待你就像待月儿一样,你有什么可见外的?”

  兰子义想不明白为何公公今天兴致这么高,他兰子义今天可是遭了军败,又死里逃生,现在心情一点都不好。不过鱼公公话里透露出来的重视着实让兰子义惊讶,或许鱼公公是想借着给兰子义封官加爵来扩张自己的势力,但就这么露骨的把话说出来还是让兰子义非常惊讶。

  兰子义在听到“月儿”二字后精神又抖擞了起来,他跟在鱼公公身后问道:

  “公公,月儿可好?”

  鱼公公回头瞥了兰子义一眼,答道:

  “甚好、甚好。”

  兰子义又问道:

  “月儿回去,可有……受伤?”

  鱼公公听兰子义这么问突然哈哈大笑,他拍着兰子义的背说道:

  “我没看错,只有像我家月儿这样的可人儿才配的上卫侯,回京之后我立马把人送到你府上。”

  兰子义闻言也没喜的再追问月儿的现状,当即谢道:

  “多谢公公!”

  兰子义虽然一口应了下来,但他身后跟着的四人全都出声反对,这其中尤其以仇文若和桃逐虎两人呼声最为坚决,桃逐虎更是说道:

  “少爷已与诺诺公主订婚,怎能在京中又添一房女子?”

  鱼公公回头看了看齐声反对的四人,又问兰子义道:

  “你的人貌似都看不惯这桩事啊?”

  兰子义笑道:

  “若我非得听他们的,他们又怎么能叫做我的人?”

  鱼公公闻言哼哼冷笑两声,指着兰子义说道:

  “卫侯可比你爹代公开窍的多。”

  兰子义笑着做了个揖,没有说话。而刚才出言反对的四人见状则叹气住口,在无人劝阻兰子义。

  说完月儿的事情后兰子义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他问鱼公公道:

  “去大帐的话德王是不是也在那里?”

  鱼公公点了点头道:

  “不错,德王已经在那里会见东军众将了。”

  兰子义闻言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他说道:

  “公公,子义今天淋了一天的雨,受了一天的罪,现在真是体力不支,待会入帐见过戚准将军后我想早些回帐中休息。”

  鱼公公看了兰子义一眼,然后笑道:

  “既然如此卫侯就早点去休息吧,你的帐篷已经安排好了。大帐不去也罢,反正戚准也不在。”

  兰子义听到鱼公公前半句话真想谢过,结果听到后面这半句脚步立马走不开了。兰子义惊讶的问道:

  “公公你说什么?戚老将军为何不在?”

  鱼公公说道:

  “戚准已经奉召入京面圣去了。”

  桃逐虎这时也慌了,他从后面上来追问道:

  “那公公,现在营中统兵的是谁?”

  鱼公公答道:

  “这还用问?自然是此次剿匪的统帅德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