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力挽狂澜 下

第四百二十五章 力挽狂澜 下


  桃逐虎心里正烦着嘀咕,在他身后便有军士高声叫道:

  “有两骑正从后方向这里飞驰而来!”

  桃逐虎闻言总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藏在铁盔下脸上也露出了些许微笑,这个时候能从后面靠近本镇这边的,除了兰子义、桃逐鹿不会再有任何人,桃逐虎那两匹马总算是没有白留在营中。

  但桃逐虎松了气并不代表德王也松气,在听到有两骑从后面靠近的消息后德王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只见德王惊慌的扭头向后,大声喊道:

  “戚荣勋不是就在前面御敌吗?怎么这么快便放妖贼从后面来了?”

  德王叫的凄厉,可他身旁众将士却都无动于衷。没有行动的众将无法向德王提供安全,至少德王是这么认为的,于是他挥舞着马鞭大声吼道:

  “全都向后!还愣着干什么?全都向后对敌,不可以让妖贼伤害到我!”

  接着德王转身拉着一旁鱼公公说道:

  “鱼老头,赶紧派骑兵过去拦截敌军,把那什么铁浮屠,辑虎营全都派出去,不能让妖贼过来伤害我。”

  德王明显是被惊得发慌了,他探出去抓鱼公公的手上力气非常之大,鱼公公的袖子都被扯得变形了。桃逐虎一直都观察着德王鱼公公,虽然鱼公公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但现在真的已经是皮笑肉不笑了。在德王疯言疯语发泄完后,鱼公公拍了拍他的手背,和声细语的安慰道:

  “王爷莫怕,我们这里还有一万多人,铁骑甲士数不胜数,妖贼若只是两骑过来根本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身后的将士就会替我们挡下来的。”

  鱼公公的话明显没能安慰到德王,只听德王说道:

  “公公,妖贼可是从后面攻过来的呀,这说明妖贼已经将我们包围了!我看我们还是赶快跑吧。”

  听到“跑”字鱼公公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这个德王刚才还意气指使的叫鱼公公“老头”,现在居然又低三下四的求鱼公公救命,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差如此之大,这已经不是惊人了,而是让人恶心了。而且作为一军主帅,德王居然会被两骑吓坏,主动提出要逃命,这样动摇军心,后面可还怎么打仗?

  但鱼公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皇上宠着德王那他鱼朝恩就得伺候着德王,再难也得伺候下去。只见鱼公公又拍了拍德王的手背,说话声音变得更加温柔,他说道:

  “妖贼兵线全被戚候挡在前面,不会有骑兵绕过来的,依我看来的应当是卫候和桃逐鹿,德王放心就是了。”

  鱼公公话刚说完后面便传来兰子义的声音:

  “我乃卫亭候兰子义,诸位将士莫要惊慌!”

  众军士听见来的是卫候,纷纷小声议论起来,这些将士自发的把路让开,兰子义与桃逐鹿两人毫不费力的便来到了德王旁边。

  靠近之后兰子义先是在马上向鱼公公作揖行礼,不过鱼公公却没有多么领兰子义的情。兰子义也知道昨晚上得罪鱼公公太多,今天鱼公公不给面子也在情理之中,兰子义也不敢为此生气。

  更何况今天兰子义快马加鞭赶来并不是为了来见鱼公公,他是为了当下的军情,于是兰子义转头向德王说道:

  “今日是德王排兵布阵?”

  一听到是兰子义过来,刚才还要逃命去的德王立马换了副面孔,他先是左右开弓,一边一脚将两个侍女踢开,他骂道:

  “滚开,碍事的东西!”

  两个侍女被德王的喜怒无常折磨的很是辛苦,无论怎么作都少不了挨骂,现在挨了两脚被呵斥走反倒是种解脱。

  兰子义目送着两个侍女离开,他已经懒得追问德王在前线阵中为何会有女子出现,反正这种事情对德王来说不是什么稀奇事情。兰子义只是追问道:

  “今日是德王排兵布阵?”

  德王瞥了兰子义一眼,哼了一声道:

  “我不派兵布阵难带还要等你这个病秧子来?你好好睡在帐中就行了,来这里干什么?”

  兰子义抿着嘴深吸了一口气,生气已经没有必要了,德王就是这个德行,多说什么都没有用,兰子义说道:

  “德王,这里不是京城,打仗不是胡闹。你得赶紧下令让戚荣勋和东镇兵退回来,再不济也要让他停在原地,不要继续前进了。”

  德王并没有太在意兰子义所说的“停止前进”这几句话,他只注意到了兰子义所说的“胡闹”二字。只见德王指着兰子义气急败坏的说道:

  “大胆兰子义!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说我胡闹?我在指挥全军作战,这也叫胡闹?

  来人呐!给我把他拉••••••”

  兰子义也不等德王说完便打断他道:

  “你这还不叫胡闹?古往今来岂有让八万人接成一阵可以御敌的道理?就算你结成一阵也不能让他们动起来呀?现在你看看,你睁开眼睛看看。”

  说着兰子义就扬起马鞭指向正在行进中的戚荣勋本镇,他道:

  “睁开你的眼睛看看,你布下的这阵走了才几步?掉队的将士已经快有一半了。”

  听闻兰子义此言,周围众将士纷纷点头称是,当然他们也只敢暗自里小声说,不敢大声讨论。

  兰子义骂的凶狠,德王有些受不住,便扭头顺着兰子义马鞭看去,再听到将士们的低声讨论德王就有些犹豫了,他想了想说道:

  “前面那些丘八只是诱饵,我原本的计划就是让他们去与妖贼作战,待到他们和妖贼混在一起之后我再用大炮轰击,将妖贼射杀。”

  说着德王便抬手指向一边,兰子义这才看到在本镇前排居然排列着神机营的大小火炮。

  兰子义见到此番情景惊得下巴都掉了,他问德王道:

  “你的炮口直抵着戚荣勋和东镇兵,一旦开炮我军那些将士们怎么办?”

  德王说道:

  “我自会小心。”

  兰子义心中这时候已经骂娘了,他道:

  “你又不去亲自操炮你怎么小心?”

  德王闻言骂道:

  “兰子义你放肆,我是主帅,我让操炮的人小心,他们自会小心,要是他们伤到了自己人我斩了他们便是。”

  德王此言一出,周围将士纷纷侧目,那个离得较近的神机营将校更是叫出声来。

  兰子义哎呦一声说道:

  “我虽然不懂火炮,但那炮弹飞出去打的是一条线,这一点我是清楚的。德王你把火炮全都排在这里,这里地形高低又同前面交战之处差别不大,一炮打出去炮弹首先击中的就是我军将士,这一点任谁操炮都不可避免,

  你将神机营置于死地还要因此处罚他们,这像什么话?”

  德王被兰子义说了一通,找不出话来回答,他面红耳赤的瞪着兰子义,憋了半天才说道:

  “那就让神机营的把炮口扬起来!”

  德王这话一出,不等兰子义开口,神机营的将校就说道:

  “东镇兄弟人数太多,散的又遍地都是,炮口要仰多高我们压根没法量出来!”

  兰子义接着又说道:

  “若真是想用火炮杀敌,那也应当居高临下才对,刚才我策马而来的那处小岗乃是战场制高点,为何德王刚才来时不讲本阵和神机营扎到那里去?”

  德王见到军中将校居然帮着兰子义说话,火便烧到了头顶上去,他指着兰子义和一众将士说道:

  “好啊,好啊!你们这些丘八合起伙来抗我的命!前几日张望那老东西就是如此排阵,你们一个一个屁都不放,现在我也用同样的阵型御敌你们却嫌这也不是,那也不对,你们是不是故意和我过不去?”

  兰子义听到德王此话,只觉的自己牙床发酸,心里发堵,这德王别的本事么有,胡搅蛮缠的功夫绝对是天下第一,兰子义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偏偏现在披甲当兵的又是他兰子义。

  兰子义说道:

  “太尉前日布阵乃是总结了几日作战的经验,根据地形和实际军情排列出来的,今日与前日,作战地点变了,天气变了,敌我双方参战的队伍也变了,怎么能在套用前几日太尉的军阵作战?这不是刻舟求剑吗?就算是照搬太尉军阵,太尉那日有把主力都排到前面园阵中去吗?有让园阵动起来吗?

  东军现在是我军主力,主力被团成一团扔到前面去,这样的仗怎么可能打赢?”

  说罢兰子义便掉头对鱼公公抱拳说道:

  “公公,交战在即,子义以为现在应当立即让戚荣勋和东镇兵停下来,子义亲帅骑兵作侧翼,妖贼排的是鹤翼长阵,只要我骑兵上前将妖贼阵线击穿,剩下的事情便是收割了!”

  鱼公公虽然还是一副看兰子义不爽的样子,但听闻此言也点了点头。只是兰子义计划虽好,时间已经不在他们这边了。只见桃逐鹿伸手指着前面说道:

  “快看!妖贼已经与戚候他们交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