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深陷其中 下

第四百三十九章 深陷其中 下


  兰子义闻言吃了一惊,然后他回头看看周围,那些被挤在人堆里面的铁浮屠们都骑在马上,只等着兰子义下达命令。

  兰子义为难的对张偃武说道:

  “张参军,我们来的时候一人一马,刚才一波突袭并未有将士受伤,没有马可以分给你。“

  然后兰子义把腰弯的更低,尽量贴着张偃武耳朵说道:

  “我知道你不爽戚侯,可是军中不是耍小性子的地方,现在又是跟妖贼交战,生死存亡命悬一线的关头,你和他怄气没有意义。听我一言,莫再多说了,你哪怕只是当根木头也好,撑过这一仗,回京之后再闹别扭不迟。“

  张偃武先是被兰子义拒绝给马,又被兰子义教训了一番,当下便不乐意了。

  不过张偃武脾气虽大却并非不长脑子之人,他也明白当下形式恐难,所以只是掉头低估了几句,也没有坚持要乘马离开。

  兰子义望着张偃武的背影,松了口气,然后他望向戚荣勋,两人换了个眼神后没再多言,兰子义便催促手下铁浮屠迈步进发。

  被围的东军挤成一团,哪怕步行也是寸步难行,兰子义他们骑在马上想要挤过去更是难上加难。

  东军自己也在从混乱中寻找秩序,他们自己还在调动兵力,组织防守,突然被骑在马背上的铁浮屠给挤到后这些脾气火爆的将士们开口骂道:

  “骑马了不起啊?骑马就能随意撞人了?“

  马上的战士们也没有嘴软,他们当下回道:

  “老子们就是威武怎么了?我们这才两百骑,待会辑虎营那群家伙过来可是好几千骑呢,你们到时候把舌头骂烂了都没用!“

  两边将士们你来我往,互相谩骂,铁浮屠走过的这一路就是叫骂连天的一路。不过两军这样的相互攻忤并没有什么恶意,相反,兰子义他们这一路过来倒是让被围的东军士气提升了不少。这也难怪,鱼公公的冠盖远远的竖着,辑虎营又即将来源,援军近在咫尺,被围的人还有什么理由不坚持奋战呢?

  等兰子义带领着铁浮屠们走到军阵另一头时,东镇兵们已经从人满为患的阵型上为兰子义他们让出了通路。

  铁浮屠将士们回头看着兰子义,问道:

  “卫侯!怎么走?“

  兰子义举刀指挥,说道:

  “分做五路,一个一个出去,你们一身铁甲完全不用怕妖贼。待冲破妖贼包围后我们左手一离开外坡下见!“

  将士们闻名后欣然允诺,走在前排的几个将士立刻催马顺着东军将士们让出的通路奔腾而去。

  张偃武计划的完全没错,军阵这一头的妖贼防守比起雷有德本阵那边削弱了不少,而且这边地面被践踏的也比那边轻,带头冲出去的几个铁甲骑士们都用不着去考虑妖贼的长矛长枪,只靠着一身铁甲便硬生生像铁榔头一样把妖贼军阵给砸了个对穿,骑士们手中上下翻飞的马刀砍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血雾。

  后面出发的骑士在前人开出的路上奔驰的更加欢快,被铁浮屠砍怕了的妖贼见到有骑兵从阵中杀出,只想躲闪,根本没有抵抗的意思。

  兰子义看着前面的将士们一个又一个的冲出去,心里踏实了下来,只要将士们冲出妖贼包围重组,待会这些妖贼还不是案上肉?

  这时一个铁浮屠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就剩下我们几个了,难道你不走了?“

  兰子义对那军士说道:

  “当然要走,我们那边见!“

  说着便与将士们点头告别,然后策马狂奔,顺着一条通道便杀将出去。

  兰子义冲的异常顺利,在他这条路上就没几个妖贼敢拦路,妖贼们全是抬头盯着马上的人看,没有一丝攻击的意思。

  兰子义对眼下的战况非常满意,他得意的仰起头,看着走在他前面的那个铁浮屠将士,妖贼不过强弩之末,被砍了两刀就怕得不敢拦路了。

  兰子义脑子里正这么想着,眼前却出现了一根粗黑的棍子,这让兰子义想起了刚才冲击雷有德时那根想要把自己敲下马的长矛。没太反应过来的兰子义扭头去看棍子出处,却见与刚才相仿的情况再次出现,一个妖贼手持长矛,甩出杆来直取兰子义面门。

  兰子义感到在这一刻时间变慢了。

  这种感觉太过熟悉,熟悉的让兰子义恶心,他每次被击中之前都会感到时间变慢,可这对他一点帮助都没有,因为他自己的动作并不会因此变快,他只能眼睁睁的,清清楚楚的记下每一个来袭的细节,等着被击中。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会都让他落马,摔到马下真的很疼。

  在矛杆来到兰子义面前但仍未击中兰子义的这段时间里,兰子义想了许多,他想到了自己刚才在阵中骑马而过的样子,他想到了自己身上的裲裆铠和其他将士身上具装扎甲的巨大区别,他想到了自己与将士们的大声呼喊,他想到了自己下命令时的意气风发。这些行为无一不在提醒周围那群妖贼,谁是管事的,而妖贼们各个都虎视眈眈。

  兰子义现在满心厌恶,为什么自己刚才就不低调一点?为什么自己刚才就没有察觉到自己行为存在的隐患?为什么他要得意忘形?

  兰子义刚才的所作所为没有一样是符合自己以往要求的,他简直就是在招摇过市,唯恐妖贼不来砍他。

  意识到这一点后兰子义开始厌恶自己,他想要找块豆腐撞死或者到地下挖个洞钻进去。妖贼很快满足了他,粗黑的矛杆正中兰子义面们,他后仰,失去重心,向马屁股的方向滑翔了一段距离,然后帅落到地上。

  兰子义觉得这种飞在空中的感觉好像刚才自己策马飞跃妖贼绊马,只不过现在是刚才动作的回放。这一整套动作终结于兰子义触地的刹那,他的头盔摔没了,猛烈的冲撞让他咳出血,紧接而来的呼吸则告诉他,他的鼻梁已经在刚才的攻击中被打断,因为现在他的嘴里全是咸湿的血液。

  兰子义翻身侧向一边,伸手捂住脸又咳嗽了几声。时间的流逝恢复了正常,随之而来的则是溢满脑海的疼痛感和疼痛带来的眩晕。

  兰子义觉得天旋地转,他艰难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脚上传来的疼痛却令他站立不能。好在旁边的妖贼并不“忍心”让兰子义在泥地里打滚,妖贼们很快便上前来“帮”兰子义起身。

  两个膀大腰圆的妖贼一左一右来到兰子义身边,手抄到腋下便把兰子义给拎了下来。兰子义刚被加起来便有一贼上前揪住兰子义头发,兰子义还没看清面前人的模样下巴上便重重的挨了一拳,这一拳把兰子义彻底打的摊在了妖贼手里,连站的力气都没有,脸上更像是被漆刷了一样,全都涂上了红。

  兰子义垂着脑袋晕的不能自已,他张嘴吐出一口血总算让自己感觉好了一点。

  “牙没有掉,真是万幸。”兰子义想到。

  接着兰子义的头再次被揪了起来,刚才出手的那个妖贼撇开下巴露出黄牙,一脸狞笑的对兰子义说道:

  “白衣鬼,这次你没机会嚣张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