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班师回京 下

第四百四十四章 班师回京 下


  鱼公公说完话转身便走,兰子义也心中窝火,所以只是对这鱼公公远远作揖了事,没有再多说其他话。

  等到鱼公公走后兰子义又等了许久才等到桃逐鹿,桃逐鹿率部归来时半轮残月都已经挂在天上了。

  天上既无风又无云,惨白的月光没有阻拦便撒向大地。若是满月,想必此时这片旷野上将别有一番风景,但残月的光芒只能把地面的景物照个大概,行走其间要小心脚下才能防止滑倒,而在夜色更深的地方还留有数不清的尸体,说不定正有那具没合上眼的尸体从暗中投来目光呢。

  返回的辑虎营包括桃逐鹿在内都已经耗尽了精神,连战马都不再嘶鸣,只是低着头费劲的拖着背上的人前进,要不是害怕骑士们的马鞭和马刺,这些战马估计现在就已经趴窝不动了。

  将士们浑身上下都是血污,他们身上多少都带着些伤,虽然都不是什么致命伤,但伤口总是会让人痛苦的,人一旦忍着痛苦就会非常容易疲惫,这些将士们又都苦战一天,脸上累的连表情都没了,要不是妖贼已经被打退,就这些从夜幕中走出来的将士,任谁看都会以为是败兵。

  桃逐鹿远远的就看见了兰子义,所以他先其他将士们一步策马前出,小跑着来到兰子义面前,然后滚鞍下马。

  见到桃逐鹿过来,兰子义瘸着腿上前扶住自家二哥问道:

  “二哥还好?”

  桃逐鹿点点头道:

  “我还好,没什么事。”

  兰子义又问:

  “那妖贼剿灭了吗?”

  桃逐鹿闻言叹息一声,摇头说道:

  “妖贼哪里能剿得灭呢?从今天东军被围开始,我们便再没机会剿灭妖贼了。少爷难道忘了?鱼公公让我们发起冲锋之前妖贼便已经各自为战,我们刚一冲妖贼便分成了几块各自逃命去了。这样我怎么可能剿灭妖贼?”

  兰子义自然知道这些情况,但他还是心存侥幸,所以才会开口发问,哪怕听到桃逐鹿如此回答,兰子义还是没有放弃希望,他问道:

  “所以我才让二哥兵分几路去追击,难道就连一路妖贼都没有剿灭?”

  桃逐鹿摇头道:

  “妖贼人多跑的还散,我手下三千辑虎营一队分三队,三队分九队都没能把所有妖贼全盯住,那些没人追的妖贼自然就都放跑了,剩下有人追的屁股后面的追兵也不过几百骑而已,杀不了多少人的。再加上江南水网密布,植被茂盛,天也快黑了,我怕后面遇到伏兵,所以先一步把弟兄们聚拢退回来了。”

  兰子义闻言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

  “也罢也罢,这怕也是天意啊。”

  兰子义说话时疲惫不堪的桃逐鹿正在着手卸掉自己的头盔,他看上去动作僵硬,两个肩膀就像锈住了一样,兰子义几乎都能听见从里面传出来的咯吱咯吱声。

  虽然头盔的重量只占了铠甲重量的一小部分,但对桃逐鹿卸甲这个动作的象征意义远大于他的实际意义,桃逐鹿身上的铠甲虽然仍在,他心中的铠甲这已经随着头盔一起被摘掉了。轻松许多的桃逐鹿心情也好了不少,他想起来了什么事情,赶紧对兰子义说道:

  “不过也不全是坏消息,还是有好消息给少爷带回来的。”

  兰子义听闻此言锁紧的眉头立马松动开来,他赶紧问道:

  “二哥有什么好消息?”

  桃逐鹿道:

  “我在追击中见到妖贼发现妖贼似乎......有火拼的迹象?”

  这时候辑虎营将士们已经陆陆续续的骑马返回来,将士们对兰子义纷纷行礼,兰子义也一一向战士们报以敬意。

  兰子义对桃逐鹿所说的内容非常感兴趣,但他并没有继续向刚才那样追问,反倒是变得矜持了起来。在将将士们招待的差不多之后,兰子义一瘸一拐的走向自己的战马那边,桃逐鹿见状赶紧一步跨上将兰子义搀扶起来。兰子义此时才小声问桃逐鹿道:

  “二哥砍出了什么迹象呢?”

  桃逐虎扶着兰子义边走边说道:

  “我亲自带队追击雷有德,半路见到那些普通妖贼居然和雷有德抢起路来,雷有德全靠手下精锐开路才将路冲开,要不是他的马快现在我就已经活捉他来见少爷了。”

  说话间兰子义已经走到马前,在桃逐鹿的帮助下兰子义踩蹬上马,接着桃逐鹿自己也回去乘马,等到两人重新并骥而行时,兰子义问道:

  “妖贼本就是乌合之众,胜则争功,败则诿过,我等官军在兵败时还内讧呢,更何况妖贼?这说不定只是个别情况,二哥凭什么认为妖贼就火拼了呢?”

  桃逐鹿道:

  “少爷所想我也不是没有考虑,只凭这一点我当然不敢断言,我是结合其他几路弟兄们带回来的消息才做出判断的。”

  兰子义问道:

  “其他几路弟兄的消息?”

  桃逐鹿点点头道:

  “正是。分出去的其他几路弟兄回来后也说他们见到了类似的情况,妖贼逃兵已经不往一处跑,几路妖贼各自抱团,互相夺路,再也算不上是一股军了。有将士还带回消息来说,妖贼当中多有咒骂雷有德的人,还有许多人骂雷有德背叛天王,活该被生吞活剥。”

  听闻此言兰子义久违的,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妖贼分崩这件事情虽然来得突然但也并非出人意料。

  就在此时,在兰子义与桃逐鹿前进的方向上迎面传来两骑马蹄声。虽然现在战场上全是官军,但声音传来的第一时间,桃逐鹿还是立刻警觉起来,马刀在手准备护卫兰子义。

  兰子义倒是并不担心来人,在还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前面黑暗中两骑轮廓的时候兰子义便扬言问道:

  “来的可是仇家两位先生?”

  兰子义话音摞时仇孝直与仇文若父子两人已经催马来到兰子义面前停下,父子两人在马上对兰子义作揖,然后同时说道:

  “军务繁忙,小人见卫侯见得迟了。”

  兰子义在马上向仇家父子作揖还礼,同时说道:

  “二位先生言重了。”

  接着兰子义问道:

  “若说起军务,两位先生一直都在后方,并未参加一线血战,有什么事情忙住了呢?”

  仇文若答道:

  “卫侯只说中了开头,我与父亲虽然不亲自上阵搏杀,但我们却是军中少有的文吏,前线战事结束我父子二人就得忙着清点战场了。刚刚赶在日落之前把战场上的己方伤员给全部点了出来,我方将士的尸体也点了个大概,剩下进一步的行动只能等朝廷调拨人手来干了。”

  接着兰子义便与仇家父子交换了一下各自掌握的信息,四骑以兰、桃两人在前,仇家父子在后,成田字型向前徐行。

  待到将各自信息都了解的差不多后,仇孝直出言调侃桃逐鹿道:

  “我刚才来时见二郎横刀立马,难道还怕我父子谋害卫侯不成?”

  桃逐鹿虽被调侃,但他并没有随仇孝直一起戏谑,他一丝不苟的说道:

  “兵荒马乱的我自然要以少爷安危为己任,若是刚才冒犯了先生,逐鹿再次便向先生陪个不是。”

  兰子义望着抱拳作揖的桃逐鹿笑道:

  “二哥这是何必呢?孝直先生只是开玩笑而已,二哥你这样可就见外了。”

  这是仇文若说道:

  “据刚才二郎所言,雷有德丧失对手下人的控制应当不假。妖贼起事靠的是天王的邪教,雷有德下克上杀了天王,他要想稳住贼心只能靠军功,现在雷有德兵败京城下,有此下场也是必然。其实雷有德能带着妖贼撑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