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五十章 戚将军

第四百五十章 戚将军


  桃逐虎问仇孝直道:

  “我怎么说话和章鸣岳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碍着他了?”

  仇孝直笑道:

  “当然是碍着他了。试想章鸣岳赶在那么个节骨眼上上殿去为的是什么?为的自然是逼宫把太子扶正,这个大郎也看得清楚。逼宫这种事情是要掉脑袋的,可以说他章鸣岳是卯足了劲想毕其功于一役。结果大郎你在殿中威武雄壮,慷慨激昂地陈词一番,打包票前线必胜,要是前线必胜那他章鸣岳拿什么理由逼皇上让步?再加上大郎你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当时殿中定是杀气腾腾,有你挡在前面他章鸣岳那还有胆子强行其事?他难道不怕大郎你一怒之下抽刀把他斩了?”

  桃逐虎听着仇孝直的话,脸色变了好几回,等到仇孝直说完桃逐虎还沉默了好一段时间,然后才开口辩解道:

  “我当时只是说两句实话,怎么就能把殿中催的杀气腾腾?下面跪着的都是当朝大臣,我敢随便杀人吗?”

  仇孝直闻言笑道:

  “大郎自然没心杀人,可要是皇上发话呢?皇上让大郎动手,大郎你是杀还是不杀?”

  桃逐虎被仇孝直这话憋得脸上发红,其实经仇孝直一提点,桃逐虎再回想回想昨天事情的细节,昨天发生的种种事情的原因他也就能理解的七七八八了,他只是不愿承认这一点罢了。

  桃逐虎还是想为自己辩解,他说道:

  “可是殿中还有大内侍卫,又不是只我一人,凭什么我就威胁到了章鸣岳?”

  仇孝直还是一脸微笑,他说道:

  “因为大郎你杀过人大内侍卫没有,因为大郎你经过多年历练临危不惧,气势凌人,而大内侍卫不会,最重要的是大郎你昨天站出来出头而大内侍卫没有。”

  桃逐虎听到这话再也憋不下去了,他颇为不满的说道:

  “我在殿中据理力争,留得皇上没走,保得少爷有家可归,现在先生说得好像我做错了似的。”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仇文若这时说道:

  “大郎你做的没错,当时的情况换谁过去都得那么做。只是大郎你无意中压了章鸣岳一头,这笔账是要记在卫侯头上的。”

  桃逐虎听闻此言嘴角抽了一下,他猛地挺直身子好像打了个激灵,接着便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兰子义,眼里全是愧疚。

  兰子义是很淡定的,对他而言章鸣岳怎么都得搞他,多一笔账少一笔账又能如何?

  此时久未发话的桃逐鹿开口问道:

  “那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补救一下昨天的事?“

  仇文若闻言摇头道:

  “用不着补救,因为这事就算不上什么坏事。无非是让章鸣岳觉得卫侯站在公公们一边,而事实上……“

  仇文若说着话的同时把目光投向了兰子义,兰子义则迎着仇文若的眼神大大方方的承认道:

  “事实上我本就站在公公们一边,我就是公公的人,我和我爹都是,区别只在于我是鱼公公的人而已,大哥二哥你们就不要在意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倒是大哥你,你说杜畿昨天缴了你的械,他怎么干的?”

  桃逐虎听到兰子义说事情无妨后,明显的精神松动了下来,可当兰子义问起昨天缴械的事情时,桃逐虎的脸又沉了下来,他害臊的把头低了下去,小声说道:

  “也没什么,不是大事。”

  看到桃逐虎这副模样兰子义想了想,要桃逐虎可是在北边叱诧风云的悍将,结果进了京城先是在德王府被戚荣勋羞辱,然后又是在宫外被人缴械,这种事情的确丢人,他不想说也属正常。于是兰子义轻轻催动马匹,迈步说道:

  “大哥说没事自然就不是什么事,无所谓了。”

  说着兰子义便带头策马入城,剩下几人跟着一块前行,仇孝直借机凑到桃逐虎马前问道:

  “昨天章鸣岳何时出宫?”

  桃逐虎道:

  “我说完之后不久,章鸣岳便退了,因为皇上已经很累,需要休息。”

  仇孝直又问道:

  “那大郎是几时出宫的?”

  桃逐虎想了想道:

  “我是酉时末,戌时初出宫的。”

  仇孝直道:

  “昨天我在前线,知道鱼公公是在申时派人回京禀捷报的,为何大郎到戌时才出宫?”

  桃逐虎道:

  “隆公公一直留我在宫中,还吃了顿便饭,到戌时才让我出去。”

  仇孝直又问道:

  “大郎一出宫便被杜畿拿下了?”

  桃逐虎听闻此言叹了口气道:

  “刚过御沟没多久就被侯在街上的杜畿带队拿下了。”

  此时众人已经走到门洞下面,刚刚经过那几个守门的将士身边,桃逐虎回头对着那几个将士扬了扬下巴,说道:

  “那我的就是那些王八蛋。这些京城守军到底是些什么人?不归兵部管?”

  仇文若闻言说道:

  “这些是京城城门校尉所辖守军。京城校尉要负责京城治安,他们是在京兆尹管辖下的。”

  桃逐虎啐了一口后道:

  “难怪昨天杜畿带着这群人来抓我,真是倒霉!“

  仇孝直道:

  “杜畿以什么借口抓你?“

  这话问到了桃逐虎的伤心处,他闻言义愤填膺的骂道:

  “杜畿那王八蛋,藏在街中暗处拿绳索把我勾到马下,然后说我夜间宵禁居然纵马,而且还带兵器入宫,要拿我入狱。“

  兰子义催马走在前面,此时已经钻过门洞走进了京城第一重瓮城,闻言笑着摇了摇头,刚才不还不想说吗?结果仇孝直旁敲侧击几下就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大哥真是单纯。

  仇孝直看着桃逐虎,开心的问道:

  “那大郎是怎么从监狱里出来的呀?“

  桃逐虎骂道:

  “监狱?老子进他妈的监狱!我具装入宫是皇上准了的,他杜畿能拿我怎么办?“

  仇孝直道:

  “所以大郎这么一开口杜畿就把你放了?“

  桃逐虎被这么一问立马蔫了,他小声说道:

  “那倒没有,是宫中及时来了一个小太监传了皇上的手谕,杜畿才放了我。“

  桃逐虎此言一出众人全都哈哈大笑,就连桃逐鹿都忍不住发笑。桃逐虎被人笑得满面通红,他扬着马鞭指着众人骂道:

  “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兰子义不忍让自己大哥再受屈辱,闻言刚忙脸容正色,装模作样的训斥其他人道:

  “就是!笑什么笑!都闭嘴。“

  其他几人这才把收了声音,不再发笑。

  这时桃逐鹿开口说道:

  “大哥所说的事情和今早公公赶我们出营有什么关系?我还是没想明白为何今早我们会被赶出大营。“

  仇家父子与兰子义闻言后互换了一个眼神,三人也都一筹莫展,不知其中缘由。

  就在此时城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已经在军中呆习惯了的兰子义听着这蹄声居然熟悉的感觉。他回头望去,心想莫非来的是熟人?

  果然,兰子义刚一回头便看见城门外戚荣勋领着数人纵马而来,这本来没什么稀奇的,但问题是那几个跟在戚荣勋后面的人可是辑虎营的将校,之前作战这几人都是跟着兰子义的。

  戚荣勋来到城门口策马减速停下,门口守军一概之前对兰子义的倨傲态度,对着戚荣勋便作揖。戚荣勋在马上点点头算是回礼,然后他抬头看向城门洞,见到兰子义他们几人已经驻马停在瓮城中,便策马而前,往兰子义这边走来。

  桃逐鹿看到跟来的乃是辑虎营军官,连忙凑到兰子义二前说道:

  “少爷,是我们的人。“

  兰子义抬手止住桃逐鹿,示意他不要说话,而戚荣勋则已经策马走进,不等吩咐,他后面跟着的那几个军官便对着兰子义抱拳道:

  “卫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