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五十一章 戚将军 下

第四百五十一章 戚将军 下


  兰子义驻马望着几位行礼的辑虎营军官,心中有些异样,这些前几天还跟着自己的军官突然间居然跟到了戚荣勋身后,鱼公公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然心中想的是一回事,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兰子义当即抱拳给几位将校回礼,同时问道:

  “几位将军……安好?”

  兰子义寒暄的话说得简单,但那几个被问到的将校却坐如针毡,他们也觉得自己突然之间改换到戚荣勋手下很对不起兰子义,之前兰子义统军时军中对他还是钦佩有加的。

  几个将校没有回答兰子义,倒是带领着众将奔还京城戚荣勋在这时抱拳对兰子义说道:

  “见过卫侯了。”

  兰子义看向戚荣勋,不知怎的戚荣勋脸上居然有一丝被压抑在皮肉下的愧疚神色。直觉告诉兰子义戚荣勋这幅表情透露的信息是不对的,不过是改换手下统帅的兵将而已,戚荣勋用不着有愧色。

  兰子义当下问道:

  “戚侯不在营中指挥东镇将士拔营回京,怎么先一步回来了。”

  戚荣勋低头看了一眼马鞍,他的样子看上去像是要闪烁其词,但他说话却并没有支支唔唔,戚荣勋并不是在撒谎,他是在有意躲开兰子义。只听戚荣勋说道:

  “营中自有家父坐镇,荣勋奉命带辑虎营为大军现行开路。”

  听到“家父”二字时不止兰子义,就连兰子义身后其他人都紧张了起来,因为戚荣勋口中的“家父”就是他爹戚准,戚准可是东军统帅,大正数一数二的藩镇一把手,这次京城外的大战,他的东军又是主力,现在他入大营那营中自然已经是他戚准的大营了。

  仇孝直着急的想要开口问话,但他在话问出口之前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于是他转而把目光投向兰子义,焦急的等待这兰子义赶紧向戚荣勋问些消息出来。

  兰子义听闻戚准在营中,手指忍不住的抽搐了好几下,他本想立即开口,但最后还是忍住,想了想才问道:

  “戚老将军何时入营的?子义怎么不知?”

  戚荣勋被问道这个问题后脸上有些泛红,他抬头把自己的目光撇向他处,应付地答道:

  “家父奉命在今天早些时候入营的,当时卫侯还在休息,不便打扰,就没有告诉卫侯。”

  听闻此言桃逐鹿忍不住了,他压低声音嘶吼道:

  “军中易帅,少爷身为副将居然不知?这和打扰不打扰有什么关系?就算怕打扰我家少爷那今早出营有算怎么回事?为何台城卫来二话不说就把我等赶出大营,连行李都来不及收拾。我还以为是鱼公公下的令呢,结果确实戚将军您!”

  桃逐鹿最后一个您字咬的极重,戚荣勋闻言就差打个激灵,他在桃逐鹿问完话后低头沉默半响,然后才说道:

  “军中主帅从未更替,一直都是德王爷,我爹和太尉一样只是被安排了个副帅的职务,鱼公公也依旧是军容使,军中未有变异。至于今早传令的事情,家父也是着急奉命拔寨回京,通知卫侯的事情就委托鱼公公代办了。”

  仇文若闻言嘲讽戚荣勋道:

  “与其说是委托,不如说是借用吧?戚侯与令尊把卫侯支派到京城后才告知军中现在统军的是谁,这样防着卫侯说是防贼不为过吧?”

  戚荣勋听闻此言脸上抽搐了一下,仇文若这话一点情面没留,这叫戚荣勋脸上怎么挂得住?戚荣勋愤怒的骂道:

  “仇文若,你个布衣白身有什么资格跟我这样说话?”

  桃逐鹿与桃逐虎从刚才起就憋了一肚子火,听见戚荣勋威压封人口舌,当下就像发作。还好兰子义展开双臂拦住了两人,兰子义深吸一口压了压心中火气,问戚荣勋道:

  “戚将军奉命奉的是谁的命?”

  戚荣勋道:

  “兵部调令。“

  兰子义又问道:

  “皇上可准了?“

  戚荣勋闻言怒道:

  “当然准了!若非如此谁能调得动大军?司礼监红印朱批的圣旨就在军中,卫侯可以自己去看!“

  说罢戚荣勋便催马而去,不再管兰子义他们。那几个跟着戚荣勋的辑虎营将校见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不得已咬了咬牙对着兰子义作揖,然后飞马跟上戚荣勋去了。

  望着戚荣勋远去的背影,仇孝直凑到兰子义马前说道:

  “卫侯,戚准入营……“

  兰子义已经怒火中烧,不等仇孝直把话说完便抬手将他止住,兰子义恨恨的说道:

  “这他妈根本不是夺我军功,这是在夺军权!我就说怎么鱼公公连我面都不见就赶我出来,原来是戚准的意思!“

  桃逐虎问道:

  “少爷,那我们怎么办?“

  兰子义恨得咬牙切齿,一把无明业火把心烧得通透,可他又没有什么办法,兵是朝廷的兵,他也是朝廷的人,调令军令他都得听,哪怕是被人扫地出门他也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在桃逐虎问出话后兰子义憋着的一腔怒气就像被刺破了的皮球一样全泄了,他只得无可奈何的说道:

  “还能怎么办?先回府去吧。唉,这事情闹得,不仅心疼,而且脚疼!“

  说着兰子义垂头丧气的催着马先一步走开,其他几人见兰子义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言,只是默默的跟在兰子义身后一起往回走。

  前线大捷的消息已经传入京城,京中百姓全都张灯结彩好似过节,路上行人无论士绅学子还是贩夫走卒全都在热烈的讨论着大正军威,虽然是清早,但酒肆茶楼之中已经挤满了客人,大家都在行酒取乐,被妖贼逼近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得到了释放。

  只是行走期间的兰子义无心去体会京城百姓洋溢着的欢乐,这次出征他兰子义可谓是鞠躬尽瘁,就差死而后已,京城百姓今天能够纵酒狂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兰子义拼死力战,这份太平光景是兰子义打下来的,可兰子义却觉得自己与周围毫无关系。这并非是因为兰子义经历了血腥的沙场后难以适应周围的市井气息,而是兰子义的内心深深的被今早发生的事情伤害了,这对他而言是一种背叛!

  兰子义失魂落魄的垂着头挂在马上,路上行人渐多,不是有人挤撞到他,要不是桃逐虎与桃逐鹿一直小心,兰子义好几次都要被刮到马下去了。

  一行人挤过越来越拥挤的街道,好不容易回到德王府门口。门前伺候着的小厮见到兰子义一行人回来,居然被惊得一脸惶恐。兰子义没心思去管这些仆役,并未发现异样,不过仇家父子与桃家兄弟却都看的清楚,他们四人都觉得王府气氛异样,却不愿在兰子义懊恼之际多言。

  兰子义埋头下马,脚上的疼痛让他一个趔趄摔到,幸好有桃逐虎在一旁将他扶住。不过兰子义并没有接下桃逐虎的这份好意,他将自己大哥甩开,一瘸一拐的踩着台阶进了王府,闷声往自己的鹿苑走去。

  兰子义一路走过,府中的仕女小厮们全都让路躲开,这终于引起了兰子义的注意,兰子义这才发现府中的异样。

  好歹有些回过神来的兰子义看着周围仆役们躲闪的眼神,心中又是疑惑又是恼怒,难道自己脸上写着晦气二字不成。

  兰子义骂道:

  “都他妈躲着我干嘛?有什么好多的?“

  这一骂那些躲闪着的仆役们跑的更远,仇文若小声在兰子义身后说道:

  “卫侯,刚进门时下人们就已经这样了。“

  兰子义闻言心情由哀转怒,他不顾疼痛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待他走到鹿苑门口时,终于他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