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白五十三章 无家可归 下

第四白五十三章 无家可归 下


  仇家父子说了一通后兰子义本就消了不少火,只是仅凭父子两人求情兰子义总觉得这台阶不太舒服,而站他一旁的桃逐虎与桃逐鹿则与兰子义一道满面怒容,要不是李四在兰子义手里,俩兄弟估计会亲自上来将人生吞活剥。

  现在又有人出言阻止,这倒是又给了兰子义一个台阶,只是不知说话的人分量如何,够不够让兰子义拿足面子。

  兰子义抬头循声望去,心下暗喜,原来说话的人竟然是新罗世子李敏纯,这下求情的分量就足了,于是兰子义顺势将李四放下,同时补了一脚骂道:

  “狗奴才,要不是李世子求情今天我定不饶你。”

  只是李四躺在地上挨了兰子义一脚居然一动不动,兰子义见状心里有些忐忑,在转身的同时他又用目光扫了一眼李四,发现李四现在已经面色青黑,血色全无,两眼眼白上翻,空中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同时还在喃喃自语的说:

  “卫侯饶命,卫侯饶命……”

  “这个王八蛋,居然这两下就被打死。“兰子义扭头的同时心里想到。冷静下来的兰子义自然知道搞死德王佞臣这种事情不好收尾,但他也没蠢到把自己的心事写到脸上去,于是他气势汹汹的走向李敏纯,完全一副余怒未消的样子。

  桃家兄弟并没有像兰子义那样想那么多,他们俩可不愿善罢甘休,见到兰子义放任两兄弟当场就想上去补刀,还好兰子义出言道:

  “我兰子义不是小人,说一就是一,说放人就放人,两位哥哥不要坏我规矩!”

  听闻此言桃逐虎与桃逐鹿才停手,但两人如剔肉刀一样锋利的目光丝毫没有放过李四的意思。

  那一群跟来的衙役们好不容易等到兰子义放任,连忙七手八脚的把李四抬起来,屁也敢放抬着人就走。

  本来是弯腰作揖的仇文若此时快步跟上兰子义,小声说道:

  “我看李四面色青紫,神智已无,估计过不了今晚。”

  兰子义小声答道:

  “我下手有点重了。”

  仇文若摇头道:

  “那倒不是。”

  兰子义问道:

  “不是?”

  仇文若道:

  “李四是吓死的。”

  兰子义听闻此言立刻停步,他回头不可思议的看了仇文若一眼,得到肯定的眼神后干笑了一声,然后继续走向李敏纯。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仆,刚才那几下居然就被吓死了,这李四还真是德王的贴心小棉袄。

  刚才动手时兰子义只觉自己身手矫健,现李四被人拖走了,疼痛就又回到兰子义身上了,脚上的伤口钻心的疼,比刚才更加剧烈。

  兰子义疼得单脚跳将起来,站在一旁的仇文若赶忙去扶,不过很快跟在后面的桃逐虎与桃逐鹿便上前换下仇文若,这俩兄弟扶起兰子义来跟顺手。

  终于来到李敏纯面前,兰子义脱开桃家两兄弟的搀扶,深深的对李敏纯作揖道:

  “世子别来无恙?”

  只是李敏纯此时正面色惨白的看着被渐脱渐远的李四,神情恍惚,全然没有注意到兰子义,直到兰子义出言将他惊醒,他才赶紧回礼说道:

  “卫侯无恙?”

  兰子义见李敏纯神色慌张,气息不稳,仔细看看人居然还在微微发抖。不仅李敏纯,就连陪他来的那几个仕女小厮居然也都一块发抖。

  兰子义赶忙问道:

  “世子今天不舒服?还是子义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冒犯了世子?“

  刚把话问完兰子义就在心里自嘲,当着人家的面差点杀人,这要算是有礼什么叫做无礼?还真亏他现在脸皮厚的能把这话问出来。

  兰子义说这话时语气多少缓和了下来,李敏纯见状虽然神色还是不安,但好歹能开口和兰子义对话了,李敏纯含糊的说道:

  “卫侯哪里会失礼?只是,只是卫侯不如两个月前那么……那么儒雅了。“

  兰子义听到这话好似醍醐灌顶,终于明白了李敏纯为何这幅样子,要知道他兰子义昨天还在城外杀人,对京城里面这些贵族公子而言他和杀人魔王没有区别,只他身上那股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肃杀之气都能将小孩吓的尿出来,李敏纯和他的侍从又没上过战场,被吓到也属正常。

  兰子义摇着头心想,自己最终还是走上了武将这条路,早知如此若是当初少读些书,学一学弓马骑射是不是会好些,不过他现在马术也不差呀。

  李敏纯在一旁看着兰子义摇头傻笑,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敢站在原地静静等着。一旁仇孝直看了看有可能走向僵硬的气氛,开口说道:

  “李世子为何会在这里?”

  李敏纯被问道后对着仇孝直略微点点头,道:

  “孝直先生与卫侯有所不知,其实我的院子一直与卫侯挨在一起,这里幽静,德王并不喜欢,我和卫侯又都不讨德王欢心,所以全都被发配到这里来了。”

  兰子义此时也不好意思继续走神,连忙接过话头道:

  “我刚来的时候以为把我安排在鹿苑是德王有招贤纳士之心,没想到是流放啊。”

  李敏纯道:

  “据说德王府所有的名字都是翰林院的人取得,跟德王没关系。”

  兰子义笑道:

  “是我自作多情了。”

  然后兰子义又问李敏纯道:

  “世子殿下是怎么知道我来的。”

  李敏纯闻言摇头道:

  “昨天城中风言风语,一会说前线兵败,一会说前线大捷,我在府中刚把行礼收拾了准备跑路却又要置酒准备庆功,很是无奈,还好昨晚见到了回来的逐虎将军,了解到了前线确切的情况,这才安心,然后我也就知道卫侯与戚侯应当不日便可回京。”

  桃逐虎闻言道:

  “昨晚匆忙未能与殿下细说,很是失礼……”

  说道这里桃逐虎大叫道:

  “糟糕!三郎还在苑中呢!”

  说着桃逐虎与守了惊吓的桃逐鹿便回头想翻墙入苑,李敏纯见状及时制止了兄弟两人,他说道:

  “逐虎将军不要着急,桃三少爷在我府上,安好着呢。”

  桃逐虎与桃逐鹿闻言长出一口气,然后抱拳道:

  “殿下大德,小人牢记在心。我等只是卫侯家奴,殿下如此称呼实在是折煞吾辈。”

  李敏纯摆手说道:

  “人人都知桃家兄弟与兰卫侯名托主仆,实为兄弟,我这么称呼一点也不为过。”

  兰子义在一旁一直微笑,待李敏纯说完后他又问道:

  “殿下光是知道我会回京不可能来的这么及时吧?”

  李敏纯叹气道:

  “今早泥瓦匠在这边砌墙时我便知道会出乱子,迟早而已。所以我一直派着人在这边盯着,就等卫侯回来请到我那边去。更何况刚才卫侯折腾出来的动静,我再院中也听得清楚,想不过来也不可能。”

  兰子义闻言略微低头说道:

  “殿下此言,子义很是惭愧。”

  接着兰子义又问道:

  “那我苑中的仆役们呢?……蝶儿呢?”

  李敏纯道:

  “今早就全被德王撤走了,一个人不剩,只留下三少爷在苑中,然后泥瓦匠便开始砌墙。我见势头不对,立刻派人打通了与卫侯相隔的院墙,将三少爷接了过来。三少爷虽然受了些气,但总体很好,卫侯放心吧。”

  桃逐虎听闻此言,气的抽刀投向新砌的墙上,叮咣一声,铁刃擦着砖石敲出一朵火花。刚刚放松下来的李敏纯和随他一道来的仆役们都被桃逐虎这突然来的一下惊了一跳,然后齐刷刷扭头看向兰子义,兰子义则整了整头发,理了理衣领,敛容对李敏纯恭恭敬敬的作揖道:

  “子义无德,三哥替我受的伤,我却未能照顾三哥一天,不仅还差点让三哥被困空寨,而且我兰子义回京半日,居然一点也没有想起来去探望三哥。我兰子义真是不仁不义,幸亏殿下宅心仁厚我家三哥才得以保全,殿下请受子义一拜。”

  桃家兄弟与仇家父子闻言也急忙弯腰向李敏纯作揖,李敏纯见状赶忙上前一步扶起兰子义道:

  “卫侯这是做什么?你与三少爷在前线厮杀,我却在京城里花天酒地,照顾三少只是我尽自己本分而已,没什么要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