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憩

第四百五十四章 小憩


  兰子义被扶起后伸手紧紧握住了李敏纯的双手,只是用力摇摆,却不说话。

  李敏纯见兰子义低头不语,连眼睛都不敢抬起来,出语安危兰子义道:

  “卫侯不必自责,你也是刚从战场下来,没有适应过来很正常。”

  接着李敏纯让开半个身为,抬手为兰子义引路道:

  “站在这里说话太不像样,卫侯还是来我院中坐下,然后我们再说吧。”

  兰子义闻言伸手抹了一把脸,然后抬起脸来点头笑道:

  “殿下说得是,我们站在这里说话实在不像样子。”

  说罢便随李敏纯一道走去,只是刚一迈开腿兰子义便是一个趔趄,他现在右脚疼得厉害,只能单腿跳着走,根本追不上李敏纯的步伐。

  李敏纯见状问道:

  “卫侯腿受伤了?”

  兰子义在桃逐鹿的搀扶下跟上李敏纯,闻言笑道:

  “准确的说是脚受了伤。“

  说着兰子义就的把之前大营遇袭,自己差点被妖贼追杀的事情简短说来给李敏纯听,这其中当然掐掉了月山间那部分。

  兰子义说时一直都面带微笑,波澜不惊,这件事情对现在的兰子义来说并不特别,这只是他多次死里逃生中的一次而已。不过对在一旁听着的李敏纯可就不是这回事,兰子义没有注意到得是随着他故事的进行李敏纯的神情越来越紧张,到兰子义说完的时候李敏纯已经紧张的满脸都是汗。

  刚刚把那一仗说完兰子义便回头嘱咐桃逐虎道:

  “大哥,你有空去一趟京营营房,把徐三黑他家里人接出来。再去京城找家院子租下来,嗯,不,还是买下来吧,找个大点的,德王府我们是呆不下去了,过几天我们就搬出去。徐大哥是替我死的,我要替他照顾老小。“

  桃逐虎正取了刚才掷出去的刀往兰子义这边走,闻言点头道:

  “少爷放心。“

  兰子义这时回头想与李敏纯接着聊,这才发现李敏纯神色紧张的样子,忙问:

  “殿下这是怎么了?“

  旋即兰子义便猜到李敏纯极有可能是被刚才他说得事给吓到,李敏纯含糊其辞的回答也印证了兰子义的猜想,所以兰子义也没有就这件事情继续追问下去。

  几句话之间兰子义已经与李敏纯来到了他的院门口,一想到桃逐兔就在院中兰子义就感到自己被战场杀戮麻木了的心中注入了一股暖流,许久未曾感觉到的温情袭上了兰子义心头,瞬间便惹得他潸然泪下。

  兰子义一边跳着脚加速向前,一边伸手那袖子揩自己眼角的泪水,他说道:

  “怎么刚才都这感觉,突然之间就忍不住想哭?“

  而被兰子义问到的桃逐虎与桃逐鹿两兄弟也在不停的抹眼泪,只是没有哭出来罢了。桃逐虎出言安慰兰子义道:

  “少爷放心,逐兔他没事的,我昨天晚上还和他聊了好一会功夫,就是些皮肉伤,没事的。“

  在前引路的仆役们见状也不忍多说,只顾着快步在前引路,不多一会兰子义他们便被引入一间厢房。

  浓郁的草药味冲出房门透的到处都是,人突然靠近都会被呛得辣眼睛,但兰子义完全不管这些,他与桃逐虎、桃逐鹿两兄弟一道,呛门而入。房内的侍女们被突然闯入的兰子义吓得花枝乱颤,但她们对以兰子义而言只是阻碍视线的花草,在桃逐虎与桃逐鹿的帮助下,兰子义三两把将眼前挡路的女子们拨开,然后便看到了躺在里屋的桃逐兔。

  此时的桃逐兔正在床上闭着眼,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着,他的身上上身裸露在外面,一个仕女刚才正坐在凳子上为他上药,见到兰子义过来那侍女被吓得急忙站起身退到一边去。

  见此情况的兰子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他甩开扶着他的桃逐虎,哭着喊道:

  “三哥!子义来的太迟!“

  说着兰子义便两步并作一步扑到桃逐兔床前,跪在地上抱着桃逐兔哭了起来。

  受了伤的桃逐兔因为失血的缘故面色惨白,他的伤口虽然上了药,但还是发红,这让他时冷时热,难受异常。在兰子义进来的时候桃逐兔正在昏睡,他半梦半醒脑袋一点也不清醒,直到兰子义将他拦腰抱住,这才将他惊醒。

  醒来的桃逐兔听见了哭声,他疲惫不堪的撑起自己的眼皮,然后看到了趴在床头的兰子义,恍惚间桃逐兔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开口问道:

  “少爷,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虚弱不堪的桃逐兔为了将这几句话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使出了浑身力气,即使如此他的声音听上去依旧飘忽不定,沙哑难听。兰子义看到平日里活蹦乱跳的三哥这幅样子,这种声音,心中疼痛不是一星半点。兰子义哭着道:

  “三哥,是我,我回来了。”

  桃逐兔听闻此言,将头撇回去仰面朝天,他似乎想要睡过去,又似乎在思考问题,过了半天桃逐兔才说道:

  “是啊,我不是在做梦,昨晚大哥就跟我说已经打赢了,少爷也回来了。”

  此时桃逐虎与桃逐鹿已经将兰子义扶起坐在了凳上,之前的那个仕女也识相的将手里的金疮药递给了兰子义。兰子义接过药来默默的为桃逐兔上药,每当新药涂到桃逐兔伤口上时,桃逐兔都会被刺激的抽搐一下。

  兰子义见状心疼的叹了一口气,刚好桃逐兔的伤口已经被重新上药,兰子义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疲惫的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坐在桃逐兔床前,久久之后才说道:

  “给我端碗水来,三哥嘴唇都干裂了,我要喂他水喝。”

  闻言旁边一个仕女怯生生的说道:

  “回侯爷的话,刚才我们已经喂三少爷喝过水了,三少爷嘴唇干是发烧烧得。”

  这时李敏纯上前小声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三少爷的伤无伤性命,可他病重需要休息,屋里这么多人会影响三少爷的。”

  兰子义闻言闭着眼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又对李敏纯作揖,一番客套后在李敏纯的带领下走出厢房,来到客堂。众人坐定后兰子义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他便问李敏纯道:

  “刚才殿下说我家三哥性命无忧,那他病情到底如何。”

  桃逐虎接过话答道:

  “我昨晚听太医说三郎的伤虽然中了肋骨,但好在未伤到骨髓,伤口也不大,也没见化脓,再加上三郎身子骨结实,养上两天就没事了。只是昨晚的时候三郎精神比这好多了,今天这是……“

  李敏纯这时说道:

  “本来三郎回到京城有府中诸多仆役伺候,恢复的很快,但我刚才就说了,德王今早派人来砌墙还把卫侯哪里的仆役全都撤走了,当时三少爷与来人争执的我这边都能听见……“

  李敏纯没有再继续把话说下去,因为兰子义已经将手中茶碗捏的咯咯作响。

  不过这次兰子义并没有发作,他现在在李敏纯处,李敏纯又给了他这么大的帮助,他要是发火那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

  桃逐虎与桃逐鹿则说道:

  “少爷,也怪我等不好,前线兵荒马乱我们也没有好好安顿三郎。“

  兰子义闻言对着桃逐虎与桃逐鹿摇头摆手道:

  “大哥二哥千万不要这么说,要说三哥受这样的委屈还是我的原因多。“

  说罢兰子义又闭眼想了想,然后抱拳对李敏纯说道:

  “子义再次谢过殿下了。“

  李敏纯笑道:

  “卫侯太可气了。“

  兰子义则说道:

  “只要三哥没事就好,我也不应该把殿下这里的气氛搞僵。“

  说罢兰子义想要岔开话找个其他话题谈,于是说道:

  “我刚才进门时并未看见牌坊,不知殿下此处有何雅号?“

  李敏纯笑道:

  “无名无号。“

  兰子义疑惑的问道:

  “以我与德王的关系,住的地方都有名号,为何殿下会住在一个无名无号的地方?“

  李敏纯闻言低头笑了笑,然后说道:

  “我只是个质子,能有地方住就可以了,没什么其他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