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杯酒释兵权 下

第四百六十八章 杯酒释兵权 下


  鱼公公此言一出,一语惊人,在场众人无不被惊得目瞪口呆。不过仔细看看就会发现也不是所有人都被惊到,隆、鱼两位公公以及章鸣岳和另外两个中堂就非常的淡定,至少和刚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兰子义这种提前猜到谜底的人尚且被这条消息吓得不知所措,其他人听闻这条消息后是个什么样子就可想而之。

  鱼公公笑呵呵的望着额头冒汗的戚准说道:

  “太师这是怎么了?为何只是大张着嘴不说话呢?”

  戚准听到此话才意识到自己的下巴不知什么时候就吊在了上颚何不上来。闭上嘴的戚准咽了口吐沫想要镇静一下捋清思路,但只是如此并不能让他平复心情。

  戚荣勋看着自己的父亲,小声问道:

  “父亲,你怎么样?“

  如今桌上人都静悄悄,戚荣勋这话问出大家全都听到,他这么说其实是露怯了。但戚荣勋自己已经被鱼公公的话吓得不清,以他老实人的模样现在问出这话来也在情理之中。倒是坐在一边的兰子义脑袋里面正在飞速思考,他在想要是现在被问到的是他父亲兰千阵,那他兰子义应当如何开口分忧。

  戚准端起桌上酒,仰头一饮而尽,而后不断退色的脸上终于泛回一点红晕,他慢慢呼出一口气后算是稳住了阵脚,接着他拍拍自己儿子的手,安慰道:

  “我没事。倒是你,你若一直如此,哪天我不在了你可能够为自己撑住头上那片天?“

  戚荣勋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突然会当众说出这种责备的话来,他红着脸低下头,羞愧之中透着疑惑与不解。

  接着戚准看向鱼公公,说道:

  “公公,最近东南沿海又有海贼作乱,我的主力只剩这么一点,公公现在把兵给结下我可怎么回去抵御海贼?“

  戚准问的是鱼公公,没想到隆公公却插话答道:

  “太师刚才还一直在说自己的兵是朝廷的兵,怎么现在就改口说是‘你’的主力了呢?“

  戚准闻言道:

  “两位公公一边要我赴镇剿贼,一边又要把东军剩下这点兵全收了,一边要我下蛋,一边又不给我饭吃,同时还要从我身上割肉,这样做我怎么回去打?“

  鱼公公笑道:

  “太师当年在东南沿海平定海贼时勇武无双,怎么年龄大了之后胆反倒是小了呢?太师既然觉得回去的路上无人保护那好办,我禀明皇上后派御林军铁骑送你赴镇。“

  戚准听到这话真是哭笑不得,他说了半天是在说自己东军缺员,可鱼公公却硬要说他缺侍卫,这不是糊涂嘛。但鱼公公要真这么糊涂早就告老还乡去了,大家都知道他这是装糊涂。

  戚准心里清楚这一点,可他又不能掀桌子翻脸把这件事说破,要知道鱼公公和隆公公代表着皇上,戚准要敢翻脸那他是和谁翻脸?

  于是戚准只得重复刚才的话道:

  “两位公公,我不是缺侍卫,我是却人,我回镇之后是要剿灭海贼的。“

  鱼公公闻言说道:

  “按照去年年底上报的文书,东军去年籍兵员有十七万八千人,今次剿匪东军损失虽大但加上留在京城里的将士也就十三万人,太师回镇之后还有四万兵丁可以调用,怎么就张口闭口要说少呢?难道太师之前一直在吃空饷,兵力差了口子不成?“

  隆公公接过话头又插话道:

  “东边岛夷处来的海贼的确是我大正祸患,可那也是五年前了,这几年太师在沿海连年作战,海贼都已经没多大动静了,近一两年海贼犯境不过都是小股敌寇来犯,多不过几百人,少只有十来人,剿灭十来人的贼,今次也不例外。太师还要动用上十万的兵力不成?“

  戚准闻言道:

  “两位公公此言差矣,末将绝非贪吃将士空饷的无耻之辈,东军去年所上籍册没有半点虚假,确实是有十七万人在籍。可公公要知道,我大正从南到北,海疆万里,到处都是海贼的登陆场。海贼乘船犯境,嗖乎而来,飘忽而去,海风一吹,船行万里,朝在齐岸,暮至闽湾。

  妖贼行动迅速,转进如风,而我防贼的将士却只能靠两条腿奔赴战场。之前妖贼之所以为患就是因为敌快我慢,我军赶赴战场时海贼已经逃跑,我军疲于奔命。所以我赴镇之初便选取近海重镇屯聚重兵,沿海一线则广布前哨,同时组织渔民连庄保甲,广设烽烟。一处有贼,立燃烽烟,东军可在半日内赶到。这样我才将为患上百年的海贼剿灭。现在公公夺我主力,只留给我四万多人指挥,又没钱让我募兵补员,这大正万里海疆靠四万人,就是跑断腿也防不过来!“

  隆、鱼两公公说戚准吃空饷,灭毛贼,话里本就带着刺。还好戚准城府不浅,一点也没有被激怒,回答也是有理有据,不卑不亢。

  只是对于已经决定的结果而言,无论辩驳多么有力也起不到任何作用,那激昂的陈词在毫不在意的听众面前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那么的不值一提。

  戚准的话说得很长,鱼公公并没有那么多耐心去仔细听。在戚准说话期间鱼公公一直拿着筷子拨弄自己面前的那盘菜,接连挑出好几块肉塞进嘴里去。待到戚准说完后鱼公公才用厌倦的口吻说道:

  “太师的功劳皇上都记着,不光是皇上,我们所有人都记得。若是没有太师海贼还不知道作乱到哪里去呢。在太师之前东军那么多镇将没有一个能制住海贼,唯有太师,唯有太师赴镇之后不添一兵一卒,只是在原来的兵力上操练就能将妖贼打得节节败退。太师的大功我们都记着的,就像这次太师入援京城一样。“

  然后隆公公接过话说道:

  “但海贼已灭,剩下的那点祸患用不了十几万人去防,太师的四万人集中起来完全可以撑起东南海疆。

  而且京城是根,沿海只是末,京营这次损失大半,若不及时补充兵员,皇上朝廷由谁来拱卫?损失缺口这么大,按之前选拔京营的流程,想要补齐兵员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太师,拱卫皇上可是莫大的荣誉,太师推三阻四的,可是会让皇上、朝廷寒心的。“

  隆公公与鱼公公把话说道这个份上,已经是在明示戚准,夺军之计已定,戚准再说多少也没用。但戚准坐镇东军,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家底怎么忍心这样拱手送人?

  戚准抬起头来,用近乎哀求的目光看着章鸣岳说道:

  “首辅大人,您难道就不说两句吗?“

  在刚才隆、鱼两人围攻戚准时,章鸣岳一直拉拢着眼睑,似睡非睡,好像完全与世隔绝。但这种场合下他又怎么可能于是隔绝?他是让出了身位,默认内廷向戚准发难。现在被戚准问道,章鸣岳只是抬起眼皮,轻声答道:

  “太师,既然同是朝廷的兵,屯戍哪里不是屯呢?更何况还是在天子脚下卫戍京城。“

  戚准听到此言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脸上肌肉一点一点加深的沟壑不断诉说着他内心的痛苦。

  兰子义可以理解戚准,不仅可以理解,还能就此断言戚准与章鸣岳关系不一般。戚准的表情无言的诉说着忍受背叛的痛苦,现在戚准唯一可以依靠的靠山居然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出卖他,此番痛楚绝非一言半语可以道尽。

  良久之后戚准睁开了眼睛,从他失落的眼神中兰子义可以判断戚准已经认命了。他开口说道:

  “那我就想法调集手中那点人去剿灭海贼吧。只是我想提醒公公和诸位大人,不要忘了,海贼虽然被剿灭,但汪洋之上还矗立着一个兰千军呢,他现在的力量可是更加壮大了。“

  兰子义听到这名字心中一惊,这兰千军是谁?为何名字与他父亲如此之像。

  鱼公公闻言答道:

  “兰千军是朝廷亲封的东海侯,他不会威胁朝廷的。“

  戚准苦笑道:

  “朝廷封他只是羁縻,难道兵部还能调动他的船队不成?

  也罢,反正我已经是太师了,从此以后东军也没了,那兰千军怎样不是再用我操心的事情了。“

  戚准话刚说罢,坐在门口的那桌东军将领中有人摔了杯子站起来道:

  “想削藩就直说,何必请吃鸿门宴在这里拐弯抹角的?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我们这群丘八反正是贱命,和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