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说客

第四百七十七章 说客


  “崔浩?”仇孝直说罢兰子义又重复了几遍这个名字。当日兰子义刚来京城,便是这崔浩引他入的诗社。

  现在来看兰子义已经可以确认此人庇护在章鸣岳的羽翼之下,问题是他现在来这干什么?

  兰子义念叨了几遍崔浩的名字后便皱起眉头不再吱声,脸上也阴晴不定。仇孝直与仇文若换了个眼色,两人也都知道兰子义此时正在思考,所以不去打搅,桃逐虎与桃逐鹿也没出声。只有侧身躺在床上的桃逐兔,攀附着床沿说道:

  “崔浩?就是那个什么诗社里的掌门人?对吧?”

  桃逐虎闻言回头对着自己的三弟点了点头。桃逐兔得到肯定后开口骂道:

  “那个混蛋!靠着声色犬马把少爷骗到**里面花天酒地,要不是我与两位哥哥过去闯关把少爷来回来,那少爷早就被酒色掏空身子了。

  不是说他是章鸣岳的人吗?他还有什么脸来这里找少爷?“

  桃逐兔在床上咒骂不止的时候,仇孝直则在观察兰子义的脸色。

  时至今日大家也都看的明白,京城文武两道可谓泾渭分明,文人看不起武夫,章鸣岳出卖戚准时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诗社的人都是京中大员的子弟,当日他们与兰子义称兄道弟也不过是受章鸣岳指示另有所图而已。仇孝直觉得以兰子义的性子,这件事情只会被当作耻辱,现在提起来乃是直刺痛处。

  不过兰子义的表情并没有因为桃逐兔的话而产生变化,他还是侧头看向窗外,仿佛没有听见桃逐兔的话。

  观察兰子义的并非仇孝直一人,桃逐鹿也在观察兰子义,等到桃逐兔说完后桃逐鹿便开口埋汰自己弟弟道:

  “三郎,我等去找少爷乃是本分的事情,怎么到你嘴里反倒成了少爷欠我们人情了?怎么你躺倒床上话变这么多?缓过劲来了?”

  桃逐鹿这么说本是想缓冲一下刚才桃逐兔说得话,免得把兰子义激怒踩倒雷。令人意外的是兰子义听到桃逐鹿的话后却哈哈大笑,他道:

  “二哥你可真会开玩笑。三哥要真是靠这张床就能把身子缓好,我就把这张床送给他睡。”

  其他人闻言也都跟着兰子义笑了起来。然后兰子义对着外间的仕女说道:

  “让门房引崔浩进来,我和他好歹也是兄弟一场,把他关在门口像什么话?”

  外间仕女闻言便领命去了。屋里兰子义则问道:

  “你们说崔浩现在来是要干什么呢?”

  仇文若闻言答道:

  “最近朝堂上下吵得最热的莫过于庆功宴的事情。我看崔浩今天来必定是要谈这个。”

  床上的桃逐兔闻言问道:

  “你们和少爷不是刚入城时就去宫里吃了庆功宴吗?怎么半个月了还在折腾庆功宴。“

  仇孝直闻言答道:

  “三郎,宫里吃的那一顿是鸿门宴,那是为了削戚准藩镇使出来的计策。现在朝堂上讨论的应当叫做庆功大典,自我大正立朝之后,每次大军得胜归来,都会行入城式,主帅帅军由拱极门入京,至午门前受皇上褒奖。这是规矩。”

  桃逐兔闻言不屑的说道:

  “这次出征也能叫得胜归来?死了那么多人结果却是让妖贼散布江东,这怎么有脸搞庆功大典。”

  仇文若闻言道:

  “三郎都这么想,朝中的大人们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争,从入京开始一直争到现在。”

  兰子义问道:

  “当日席上公公不是已经和章鸣岳谈妥了吗?怎么现在又争了起来?”

  仇文若与仇孝直换了个眼色后答道:

  “看来当日并没有谈拢这一点。那日宴席结束,鱼公公专门召卫侯过去议事,难道公公当时没有说过什么?”

  兰子义摇头道:

  “当日公公并未提及此事。”

  仇文若说道:

  “若是卫侯都不知情,我与父亲更不可能知道。好在现在崔浩上门……“

  说着仇文若看向自己父亲,仇孝直接过儿子的眼神,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崔浩来肯定是替章鸣岳做说客。我们可趁此机会从他嘴里套些章鸣岳的消息来。“

  仇孝直正说着话,外门大门口那里就传来了仕女的声音

  “崔爷里面请!“

  接着门口便传来一阵收伞挥雨,衣衫窸窣的声音。

  兰子义扭过头对着屋内众人挨个打了一遍眼色,等他目光最后落在门口的时候,崔浩已经拱手立在卧房门口了。

  只见崔浩微微摆手作揖,对着兰子义欠了欠身子,说道:

  “卫侯。“

  兰子义面带微笑看着门口的崔浩,挥开手指向右手边的茶几招呼崔浩道:

  “崔兄请坐。“

  兰子义虽然面带笑意,但旁人都看得出他眼神似铁。崔浩自然也看了出来,他在门口迟疑片饷,而后才踏入卧内,而且他也没有依着兰子义的指引与桃逐虎他们共坐茶几,反倒是自顾自的走到兰子义左边靠窗的书桌前落座。

  桃逐虎与桃逐鹿望着背对着他们的崔浩,不屑的嗤之以鼻,桃逐兔则没打算学他两个哥哥咽这口气,他直接开口骂道:

  “姓崔的你什么意思?进到主人家里反倒背对我们,你当这是你家后院?“

  崔浩听到桃逐兔的声音并没有发火,事实上他连点反应都没有。他旁若无人的拿起兰子义放在桌上的《纪效新书》翻了几页,然后悠然的对着兰子义说道:

  “我本当卫侯是足以与适道的知己,没想到你却这么令我失望。“

  兰子义听到这话心中恼怒,崔浩这幅居高临下的嚣张模样在兰子义刚入京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或许还能把兰子义唬住,但现在他这幅样子摆明了就是穷秀才瞎显摆,找揍。

  不过明面上兰子义还是笑呵呵的答道:

  “我兰家世守边疆,所以一直以来的家训都是尚武崇文,我看兵书很正常。“

  桃家兄弟闻言都掩着脸偷笑,别人不知道他们三人还能不知?兰家也就兰子义喜欢读书,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尚武崇文的家训。

  兰子义接着说道:

  “倒是崔兄你,既然骨子里看不起武人又何必登我门来自降身份呢?“

  崔浩闻言在椅子上转过身来,问兰子义道:

  “我并未瞧不起武人,卫侯何出此言?“

  兰子义道:

  “读兵书都能令崔兄失望,那见到真武人岂不是要令崔兄绝望。“

  崔浩闻言叹气道:

  “德者为本,才者为末。所以圣人都是修先圣之德,讲经义教化众人,从未教人杀伐。卫侯刚从战场下来本就一身杀气,现在再读兵书岂不是惑乱心智?“

  崔浩说话时语气不可谓不诚恳,感情不可谓不真挚。只是兰子义没那闲情去听他废话,在崔浩转过身来的时候兰子义则右转侧身端茶喝,把背面留给了崔浩。

  同时兰子义答道:

  “圣人曰;以不教民战,是谓杀之。圣人是不叫人杀伐,可那是不教人杀伐之心,不是不教人武备之术。“

  同时兰子义不愿再与崔浩纠缠这些细枝末节,他在端茶的同时想同桌的仇家父子递去眼色,示意他二人赶紧开口将崔浩扯到正事上面去。

  仇孝直与仇文若二人得到指示微微点头,仇文若现看口说道:

  “想必崔先生来此不是为了和卫侯讨论圣人之言吧?“

  崔浩被兰子义刚才那句堵得够呛,闻言正好可以借机岔开话题缓口气。他道:

  “我来看看卫侯。“

  桃逐兔闻言讽刺道:

  “我还从没见过空着手过来看望病人的。”

  崔浩道:

  “礼物已经放在门房了。我也没想到卫侯家丁居然这么寒酸,年年不忘惦记着那点礼物。”

  兰子义闻言道:

  “三哥是我的兄长,不是的家丁。崔兄不要胡说。”

  崔浩闻言想要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他挪了挪椅子凑近兰子义道:

  “卫侯,我有事情要与你私聊,不便外人在场。“

  说着崔浩抬头环视一番众人,眼神里写着“识相便走开”几个字。

  只是兰子义怎么可能让崔浩得逞,他当即开口答道:

  “崔兄有事请讲,这里没有外人。”

  其他众人则只顾着端茶喝水,完全不理会崔浩的眼神。

  崔浩见状有些尴尬,脸皮也开始抽搐,看样子快挂不住脸了。

  兰子义还要从崔浩嘴里套话,他可不愿现在撕破脸皮让崔浩拍桌子走人,于是他在椅子上侧过身对着崔浩笑道:

  “崔兄有事情只管讲,这屋里坐着的人都是自己人,我保证他们不会把今天的话泄露出去。”

  崔浩知道他不可能把人支开,所以当兰子义给他台阶之后,他也只能顺着台阶退一步。崔浩问道:

  “卫侯以为此次出征战果如何?“

  兰子义闻言本想反问崔浩这件事情也用得着密谈?但那样聊天本来就把话说死了,所以兰子义借着抿茶之际又给仇家父子递过去眼色。

  仇孝直立刻答道:

  “自然是旗开得胜,大功一件。”

  崔浩闻言冷哼一声笑道:

  “孝直你还真好意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