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年轻气盛 下

第四百九十七章 年轻气盛 下


  隆公公一改往日静若处子,老谋深算的城府样,接连指责兰子义与张偃武。隆公公这样的行为的确反常,却也不是完全没法想象,他现在火旺嘛。只是他这一把火烧接连烧出岔子。

  张偃武在内阁当中连坐数日,每日被人追问,已经精神恍惚,他那深黑色的眼圈便是证明。人到了这种时候连接这心与神的那根线就已经被拉扯到了极限,谁也不知道再加多少重量会让这根线崩掉。

  张偃武虽然因为武将出身,从小不被京中文臣权贵子弟接纳,但这可不是说他就是个受气包,就他那飞鹰走狗的性子,谈不上游侠也算是放浪不羁,平时连他爷爷张望都没有呵斥他。这么一个公子哥,现在隆公公突然来上一句他怎么能受得了。

  只见张偃武抬起头来,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向隆公公道:

  “公公这话怎么讲?我出战的时候人在,我被围的时候人就不见了,我眼睛又没瞎,我看到的就是这些。公公不满意的话倒是教教我怎么说?“

  章鸣岳微笑的坐在书案后看着隆、张两人杠在一起,这结果并非他所能料到的,却是他希望看到的,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章鸣岳乐得眼前两人咬在一起。

  隆公公被张偃武顶撞后火气更旺,他已经隐约意识到自己可能在犯错误,但是人在气头怎么可能轻易降火,张偃武又不是兰子义,朝中有没有人保他,隆公公凭什么要吃他的这颗钉子?

  隆公公当下便说:

  “我教你?我怎么教你?内阁几位中堂与我在此是在问你实情,又不是让你来这里串供,我能教你什么?“

  张偃武的怒火显然也已经被点燃了,他现在满面通红,又羞又恼,两只手恨不得掐进自己大腿的肉里去,他怒道:

  “公公说要实情,好!我说的就是实情,你要说这不真你便去找真人来为你说,我是不知道要怎么说才算真!

  开战没多久德王便引着铁浮屠逃回京城,可我与戚侯带领的东军主力却被德王安排成一个团子任由妖贼包围,在那掉脑袋的时节谁人来管过我,谁人来支援我,又有谁关心我看到的贼是不是真的?现在打赢了你们又在这里说东说西,风凉话没完,你们有没有脸面?“

  无论张偃武因为什么原因,以何种心情说出这番言论,他的话造成的结果都是和隆公公撕破脸了。兰子义虽然现在思绪混乱,有气无力,但他明白张偃武这话说出口是要出问题的。在场诸位能说得上话的人当中没有人是张偃武的靠山,所以也没人会出手帮助张偃武,但兰子义与张偃武有旧,他不愿看着张偃武莫名其妙被隆公公当枪使。

  于是在兰子义略微起身,对着张偃武说道:

  “张侯,有话好说,在做的都是当朝首脑,张侯这种语气可是以下犯上,是大不敬啊!“

  兰子义劝阻张偃武当然是好心,没想到的是张偃武听闻兰子义所说后勃然大怒。

  在隆公公与张偃武争吵时,张偃武好歹还在凳上坐着,兰子义开口后张偃武居然忍不住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冲着兰子义吼道:

  “以下犯上就以下犯上,你以为我不敢吗?‘上上上’的,我把别人当‘上’,有人拿我当下吗?兰子义你有鱼公公罩着,每天躺在家里好酒好肉好姑娘玩着,我却要每天坐在这里从早到晚受人盘问,你知道我又多苦吗?“

  兰子义见张偃武已经怒火攻心,失去了控制,赶忙起身做手势想让他消火,但张偃武这种性情男儿,火被点燃之后岂是容易那么消解的,他继续骂兰子义道:

  “兰子义!别人不知道你的伤,我还不知道?就你脚上那道口子,顶多刮脓,完了就没事了。你在军中时脚伤不比现在重?那时你还带队冲锋呢怎么不见你躺在床上无法起身?还不是因为你有鱼公公撑腰,你们里应外合唱双簧,让你在家躺着享清福,让我来做牺牲。

  我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胳膊脱臼,现在还在疼!可是有谁管过我?有谁说过‘偃武,你身上有伤,在家好好养着吧’?除了我爷爷向人求情,想让我在家养伤还有谁关心过我?“

  张偃武说这话时情绪激动地上下挥舞自己还被绑住的右肩膀,声泪俱下,哀怨不已。兰子义见状自知张偃武现在情绪已经崩溃,想拦住他已经不可能。兰子义心里清楚,张偃武是受了委屈,憋得慌,他不是有意冲着自己来的,于是轻叹一声,坐回了座上,不再多说。

  张偃武说得都不错,他所抱怨的都是在座众人对他的不公,可这样的抱怨于事无补,不仅无补还会给他造成巨大的麻烦。

  章鸣岳坐在一边冷眼旁观,他静静地看着张偃武顶撞隆公公,重兰子义发火,还无缘无故的把鱼公公也拉下水,等到张偃武一通发泄完后,章鸣岳缓缓开口笑道:

  “张侯息怒。德王当日入城时哭喊大军已败的事情历历在目,人尽皆知。这不是靠几个人只手遮天就能挡住的。张侯你消消火将,那天事情仔细说来,我一定会替你做主,替天下无辜百姓做主。“

  兰子义听闻此言,一时间心里又对章鸣岳充满了厌恶,刚刚涌起的那点好感变得荡然无存。章鸣岳自己挑起的事端,最后反倒是他自己出来摘桃子。不过章鸣岳也说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张偃武发了这么一通火后,唯一剩下的条路便是投靠章鸣岳,把自己变成章鸣岳的牌打出去。寄人篱下自然要受人制约,但若无人照看那就将彻底沦为俎上鱼肉,任人宰割。

  按理来说张偃武应当如此,但张偃武自己明显不是这么想得,他的火还没有发完呢。在章鸣岳说完之后,立在场中的张偃武便回过头去对着章鸣岳道:

  “章鸣岳,你少在这里假惺惺地装君子。你以为你拍拍我脑袋就能像哄小孩一样发颗糖把我骗了?你想得太美!我岂是那种傻瓜?

  章鸣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天说那么多漂亮话都是为了你自己!你口口声声说要替这做主,替那做主,到头来还不是想要打压德王和司礼监、台城卫?可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忙于党同伐异,那些有功之将不得进城受殊荣?那些战死之兵不能拿抚恤?你到底是在替谁做主你心里没数吗?“

  当张偃武对着章鸣岳吼完之后,他这几天来一直压在心里的积怨终于发泄了出去。但他爽快了,在内阁当中的所有其他人全都不爽了。

  兰子义坐在凳上摇着头默默长叹,他明白这次张偃武是彻底完了,丢命都有可能。除皇上外朝中能说上话的人统共也就隆、鱼、章三人,而张偃武一顿臭骂把三人都得罪了,这下谁还能包得了他。

  果然,在张偃武骂完之后,章鸣岳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内阁当中斗得你来我往,毫不相让的三个人,章鸣岳、鱼朝恩、隆公公,居然互相交换了眼色,达成共识。朝中不会容下一个谁的帐都不买的刺头的,不管三人斗到最后结果如何,张偃武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完了。

  张偃武的确不傻,他看出了所有人的小心思,但他肯定不聪明,因为他犯了大忌:你可以得罪人,但你不能得罪所有人。

  发泄过后的张偃武自己也意识到自己闯下了货,但事已至此,他又能怎么挽回,最后也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他骂道:

  “你们这些王八蛋,都是真小人,伪君子!从一开始我和你们这些虎狼掺和在一起就没有葬身之地了!“

  说罢张偃武踢开凳子,头也不回的走出内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