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拆台

第五百一十三章 拆台


  兰子义听到这话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向隆公公。隆公公这话已经不是背后捅刀子,下绊子坑害兰子义了,他这是明目张胆的把兰子义卖了砌生猪肉。

  兰子义无法理解隆公公的这种行为,明明他已经把隆公公想要的东西一点不剩,和盘托出,为什么隆公公还要和章鸣岳一唱一和,联手坑害他?为什么隆公公还要给他安上一个窃功邀名的罪?

  是因为错昨日到今日两人之间发生的一连串矛盾?那只是一点争吵而已,隆公公难道会是这种小心眼?

  还是说因为隆公公觉得章鸣岳所提之事伤到了德王要害?虽然兰子义没有在第一时间表明犒军之事出自德王之意的确是个破绽,但这点破绽算不上什么,几句话便能把章鸣岳顶回去。隆公公何必因为这点莫须有的罪名加害兰子义?

  事已至此,任兰子义多么不愿相信,结果都已经摆在兰子义面前,隆公公把兰子义出卖了。在这之前兰子义一直觉得,隆公公与他兰家虽无旧交,却是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哪怕在京中隆公公不会向鱼公公那样支持他,却帮他。现在看来别说帮忙了,隆公公能不坑害兰子义就算万幸,而隆公公这么做最有可能是想把那五十万两赏银借机抹掉,甚至再想多一点隆公公是想拿兰子义和章鸣岳换个更好的价钱。

  兰子义被两面夹击,彻底丧失了斗志。就算他现在有斗志他又能怎么斗?难道要学昨天张偃武那样当众砸场子?

  申忠见到兰子义颓废下去,瞬间便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来劲。兰子义差点让申忠丢了性命,这口恶气申忠怎么可能会咽下去?他趁此良机对兰子义口诛笔伐,整个军机处都在回荡他对兰子义的谩骂和指控。

  不过对于兰子义而言这已经无所谓了,申忠就是章鸣岳放出来咬人的疯狗,他的吠叫兰子义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现在兰子义心中只有恨,他恨德王,若不是德王那个禽兽不如的窝囊废坑害,以兰子义的才华本领,家世出身,怎么可能沦落到被人轮番围攻的悲惨境地?

  兰子义一恨起来德王便想起了昨夜赵庭柱所言之事,一想到这些事情兰子义心中更恨,同时他也因为赵庭柱想到了章鸣岳。章鸣岳这个笑里藏刀的小人,从兰子义进城那天起就无时无刻不想着要坑人。

  兰子义恨,他恨德王,恨章鸣岳,现在还多出来一个隆公公。他的恨已经溢出了自己的躯壳,淹没了所有与他相关的人。恨意所至之处兰子义想到了所有与他相关的人,所有人曾经伤害过他的行为在他眼前一幕一幕的闪过,让他更加愤恨,让他的心陷得更深。

  对兰子义而言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报复,报复他与他相关的所有人,因为没有人是无辜的,所有人都伤害过他。

  章鸣岳与隆公公一直在一旁静看申忠攻击兰子义,而鱼公公则懊恼于自己的愚蠢,退在一旁,鱼公公倒是挺想出手拉兰子义一把,但他找不到借口,更无力对抗默契联手的隆公公和章鸣岳。

  骂了许久之后申忠有些口干舌燥,章鸣岳也恰如其分的出言让申忠停下。

  目送申忠坐稳在椅子上品茶以后,章鸣岳对坐在对面的隆、鱼两位公公说道:

  “两位公公,卫侯窃银冒功之事已经相当明白,卫侯也无话反驳,这件事情,我看可以治罪了吧。“

  隆公公闻言附和道:

  “治罪不必,这只不过是年轻人冲动犯点错误罢了。不过罚却是应该的,依我看卫侯出征有功,冒功有过,功过相抵,不赏就是了。“

  鱼公公闻言愤怒,他抬手指着章鸣岳和隆公公说道:

  “卫侯捉拿申忠家奴之事,乃是与军中将士协同而为,军士之中定有人证,你二人却硬生生说此乃诬陷。现在卫侯出面替德王把银子赏了,还安抚众军户,如此大功你们却要说他有过。我鱼朝恩就想问问你们两个,你们是眼睛瞎了还是良心没了?“

  鱼公公说这话时情绪激动,辞气严厉,就差从椅子上跳起来。看他那样子是真在替兰子义说话,处于神情恍惚中的兰子义闻言感激的快要哭出来。

  隆公公闻言端起茶杯慢悠悠的说道:

  “鱼老哥,这里是内阁,你骂人可就不对了。卫侯有过就是有过,你老惯着他不好。“

  鱼公公闻言大怒道:

  “谁是你老哥?子义于我乃是晚辈,我难道都不能替他说句公道话?“

  这个时候全场最高兴的莫过章鸣岳了,他的表情虽然与之前一样,但他的精气神却与之前完全不同,几乎可以用判若两人来形容。

  见到两位公公当众吵了起来,章鸣岳立刻出来打圆场道:

  “两位公公既然对卫侯的事情还有意见,那我们可以先把事情放一放,今后慢慢谈。“

  鱼公公知道仅凭自己一己之力不可能对抗隆公公和章鸣岳,硬抗下去可是要受损的,所以在章鸣岳出言之后鱼公公便借机收敛,不再出言。

  见到鱼公公停口后,章鸣岳转而对隆公公说道:

  “既然现在事情消停不少,我看我与公公也可以商量商量德王入京的事情了。“

  隆公公闻言道:

  “这还有什么可商量的?让德王带兵进城,皇上到午门嘉奖全军便可以了。“

  章鸣岳闻言笑了笑,然后到:

  “皇上龙体欠安,公公让皇上上午门,皇上身体怎么吃得消?再说应该嘉奖的是有功的将士,德王今次出征有何功劳可言?“

  隆公公闻言脸色大变,刚刚他还沉浸在赢后的飘飘然中,现在就突然被章鸣岳拉回现实。而章鸣岳这次明显是来者不善。

  隆公公当即问道:

  “首辅大人刚刚还说要让德王带兵入城授勋,现在便想要食言?“

  章鸣岳道:

  “我说过,我开的口,怎么都得由我自己补上。德王固然可以带兵授勋,可德王之前干下的事情我们得要谈清楚,他才好入城,对吧隆公公?“

  隆公公冷冷的反问道:

  “事情?比如呢?“

  章鸣岳道:

  “比如德王弃军出逃,独自回京的事情。“

  隆公公闻言倒吸一口冷气,章鸣岳现在出杀招,真可谓是图穷匕见。

  章鸣岳微微笑了笑,开口接着说道:

  “当日京城妇孺耳濡目染,见到德王惨叫入京,还说前线大军已败,公公这事如何能够隐瞒的住?“

  隆公公闻言刚想开口反驳,兰子义却在这时突然说道:

  “不错,那日我在前线,本按计划领骑兵在前薄阵,没想到两军前锋刚刚接线,德王便弃军而逃,我军决战,主帅出逃,顿时军心打乱,若非鱼公公坐镇,只怕全军覆没都没法阻止妖贼入京!“

  这些日子来争德王的事情无非是掩耳盗铃,指鹿为马,这层窗户纸本就不牢靠,现在兰子义站出来把纸捅破,德王便原形毕露了。

  隆公公闻言对兰子义说道:

  “卫侯你在说什么?你之前不是这么说得。“

  兰子义抬起头来,用气的通红的眼睛瞪着隆公公,恶狠狠的说道:

  “之前我受你胁迫,不得不那么说,现在我不愿再昧着良心说话。“

  隆公公知道刚才自己一时轻佻,害了兰子义,现在兰子义抓住机会出言报复。在德王这件事情上,兰子义的报复可不是闹着玩的,隆公公这时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他赶紧说道:

  “卫侯,你可不要受章鸣岳挑拨,他这是在离间啊!”

  兰子义闻言道:

  “我不知什么离间不理见,我只知道德王是逃回京城来的。”

  隆公公听兰子义这么说,知道没法劝兰子义把话收回,于是掉头对鱼公公说道:

  “鱼老哥,你倒是说两句啊。”

  鱼公公这时倒是淡定了,他端着茶碗慢悠悠的品茶道:

  “老弟,当时我忙着指挥众军,没时间关心德王。至于卫侯看见什么,他看见什么便说什么嘛。要不老弟试着问问卫侯,看看出了德王回京之外,他还看见过什么事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