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一十九章 欲加之罪(下)

第五百一十九章 欲加之罪(下)


  兰子义闻言转头瞪着章鸣岳问道:

  “你有什么不解?”

  章鸣岳笑道:

  “按照卫侯所说,渡江之后卫侯可谓是居功至伟,可据我所知新亭一役,死守营寨的乃是神机营,卫侯你只是率领辑虎营从旁策应而已,这功劳卫侯也要往自己头上揽?”

  兰子义这时已经被气得顾不得什么官位高低,上下之分了,他指着章鸣岳骂道:

  “你觉得我是游而不击,杀良冒功?可以,你爱怎么想随意。但我再江东阻击贼寇的功劳不是你一句话就能抹杀的,你去营中问问那些京军将士们,看他们敢不敢说我那天翻山越岭攻击妖贼侧后是去闲逛。”

  兰子义现在被气的毛发尽竖,声色俱厉,再加上他从死人堆里爬进爬出带下来的杀气,这吏部后衙人数虽众,但却无人敢继续喧哗。

  杜畿并没有被兰子义吓住,但今天他一直没有参与到对兰子义的围攻中去。除过杜畿外,章鸣岳也没有受到兰子义的影响,他是今天围剿兰子义的主谋,更是核心,现在屋中其他人全部哑火,对兰子义的定罪能不能继续进行下去就要看他章大人怎么推进了。

  章鸣岳年纪轻轻就能混到大正首辅的位置,手段自然不会差,他笑呵呵的回应兰子义,同时还朝着陈之涣那边招手。只听章鸣岳道:

  “卫侯好大口气,京军几万人居然都能被你吓住,说说卫侯你的战绩居然都要考虑‘敢’还是‘不敢’“

  兰子义闻言答道:

  “章鸣岳,你愿意逞一时口舌之快随你便,你想要怎么歪曲我话中的意思我没本事管。将士们都是有良心的,我那天从背后攻击妖贼的作用他们没那脸皮去故意摸黑。“

  在兰子义说话期间,陈之涣那边的衙役已经应章鸣岳招手把陈之涣案上的书册拿来递给章鸣岳,在兰子义骂完之后,章鸣岳便缓缓翻开书册,开口问道:

  “好,卫侯说自己有功,那我有两个问题。我先问其中一个。当日京城西边徕北镇外,卫侯可否与妖贼交手?“

  兰子义道:

  “我当日便将威胁京城的妖贼击溃,这有什么好问的?“

  章鸣岳笑了笑,然后道:

  “当日妖贼全是步兵,卫侯身帅骑兵理应将其合围斩杀干净,却只将其击溃,这种贻误战机之事我怎能不问?“

  兰子义闻言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许久之后才从牙缝里挤出话道:

  “章鸣岳,你这是鸡蛋里面挑骨头!“

  章鸣岳抬手止住兰子义,然后道:

  “贻误战机就是贻误战机,既然是要将卫侯功过论个清楚我自然要要把每一个细节都拣出来说明白。

  据我所知当日卫侯你是将辑虎营分做数队,由你自己和桃家兄弟分别带领,正是因为桃家兄弟合围不及时,所以才没能全歼妖贼,可有此事?“

  兰子义被问的张大嘴没法回答,作战之时战场瞬息万变,兰子义当日安排非常合理,最后未能达全歼妖贼也是天公不作美,一路骑兵遇到了稻田动弹不得,这种事情居然也能被拿出来说事?真是不可思议。

  可真要是拿到台面上来,这件事情又不是不能说,被抓住后兰子义还真没有什么好方法辩驳,于是兰子义只得道:

  “京城四面大雨下的道路泥泞,我家哥哥……“

  兰子义话没说完章鸣岳便把他打断,章鸣岳道:

  “战机稍纵即逝,岂能容卫侯找天气做借口?卫侯选将不明,擅用私人,致使最后合围不拢,让妖贼逃窜,这种事情卫侯也能拿出来当功劳不成?“

  兰子义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指着章鸣岳骂道:

  “要是我家哥哥都不会打仗,不会带骑兵,这大正天下就没人会打仗了!当日我四面合围,紧紧因为天公不作美,一面合围慢了些,就这样大半贼寇还被我歼灭。

  跑了几个贼?章大人我倒想问问你我到底放跑了几个贼?你看不到我斩杀的首颅数却只看见我放跑了几个毛贼,章大人,你这不算找茬什么算找茬?“

  现在的章鸣岳已经直接和兰子义交手,两人硬碰硬的对抗在一起也激起了章鸣岳的斗性。在兰子义说完之后,章鸣岳不再向之前那样城府极深的笑面众人,不露喜怒,相反,他对着兰子义露出了一个可怕的冷笑,接着反问道:

  “卫侯的意思是自己打得很好?“

  兰子义答道:

  “那是自然,不是我以为,那就是事实!“

  章鸣岳信手将面前书册翻过一页,略微一瞟,然后便道:

  “在与妖贼第一次决战之时,卫侯不顾全军,私自率领铁浮屠孤军深入,险些被围,这还不算,桃家兄弟不顾铁浮屠将士安危,带领上下的将士又做无谓的冲锋,只为就下你一人,结果导致铁浮屠损失惨重。这还不算,辑虎营也在桃家兄弟的指挥下私自离开战场,导致后方神机营暴露在妖贼面前,若不是戚侯拼死力战,当日决战已经战败!“

  兰子义闻言几乎被气的流出血泪,他指着章鸣岳大声吼道:

  “你胡说!“

  章鸣岳道:

  “这些事情都是从将士们口中汇总而来之事,我手上拿得就是本次出征的记录,卫侯说我胡说,你倒是给我重新编撰一本出来!“

  兰子义听到这里心里如同底被拆掉一般空虚无助又恼怒,当时战场的经过的确如此,但这种事情只要是亲身经历之人定不会说他兰子义是罪人,顶多会说他安排有些失误,在太尉指挥下的第一次决战时,兰子义的骑兵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结果现在劲章鸣岳这么整理下来,反倒成了兰子义坑害全军,这可真是刀笔歹毒,杀人不见血啊。

  兰子义被激怒的已经语无伦次,他带着哭腔说道:

  “当日我兰子义舍生忘死纵横妖贼军中,到了你章鸣岳的嘴里我却成了罪人?你去问问太尉,你去问问太尉我当日打下了何种战绩!“

  章鸣岳冷笑道:

  “卫侯刚才还说要找军士来作证,现在又说要找太尉,怎么?想靠私交逼太尉撒谎?卫侯你这么干也太没良心了。“

  兰子义被气的几乎喷血,他只吐出一个字

  “你!“

  章鸣岳挥手阻止兰子义道:

  “这还只是前一次决战时的事情,除此之外我还没有论你私自用北军桃氏领京军的事情,还没有论你最终决战时被妖贼俘虏和桃逐鹿领辑虎营作壁上观的事情,你有这么多罪居然还敢口口声声说自己居功至伟。卫侯,你这样做对得起诸位将士的在天之灵吗?“

  章鸣岳此话说罢,兰子义只觉喉头一咸,一口血便喷了出来,然后便单膝跪在地上。

  屋内众人见兰子义被气的吐血,当下大惊,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只是没人上前去搀扶。章鸣岳见状也面色凝重的看着兰子义,不敢再多说,真要是把兰子义气死在吏部,那他章鸣岳麻烦可就大了。

  不过屋里还是有人高兴地,申忠见状便从椅子上跳着脚起来,指着兰子义骂道:

  “兰子义!首辅大人铁齿铜牙,把你说得哑口无言,你吐出来的血便是你冒功的佐证!“

  吐完血后兰子义稍稍感觉轻松了一点,刚才被章鸣岳说到激动处时,兰子义都快要晕了过去。

  可是轻松又能轻松到哪里去呢?都被气到吐血,兰子义跪在地上只觉得头晕眼花。

  但及时头晕眼花,申忠的话也不能容忍,兰子义不等申忠把话说完,便晃晃悠悠的从地上站起来,他径直走向申忠,一拳将那小人击倒,整个过程屋内无人上前阻止。

  兰子义本想跟上去直接将申忠踹死,但打完一拳后他已经觉得眼前发黑,快要站不住,不得已,兰子义只好收回自己的怒火,他冲着章鸣岳吼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首辅大人想要害我直说便是,用不着用这些下作的话来恶心我。“

  说罢兰子义便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外,任那申忠在屋内嘶吼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