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默契

第五百四十八章 默契


  兰子义说罢举杯道:

  “来,敬将军一杯。为了我军大获全胜!“

  兰子义话说完,本来都在起哄说笑的众人随即举杯与兰子义共饮,饮过此杯后高延宗说道:

  “没想到卫侯心胸如此宽广,自己被人夺去功劳,还在这里为剿匪庆贺。”

  兰子义闻言笑了笑,他很清楚自己没高延宗说得那么大度,只是自己之前颓废懊恼的样子没被外人看见罢了。不过兰子义嘴上还是客套地说道:

  “只要能为朝廷除害,有功无功又何妨?比起自己身上这点荣辱我更关心项城的百姓如何。”

  高延宗闻言摇头长叹一口气,拿起酒坛给自己倒了一大碗,他道:

  “击退妖贼算是捡了一条命,可捡回来的这条命,想要熬过今年就难了。”

  兰子义闻言皱眉道:

  “高大人何出此言?”

  高延宗道:

  “其实卫侯也知道的,江北旱啊!旱的要死。今年项城的麦田已经绝收,到现在还没饿死人全赖我我年初时鼓励农户种的那些御蜀粟和番薯,还有百姓们自己种的小米。我来京城之前已经让项城辖区内的百姓全部种御蜀粟和番薯。“

  兰子义问道:

  “妖贼过去一遭,流民又过一遭,项城县内居然还有余粮。”

  高延宗道:

  “去年冬天没降雪我就觉得情况不好,今年开春我便使劲督导播种,妖贼、流民虽然轮番过境,但都走的是县城所在的大道,地没被糟蹋太多。”

  仇文若闻言道:

  “高大人眼光真是高,御蜀粟和番薯朝廷也只是推广播种不久,江东和南方种的挺多,北方还没怎么种这些新奇玩意,高大人居然在境内鼓励播种,真是妙招。“

  高延宗闻言苦笑道:

  “我在京城周围见过这些洋货,知道这些东西是好东西,所以就在境内推广播种。只是百姓们没见过新东西,不愿种。我今年开春见势不妙,强行推种了一波,这才保得没又饿死人,但河**其他地方就……遭兵灾最重的宛城等地已经闹饥荒了。

  洋人卖来的物件固然耐旱,可就今年这旱情,雨水迟迟不肯降下,也不知到了秋天能有几分收成?”

  仇孝直闻言也叹气道:

  “北方没雨,南方雨不停。在我等出兵之前沿江数道便已经上奏报告水患,最近户部、吏部、工部都有消息,据称今年的早稻能有往年两成收成就不错了。”

  兰子义并未下地种过田,但听着仇家父子与高延宗对话,兰子义也感到了形势的严峻。

  桃逐虎闻言放下筷子道:

  “全国南北都在挨饿,我等却在此酒肉穿肠。我是没脸再吃下去了。”

  高延宗闻言笑道:

  “大郎不要这样想,国家之事我等自当尽心尽力,大郎私事我们也要办的风光,今天是大郎你大喜的日子,不要想这些烦心事,来,我们只管喝!”

  桃逐兔闻言举杯调侃高延宗道:

  “跟大家说饥荒的是你高大人,让我大哥宽心的又是你,高大人你这张嘴可是怎么都能把话说圆啊!”

  高延宗闻言自己灌了自己一大碗,他道:

  “没错,就是我这张嘴。可三郎你不能因为我的嘴罚我,相反你还得要谢我!“

  桃逐兔闻言乐了,他道:

  “我为何要谢你?“

  高延宗道:

  “因为我刚一入京就为卫侯向章首辅鸣冤!我说卫侯你不该受此委屈!“

  高延宗一语道出,桌上众人全被惊得停了筷子,大家都知道兰子义今次受罚乃是朝中主政几人的共同安排,岂容外人随意插嘴?而且高延宗入京之时兰子义的事情早已经板上钉钉,高延宗再说又有什么意义?

  高延宗见桌上众人突然陷入沉默,有些不知所措,他见众人都看向兰子义,便问兰子义道:

  “卫侯,我是说错什么话了?“

  兰子义看着高延宗叹息良久,闻言起身拉住高延宗的手说道:

  “高大人,患难见真情!你为了说句公道话,搭上了自己的前程,子义真是感动的无法言语。“

  高延宗听见兰子义说到“搭上前程“眉头略微皱了下,不过他旋即释然,只是举杯说道:

  “我高延宗就这性子,最坏的情况无非是我回家种地去,没什么大不了。“

  桃逐虎闻言起身举杯道:

  “好个‘没什么大不了‘!来,我们为高大人共饮一杯。“

  说罢桃逐虎带头,众人又是一轮豪饮。

  当日众人喝到尽兴,李敏纯虽然没来却派人送了一坛皇上赏赐的御酒为众人助兴,酒至傍晚大家才散去。

  接下来几日内兰子义没再出去游玩,他终日在府内与仇家父子和桃家兄弟商议要事,闭门不见外人,好在也没有外人来找他,德王更是不见踪影没有来给兰子义添堵。

  就这样过了两日,这日一早兰子义起身,跟着桃逐鹿与桃逐兔运动过后,便招仇家父子来卧室商议。

  几人围桌坐下,月山间为众人上好水果热茶,大家正准备谈事情时,门外传来侍女的声音道:

  “卫侯,有司礼监公公求见?“

  兰子义闻言挑了下眉稍,桃逐兔则道:

  “司礼监的人来干什么?“

  兰子义这时已经起身,他边向门口走去边道:

  “来干什么见了便知,都随我去接人吧。“

  众人自然跟着兰子义一起起身,来到门前开门后,兰子义带头向门口的公公,那公公也向兰子义行礼,然后公公道:

  “卫侯,隆公公想请卫侯入宫聊聊。“

  兰子义听到这话,低着头皱紧了眉头。再起身兰子义重新换上笑脸,然后他问道:

  “敢问公公,隆公公想找我聊什么?“

  传话的公公笑道:

  “卫侯不要多虑,隆公公没有别的意思。上次事情过后公公他一直对卫侯心怀愧疚,今天便是想请卫侯过去,仔细聊聊。“

  兰子义闻言回头望了一眼仇家父子,仇孝直与仇文若见状同时默默的闭眼点了下头。然后兰子义对公公说道:

  “那就请公公引路吧。“

  那公公领了月儿给的赏钱,闻言笑着点头,先走一步,兰子义随即跟上。走之前兰子义对月山间道:

  “月儿,这次我恐怕……“

  月山间闻言微笑颔首道:

  “卫侯请去,月儿知道司礼监不是奴家随便能去的地方。只是卫侯去过司礼监后别忘了去招贤门给爹问声好。“

  兰子义闻言点头道:

  “那是自然。“

  兰子义现在脚伤已好,也就没了轿子可乘。骑马来到宫门祛邪门后兰子义便步行随着公公往司礼监去。司礼监兰子义已经来过许多趟,哪怕没有公公在前引路兰子义也能找到地方,见到隆公公后兰子义拱手作揖道:

  “子义见过公公。“

  今次隆公公亲自来到门前迎接兰子义,见兰子义作揖隆公公赶忙伸手将人扶起,他拉着兰子义进屋,同时说道:

  “子义还肯来见我啊!”

  兰子义闻言笑道:

  “公公何出此言?只要公公唤我,我自然得来见。”

  隆公公引着兰子义坐下,然后招呼人上茶。自己坐回座上沉默许久,然后道:

  “卫侯,上次内阁的事情,你我本不该闹成那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