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五十一章 布局

第五百五十一章 布局


  屋里争执的众人见到兰子义进来,停止了争吵,他们面向兰子义拱手作揖。兰子义扫视一眼屋中众人之后撇过脸对跟进屋的两个侍女递了一个眼色,但很明显这两名女子完全没有弄明白现在的情况,两人束手束脚,噤若寒蝉,所在门口不知所措。

  兰子义见状有些恼火,他不得已的开口吩咐道:

  “愣着干什么?去把我大嫂扶回房间里面去。”

  两个侍女闻言这才点头行动起来,将伏案哭泣的桃仡扶出屋外。

  桃逐虎明显还在气头上,但兰子义在场他不好发作,等到三个女人出门之后桃逐虎总算找到了机会,他抢先开口说道:

  “少爷,你听我说,今天......”

  兰子义这时已经做到了桌边,闻言直接抬手制止了桃逐虎,他道:

  “三哥又去赌了是吧?”

  桃逐虎道:

  “既然少爷已经知道,那我就说简单点。

  今天一大早少爷出门之后,三郎便偷摸着拿了银子出去,我本打算找他一起出去活动筋骨,府里没有见到他人我便去了赌场,这个没出息的那么一会功夫居然已经赌了好几把,这不被我抓回来正在收拾,却被仇家两位给拦住了。“

  仇文若闻言想要出言辩解,却被兰子义抬手止住。兰子义既没有回答桃逐虎,也没有回应仇文若,他转脸面向桃逐兔,问道:

  “三哥你输了多少?”

  桃逐兔在兰子义进屋之后便小步跑到兰子义身后躲着,闻言不好意思地说道:

  “也没多少,就输了不到一百两。”

  桃逐虎闻言大怒,用手推开挡在面前的仇家父子,隔着兰子义骂桃逐兔道:

  “你这个败家子!一盏茶的功夫输了一百两你还敢说没输多少?“

  桃逐兔见状在兰子义背后缩得更矮,被骂到后怯生生的狡辩道:

  “不到一百两,我说的是不到一百两。“

  桃逐虎听到这话更来气,伸手就想把桃逐兔从兰子义身后揪出来,却被兰子义拦住。兰子义先是把桃逐虎安抚的座位上,然后又把桃逐兔从地上拉起来,也扶到座位上,接着兰子义探手入怀摸了摸,拿出前日去妓院赎人时剩下的银票递给桃逐兔。兰子义道:

  “一百两银子不多,三哥你拿这些去赌,把本钱再赢回来。“

  桃逐虎听到兰子义的话先是一愣,然后猛然拍桌站了起来,他对兰子义吼道:

  “少爷,我是不知你和仇家那父子两人脑袋里面在想什么,但你这样败家就不行!少爷你不要以为二郎回了落雁关你就可以拿钱不当钱,以前少爷你惯着三郎还是偷摸给钱,这次你明目张胆的劝三郎去赌,还一次就给几百两,哪有这样做得?“

  说着桃逐虎便把桌上银票夺回怀中,他道:

  “只要我桃逐虎还在府里一天,我就绝不能让少爷你这样烧钱!”

  兰子义被桃逐虎呵斥不怒反笑,仇家父子两人也被气的笑出声来。桃逐虎听到笑声不解的羞恼起来,他问道:

  “你们笑什么?我哪里说错了?“

  蘭子义答道:

  “大哥你说的话没错,但这话说得时候错了。“

  见桃逐虎不解,兰子义拍着桃逐虎肩膀让他请他坐下,然后兰子义问道:

  “大哥觉得我在京中出了你们几位哥哥和仇家两位先生,还有谁人能靠得住?“

  桃逐虎想了想,还真么找出几个人来,他道:

  “这和三郎去赌有什么关系?“

  兰子义笑道:

  “今年开春台城卫抓了我爹在京城的眼线,虽然鱼公公是自己人,但台城卫可不全是自己人,我爹现在已经把手下各地马场的活动全停了,我现在在京城可以靠那几个老苍头帮忙,但却不能让他们去脏处干活。

  赌场这种下九流的地方从来鱼龙混杂,藏污纳垢,无论是从里面打听消息,还是从中向外传谣言,都是绝佳的地方。三哥现在去赌就是再给我打探消息,所以我支持三哥去赌,两位先生也阻止大哥你打三哥。

  形式不同,应对方法自然不同,大哥你要只是用好与不好,对与不对去断事,那就太死板了。“

  桃逐虎听了兰子义的解释恍然大悟,兰子义则在桃逐虎明白过来之后接过银票,递给桃逐兔,他道:

  “三哥只管去赌,但你要记住,我给你银子不是单纯让你赌的,你在赌场要给我办两件事,只要事情办好你要多少银子我给多少银子,只当是给三哥你的赏钱。“

  桃逐兔闻言喜上眉梢,拍着胸脯说道:

  “少爷只管说,莫说两件,就是两百件我也办的少爷你满意。“

  兰子义点头笑道:

  “好,要的就是三哥你这劲头。三件事你听好,第一件,打听消息。坊间流言,家长里短,只要是个事,哪怕是笑话你都得记好每日回来说给我听。“

  桃逐兔应道:

  “没问题,少爷。“

  兰子义道:

  “第二件事,拉帮结派,多聚流氓。你去赌不要小气,有谁需要银子你多少给点,把这些人吊在你身上,要是有那个不听话只管打断他的狗腿,恩威并施,一定要给我拉起一班人来,将来我用得上。“

  桃逐兔使劲点头,他道:

  “少爷你放心,这点小事太简单,你就等着我办好事情回来告诉你好消息吧!”

  兰子义点头笑道:

  “三哥,那就去吧,我准的。”

  桃逐兔闻言收起银票,高高兴兴的从凳子上蹦起来,一跃出门,高兴的去玩。桃逐虎则在屋里吼了一嗓子叫住桃逐兔道:

  “记住了,你去赌场是办少爷的事情去了,不是玩去!钱都给我花到事情上,敢自己瞎赌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本来高高兴兴的桃逐兔被桃逐虎这么一呵斥,立马怯了下来,他小声跟桃逐虎应了声喏,灰溜溜的便出去了。

  等到桃逐兔出去后兰子义转头对桃逐虎说道:

  “大哥现在明白了?“

  桃逐虎答道:

  “明白是明白,但我担心三郎年轻乱花钱。“

  兰子义闻言笑道:

  “大哥,明明我才是年纪最小的,你担心三哥干什么。”

  接着兰子义话锋一转,说道:

  “大哥你就是太耿直,性子又烈,嫂子才刚取回家门没多久,你就动手打人。”

  桃逐虎闻言脸红,他辩解道:

  “我没打人……”

  兰子义道:

  “莫要狡辩!赶紧过去把人哄好,别再作威作福!”

  桃逐虎闻言赶忙点头起身,回房去哄姑娘,临出门时不忘对仇家父子点头致歉。

  桃逐虎走后兰子义也起身回房去,他对仇家父子说道:

  “两位先生辛苦了?”

  仇家父子跟在兰子义后面作揖道:

  “卫侯过奖,我父子二人本就是替卫侯想事情的,三郎的事情我们看出来端倪,自然要出手制止大郎。”

  兰子义点头笑了笑,接着他说道:

  “今天我去见隆公公,有件事我有些在意。”

  仇孝直问道:

  “什么事情?”

  兰子义道:

  “我快要走时,隆公公专门提起了我替大哥赎人的事情。”

  仇文若问道:

  “隆公公怎么问?”

  兰子义道:

  “他没怎么问,只是说大哥赎一个青楼女子做正室太丢人。”

  仇文若道:

  “难道卫侯被隆公公提及此事,面上无光?“

  兰子义笑道:

  “不,大嫂是个好女人,我哥取这样一个女人回来乃是家门幸事,一点都不丢人。“

  仇孝直问道:

  “那卫侯在意什么?“

  兰子义答道:

  “我也说不上来,就是觉得乖乖的,他隆公公又不在台城卫,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仇孝直与仇文若闻言换了个眼色,然后仇孝直答道:

  “司礼监手握大权,胳膊远一点貌似也没什么难于理解的,而且卫侯在京城乃是各方势力争取的要人,被眼睛盯着也没什么不可思议。“

  兰子义点头道:

  “或许吧,但总感觉有什么问题。

  对了,京城两位先生熟,两位先生就为我重新找间宅子吧,我们该从这王府搬出去了。还有就是,你二人想办法为我打通李澄海府上,我要见见李中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