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五十三章 求见

第五百五十三章 求见


  京城官员似乎都喜欢沿葱河两岸置办宅邸,想来其实不难理解,葱河两岸,嫣红柳绿,风景宜人,在这附近置办宅邸不仅可以赏风观景,还能彰显宅子主人的高雅品味。

  兰子义此时此刻正与仇家父子并骥徐行于葱河西岸,一边赏风景,一边往李澄海府邸去。这还是兰子义头一次出门没带桃家兄弟,一来兰子义今次是去中堂处,不是上战场,没必要带桃家兄弟,二来桃家二郎、三郎已经被兰子义派出去忙,不在身边,桃大郎刚娶了夫人回家,每日醉在温柔乡中,今天也没有主动要求跟兰子义出门,或许桃逐虎不来也有昨天和仇家父子闹得不愉快的原因,不过那就不得而知了。

  月山间倒是跟兰子义跟的紧,即使男装也要随兰子义出门,这自然是因为月儿身兼鱼公公眼线,兰子义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月儿怎么跟他他从来不去阻止。

  兰子义望着河岸两边密植的柳树与梧桐,由衷地赞叹道:

  “好风景!”

  仇孝直道:

  “卫侯何不吟诗一首以尽胸怀?”

  兰子义笑道:

  “我已经脱离诗社,不再附庸风雅,先生有意可以自己来。”

  仇孝直笑道:

  “仇某不敢。”

  待仇孝直说罢,兰子义又静静的骑在马上看了会河边的风景,骑在后面的月山间看见兰子义额头渗出汗水来,便催吗上前,拿出用具倒了一碗凉茶递上。

  喝过茶水后兰子义将水杯还给月山间,然后问仇孝直道:

  “那李澄海究竟是怎么和先生说得?他有意直接请我去面谈?”

  仇孝直笑道:

  “没有,我连李澄海的面都没见到。我不过是一介布衣,李澄海可是当朝军机大臣,我哪有那么大面子见到他老人家。我只是通过他家府上人递了卫侯的名帖。“

  兰子义道:

  “那先生怎么确定李澄海愿意见我呢?“

  仇孝直道:

  “因为李澄海答应了。“

  兰子义问道:

  “孝直先生难道换了李澄海的名帖回来?“

  仇孝直笑道:

  “卫侯啊,读书人最好的是什么?自然是面子。当官的读书人尤其好面子。他们不仅好面子,还要想法让别人给他面子。我可没那面子换回李澄海的名帖。“

  兰子义道:

  “那先生怎么断定李澄海想见我?“

  仇孝直道:

  “因为我联系的那个李澄海府上人专程来找我,他说李澄海病风,每日嗜睡,平日从内阁回来后便静卧榻上,从不见人。但代公功高位重,卫侯剿贼得力,卫侯若真有心拜访,就算是只凭代公面子,李澄海也推脱不得。”

  仇文若道:

  “这已经是明明白白在开口请卫侯了。“

  月山间则说:

  “这哪里有请的意思?李澄海一个冢中枯骨还该傲视晚进,他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兰子义闻言挥手制止月儿继续发声,他道:

  “月儿莫要多言。我本就是晚辈,过去探望当朝中堂没什么丢面子的。礼之用和为贵,能和就好,我没什么好抱怨的。”

  然后兰子义回头看着仇家父子与月儿三人马上挂着的礼品笑道:

  “所以两位先生要我备好这些礼品,是吧?”

  仇孝直道:

  “正是,毕竟卫侯是要去看望病人。”

  仇文若则摇头笑道:

  “唉,诸位大人们啊!圣人书读到最后全成了繁文缛节,真是虚伪。”

  兰子义听着仇文若的话,笑了笑,他又问道:

  “李澄海宅子还有多远?咱们已经走了有一会功夫了。”

  仇孝直指着前面不远处一间大宅院对兰子义说道:

  “那就是,和章鸣岳府隔着葱河斜眼对望。”

  兰子义这时已经准备勒马停步,他道:

  “他二人的宅邸还正应了他二人的关系,你若说他们两人选址的时候没故意安排我都不信。话说章鸣岳的宅子真是不赖,住在里面宛如落榻仙境。”

  月山间跟着兰子义一起下马,她道:

  “卫侯觉得好,就想办法把那宅子夺过来吧。”

  兰子义牵着马走向李府门口,悄声回答月儿道:

  “那是迟早的事情。”

  众人来到李府门口,仇孝直与仇文若两人先上前去,扣动李府门前铜环,待里面衙役开门,仇文若便拱手递上兰子义名帖,说道:

  “请您转告李中堂,关内侯兰子义前来拜访,前些日子家父托人前来递过帖子。”

  那门人听见兰子义三字赶忙向身后招呼,里面人七手八脚的将正面大门拉开,接着出来一管事仆役,对着仇家父子拱手道:

  “老爷吩咐过,卫侯来了要好好招呼,请问卫侯何在?”

  仇文若与仇孝直连忙伸手指了指门下台阶出站着的兰子义,然后道:

  “卫侯在此。“

  门内的仆役们见状赶忙出门接过兰子义一行人的马匹礼品,兰子义也在同时迈步登阶,对那掌事的仆役说道:

  “看来中堂已经在等我了。“

  仆役对兰子义拱手作揖道:

  “老爷身体一直那样,要说能等候卫侯那是不可能,具体情况卫侯见了便知。“

  说着仆役便让开身位,伸手请兰子义入府。兰子义朝仆役点了点头,接着便在其一路下与仇家父子和月儿一并入府。

  李澄海府邸虽然比章鸣岳的小,但也足够壮观,兰子义一路走来连续换了三拨引路人,越是在府里面的人,穿着越是奢侈。兰子义在其他地方,哪怕是章鸣岳府上也没有见过这阵仗,足见李府上下等级森严,不同级别之人不敢擅入内府,生怕触犯雷霆。

  等到了最后李澄海居住的后堂处,那里看门的小厮穿着都赶上了门口迎候兰子义的话事人。为兰子义引路的仆役来到门口后停步,他对着侯在门外的仆役拱手作揖道:

  “还请六郎带话进去,卫侯兰子义求见老爷。“

  兰子义听闻求见二字,面上不快表露无遗,仇文若直接开口,大声对屋内讲到:

  “关内侯兰子义前来听闻中堂身体不适,特来拜访,以尽晚辈礼数。中堂若有时间,卫侯愿贪一刻,中堂若无意思,卫侯也不敢多叨扰。”

  兰子义听闻仇文若发言,满意的对仇文若点点头,而刚才一问一应的两个李府仆役则很是愕然,那个引路的更是小声开口道:

  “卫侯这是干什么?府中自有我等引路,卫侯请不要擅自发话。”

  月山间闻言怒斥那仆役道:

  “你个狗奴才,有什么资格替卫侯发话?我家卫侯在宫中见皇上时都能畅所欲言,来你这里反倒要看你脸色?你家老爷都没发话轮得到你来教训卫侯?”

  月山间这一发怒,气色甚是凌厉,只那黛眉倒竖都吓得引路仆役不敢犯颜,李府仆役们没了主意,只好回头看身后屋里有何指示。兰子义转脸瞧了一眼月山间,他头一次发现这样一个娇柔女子竟然还有这么英气十足的一面,果然是鱼公公调教出来的人,巾帼不让须眉。

  好一会没有动静,兰子义都觉得今天要谈崩走人,屋里却传来一个年迈的女声道:

  “请卫侯进来吧。”

  兰子义闻言脑袋里纳闷为何里面是个女人在说话,腿上则迈开步伐,带着众人进屋。可来到门前,守门的小厮却伸手拦下仇家父子和月儿,里面的女声也道:

  “老爷身体不适,见不得许多人,卫侯手下人可暂往他出歇息,老爷只见卫侯一人。”

  兰子义听到这话不禁皱起眉头,他回头忘了一眼仇家父子与月山间,众人也都在李澄海拒客之后很是愠怒。

  兰子义回头对屋内说道:

  “今日随子义前来拜访中堂的,不是我的手下,而是我的左膀右臂,幕僚近侍,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中堂拒绝他们便是将我兰子义拒之门外。”

  屋内女声答道:

  “刚才门外小厮不懂礼数,冒犯卫侯,老身在此向卫侯陪个不是。现在中堂不见他人并没有羞辱卫侯的意思,只是的确身体不适,需要静养,见不得许多人进屋吵闹。卫侯非要带人的话,便带一人入内,再多便是卫侯不给老爷面子了。”

  兰子义闻言心中骂道内阁里面又闷又热,人还嘈杂,你李澄海屁事没有,现在见我却要拜这么大排场,折腾谁呢?不过李澄海已然这样要求,兰子义也不好驳人家面子,于是他回头道:

  “月儿,你随我来。

  两位先生,这个……“

  仇家父子闻言拱手道:

  “月儿不能离卫侯,这点我等明白,卫侯只管进去,我父子两人休息休息也好。”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