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七十二章 捕头

第五百七十二章 捕头


  在兰子义与曹进宝将事情讲定之后,酒席的进度就变得非常快。大家剩下的事情无非就是喝酒吃肉,天南地北的聊天胡侃。等酒足饭饱之后兰子义一行人便辞别曹进宝,启程回复。

  众人从曹进宝碉楼出来,早已有曹家仆役牵马守在门口,兰子义他们接过缰绳,滚鞍上马,然后策马折返。

  上午来时葱畔街上行人已经很多,下午回时街上行人更是变得熙熙攘攘。兰子义望着街上的行人,再看看密布街道两旁的当铺钱庄,各号商肆,他禁不住感叹道:

  “我本以为我家生意已经很大,今日见到曹进宝才知什么叫做富可敌国。”

  策马伴行在兰子义一旁的独孤豹闻言道: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代公手下那点生意,还不够姓曹的塞牙缝的。“

  兰子义问道:

  “既然如此那为何曹老板在我家面前还这么……谦卑呢?“

  独孤豹笑道:

  “他不谦卑还能怎样?难道还想嚣张不成?他曹进宝无论生意做得有多大,终究也就只是个商人而已,若是朝廷地方没人给他撑腰,他怎么可能守得住这些年来赚下的那些银子?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盯着曹进宝想要宰了他分肉吃呢。“

  兰子义想了想,点头道:

  “有道理。“

  独孤豹道:

  “况且他的生意有很大一部分在塞外,他和其他几个商人控制着通往塞北和泰西的诸条商路。塞外全是游牧部落,他不靠代公谁还能保得住他生意兴隆?“

  兰子义道:

  “我以为塞外和泰西不全都被不周原围起来了吗?怎么还有商路。“

  独孤豹闻言笑道:

  “卫侯,这天下事情可有许多你还不知道呢。朝廷只是不相让人知道外面的世界,并不是说外面就没有世界。“

  独孤豹说罢策马先行一步,兰子义则留在后面若有所思,他在落雁关里呆了十几年,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外面世界的故事?

  这时仇文若突然开口说道:

  “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曹进宝要向卫侯提出那样的条件来,垄断银票这个条件还好理解,让朝廷问他借钱这就匪夷所思了。“

  仇孝直也摸着下巴思索道:

  “的确,若是曹进宝一家能够垄断全大正的银票,那将来其他钱庄就算有银子也没法异地收支,到最后所有人都只能将银子存到曹进宝那里去。但是让朝廷问他借钱这件事情就让人想不通了,他不过是个商人,朝廷找他借钱不还他怎么办?“

  兰子义则道:

  “既然想不通那就不用想,我们怎么可能弄明白他个商人是怎么想得。反正这事对我们来讲没有坏处,答应了他便答应了,无妨。“

  月山间闻言插话道:

  “卫侯真是有魄力。“

  月儿此话奉承之意跃然之上,仇文若与仇孝直听着都面露不屑之色。还好兰子义没有因为月儿的一句话而飘飘欲仙,他低头苦笑道:

  “这哪里是有魄力,这明明是无能为力,月儿不要耻笑我了。“

  月儿闻言掩面嬉笑,仇家父子听闻兰子义所言也点头赞许,一行人就这么有说有笑的向王府走去。

  本来兰子义以为今天再无他事,晚上回去可以看看书,再和月儿嬉闹一番便可休息了。只是天不遂人愿,回家半道上兰子义遇见了一个麻烦的人物。

  一行人沿河而行,走到天街东面,正要转向向西往王府方向走的时候,杜京带着巡城的捕快们从街口对面迎面而来。

  刚和杜京打照面兰子义便觉得胃中绞痛,撞见这个人,今天可别想轻易走开。月儿更是哼道:

  “怎么又是这个人,真是晦气!“

  兰子义苦笑道:

  “不是冤家不聚头,出门碰上也是缘分,没办法。“

  兰子义能看见杜京,杜京自然也看到了兰子义,在杜京的带领下一行捕快立刻穿过街道朝兰子义他们走来。

  杜京和捕快们并没有乘马,来到兰子义面前后杜京只能仰视高他半个身位的兰子义。不过杜京本人还是非常客气的,他拦在兰子义马前,抱拳问候道:

  “卫侯。“

  兰子义自知没法装作看不见,便在马上抱拳回敬道:

  “我这次可不是在御沟边行马,杜捕头拦我可是没道理的。“

  杜京答道:

  “御沟周边自有御林军管理,轮不到我个小捕头插手。我找卫侯是想与卫侯聊一聊。“

  兰子义道:

  “我与你没什么可聊的。“

  说着兰子义就勒马打算绕过杜京,强行离开。杜京见状连忙跨步封住兰子义的去路,他道:

  “卫侯当然与我有可聊的,难道卫侯忘了那晚与董公子的事情?“

  杜京此话一出,不光兰子义,随行的所有人全都心中振动。这时走在前面的独孤豹久久没有等到后面人,便策马赶了回来,兰子义见独孤豹来,怕他在与杜京发生冲突,于是他便吩咐身后仇家父子与月儿道:

  “你们先随豹子叔回府里去,我和杜捕头去聊聊。“

  说着兰子义翻身下马,他对杜京说道:

  “走吧,杜大人,你挑个地方我们聊吧。“

  杜京看了看兰子义,又看了看兰子义身后的人,然后回头对身后自己人递了个眼神。跟随杜京一起前来的众多捕快得到指示后立刻分成数队各自巡逻,只留杜京一人在场。那边独孤豹赶来后听到了兰子义最后一句话,再看杜京和那些捕快,知道今天这事不好随意插手,于是乎便带上其他人悄悄走开。

  等到相关人士走完,街上只剩兰子义与杜京两人埋没在人群中后,杜京开口说道:

  “卫侯,我只是想与你谈谈,既然你想回府,不如我陪你一段路如何?”

  既然杜京开口说陪兰子义一段回家路,那兰子义也没有必要客气。兰子义闻言便牵马而去,也不管杜京在一旁打算干什么。

  兰子义迈步走开后,杜京便快步跟上,只听杜京说道:

  “我听说卫侯从招婿楼里把人给赎出来了?”

  兰子义本以为杜京要追问董嗣贤的是亲情,没想到杜京问的却是招婿楼。对于杜京的问题,兰子义以沉默作答,杜京则继续说道:

  “我知道卫侯你对我和我弟有成见,但一码归一码,小人想要见一见卫侯赎出来的那人。”

  兰子义闻言扭头说道:

  “如果真的是一码归一码,为什么杜捕头非要纠缠我和我大哥?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杜京闻言道:

  “小人绝无要纠缠卫侯的意思,只是那招婿楼有问题,我怀疑那楼里在贩卖人口,而卫侯赎出来的人恰恰是我追查这么久最好的线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