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自讨苦吃

第五百七十五章 自讨苦吃


  兰子义听闻门里人加价,很是恼怒,他道:

  “明明是二十两,刚才那人交银子我都看见了,为什么到我就成了一百两?”

  门里人道:

  “因为你是外地人,今次恩科不是给你们外地人考的,若是考上的外地人太多我会被怀疑的。”

  从之前见到无赖开始,一直到现在门里买考题的上线,这些人在话里毫不掩饰的透露着对外地人的鄙夷与不屑,这让兰子义异常恼怒,同时也让兰子义产生疑惑,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非要与外地人过不去?这些人如此坚决是不是可以从侧面说明这些人的确知道什么东西?

  兰子义没在多嘴去争执,他探手入怀拿银两。有了之前被无赖骗钱的经验,这次兰子义没再拿一百两出来肉包子打狗,他凑了凑凑够八十两递进门里去。门里人拿了银子后便递出一个匣子来,然后说道:

  “拿了就走,别耽误我生意!”

  兰子义接过匣子放入袖中,转身牵马而出,在他出门的同时又有书生被引进这边院中。兰子义心道:

  “这儿的生意居然这么好。”

  出门之后兰子义便踩蹬上马,那个引他进来的无赖正忙着接应另外一个书生进院,即使与兰子义擦家而过,无赖也没有抬头理睬。

  兰子义看了无赖一眼,冷哼一声后策马而去,拐了几个弯后便来到主街道。

  上街之后走了一会兰子义便遇到沿路寻来的桃逐兔,看来桃逐兔已经在街上找了许久,他和他的马全都急的满头大汗。

  桃逐兔见到兰子义后喜出望外,在离得很远的时候桃逐兔便高声呼唤兰子义,两人接头后桃逐兔便问道:

  “少爷,可算找到你了!”

  见兰子义眉宇间神色怏怏,有愠怒气,桃逐兔又问道:

  “少爷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难不成是那杜京刁难你了?”

  兰子义闻言挤出一个微笑道:

  “三哥你不要着急,不是杜京为难我,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那么做。“

  桃逐兔问道:

  “那少爷你怎么耽搁了这么久?心情看着还不好?”

  兰子义道:

  “因为遇到一些事。倒是三哥你,你和大哥二哥不是在府里吗?怎么跑到街上来了?”

  桃逐兔道:

  “还不是因为见不到少爷。豹子叔带着其他人都回来了,却没见少爷你的人影。眼看着已经下午,我们着急便分头上街来找。”

  兰子义道:

  “也就是说现在大家全在街上?”

  桃逐兔道:

  “是的,怎么了少爷,有什么事情要做?”

  兰子义道:

  “的确有事情。三哥你赶紧叫上大哥二哥,把马场里的人都借出来,有个地方我们得去一趟。”

  桃逐兔虽然不知兰子义想要干什么,但自家少爷要干的事情肯定不能耽搁,于是桃逐兔便调转马头打算出发,他对兰子义道:

  “少爷放心,我现在就去,少爷你赶快回府里吧,我们人调齐了待会回府里碰头。”

  就在桃逐兔打算出发之际,兰子义又突然道:

  “三哥且慢!”

  短时间内截然相反的命令让桃逐兔晕头转向,他不解的回头看向兰子义,问道:

  “少爷你怎么了,究竟是有什么事情?少爷要我怎么做?”

  兰子义此时正在思考,他摸着下巴说道:

  “我在想这件事情究竟该不该由我们自己动手。”

  沉吟片刻后兰子义问道:

  “三哥,月儿在哪?”

  兰子义话刚问吧,月山间便策马从人群中现身,她嬉笑道:

  “卫侯是在找我。”

  月山间突然出现,把兰子义以桃逐兔都吓了一跳,不过月山间的身手兰子义是见识过的,鱼公公敢把这个女人带入军营,还敢让她在乱军丛中随意走动,这样的女人绝不简单,她只要想藏,兰子义肯定找不到。

  兰子义笑着对并骥上前的月儿说道:

  “月儿总是能守在让我察觉不到的地方,暗中做我的保镖,这让我很是安心。”

  桃逐兔闻言哼道:

  “我看担心还差不多,还安心呢。”

  兰子义没管桃逐兔,他继续对月山间说道:

  “月儿,我有一时需要公公帮忙,你代我转告公公,现在立刻如此这般......”

  接着兰子义便与桃逐兔和月山间结伴回府,其他在街上寻找的人也都相继回来。当晚兰子义为独孤豹设宴接风,大家饮酒作乐,好不痛快。酒至蚶处独孤豹自然问道:

  “子义今天究竟是是因为什么事情被捕头叫住?”

  桃逐兔闻言替兰子义答道:

  “听豹子叔的描述,今天叫住少爷的捕头就是之前来府上找过事情的杜京,那人是杜畿的亲哥,是章鸣岳的心腹,他有事没事都回来找少爷的麻烦。”

  兰子义听到桃逐兔所说,又想起了今天杜京对他说的话,心中不免惆怅,于是便情不自禁的叹息道:

  “杜京找我谈不上什么麻烦,只是因为我与他立场不同才造成了许多误会。”

  在座其他人并没有想到兰子义会这样评价杜畿,闻言全都转头看向兰子义,仇孝直更是直接开口问道:

  “卫侯今天是和杜京谈了些什么?”

  兰子义笑着摆手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

  独孤豹看着兰子义不欲言谈的模样,立刻开口打圆场道:

  “子义你在京中的事情就由你自己安排吧,我就不多问了。不过今天你找鱼公公调动台城卫,这事太大,我不能不问。”

  兰子义道:

  “其实我今天会来迟,是因为路上遇见了贩卖恩科考题的商贩。”

  然后兰子义便将今天路上的见闻说来与大家听。众人听罢之后面面相觑,仇文若则说道:

  “章鸣岳取士的确偏向江东籍贯,但是像那几个卖题的贩子那样露骨的歧视外地人,这就太过了。那几个卖题的是不是假的。“

  兰子义道:

  “是真是假台城卫那边问了自然知道。”

  独孤豹问道:

  “那么台城卫那边有消息吗?”

  兰子义道:

  “暂时没有,不过快了。”

  兰子义话刚说吧,月山间便从外间进来,附在兰子义二胖低语几句。兰子义听着不住的点头,听完之后兰子义便打算开口告诉独孤豹,不过独孤豹却在兰子义之前抬手将兰子义止住,他道:

  “子义不用多说,代公让你入京便是对你放心,今次我来见你一趟,也觉得你能独当一面。你在这里该做什么便做什么,我落雁关之人一概不知,要不然御史台的诸位大人揪住落雁关不放,代公日子也不好过。“

  兰子义闻言点头,他举杯为独孤豹祝酒道:

  “豹子叔一路劳累,当然不用去管这京城里面的琐碎事,来,子义敬豹子叔一杯。”

  又吃喝了几轮之后,独孤豹借口不胜酒力,先回房去睡。而兰子义则与月山间一道出府。

  此时天色已晚,街上行人已经稀疏,兰子义不想弄出太大动静,便早早叫人备好马匹等在门口。桃家兄弟本想跟随兰子义前去,却被兰子义好言劝阻,最后兰子义只和月山间一同出发。

  上马之后兰子义问月儿道:

  “公公他们是在哪里审问人犯?”

  月山间道:

  “台城卫审问还能在哪?只有玄武门外洗冤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