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九十二章

第五百九十二章


  虚与委蛇兰子义年轻气盛,从来只有他给人甩脸走人,何时有人敢这样对他?如果放在以前,兰子义现在必定是拍案而起,转身走人,但今天兰子义来,是来求罗应民帮忙的,在

  加上进京之后经历过得这些风风雨雨,兰子义现在的脾气已经收敛了许多。

  兰子义强忍着胸中奔腾的怒火,用还算温和的语气挽留罗应民道:

  “罗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兰子义拉下脸来给了罗应民面子,出言挽留,罗应民却并没有因此给兰子义什么好脸色,他继续迈步出门,同时说道:

  “卫侯要我开粥厂,可我河阴储粮全都用来供给军粮,粮仓已空,无粮可发。我本建议朝廷下旨,收缴民间余粮补给官仓,可章鸣岳却把我的奏章按下不表。卫侯若是想和我谈,不如上表朝廷,与我一道请求收余粮。“

  兰子义见罗应民已经快要走出屋外,起身想要先答应下来这件事好把人稳住,可仇文若却抢在兰子义之前说到:

  “朝廷之事绝非这么仓促可以决定的,大人刚才也说过,卫侯一路劳顿,急需休息,小生以为有什么事情还是休息过后等明日再说吧。”

  仇文若说话期间罗应民已经走到屋门口,不等仇文若把话说完罗应民便扬长而去了。

  罗应民如此待客,兰子义自然是火不打一处来,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脸色青的和庙里的判官可以比一比。

  伺候在屋中的侍女们在罗应民走后便为兰子义引路,将几人带到客房。到了住处,放下行李之后,兰子义便把所有侍女仆役全都支走,然后就对仇文若咆哮道:

  “你刚才抢什么话?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就把罗应民给支走了?”

  桃逐虎与桃逐虎两人见兰子义发火,悄悄的躲在一边,月山间则小心翼翼的检查门窗,看是否有人正在屋外偷听,他们三人都不愿在兰子义的气头上继续往火上浇油。倒是直面兰子义怒火的仇文若很是坦然,他反问兰子义道:

  “我不出言支走罗应民,难道卫侯就有把握留下他吗?”

  兰子义见仇文若顶嘴,心中更为恼怒,他道:

  “我留不住罗应民所以你就可以随便插话了?”

  仇文若道:

  “文若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从不会无缘无故插话。”

  兰子义道: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刚才为什么要说?”

  仇文若道:

  “因为我不能让卫侯你栽倒坑里去?”

  吼了几声之后兰子义总算将胸中憋着的怒火发泄出来,心中冷静不少,再一听仇文若说有坑,兰子义当下便警惕了起来。于是兰子义坐回座上,叹了口气后说道:

  “你说吧,我有什么坑会掉进去?“

  仇文若闻言说道:

  “罗应民所谓征集余粮之策乃是后患无穷的深坑。”

  兰子义道:

  “若是河**官仓真的已经无粮,那么收集民间余量填补官用,开设粥厂,乃是好事,怎么会是深坑呢?”

  仇文若道:

  “卫侯想的不错,收集民间余粮来填补官仓,可卫侯怎么断定收上来的就是余粮而不是百姓们最后活命的口粮呢?“

  兰子义被仇文若这么一问,心中好像被点亮了,他道:

  “文若先生请仔细说来,我想听听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仇文若道:

  “余粮口粮都是粮,本就难以区分清楚。一旦下令征收余粮,地方执行的官吏要么迫于压力,要么想拼政绩,要么干脆想要从中捞一把,到时候必然会胡乱征收,横征暴敛。大正南北已然水旱为患,生民涂炭,河**流民之惨状卫侯也看的清楚。这种时候家中还有粮的必然是留的都是救命粮,要是把这些最后的救命粮食都强行征收上来,那就彻底是要把最后剩下的一点百姓也给逼成流民,官逼民反,可是要天下大乱的呀!“

  兰子义听到仇文若这么说,心中豁然开朗,同时也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万万没想到罗应民简简单单几句话居然暗藏如此杀机,兰子义道:

  “可这些事情罗应民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仇文若道:

  “卫侯难道忘记我曾说过,罗应民一大特点就是贪么?只要朝廷肯下令收缴民间余粮,罗应民便可光明正大的将小农口粮,私商屯粮全部强征回来,而他手下私自开设的粮铺绝无可能受半点影响。等到市面上一点粮食都没有之后,他罗应民便可以把粮价定到天上,想卖多贵就卖多贵。“

  兰子义听到这里脑袋里彻底转过弯来,刚才的怒火现在全被罗应民暗藏的阴谋给驱散,兰子义只觉得凉风阵阵,心中发冷,他忍不住跳起来叹道:

  “难怪章鸣岳在内阁当中提案时,只让放粮卖粮,不提从民间收粮的事情,原来他防的就是这个。”

  仇文若点头道:

  “不错。而且卫侯,我敢向你保证,当下旧都还在开张的粮铺,必然都和罗应民有关,今天我等入城之时见到的那家一定脱不了和罗应民的关系。今天罗应民一提平城仓的事情,立马翻脸,我看他......”

  仇文若说道这里兰子义便伸手示意他中止,现在兰子义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已经明白了现在的处境。兰子义看向窗边的月山间了,小声问道:

  “门外可有仆役伺候?”

  月山间回道:

  “卫侯放心,没有耳朵傍着。”

  兰子义稍稍松了口气,然后他抓着仇文若的手说道:

  “先生,子义刚才真是冒犯了。”

  仇文若这时也松了一口气,他道:

  “卫侯只要能听得进忠言,发点火没什么问题,文若绝无怨言。”

  兰子义闻言又叹了一口气,握着仇文若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兰子义才吩咐月山间道:

  “月儿,你能帮我搜集些这太守府的消息么?”

  月儿笑道:

  “这点小事有什么难的,卫侯干嘛要问行不行?卫侯等等便好、”

  接下来兰子义便与众人一道更衣吃饭,晚饭过后兰子义便和其他人一道闲聊起来。聊了几句之后桃逐兔便对兰子义说道:

  “少爷,那月山间一介女流之辈,有什么本事?这么短时间她怎么可能弄来什么有用的消息?”

  兰子义此时正拿着火烛亲自掌灯,他笑道:

  “三哥,讨贼时你替我挡刀差点没命,当时就是月儿救得你。我见过月儿的身手,她做这事比二哥还要靠谱。”

  兰子义刚说完话,窗户突然就被风吹开,兰子义伸手要去关窗,却见身着夜行衣的月山间已经立在屋中。

  在座桃家兄弟与仇文若都被月山间的鬼魅身手下了一条,兰子义则笑呵呵的关上窗户问月山间道:

  “月儿回来的好快,可有收获?”

  月儿拉下面罩,从怀里掏出几份信件扔在桌上笑着对兰子义说道:

  “当然有收获,这旧都的粮铺不仅大多与罗应民有关,外地粮食没法运入旧都也和罗应民有关。”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