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入京城(下)

第五百九十八章 入京城(下)


  铁木辛哥骑在马上滔滔不绝的向兰子义讲述他路边买奴的经历,而兰子义则回头望着那些卖身为奴的可怜人,心里不是滋味。这些跟在马后的人各个精神涣散,眼神当中没有一丝生机,他们的灵魂早已被耗光,现在行走于大地之上的只是一群行尸走肉。

  兰子义不忍继续看下去,于是他回过身来伏在马上。一旁铁木辛哥见状低头问道:

  “安达,你怎么了?肚子疼?刚才你还兴致高昂的,怎么突然就成这副模样?是我说错话了?”

  兰子义从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来回应铁木辛哥,同时他对铁木辛哥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兰子义没说出口的是,他之所以不抬起头来,是因为他没脸让后面那些可怜的百姓看见他。兰子义身为世袭北边镇将,守卫边疆,保护百姓是他的职责,可妖贼为乱之时,兰子义连战连败,不能及时灭贼,以致河阴百姓横遭兵祸,暴尸荒野,现在好不容易平定了妖贼,可百姓们却不得安生,饥肠辘辘,无处果腹,填身沟壑,无异犬羊,以至于堂堂大正子民为了求一口饭吃,竟然要卖身戎狄,此种屈辱实在难以形容,更难以出口。

  兰子义趴在马上不说话,引得桃逐虎与桃逐兔全都上前询问,唯有铁木辛哥与仇文若看出了端倪,这两人便策马候在一旁,暂不多言,只等兰子义开口。

  调整了好一会情绪之后兰子义才抬头来,他对铁木辛哥说道:

  “安达,我有一事,不知安达肯不肯帮我。”

  铁木辛哥道:

  “你们这些正人就是婆婆妈妈,你我安达,有什么事情不好说的?子义安达只管开口就好。”

  兰子义回头又看了一眼那些卖做奴隶的大正百姓,然后道:

  “安达,你花了多少钱买来的这些人,开个价吧,我把他们全买了。”

  铁木辛哥闻言没有立即说话,他抬手摸着下巴,仔细观察着兰子义。兰子义见铁木辛哥不说话,开口又道:

  “安达若觉得不合适,我愿意加钱买。”

  铁木辛哥听闻此言失声笑了出来,或许是知道这么笑太失礼,铁木辛哥立即干咳一声盖住笑声,然后他反问兰子义道:

  “安达,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能先让我问几个问题吗?”

  兰子义道:

  “安达请讲。”

  铁木辛哥道:

  “子义安达不问价钱便敢加钱卖人,这么说来你手中的钱一定不少。”

  兰子义点头道:

  “的确,我平日花钱从来不用计较。”

  铁木辛哥点了点头,接着他便道:

  “既然安达你的钱多,为何不拿出来赈济河阴的百姓呢?你也看到了他们挣扎求活的惨样,那你为什么不帮他们?”

  铁木辛哥的话就像铁木辛哥弓弦上射出的箭一样,锐利精准,直取要害,问的兰子义只能大张嘴,没法开口回答。对于铁木辛哥的问题,兰子义可以找出许多理由来回答,比如他家中积蓄不够赈济全部百姓,比如旧都太守罗应民贪暴残虐,再比如朝廷赈济总是比地方要慢,好几次兰子义都话都嘴边,可他实在说不出口,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借口,说出来只能自取其辱,铁木辛哥问的是他兰子义为什么不帮忙,这和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想了想后兰子义问铁木辛哥道:

  “我的确没能帮到河阴百姓,可这和我从你手上买人有什么关系吗?”

  铁木辛哥道:

  “当然有关系,有的还不是一丁点关系。我问你,你为何突然之间想起来要问我买人?”

  兰子义把头撇在一边道:

  “我只是临时起意,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铁木辛哥道:

  “笑话,哪里有人做出事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的?说自己不知道的都是不想负责人,没有可能不知道。我换个方式问你,入骨今天我和我的人带来的都是草原上的部落奴隶,安达你会出钱买他们么?”

  铁木辛哥的问题异常尖锐,丝毫不给兰子义留情面,而对于这个问题,兰子义则完全无法回答。

  铁木辛哥见兰子义不开口,于是自己答道:

  “安达,我知道,你不愿看着你大正的百姓被我们这些蛮夷买了当奴隶。可我们买人和我们从边关抢人不是一回事,这些被我们买来的人,他们光着身子站在路边,没吃没喝,我不去买她,她接下来就要饿死。我这么说不是要为自己找借口,我买人就是为了买奴才,买了奴才好伺候我在京城里面过日子,可他们若是不卖自己他们怎么活下去?这些人给我们这群鞑子为奴过得是下贱,可他们要是不为奴他们都不可能活下去,你让他们怎么办?”

  兰子义被铁木辛哥说破心事,痛苦的闭上眼睛,他道:

  “安达,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帮帮他们。”

  铁木辛哥道:

  “你要真的想帮他们你就把你的钱拿出来去救灾,去运粮食给河阴的百姓,你买这几个人有什么用?”

  铁木辛哥质问的内容句句似刀,字字如芒,兰子义被问的满面通红,羞愧难当。铁木辛哥说完之后也觉得自己话说的太过分,他叹了口气拍拍兰子义的肩膀道:

  “安达,你们中土的圣人都说过,君子之仁与妇人之仁不同,大仁与小仁不同。你我结为安达,你问我要人我,我自然会给,你要给钱那就是不拿我当安达。可我要问的是你买下这些人后接下来要怎么办?你能给他们饭吃吗?就算你能给这几个人饭吃,河**沿路那么多等着吃饭的人你又怎么处理?你眼睛看见的人便是人,你要去救,你眼睛看不见的便不是人,你就不用管了吗?

  安达,你可是大正能说得上话的英雄好汉,施这些小恩小惠没有意义的,你该做的是去告诉你们的皇帝,有人吃不上饭饿肚子,不是从我手上买人。

  好了,现在让我再问你,我买的这几个人你要吗?”

  铁木辛哥说话直来直去,言辞锐利,不留情面,初听起来很是刺耳,但听到最后却能发现这是良药苦口。对于铁木辛哥最后的这个问题,兰子义思索良久,他非常想把这几个人买下来,可就像铁木辛哥所言,这样做又能有什么意义。

  最终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兰子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对铁木辛哥说道:

  “安达,答应我一件事,对他们好一点,不要折磨他们。”

  铁木辛哥笑道:

  “我又不能从虐待当中取乐,干嘛去虐待他们。既然安达都发话了,那我自然遵循。”

  接着铁木辛哥回头吆喝道:

  “都听清楚了!你们可得要好生对待这些奴才,如果你们敢虐待他们我铁木辛哥不会放过你们,落雁关里兰将军的儿子也不会放过你们!”

  那几个跟在后面的骑手闻言齐声高喝,欣然允诺,没有一点怨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