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零九章 刀下留人

第六百零九章 刀下留人


  桌台被铁木辛哥掀飞,如墙而立,直扑张望,桌上酒菜更先一步,早已飞到了张望面前。眼看自己就要被桌子砸中,张望却不着急,他负手鹤立,冷哼一声之后猛然一记高抬腿用脚做刀劈砍下来。

  张望这一脚势大力沉,迅如闪电,飞在半空的桌子被张望击中,咔嚓一声碎成两半,顿时,张望面前再无威胁,眼界豁然开朗。

  张望正对面便是包厢的窗户,此时铁木辛哥已经冲到窗前,他半身衣衫被扯碎,正打算登上窗框跳楼逃窜,那几个围追铁木辛哥的家丁现在要么躺在地上,要么手里抓着从铁木辛哥身上撤下来的碎衣服,一时居然近身不得。

  张望见状大喝一声道:

  “胡儿哪里逃?!”

  说罢便从地上捞起一坛酒,照着铁木辛哥腰眼砸了过去。

  铁木辛哥一条腿已经踩倒窗框上,只需再加一把力便能从楼上跳下去,奈何张望手段高强,那只装满酒的坛子先一步击中铁木辛哥。

  可怜铁木辛哥这个草原汉子身后没长眼,二十多斤重的酒坛在铁木辛哥腰上撞了个稀碎,铁木辛哥“哎呦!”一声惨叫之后便向后躺倒,那些紧咬着铁木辛哥不放的张家家丁立刻扑上去,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铁木辛哥给五花大绑起来。

  张望看上去一把年纪,没想到身手如此了得,这一脚一投招式凌厉,杀机陡现,看的周围人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兰子义虽然着急铁木辛哥,但张望这两下也把兰子义晃得头晕目眩,兰子义没想大这个老将军居然如此能打。

  被踩倒在地上铁木辛哥一边挣扎一边叫道:

  “为何抓我!你们大正不是有王法吗?你们的王法就是能够随便抓人?”

  几个家丁帮人的手法很是熟练,铁木辛哥话未说完家丁已经把他缚紧从地上拎了起来,张望看着铁木辛哥冷笑道:

  “好个胡虏,被我一坛酒砸中命门,居然不疼不痒一声不吭,什么事情都没有就这么站起来了,真是条铁汉子!

  你既然知道我大正有王法,那你便应当知道我大正只抓有罪之人,你被我抓定便是有罪!要是没罪你跑什么?”

  铁木辛哥被押到张望面前,闻言挣扎着昂起头来抗辩道:

  “我又不是傻子,老头你抓我我怎么可能不逃?再说我刚来你们京城两天,今天才上街走了一会,我去哪里犯罪?你这是乱抓人!”

  兰子义从刚才张望动手之初便想上前阻拦,奈何张望的几个家丁看他看得紧,任兰子义怎么挣扎叫喊,那几个家丁就是把兰子义挡住,不让他碍事。现在铁木辛哥已经被抓,眼看就要被押走,看守兰子义的张家家丁便也跟上出门,兰子义借此机会一个箭步冲到张望面前,他抓住张望的手臂哀求道:

  “太尉大人,您这是要干什么?无缘无故为何抓人?有什么事情咱们坐下来慢慢说,动手就算了,太尉您刚才那下下手太狠,万一伤到我安达怎么办?”

  张望听到兰子义,撇过头看着兰子义道:

  “你叫他安达?你和他拜了把子?”

  张望说罢摇头叹了一口气,接着他目光转冷厉声说道:

  “卫侯,你觉得我下手重,我还觉得自己下手轻!这胡儿今天必死无疑!”

  兰子义闻言大惊,他道:

  “太尉您与我安达无怨无仇,怎么突然之间就要杀头呢?”

  铁木辛哥这时也叫道:

  “老头!你说杀人就杀人,你还没说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呢!”

  张望扭头看向铁木辛哥,剑眉倒竖,狠狠的说道:

  “你这胡虏身在京城,凭栏狂啸,观汝声视有奇志,为虎踞龙盘之象,今日不杀你日后你定为中土大患!来人,给我拖走!”

  兰子义见状赶忙跪下,紧抱张望大腿不放,他道:

  “太尉有话好说,有什么误会咱坐下慢慢讲,喊打喊杀太伤和气,没有那个必要啊!”

  铁木辛哥听闻张望所言也知自己锋芒太露,惹来嫌疑,于是也随着兰子义一起跪下求饶道:

  “太尉!我是鞑子,不懂你们大正的规矩,我不该当街长号,我知道错了,太尉您息怒!”

  没想到的是铁木辛哥这一跪,居然惹得张望更加恼怒。张望听到铁木辛哥求饶之后一脚便将兰子义踹开,同时掀开衣摆,取出藏在里面的腰刀,他指着铁木辛哥道:

  “好个胡虏,居然巧言令色,装奴求饶!你狡诈如此我今天岂能放过你!”

  铁木辛哥闻言大惊,他抬头看向张望道:

  “我嚎叫你抓我,我逃跑你抓我,现在我求饶你还是要抓我,你到底要我怎样?“

  张望此时已经抽刀在手,听到铁木辛哥发问他便一字一句的回答道:

  “我要你死!“

  然后张望便对一旁押送铁木辛哥的家丁说道:

  “不用上街了,就在这里动手!“

  那几个架着铁木辛哥的家丁听令对着张望点了下头,然后两人将铁木辛哥按在地上,一人拆了铁木辛哥发髻牵着头发把他脖子拉直,而张望自己则亲自操刀,杀气腾腾的走上前去。

  二楼闹出这么大动静,整个酒楼里的人早就停下筷子全都抬头看戏了。这将南楼乃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馆子,整天招待达官贵人,今天在这吃饭的就有不少京官,但张望发火,声势凶猛,几个京官不敢触犯怒火,早早的丢下银子就跑了,酒楼老板自恃与各位官员多有交往,本来上楼想要劝解,但见到张望拔出刀子要动真格,老板自己也被吓发抖,他也没敢说话便掉头下楼跑了。

  铁木辛哥自知危险,拼命想要挣扎逃脱但却动弹不得,他只得求救道:

  “安达救我!安达救我!”

  立在一旁的张偃武见自己爷爷动了杀心,赶紧开口道:

  “爷爷,你要我回去我便随你回去,今后再也不出来,但爷爷你杀人是要做什么?铁木兄弟他有什么错?“

  张偃武话未说完张望便反手一耳光将他抽倒,张望骂道:

  “废物!你懂个屁!”

  兰子义在张望拔刀之后,连续膝行上前抱住张望的腿求饶,但每抱一次便被张望踹开一次,眼看着兰子义已经被踹开三次,张望都已经走到铁木辛哥面前举起腰刀,手起刀落就要人头落地,兰子义没了办法,突然他想起怀中铁木辛哥送的小刀,情急之下他拔出小刀跳起身来对张望吼道:

  “我看今天谁敢动我兄弟!”

  兰子义这声吼叫还算有效,张望与他的家丁同时停手,回头去看兰子义。张望看着兰子义拿刀立在屋中,哼哼笑道:

  “卫侯,就你那弱不禁风的样,我空手你都近不了我身。”

  兰子义现在激动地浑身发抖,他手持短刀面红耳赤的与张望一众人对峙。听闻张望所言兰子义赞同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便收刀抵住自己喉咙,同时说道:

  “我杀不了你我就杀我自己,今天我铁木安达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就陪他一起死在这里!”

  张望依旧举着腰刀,他盯着兰子义说道:

  “你不敢。“

  张望话音刚落兰子义便把刀刃戳入脖子半寸,他道:

  “你试试。“

  人人都知兰子义乃代公独子,见到兰子义自刺出血众人大惊,张望手中的刀都为之半降。

  张家家丁本想上前把兰子义的刀夺下,但兰子义明显跟着手上加力,张望自然不敢让兰子义自杀,他便叫停自己家丁,然后对兰子义说道:

  “子义!此胡儿将来比为中土大患,今日不杀将来后无不及!“

  兰子义道:

  “草原上壮士岂止我安达一人,太尉若杀为何不去把鸿胪寺里的部落子弟统统活埋?“

  张望道:

  “卫侯,你爹连年与北虏死战,边境伤亡多大你心里最清楚,难道你愿意看到将来大正北疆血流成河?“

  兰子义道:

  “我只知北疆安稳全赖我北镇将士血战。现今草原安稳,朝廷为笼络草原人心,特意征召部落子弟入侍,太尉杀人就是让朝廷失信于人,今日我安达人头落地,明天草原上便会接连起兵,孰轻孰重子义怎会不知?“

  兰子义说罢便怒目冷对张望,一老一小两代武将就这么对峙着。

  终于,张望妥协了,他长叹一声,扔掉腰刀,抬手指天道:

  “天也!“

  然后掉头出门下楼。那些家丁则问张望道:

  “这鞑子怎么办?“

  张望叹息道:

  “放!“

  张家家丁闻言便松开铁木辛哥,自有人拾起张望腰刀,他们便都随着张望一起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