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一十二章 交换(下)

第六百一十二章 交换(下)


  杜京的热忱是毋庸置疑的,他炙热的眼神毫无保留的将他的内心展露出来,那是一份点燃在许久之前的烈火,它已经经历了太多的风霜。

  兰子义对于杜京能够如此长久保持自己的热情不灭感到震惊,这份对自己的忠诚是难能可贵的,曾几何时兰子义也如杜京这般嫉恶如仇,他想要经天纬地,有一番作为,可仅仅过了半年,兰子义便在现实面前低头,他现在只想着经天纬地作为一番,兰子义心中那股嫉恶如仇的烈火已经熄灭许久。

  正是因为自己心中的火已经熄灭,所以当旁人心中火的温度传到自己身上时尤其会让人觉得寒冷刺骨,因为当事人知道,这种振奋人心的温度已经永远不可能在自己心中重新出现。

  兰子义不愿继续去看杜京,他不想被那股炙热灼伤。杜京哀于志向难伸挫败感固然可怜,可他又哪里能体会兰子义心中的那份冰凉,凉透了的心可是体会不到活着的实在感的。

  在杜京说罢后,两人默默的行走了一段路,谁都没有说话,他们两个都需要重新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情。最先调整回状态的是兰子义,在吸了一口气后他开口说道:

  “杜大人你把证据给我,只要我动手开始收拾那几个粮商,你的上峰就会知道情报是从你这里透出去的,你到时候怎么办?”

  杜京笑了笑,道:

  “卫侯果然还没有彻底与那些衣冠禽兽同流合污,你还是讲点道义的。实话告诉你,你所担心的事情我已经考虑过了,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一定要邀你去衙门。”

  初闻此言兰子义心中很是疑惑,他弄不明白自己去衙门和杜京向上面交差有什么关系,于是他想要开口询问。就在兰子义想要开口之时,他看到了街边对着他指指戳戳百姓。明白过来的兰子义笑道:

  “杜大人是想借坊间风闻败坏我名声?”

  杜京笑道:

  “不止。现在你跟我走过了京城最繁华的低端,百姓无知,他们没有亲眼看见江南楼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他们只会觉得被我抓走的人是主犯。无论江南楼里发生了什么,现在都已经背在了你身上,我弟弟要是稍微动点心思告你一状,你头上还能添一个居功自傲,借酒使性的命。”

  兰子义笑道:

  “杜大人你还真是个讲道义的人,算计我算计的死死的。这个样子我还能逃得了吗?”

  杜京道:

  “你应该问自己怎么可能被我抓起来。我跟你打包票,待会到了衙门口,接你的人就已经候着了。”

  兰子义道:

  “赌点什么?”

  杜京道:

  “赌我一年俸禄,二十两怎么样?”

  兰子义从口袋里掏出两锭十两银子拿在手上晃了晃道:

  “好,就二十两。“

  杜京看着兰子义,摇头叹了口气道:

  “当初我与我弟发愤图强,为的就是因为气不过你们这些官老爷,富贵家这种高高在上的恶心态度。可是奋斗了这么久,直到现在,我弟变成了官老爷,而我依然还得受你们的恶气。你有钱啊,我没钱。”

  兰子义道:

  “你还真是个清水捕头,可你手段却没你俸禄这么廉洁。”

  杜京苦笑道:

  “我刚开始干的时候下手挺干净的,结果我差点把自己弄到牢里去。干我这行,手底下没点章法什么都干不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到这里,不知情的人要是听见还以为他们这是老友闲聊。兰子义被杜京说中心中事,叹息道:

  “我们谁不是呢?

  对了杜大人,今天酒楼里这事情会怎么判?“

  杜京说道:

  “我还不知道酒楼里发生了什么呢。”

  兰子义道:

  “我兄弟被人打了。”

  杜京无所谓的说道:

  “那就要看你兄弟腰上伤势如何了。伤的轻赔钱,伤得重判刑呗。”

  兰子义道:

  “能判几年?“

  杜京道:

  “看你兄弟将来能不能走,要是能走就判个三年,要是再也走不了那就五年往上走了。“

  兰子义笑道:

  “所以我和我兄弟被人在闹市被揍,最后却是要我被判刑?“

  杜京道:

  “我弟估计会这么干,卫侯你就做好准备吧。”

  兰子义这时挑着眉头斜瞪着杜京,他笑道:

  “杜大人,替你处理那几个粮商我百害而无一利,我凭什么替你干?”

  杜京道:

  “卫侯你干了还能讨些彩头,若是不干就只有害处落下。干与不干卫侯你自己选吧。

  瞧,这不衙门口已经有人候着你了吗?“

  说着杜京抬手指了指金陵县衙门前,曹进宝领着一种伙计正侯在衙门口,看到兰子义与杜京并排走来,曹进宝赶忙上前作揖道:

  “杜大人,曹某听说街上发生的事情了,卫侯貌似与此有干系,这不也被捕头您给带回来了。捕头您看要罚多少钱,您说,该出的钱我们给,但卫侯怎么说也是体面人,您把他关进班房去,太不讲究了。”

  杜京见状笑了笑,他回答道:

  “曹老板无论是与丹阳、金陵两县县令,还是与京兆尹杜大人都交往密切,您的面子怎么能不给。不过今天曹老板你是多虑了,我只是与卫侯同行一段,并没有要抓他回衙门的意思。

  你说是吧,卫侯?“

  兰子义笑了笑,点头应了,他对曹进宝道:

  “曹老板你真是客气了,我犯了事情还要你来替我擦屁股,我可真是过意不去。”

  曹进宝赶忙摆手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代工对我多有照顾,我替代公照顾照顾卫侯也是应该。而且最近朝廷终于同意给我北商颁发运粮特许令,我心中高兴所以特来拜会几位地方父母官,听说卫侯的事情,顺道就来再次等候一会。”

  兰子义心说罗应民动作还真够快,同时笑道:

  “那可是大好事,曹老板得了特许令终于能为国分忧了。”

  就在几人说话间,路那头一骑飞奔而来,直到县衙门口那一骑停下,看见兰子义站在门前,马上人翻身下马,他先对兰子义作揖,后对杜京说道:

  “我乃台城卫巡城司百户,奉公公命特来迎接卫侯。“

  杜京对着百户拱手道:

  “大人请随意,小人遵命。“

  然后杜京对兰子义笑道:

  “卫侯,你看怎样,我赌得没错吧?这里借你的人还不止一个。“

  兰子义把二十两银子递给杜京,他笑道:

  “杜捕头算的准,子义无话可说。

  曹老板,公公有请,我就没法陪你了,先走一步,抱歉。“

  曹进宝笑道:

  “卫侯有要事那便先去,以后我们有机会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