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宫中一夜

第六百二十二章 宫中一夜


  青紫色的流苏遮挡在兰子义的眼前,似有似无,这层朦胧感为流苏外的景物增添了一层似若即若离的不实感。兰子义盯着纱帐外的房顶,吊顶上面黏贴着壁纸,壁纸上画着各种不规则但有规律的集合图样,这些图样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没有意义的图样却有一种勾人的魅力,它让人不自觉的发呆,分神,投入其中,再加上流苏带来的朦胧感,兰子义觉得自己醒过来也只是进入了另一个梦境罢了。

  月山间在一边问道:

  “卫侯,醒了吗?”

  月山间的问候打断了兰子义的发呆,他躺在床上撇过头,看向一旁站着的月山间。月山间此时正站在帐外屋中,而在她身旁则整整齐齐的站着一排仕女,侍女们手捧铜盆水壶,镜子梳子,明显是来伺候兰子义起身的。

  兰子义见状翻身坐了起来,他笑着调侃月山间道:

  “你每天都能准时出现在我清醒的时刻,你是怎么做到的?”

  月山间招呼着仕女们上前伺候兰子义洗漱,自己则接过梳子为兰子义梳理头发,她答道:

  “奴婢只是记下了卫侯每天醒来的时间,早早恭候床前罢了。”

  兰子义笑道:

  “你骗我,我几次睡懒觉到了早晨,一梦醒来还要再睡时就没见你站在床头。今次我起床的时间就和往日不同,月儿你是怎么知道我现在醒来的?”

  月山间闻言“嘻嘻”笑了起来,她道:

  “奴婢是伺候人的,若是连主人的生活习惯的不了解,那奴婢可就该受罚了。卫侯问的都是仆役所用的下贱本事,不是君子该学的。”

  兰子义笑道:

  “月儿你说的好有道理,可你把我摸得这么透,我总感觉有些心中有些寒。”

  月儿笑道:

  “卫侯又说笑了。”

  兰子义笑着应道:

  “是呀,是呀,我又说笑了。”

  接着兰子义端详着面前的镜子说道:

  “西洋镜真是照的清楚,你说着镜子它是怎么做出来的?”

  月儿没有管兰子义的问题,她反而问道:

  “卫侯你休息好了吗?”

  兰子义道:

  “还好,还好,这间房睡得很舒服。”

  然后兰子义补充道:

  “这还是我第一次睡在宫中。”

  月儿笑道:

  “这里只是前殿,硬要说的话还算不上宫中。卫侯睡得舒服就好,这里是奴婢还在宫中时住的寝室,卫侯住的习惯就好。”

  兰子义听说这里是月山间之前住的地方,略有些吃惊,他又观察了一边四周,边看边说:

  “我就觉得这间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违和感觉,经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这里屋里的布置都是按照女子闺房的格局来的。

  月儿你住的地方不错呀,比我在落雁关里的狗窝好多了。”

  月儿笑道:

  “卫侯说笑了。不过这间殿的确是招贤门台城卫衙门里最奢侈的一间,比爹他住的那间还宽敞。”

  兰子义笑道:

  “月儿你可真是公公的掌上明珠,一人就住一间殿,昨晚我鹊占鸠巢可真是为难你了。”

  月儿叹了口气说道:

  “爹他昨天就说得明白,我住的再好,爹他老人家再关爱我,我也只是个奴婢,卫侯你才是主人翁,这里本就是你的住处。而且昨晚卫侯只是住了进来,又没赶我走,何来鹊占鸠巢一说呢?”

  兰子义听到这话哈哈笑了起来,这时兰子义已经穿戴齐整,在一旁仕女伺候着漱口之后,兰子义便站起身来,他道:

  “走吧,我们去见鱼公公。”

  接着,兰子义便与月山间一道出殿往鱼公公所在的台城卫衙门大堂而去,那些仕女则留在后面收拾屋子。

  快到殿门时兰子义问月山间道:

  “公公昨晚可休息了?”

  月山间道:

  “爹他昨晚熬了一宿,我昨晚也和卫侯一起睡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

  说话间兰子义与月山间已经迈步进入大堂。此时的台城卫大堂上只有鱼公公一人独坐,还有几个零星的台城卫分布在堂中,看着就知道是负责传令的。

  见到兰子义进来,几个台城卫先是拱手行礼。鱼公公本来正用手拄着脑袋,靠在桌上小憩,台城卫拱手的动作将他惊醒,鱼公公看到是兰子义与月山间进屋,捏了下鼻梁之后高兴的招呼两人道:

  “进来进来,正好有事要找你们商量。”

  兰子义与月山间走到公公面前行礼,兰子义看见鱼公公脸色泛白,眼袋漆黑,昨晚肯定忙了个通宵,同时鱼公公袖口衣襟处还有飞溅到身上的星点血迹,兰子义见此也明白了鱼公公昨晚到底都忙了些什么。

  鱼公公先是让兰子义坐下,然后挥手示意台城卫全出去,他揉着太阳穴叹道:

  “唉,老了呀!偶尔熬夜一次就觉得筋疲力尽。“

  兰子义道:

  “公公毕竟年岁大了嘛。“

  鱼公公道:

  “不说这些,我们谈正事。子义,那几个小子招了。“

  兰子义下意识的答道:

  “子义猜到了。“

  鱼公公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发现了袖口和衣襟上的血迹,鱼公公自嘲道:

  “真是忙啊,连衣服都来不及换。”

  接着他对兰子义说道:

  “那些小子全招了,他们一人花了十万两捐来了一个进士。“

  兰子义闻言摇头苦笑道:

  “唉,想我兰子义辛辛苦苦,连考三年,连举人都中不了,这些人在京城里花上十万两就能捐个进士出来,早知如此我又何必用功?花钱捐一个不就能当读书人了?“

  鱼公公喝了口热茶醒神,闻言冷笑道:

  “想花钱买实捐?美得你!那几个小子供词里说得清楚,今次想要捐进士,不仅要有钱,还有地域限制,买捐仅限江东籍士子,凤阳道南,江北地区也行,但要加银子。”

  兰子义道:

  “每年科举进士不都是各道均有吗?为何这几年来章鸣岳就敢让江东籍的世子占到大头?”

  鱼公公道:

  “的确是有各道均出进士的习惯,但也就只是习惯而已,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法令立下,所以章鸣岳才敢让江东士子独霸科场。”

  兰子义不解的问道:

  “那几个小子应当都是国子监的贡生,他们不用科举也有国子监补缺的名额可用,为何要花钱买进士?现在被抓就要掉脑袋了。”

  鱼公公笑道:

  “国子监补的缺可都给你当年诗社里的那些士子留着呢,他们这些捐官的监生全是商人出身,只有钱,没有权,国子监的缺轮不到他们。”

  兰子义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然后他问道:

  “那他们是怎么在试卷上作弊的?据我所知进士科举的考卷都是要重新抄录一边,封住姓名,然后才能递交考官的。”

  鱼公公道:

  “那几个小子说得清楚,他们花了钱的便能得到三词六字的暗号,只要他们的文中出现这三词,文章便能中举。这些当权的圣人门生们也是花样多,洗冤寺里的那几个人,人人报出来的暗号都不同。”

  说道这里鱼公公精神一改,问兰子义道:

  “子义,人和供词都已经有了,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