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台城遗梦 > 第六百二十六章 金蝉脱壳

第六百二十六章 金蝉脱壳


  兰子义望着杜京已经消失的背影笑道:

  “我猜到了。”

  杜京一走,兰子义身边就只剩下了月儿,虽然桃逐鹿与桃逐兔也在附近,但两兄弟为了回避杜京,一直在前先行,离着兰子义还有一段距离,两兄弟此时已经向兰子义这边折返,但要走过来还得要些时间。

  月山间见这时无人打扰,上前牵住兰子义的手问道:

  “卫侯,你和杜捕头刚才在聊什么呢?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啊?”

  月儿的肌如温玉,肤如凝脂,每每当她触碰兰子义的时候,兰子义都会有一种沉溺其中,无法自拔的满足感,但是这一次,月儿的手却让兰子义赶到一股透心的凉意。

  月儿问话时声音清甜,语气一如既往的翠丽婉转,在她的语气乖巧的像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可是兰子义却感觉自己如芒在背,月儿盯着他后背的眼睛好像深夜林中的狼一样。

  兰子义定了定神,答道:

  “我和杜捕头谈的事情月儿你都不知道,所以你听就听不懂了。”

  月儿笑着问道:

  “这么说来卫侯是有事情瞒着我了?”

  兰子义道:

  “我哪里敢有事情瞒着你?你不知道的事情都是在公公让你出去斟茶的时候我和公公都商议过,月儿要是觉得我有事向你隐瞒自可以向公公那里求证。”

  月儿闻言娇嗔一声,牵着兰子义的手暗自用力,把兰子义的手捏的发疼,她道:

  “卫侯莫要拿爹他老人家来压我,昨天在堂上卫侯你暗算我那一句我可还记得呢。”

  然后月儿追问道:

  “那么杜京说得葱河上的案子又是怎么回事?和你大嫂有关系的总和爹没关了吧。”

  兰子义被月山间追问的心里发毛,女人要是对什么事情起了疑心,追查起来可真是严厉。兰子义回答月山间道:

  “我大嫂跟我大哥说过,她是被人卖进招婿楼里去的,她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葱河上的船舱里。我和我大哥想要把迫害大嫂的人贩子抓起来绳之以法,刚才和杜京谈的就是这件事。”

  月山间道:

  “这事你自己查就是,嫌人手不够调台城卫多方便,何必去寻那杜京,受他制约?”

  接着月儿转了转眼珠想了想问道:

  “卫侯,之前杜京老是来府上问桃仡话,莫非就是要查这件事情?”

  兰子义被月儿追问的快要招架不住,他要是一句话说漏,把桃仡和宫里有牵连的事说出去,那可就捅出天大的篓子了。

  兰子义回答道:

  “是有些关系,但不算是一件事。杜京想要查的是招婿楼,我想要抓的是人贩子。

  我不找鱼公公处理此案是因为这终究是我家私事,我不想弄出太大动静,杜京是京城捕头,他手里掌握的消息多,正好他对这事也有兴趣,所以我打算和他互通有无。“

  兰子义说得全是真话,只不过是隐去了更重要的内容。兰子义的这番话术很有迷惑性,哪怕以月山间的聪明伶俐,也没能将兰子义的底细是谈清楚。她应当是信了兰子义的话,只听她嘲笑兰子义道:

  “卫侯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想着去和杜京交换信息,结果自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被人要挟了吧?”

  兰子义见月儿不再追问,顿时松了一口气,他道:

  “早知如此我就该咨询月儿你,有你指点我一定不会中人奸计。”

  月儿哼了一声道:

  “你就少在这里油嘴滑舌了。

  刚才你们说得粮食的事情我可听得清楚,卫侯你说这案子你也查不下去,那肯定是和我爹有牵连。当日大军在外剿贼,我就在爹身旁,我可是听到了不少关于军粮的风言风语。卫侯你要查的莫非是这件事情?“

  兰子义没想到月儿又杀出一记回马枪,当下就被问住。兰子义本以为月儿要借此机会好好向兰子义施压,没想到月儿居然缓和下语气,叹了口气道

  “卫侯,爹说得清楚,我只是卫侯的奴婢,卫侯要做什么我是没有权利干涉的,但卫侯你也要明白,我是爹的女儿,我是不会容许卫侯去害爹的。“

  兰子义听到这话心里不知该是什么滋味,他完全找不出话来回答月山间,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好在桃逐鹿与桃逐兔这时已经走了过来,兰子义可以和自己两位哥哥说话来为自己解围。

  兰子义见桃逐鹿与桃逐兔迎面走来,立刻说道:

  “哥哥,我被通缉了,杜畿安排人在城门口抓我,我们就这么出城是出不去的。“

  桃逐兔惊讶的问道:

  “少爷你犯什么事了?他凭什么抓你?“

  兰子义道:

  “就是昨天和太尉那档子烂事,欲加之罪罢了。“

  桃逐鹿道:

  “那我们怎么办?“

  兰子义道:

  “杜京走了之后我就一直在盘算这件事。好在大哥被我派回府里,两位先生也在家,正好让我来演一出金蝉脱壳。“

  说罢兰子义扭头对月山间道:

  “月儿,你赶紧上马回府,通知我大哥,再跟公公借一些锦衣卫……“

  兰子义话还没说完便被月儿打断道:

  “我不走!要传话卫侯让你的两位哥哥去传,你不是要金蝉脱壳吗?你的三个哥哥都凑不齐怎么金蝉脱壳?“

  兰子义听到这话不免咂舌,他正想开口劝说月山间,月山间却又笑嘻嘻的向兰子义撒娇道:

  “卫侯~,你留下我才是有用的嘛,待会你无论怎么出城总得乔装打扮,要不守门的军士还是会把你认出来,你还是走不了。“

  兰子义听到这话也觉得在理,只好转头对桃逐鹿与桃逐兔吩咐道:

  “唉,那就辛苦两位哥哥跑一趟吧。

  三哥,你立刻回家,告知大哥和两位先生,你们从家门口的西门出城。

  二哥,现在折返回招贤门,向公公要上仪仗,待会和大哥他们汇合,你们建我旌节,大张旗鼓的盛装出行,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兰子义出城!“

  桃逐鹿与桃逐兔明白了兰子义的意思,两人立刻领命。桃逐兔问道:

  “少爷,那我们出了城之后在哪里汇合?”

  兰子义想了想道:

  “杜京让我们去京口,我们就在京口汇合吧,要是离京城太近搞不好杜畿还会来找我们麻烦。唉,只是绕行京口要耽误公公安排给我的正事了。”

  月山间道:

  “卫侯你说什么呢?爹他安排你走水路本就要路过京口,怎么会绕路呢?”

  虽然兰子义并不知道为何抓人要过进口,但这肯定是个好消息。兰子义赶紧吩咐桃家兄弟道:

  “两位哥哥快去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